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379 真假难辨

379 真假难辨

        “我想你今晚不用睡了,爹爹,你来说吧。”阮小满看了一眼陆镇棠。

        真的要说吗?

        这样子的丑事说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当着她的面再说一次吗?

        陆镇棠动了动嘴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目光艰难地从陆远宁身上移到陆远安身上,然后低下了头。

        “我不想听,我什么也不想听,你们休要胡说八道的糊弄我。”陆远安却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安,越发的抗拒这样子沉闷的气氛,他们一定是想要骗他的!

        他才不上他们的当,他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他还要保护哥哥,他要去找外祖父,他不要听他们在这儿胡说八道。

        “你是小孩子吗?是非曲直自己不会分辨吗?我说什么你便信什么吗?你这么些年的书都白读了吗?”阮小满看到他的反应,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上一辈的恩怨不该让他们来承受后果的,陆镇棠他们在尚且可以解释一两句,若是他们不在了,她和陆远峰是百口莫辩。

        如今陆远安已经这般恨着他们,以后真的有可能是水洗都不清,万一他们弄出点什么幺蛾子坑他们一把,他们找谁说理去。

        不管出于哪一种顾虑,阮小满都不想看到那些可能发生。

        “我说,我说。”陆镇棠见陆远安这般抗拒知道真相,怕是公孙长清没少和他们说自己的坏话。

        他不该为了自己的面子让他们一直误会自己的,当初或许还考虑到他们年纪还小。

        但是误会只会像雪球那样越滚越大,当恨意已经生了根,长成了参天大树,那时候就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拔掉那滔天的恨意。

        “我不想听。”陆远安捂住了耳朵,他们这是要仗着身份欺负弱小无助的他吗?

        “胆小鬼。”阮小满失望地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只有这样你才能为你哥哥撑起一片天,别指望我,也别指望其他人。”

        “陆远安,把手放下。”话音刚落,陆镇棠重重地咳了几声。

        亲爹少有的严厉还是让陆远安心生怯意,乖乖地放下了双手。

        陆镇棠整理了一下思绪,几番调整呼吸,然后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陆远安说了,“……这就是我不想告诉你的缘故。”

        “你骗人。”陆远安还是不想相信陆镇棠说的话,外祖父不是那样子的人,他娘亲也不是那样子的人,绝对不是。

        他的哥哥怎么就变成了他的堂哥,这般荒唐的事情他是不会相信的。

        “把信给他看。”陆镇棠对阮小满说道,然后又向陆远安继续说,“你娘视这个家为牢笼,求仁得仁,我便让她离开了陆家。”

        “我娘她还没死?那她现在在哪?”陆远安不敢置信地望着陆镇棠,为什么外祖父说他娘亲已经死了?

        “你外祖父一定说她已经死了对不对,你娘对他们来说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了,且这样子的丑事被戳穿,他们容不下她的,更何况你娘恨你外祖父。当然我不是说她不恨我,但我那样子的反应也实属正常,只是是个男人都没办法忍受那样子的事实,更何况这事不管我能不能接受都得忍下,为了陆家。”陆镇棠自嘲地笑了笑。

        若是陆远宁是其他人的野种他也就让公孙明月抗下所有的罪名,偏生那人是陆镇逸,让他不得不戴了这顶绿帽子。

        “这信是假的。”陆远安越看这脸色便越难看,看着陆远宁懵懵懂懂的如同三岁孩童般天真无知的双眸,猛地扔掉了手中有些年月的烫手的信件。

        他不相信,怎么可能是他亲爹害了他,太荒唐了,这一切都太荒唐了。

        “你娘也不愿意相信,正是因为那人的逃避让你娘越发疯魔,觉得所有人都在骗她,陆家已经困她不住了,干脆放她离开。”陆镇棠心情平复了许多,但还是恍如隔世,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大概没有比那时更加令他煎熬的了。

        “我娘在哪里?”陆远安又问,他谁也不相信,但他想问一下他娘,他想知道陆镇棠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她走了。”陆镇棠摇摇头,当初念在陆远安的份上,他还是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还有几两银子。

        “你骗我,现在是欺负我找不到证据了吗?”陆远安不甘心地反驳。

        “你娘应该是去找他亲爹了,那人应该也还活着,你找他们问一问不就知道真相了吗?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让你爹告诉你真相的原因,等他们百年之后,你肯定会说死无对证,一切都只是我们为了骗你而编造的谎言。这里没我什么事了,你们继续聊。”阮小满这个旁观者比较冷静,率先从陆镇棠所说的恩怨情仇中抽身出来。

        “你真的是我爹吗?”

        阮小满离开的时候刚好听到陆远安这样子问,但她不想知道答案了。

        而陆镇棠听到陆远安这样子问,忽然想起陆远安刚出生的时候,他也曾欣喜过,

        但是后来公孙明月和陆镇逸的事情被他发现之后他心里便有了一根刺,就不曾正眼看过这个儿子。

        此时打量着陆远安,好像很陌生,又好像很熟悉。

        “应该是的。”陆镇棠轻轻地点了点头,还有一点大概是公孙明月给他所带来的阴影,或许那只是气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陆远安变了脸色,难道他不是他儿子吗?那他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个家里面?!

        “你娘曾说过气话,但我真的不知道她说的话里面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陆镇棠的笑容越发苦涩。

        而且那时候她已经有些许疯魔了,虽然她写的那封信看上去挺正常的,但经历了太多让他失去了判断力。

        “你不相信我是你儿子,对不对?”陆远安红了眼,那一声爹现在是真的喊不出来了。

        “不是的。”陆镇棠连忙否认,“你和你哥长得不像,应该是像我多一点。”

        但也可能是随了祖父,他们是一家人,可能多多少少都有点相似的地方,这个缘故让他不知道该不该认他这个儿子。

        但是还是那句话,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他们都只能是他的儿子。

  https://www.lewen.cc/60/60584/274896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