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292 道理都懂

292 道理都懂

        看热闹那样子看!

        突然被点名,他们都被吓了一跳。

        抓奸要抓双,抓贼要拿赃,阮大娘子一个妇人,脑袋不够灵光啊,以为这是仅凭她几句话就想要定阮三娘子死罪。

        她大概还以为自己可以随时拿捏阮三娘子,也不想想阮小满同意不同意!

        “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你们就在列祖列宗面前好好跪着,好好想想自己哪里做错了。”辈分最高的阮老太爷摸了摸下巴一绺山羊须。

        阮老太爷牙齿都快没了,说话吧嗒着嘴,让人听得不是很清楚。

        但这一回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立马跪下了。

        阮小纪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跪了下来,谁让他还顶着人家的姓氏。

        里正和三位村老进了一个放杂物的小房间里面嘀嘀咕咕了许久。

        而宝才媳妇带着阮小满回来了,有点横冲直撞的。

        好几回阮小满都觉得自己差点就连小命都没了,以后再也不敢坐她的马车了,太吓人了。

        到了村口,阮小满便下了马车自己跑着去祠堂。

        村民看到她指指点点的,但阮小满只当没看到没听到。

        祠堂的大门虚掩着,外面还有些人在等着看热闹,但看到阮小满来了,都主动让开了。

        阮小满没有任何的迟疑,推开了祠堂的大门。

        看到跪在地上的阮三娘子和阮小纪,阮小满的心顿时被揪了起来。

        “娘,小纪。”阮小满异常冷静地喊了一声,又狠狠地刮了一眼罪魁祸首。

        阮大娘子没想到阮小满回来得那么快,都怪里正偏心眼,事情拖了那么久,这事应该速战速决才对。

        被阮小满那么一看,看得她心里直发毛,但理亏的人不应该是阮小满吗?

        想到这里阮大娘子便挺直了腰板,又不是她的错。

        但阮大郎可没阮大娘子那么乐观,看到阮小满这神色,他便知道事情估计不能善了了。

        都怪他们夫妻俩没本事,所以才会鬼迷心窍闹了这么一出。

        阮二娘子看到阮小满回来了,心里踏实了许多,看着阮大娘子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唾弃。

        阮二郎虽然心疼自家哥哥,但这一回都没法帮他说句好话了。

        阮三娘子没想到阮小满会径直走了进来,心里还是害怕的,怕连累了阮小满,想着拉着她一同跪下来。

        “小纪起来。”阮小满却是没有理会阮三娘子,她大概是不会起来的,暂且由着她吧。

        “姐姐。”阮小纪见来人是阮小满,突然就不害怕了。

        她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他何惧之有,稚子无辜,他没错。

        里正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还想着是谁有要紧的事找他,结果出来一看,竟是阮小满。

        而他眼睁睁地看着阮小满叫阮小纪起来,四目相对,僵持了片刻。

        阮三娘子一瞧,低下了头,一声不吭,瑟瑟发抖中。

        “里正和村老都在吧,正好,我有些事想要和你们好好说道说道的。”阮小满见阮三娘子和阮小纪他们并没有什么大碍,说话仍是客客气气的。

        “小满回来了。”阮老太爷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其他两位村老也跟着出来了,这下子人齐了,他们倒想听听阮小满还有什么好说的。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也好堵住某些人的嘴。”里正看了看三位村老的意思,然后对阮小满说道。

        “行,小纪,去把门关上。”阮小满不用回头也知道外面那些人不安分。

        阮小纪扭头一看,外面那些村民探头探脑的,便走了过去把门给关上了,全程没看任何一人。

        “啧啧,瞧着真俊,就说他不像是老阮家的种。”

        “连生气都那么好看。”

        “呸,他有什么资格生气,我看他那是心虚了,没脸见人才对。”

        “……”

        里面的人尚未说话,外面的人反倒是小声嘀咕了起来。

        而阮小满环视了一周,眼神若有所思的略过众人。

        “说吧,你有什么话就好好说说。”里正催促道。

        “小纪确实不是我娘亲生的,不知道在这里的各位还记不记得十三年前我们村子里曾经来过一个妇人,她才是小纪的亲生母亲。

        当时我娘生完孩子没多久,小纪便出生了,那妇人把孩子给了我们,然后便走了。

        我娘生了小吉,我们就成绝户了,但是老天爷可怜我们,把小纪送给了我们,我们是真心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

        阿猫阿狗尚且有善心人收养,更何况是个小婴儿,我们何错之有。

        小纪的娘亲看着是个知书识礼的,只是落了难而已。

        如今小纪是随了他亲生母亲,喜欢念书,打算走仕途这条道。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我娘亲,那便是小纪他已经考过了县试。”阮小满缓缓道来,只是在陈述事实。

        里正听到这里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阮小纪他竟然已经考过县试了。

        而阮小满却是继续说了下去,“这事没有告诉我娘亲是免得她操心小纪的束脩,且农家子弟想要考科举本就不易,我并不希望小纪被人说三道四。

        然束脩这点小钱我不缺,县令还夸过我家小纪年少有为,便是没钱我也会想办法供他继续念书的。

        如今小纪考过了县试,他的先生爱才惜才,已经举荐了好几位名师让他继续去求学。

        我却是有意让他拜在胡县令的岳丈大人门下,嵇北齐家。

        我师兄田七娶的是胡县令的千金,说起来他们的姻缘还是我一手促成的。

        胡家千金平易近人,且又得外祖家宠爱,想必这事不难。

        小纪生在三道口,又是在三道口长大的,入的是阮家宗祠,这里便是他的根。

        读书人最讲究的是个礼字,讲的是个礼字,守的是个礼字,阮氏宗祠便是其中之一。

        倘若有人不认我们家小纪作阮氏男丁,我无所谓的。

        我们离得了三道口,大不了去县城定居,再不然去青阳。

        至于三道口这点不值钱的房舍我还不放在眼里,谁爱放在心里谁有本事谁拿了去好了。

        便是我们离不了姓阮这个姓氏,理还是在我们这边的。

        如上便是我想要说的,句句属实,里正和三位村老可以去查。”

  https://www.lewen.cc/60/60584/26021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