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384 老夫老妻

384 老夫老妻

        她终于可以和他一起回家了,一天天的,她多么的害怕又是独自一人走这长长的大街。

        春香跑着回去报喜了,冬梅远远地跟在阮小满和陆远峰身后。

        而卫宁则是去送掌柜回家,好生安抚了一番他和他的家人。

        陆远峰好几次偷偷打量着阮小满的神色,她看了自己写的信了?

        她越是平静,他就越是不安,还不如痛痛快快给他一个结果。

        这次牢狱之灾最坏的结果便是被收监,还得赔一大笔钱。

        茶园和作坊都是记在阮小满名下的,他怕这两份产业被人惦记上,会作为他无罪的筹码,所以才急着和她划清界线的。

        他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出来,也不算快了,虽然没有受什么皮肉之苦,但他不想再进大牢那种地方。

        这也多得陆镇棠出手大方,早在陆远峰被关进大牢的那一刻起便打点好一切。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回到了陆家家门口,看着烧得很旺的火盆,这才装出了些许亲昵。

        陆镇棠得知陆远峰可以回家了,让人准备了火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张罗着让儿子跨过火盆,又叮嘱他回房间洗个澡,换身衣服。

        洗澡水放了柚子叶进去,去晦气。

        房间里就他们两人,陆远峰默默地洗澡,没多久便可怜兮兮地说,“后背够不到。”

        阮小满撸起袖子,捞起了毛巾,“其实你不用多此一举,我早就写好了和离书,只是没用得上而已。”

        “你……嘶……”陆远峰还没来得及发火便因为吃痛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意见吗?你一回我一回,在这事上面我们俩扯平了。不过我写的和离书比你早许多,只是没机会用上。”阮小满手上的动作没停,语气却是越发平静。

        “在大牢里没脱一层皮,反倒是回来被你脱一层皮了。”陆远峰咧嘴一笑,笑得要多讨好有多讨好。

        “还一层皮,那是泥。”阮小满没好气地说。

        “你这女人……”陆远峰闹了个大红脸,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来着。

        “干嘛?又想拿和离书来吓唬我吗?我告诉你,除非我不想和你过了,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自请下堂的。”阮小满依旧板着个脸。

        “没有。”陆远峰又心虚了几分,只是心里哀嚎了一句,完了,蹬鼻子上脸了,算了,谁让他理亏,只好乖乖地任她搓搓搓。

        到了最后阮小满先认输了,差不多得了,他不痛,她还累了呢。

        累到最后任他殷勤地帮忙洗澡,这会儿是真的老夫老妻了,脸都没怎么红就完事了。

        这一夜也没什么旖旎风光,陆远峰安安分分地抱着阮小满入睡。

        而阮小满则是很平静地将自己这些天的经历告诉了陆远峰。

        “明天去谢谢那些帮过我们的人。”阮小满睡着之前嘀咕了一句。

        “好。”应了一声之后远峰有点睡不着,最麻烦那件事情已经让阮小满给解决了。

        他这个当儿子的没好意思向他爹开口,要他复述一边那些荒唐事,没想到阮小满却是一点顾虑和压力都没有,而他爹竟答应了。

        这样也好,免得到时候误会越来越大,心结怕是更加难解。

        阮小满睡着了,睡熟了,陆远峰这才蹑手蹑脚的起来,写了一封信回商行给莫录。

        而两人一睡便是日上三竿,陆镇棠没让其他人打扰他们。

        陆远峰这次能够安然无恙地回来,陆镇海和陆镇兴两家都过来陆家大宅看望一下他,一大家子坐了两大桌,热热闹闹地吃了顿团圆饭。

        经历了陆远峰的这次牢狱之灾,陆镇棠老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对于陆镇海他们做过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也没几个人感觉到异样。

        陆远安和陆远宁是最能感受到陆镇棠的变化的,他老了,心软了,不同于陆远宁的兴高采烈,陆远安只是觉得有点悲哀。

        他的父亲只是因为老了才接受了他,而他父亲接受他的方式和接受陆远宁的方式没有什么区别。

        但他不懂的是陆镇棠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做一个好夫婿好父亲。

        前厅里,陆远峰和陆镇棠说了他和阮小满的打算,便从这家族的聚会中抽身了。

        陆远峰再不派人来寻她,她怕是要自己结束这尴尬的聊天。

        二婶婶怕是知道陆远峰隐疾的,还故作关切地过问她的孕事,被她怼了一回才不敢再说,她应该一开始就不退一步的。

        两人都觉得有些累,身心皆累,让卫宁安排了马车去见楚珩书。

        虽然楚珩书没有明面上帮过他们,但阮小满还是很感激他能够出现在公堂之上的,让那糊涂的李知府有几分顾忌。

        楚珩书吃住都在船场,阮小满和陆远峰来求见,他一句船场重地不许外人进入便拒了。

        对于这个结果阮小满并不意外,陆远峰更加不意外,他本就不大愿意来这里的。

        “都说了他不会见我们的,这船场怕是迟早得撤了。”陆远峰盯着厚重的大门,里面还能有什么秘密机关不成,他这关上门过的日子可够逍遥自在的。

        海运一事没了下文,感觉他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他不见我们是他的事情,但我们该来感谢他的还是该来这么一趟的。至于这船场是不会撤的,他只是在等一个新的时机而已。”阮小满白了陆远峰一眼,若是那人上位,这海运应该会继续的。

        陆远峰没见过太子殿下,搞不懂阮小满这是在安慰他还是真这样子想,她素来乐观,许是真这样子认为,又是为了宽他的心,他就不打击她了。

        苍术趴在船场一角的大树上,待阮小满和陆远峰走远了才将他们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楚珩书,“公子,你说他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叫你不要小瞧人。”楚珩书又敲了苍术一记脑袋,算是默认了他的说辞。

        苍术扁了扁嘴巴,他以前很机灵来着,肯定是被主子敲多了才变笨的。

        楚珩书躲在这一方小天地却是没有丝毫松懈,一直都在关注着都城的消息,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躲得过即将要来的腥风血雨。

  https://www.lewen.cc/60/60584/275705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