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264 家里长短

264 家里长短

        阮小纪就是个闹心的,他嫌弃了,在阮小纪眼里谁都好,就是他不好。

        “走,姐姐给你做好吃的。”阮小满对阮小纪说道。

        “不用,不用。”阮小纪连忙拒绝,“你忙,我们先回医馆,你和魏大娘一会儿回医馆吃饭吧。”

        看到阮小满也被嫌弃了,陆远峰稍感安慰,决定买只烧鸡回去加菜。

        但阮小满是真的还有事情要忙,没多想,送他们离开之后便又回作坊继续忙碌了起来。

        回到医馆,餐桌上多了一条鱼和一只烧鸡,这两样菜傅采禾都不怎么做的。

        阮小纪喜欢吃烧鸡,阮小满可不怎么喜欢,只吃了个鸡翅膀,她还是比较喜欢原汁原味的。

        见陆远峰回来了,阮小满便将阮小霞信中内容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你想去汇春坊?”陆远峰下意识地问。

        “不是。”阮小满摇了摇头。

        “那你嫌这工钱给少了?”陆远峰又问了。

        “不是。”阮小满翻了个白眼,只是纯粹告诉他这事而已,她不该说的。

        但又感觉这信的事情可能和孙家有关,所以才忍不住要告诉他,可他怎么尽想歪了。

        “那你和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炫耀吗?”陆远峰打量着阮小满。

        “我只是怀疑这背后有孙家的意思。”阮小满被他气得想要吐血。

        “不管是谁的意思,最重要的是你的意思,你没动心就行了。”陆远峰不以为然地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知道了。”阮小满嘴角动了动,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孙家,又是孙家,陆远峰望着阮小满的背影,若有所思。

        作坊那边没什么大事,陆远峰不想过去,就在院子里闲坐着。

        但除了这一出之外孙家似乎没别的动静了,无惊无险的到了年底。

        只是阮小满没想到阮小霞会回来过年,而且还是一家子回来的。

        孩子才刚满月,她怎么就舍得带着她长途跋涉?

        冯辉本是货郎,此次回来还带了一堆稀罕的货物回来想着顺道赚一笔。

        阮小霞突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了相公和儿女,村里人都来瞧个热闹。

        阮小满看着冯辉油嘴滑舌的在自家门口卖东西,嘴角抽了抽,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阮三娘子望着所谓的女婿,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便是他带走了阮小霞,如今看着他如此厚脸皮的在家门口做买卖,阮三娘子是只有惊没有喜,生怕别人会想起冯辉这人。

        但来村子里的外地人没几个,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一张小桌子坐满了,阮大娘子,阮大贵家的,还有阮三娘子和阮小霞。

        阮小满在一旁坐着,阮小纪不喜冯辉这人,躲房间里面了。

        阮小吉在外面看热闹,看稀奇,家里难得这么热闹,她比谁都高兴。

        别的小媳妇挑完了要买的东西都离开了,可没好意思继续留下来。

        冯辉见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便收好剩下的那点东西进了屋。

        “你不是说小霞去干活了吗,怎么嫁的人是他?他不就是来过我们村的那个货郎吗。”阮大娘子记性贼好,至少在八卦这方面可算是天赋异禀。

        东拉西扯了那么多,原来是等冯辉进来才说正事。

        阮大娘子这一问话,阮三娘子顿时哑口无言了。

        阮小霞脸皮厚了些,可还没厚到可以自黑,这话自然是不想接。

        冯辉虽说油嘴滑舌,但如今这身份不一样,家里长短的更是不擅长,还是不说话为妙。

        “大伯娘,这话你问我娘干嘛,她又不清楚那些事,问我啊。”阮小满忍不住说道说道。

        “那你说说这事怎么解释。”阮大娘子是铁了心要踩阮三娘子一脚的。

        阮大贵家的是她拉来的盟友,两人都好家里长短的。

        “姐姐去了青阳那边干活,没成想姐夫也是青阳的人,一来二往的,主人家便给他们牵了线,成了好事。”阮小满漫不经心地解释。

        让她喊冯辉做姐夫有点难为她了,幸好此时冯辉隐藏起了自己的本性,就是不知道他还能装多久。

        “哟,原以为你只是在玉枝县有能耐,想不到你的手都伸到青阳那边去了。”阮大娘子酸溜溜地说。

        “我是没那个本事,但我老板有啊,也是凑巧有那样的活计而已。

        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总不能抹了老板的面子,拒绝了那样的好事。

        青阳虽远,可去哪里不是干活,这管吃管住的,还能拿多点工钱,何乐而不为。”阮小满看了阮小霞一眼,转而对上阮大娘子眼中的精光,笑意盈盈。

        这是阮小满早就和她说过了,但阮小霞没有解释,不想解释。

        如今听阮小满说来,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但她得忍着,不可能,也没那个胆把真相说出来。

        可算是把阮大娘子她们打发走了,阮三娘子杀了一只鸡,做了白切鸡。

        腊肉腊肠那些拿来炒菜,这一大桌子的菜平日里可吃不到。

        便是以往过年都没试过这么丰盛,这个时候阮三娘子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冯辉这个女婿,热情的招呼着。

        不接受又能如何,儿女都有了,阮三娘子看着刚满月的外孙女,越看越喜欢。

        阮小霞他们仍在吃饭,他们很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因为冯辉在酒楼里干活,偶尔还能带点剩饭剩菜回去,但那滋味怎么能和现在这一桌子的自家饭菜相比。

        这次回来是因为冯辉好赌,又欠下了一大笔债,他们不得不回来躲债。

        冯辉带回来的那些东西还是她掏私房钱进的货。

        吃完了饭,阮小霞便拉着冯辉进房间,把钱都要了过来,除去本钱赚了大概有五百文钱,没白来这一趟。

        其实自打女儿生下来之后,冯辉还是有所收敛的。

        他这人喜欢女儿胜过儿子,只是身边仍有不少狐朋狗友,偶尔还是会去赌一把,可有时候一下子就把那点家底都给赌没了,饭都没得吃了。

        家里一下子多了阮小霞一家四口,大的房间让给他们一家四口住。

        阮小满和阮小吉,还有阮三娘子睡一块,阮小纪仍旧是自己睡一个房间。

        家里条件好了许多,可她却是好像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https://www.lewen.cc/60/60584/25704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