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274 如实相告

274 如实相告

        断肠草和五指毛桃有些相似,说不定是何春花是把断肠草当成了五指毛桃。

        但田七检查了一下医馆里的药材还有汤料铺里的药材,并没有问题。

        陆远峰只好厚着脸皮去找胡县令,虽说查案的事情归胡县令管,可这事情和他们元丰商行有关系,他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毕竟他们两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胡县令并没有隐瞒些什么。

        听到胡县令说何春花确实是中了断肠草的毒而死的,而何春花生前就是喝了五指毛桃煲的鸡汤,汤里便有断肠草的毒素。

        这事胡县令已经查过了,但药材已经煲过汤了,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差异。

        幸好医馆和汤料里的五指毛桃都没有问题,然而阮小满还是心里不安。

        她不相信钟二贵会害人,特别是害何春花,虽然……

        虽然钟二贵曾对何春花有几句怨言,但阮小满怎么也不会相信钟二贵他会下此毒手。

        “我回兴隆镇。”阮小满对陆远峰说道,医馆仍有嫌疑,因为钟二贵曾经在医馆买过五指毛桃。

        不过嫌疑最大的还是钟二贵,毕竟何春花没了,钟二贵却是活得好好的。

        “你先回去吧,好好歇息一下,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查案是县令的事情。

        如果钟二贵真的是清白,胡县令会还他清白的。”陆远峰见阮小满有几分憔悴,不大自然地说道。

        “嗯。”阮小满只是胡乱答应着。

        如今钟二贵出了事,陆远峰便让卫宁送她回去兴隆镇。

        阮小满却是没来得及歇息,直接回了作坊那边,然后让卫宁回陆远峰身边。

        作坊里因为何春花的事情已经弄得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人心又浮躁了起来。

        偏生之前被她们辞退的那人还不遗余力的在外面煽风点火。

        她现在腾不出手来处理那些流言蜚语,且兴隆镇这么点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是说让人遗忘便可以遗忘的。

        再说了,事情还没完,何家的人在闹,钟二贵还在监牢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多着呢。

        当时看到钟二贵被官差带走,她整个人都是懵的,没来得及多想便去了县城里找陆远峰了。

        虽说在县城的时候她有想过许多问题,但却是没多少头绪。

        此时屠广荣却是回来了,考中了秀才,这么高兴的事情他们却是关上门来庆祝了一下,并无大肆宣扬。

        作坊那边,阮小满叫来魏大娘和莫娘子,“我想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何春花有没有相好?”

        这个直白的问题,魏大娘和莫娘子都愣住了,迟疑了一下,均是摇了摇头。

        “那你们知道她有了身孕的事情吗?”阮小满又问。

        钟二贵没和她说过此事,问他什么也不说,到底是不知情还是不想说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看她和平常无异,可能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吧。”莫娘子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倒是发现她有点爱偷懒,好像很累的样子,我以为她只是没睡好。现在想想那时候她可能已经是有了身孕的。”魏大娘回想起来懊恼不已,虽然未必能改变些什么。

        离开高门大户太久,不用勾心斗角的,她都没做太多的猜测。

        “何春花是哪里人?”阮小满想了想,然后问道,这些事是魏大娘和莫娘子在管,她没怎么过问。

        “她是清水村的,爹娘在这边卖豆腐,她便跟着过来了,哥嫂说是在家里种地的。”莫娘子连忙说道。

        清水村吗?

        这名字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阮小满没有再问了,独自一人回了医馆,小镇就那么大,几乎都认识她了。

        如今何春花出了事,钟二贵又进了监牢,连她都被人指指点点的。

        在三道口的时候她没少被人围观,阮小满目不斜视,仿若听不到看不到。

        但她却是看到屠广荣了,此时的他清瘦了不少,念书挺累的吧。

        “你回来了。”阮小满脸上勉强有了一点点笑容。

        “嗯,来找傅大夫问个平安。”屠广荣连忙解释。

        若不是这个理由,他娘亲是不会让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这里的。

        “他应该在医馆。”阮小满想也不想便说,钟二贵的事情连带医馆都受到不少的影响,傅采禾没平时那么忙了。

        “那就好。”屠广荣看着阮小满,有些话想要对她说,但还是晚一点再说吧。

        傅采禾给屠广荣把了脉,开了几副调理身体的要给他,见他仍不想走,“你可是有话想要和阮小满说的?”

        屠广荣红了脸,没想到会被傅采禾看穿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但还是厚着脸皮点了点头。

        “我去叫她来。”傅采禾一转身便看到阮小满的身影了,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锦盒,一声叹息,不知为何。

        屠广荣看到阮小满拿着锦盒过来的时候,满腹的话都烟消云散了,他好像知道答案了。

        那个他一直不想去猜测的答案,如今就摆在他面前。

        阮小满就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屠广荣眼尾的余光在量度着两张椅子之间的距离,十三四寸的样子,不远不近刚刚好,就好像他们是久别重逢的朋友。

        事实上他们就只有这一种关系而已,屠广荣见阮小满拿着锦盒却是不急着还给他,希望尚未燃起,阮小满接下来的话却是犹如一盆冷水浇得他透心凉。

        “我去过青阳两回,头一回去是为了找陆远峰,却没想到会稀里糊涂的嫁给他了,第二回去是回去给他继母守孝。

        虽说这姻缘不是我所愿,但这个我却是受之有愧。”阮小满没有过多的纠结,她早就想好了要坦白的,也没她想象中的那么难。

        坦白之后她的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抱歉,这事瞒了你那么久,但我有我的思量,是迫不得已才这般做的。”

        屠广荣听得目瞪口呆,良久才找回些许思绪,“你们……这事你们为什么要瞒着其他人?”

        她是女子,这婚事还能作废不成?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那么聪明的人难道就没想过这事的后果吗?

        “我们大概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般荒唐的事情,说出去谁信?”阮小满笑得越发苦涩。

  https://www.lewen.cc/60/60584/25812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