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397 冒险一搏

397 冒险一搏

        晚了!

        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公孙长清竟要封城,不允许老百姓随意离开县城!

        阮小满离开的时候林捕头刚收到的政令,人手不够,他现在是身兼数职,忙得不可开交。

        毕竟没有谁比公孙长清更加清楚若是他们输了后果会怎么样。

        本来他们早就站到三皇子那边的,这会儿更加是没有退路了。

        他得守着这玉枝县,不能留一座空城给三皇子他们。

        玉枝县这边山高皇帝远的,只要三皇子他们过了江进了城,这胜负可就不容易见分晓了。

        边关守将有三皇子的人,若非顾忌着南疆虎视眈眈的敌人,三皇子的队伍会更加壮大。

        公孙长清觉得自己还没到最后绝望的时刻。

        陆远峰他们暂时顾不了,只要三皇子胜了,陆远峰他们也难逃他的手掌心,那些产业迟早都会落入他手里的,此时不能因少失大。

        而陆远峰听到这个消息越发的忧心忡忡,除非有公孙长清的文书才有可能离开城里,便是白事也不允许了。

        出城的都是公孙长清的心腹,采买粮草等重要物资。

        说是采买,但基本是赊账,胜了兴许会认账,输了可就一笔勾销了,老百姓连说不都不行。

        而阮小满正在担忧此事,她不想这熟悉的地方沦为战场,变得满目疮痍。

        但这事又不方便和其他人议论,阮小满和陆远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作声。

        良久阮小满才幽幽地问,“要不我们去济世堂坐坐,许久没有见师兄和敏儿了。”

        “也好。”陆远峰点了点头,济世堂不仅仅有田七和胡敏儿,还有胡县令。

        他不相信胡县令一点点准备都没有,胡家站的是新皇,若是城破,他怕是最先要遭殃的。

        如今公孙长清取代了胡县令,但不敢做得太绝,只贪了部分财物。

        可若是叛军进了城,胡县令兜里怕是一个子都会被搜刮干净。

        “别想太多了,床歇息一会,叫你不要跑来跑去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旁人。”陆远峰怕她心思太重对身子不好,连忙劝说。

        阮小满拗不过他,只好依他的意思,躺在床闭眼睛歇息一会。

        待阮小满真的睡着了,陆远峰这才蹑手蹑脚出了房门,让朱翘守着房间,他去找卫宁。

        狡兔三窟,他不想坐以待毙,兴许找找还能有保命的地方或者是离开城里的方法。

        只是离开城里并非策,陆家这么多人,还有商行的伙计,他能够狠下心来离开,但怕阮小满狠不下心来离开,陆远峰吩咐卫宁去探路之后便留在书房,想着一个又一个可能。

        满腹算计落到笔尖最后又化为灰烬,没有万全之策,多少得冒险一搏。

        夜里,阮小满见陆远峰仍是辗转反侧,一头黑发竟染了一线白,心底盘算了许久的胆大想法终是忍不住和陆远峰细说,“……你觉得怎么样?”

        陆远峰听了只觉得汗颜,都说她敢想,可没想到她竟然敢夺权,事情可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且这事你我做不了主,还得有个可以做得了主的人来做这个决定。”阮小满反驳道。

        “虽然此举有点冒险,但总比坐以待毙的要好,而且我有这个玉佩,或许这个可以帮得忙。”阮小满下床,打开箱子,从箱底拿出一块玉佩放进陆远峰的手心里。

        玉是温暖的,通透的,价值不菲的,陆远峰仔细打量着玉佩,竟是龙纹图案的,“这是什么?”

        “皇还是太子的时候赏的。”阮小满将嵇北一事告诉了陆远峰,此事不可告诉其他人,胡县令知道此玉佩真假,也别告诉他怎么来的,就问他愿不愿意冒险一搏。

        陆远峰听完彻底黑了脸,“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没有了,就路那点小事,真没了。”阮小满弱弱地说道。

        但陆远峰说什么也不相信,非得让她说出来点什么事情才肯作罢。

        阮小满原本是想装困的,然而陆远峰并不买账。

        到她真的犯困了,他还在较真,阮小满只好打着呵欠把路那点事告诉他了,“真没了,玉佩的事情是不能说,路的事情是怕你担心……”

        渐渐的后面说了些什么阮小满都不记得了,陆远峰也没听清楚。

        陆远峰看着阮小满眼底下的淡青色,一张沉寂的脸最后悄然无声的没入了黑暗当中。

        灯芯燃尽,他心里的无名火却是越烧越旺,恨不得咬她一口让她好好长长记性,却又有些许舍不得。

        抱着她的手臂渐渐收紧,怀里的人儿嘀咕了一句,眼皮子动了动,始终没有撑起来,陆远峰微微一叹,松开了点禁锢,一夜无眠。

        阮小满一醒来,对陆远峰的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吓了一跳,他这是一宿没睡吗?

        虽然已经了无睡意了,肚子还有点饿,但她还是继续赖在床,没敢动一下,怕吵醒了他。

        只是如今怀了身孕可不大适合装睡,一动不动的姿势让她渐渐觉得难以忍受。

        稍微动一下却是看到陆远峰慢慢睁开了眼睛,睡意朦胧,下意识问了句,“你醒了。”

        “嗯,刚醒的。”阮小满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

        “你再睡一会,我准备好再叫你。”陆远峰利索地下床洗漱,吩咐下人准备早点。

        阮小满睡不着,也不想继续赖床,她动作慢,跟着起来洗漱一番。

        吃完了早点,陆远峰和阮小满,还有朱翘和卫宁一家坐马车去济世堂。

        徐一梅和孩子,还有阮小满和朱翘坐车厢里面,陆远峰和卫宁坐车厢外面,一路看到的大多数是官兵。

        商行已经关了门,书信都进不来,莫录和账房先生还有两三个下人住在里面。

        但他们的马车没有在商行门前停下来,而是继续前行,去到济世堂。

        官差看到他们会询问,但没有怎么为难他们。

        济世堂还是开着门的,偶尔会有人来买药。

        他们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子走动了,田七看到陆远峰他们到来,很是惊讶。

        “在家里面闷得慌,特地过来找敏儿聊聊天。”阮小满解释道。

  https://www.lewen.cc/60/60584/27709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