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259 利害关系

259 利害关系

        夜里阮小满说什么也不愿意睡床上了,这懒人塌总不至于把陆远峰给招来吧,她还是睡这懒人塌比较安心。

        说不动阮小满,陆远峰只好随她了,反正就那么几天而已。

        阮小满躺在懒人塌上,心里却是惦记上了更加舒服的大床。

        这做人啊,还是不能轻易动心,不是她可以掌控的东西还是不能老是惦记着,又有点睡不着了。

        不过她可以睡懒觉,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起来的时候陆远峰已经出门了。

        早点还在桌面上放着,是两个烧饼和一碗柴鱼花生粥,尚有些余温。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大户人家少夫人的生活,阮小满吃完了烧饼和粥,又拿起书来看。

        不过这一回她不仅看,还做了笔记,杂七杂八的书都看,还把之前的书又重新看了一遍,笔记写了厚厚一叠。

        有些内容她还需要验证一下真假,整理成册,回去芙蓉坊的时候便可以用得上了。

        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日子过得顺心多了,很快便到了要回玉枝县的日子了,阮小满早就叫陆远峰帮忙买好了东西,都是些干货和零嘴。

        这些东西是要送给阮小霞的,那个冯辉总不至于把这些东西都拿去卖了换钱吧,冬菇干瑶柱之类的,差不多花了她一两银子。

        阮小霞看到阮小满给了她一两银子之后还能买这些东西给她。

        有过刹那的心动想要跟着阮小满回家的,但看看自己的状况,还有身后摇摇欲坠的家,终是不忍。

        “好好保重。”阮小霞看着阮小满那双似乎能够洞察人心的依旧清澈的双眼,什么念头都不敢生出来了。

        “好好保重。”阮小满抱了抱阮小霞,一如小时候相依相偎的样子。

        只是她们都已经长大了,有了各自想要守护的东西。

        但即便是她们之间隔了太多的东西,这一刻的温暖还是令彼此动容。

        转身之际,阮小满已经将多余的泪光抹去,若无其事的上了马车。

        这条路想不到还有机会再走第二回,客栈仍是那家客栈。

        都说干冬湿年,过冬那段日子天天下雨,这一年确实没有下雨,天天晴空万里。

        依窗而立,月朗星稀,偌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还挺不习惯的。

        付钱的人是陆远峰,他可不会委屈自己,定要住好吃好。

        她这是跟着沾光了,想到这里,阮小满失神地望着遥不可及的皎洁的月亮。

        夜深了,寒露重了,她这才关好了窗户,躺回床上。

        一宿没怎么睡,上了马车几乎是立马便睡着了。

        坐着也能睡着,他是了无睡意,陆远峰盯了阮小满看了好一会,不像是在装睡,真睡着了。

        车厢里太安静了,陆远峰掀起车帘子的一角,看着外面的风景。

        “走慢点。”陆远峰放下了车帘子,叮嘱卫宁,前面的路有点坑坑洼洼。

        这里是交界,属于三不管地带,这路自然没人愿意去修一下。

        即便是颠簸,阮小满依旧没有醒过来,她是真的困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玉枝县,阮小满在商行呆了一天。

        阮小纪已经回来了,看到阮小满独自一人回来,“小霞姐姐呢?”

        “她没回来……她已经在那边安了家。”阮小满没做多想便说。

        “已经嫁人了?!”阮小纪目瞪口呆地望着阮小满,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而且他就没看到过阮小满和人开玩笑,那应该便是真的了。

        可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吗?

        阮小满打量着院子里的乔木,或许有一天阮小纪会像这乔木那样,成为栋梁之才,高不可攀。

        维系他们的大概就那点最初的亲情了,或许她和阮小霞也一样,各自成家,越行越远,但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

        “嗯。”阮小满微笑着点了点头,“嫁人了,成家了,青阳才是她的家了,这边只是她的娘家而已。”

        “可是……”阮小纪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人是他的姐姐啊。

        虽然他们姐弟之间算不上什么姐弟情深,但有些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觉得这不合常理?”阮小满扭头看着阮小纪,轻声问道。

        “是有那么一点点。”阮小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的想法被看穿了。

        “你姐姐我没少做这不合常理的事情,学医,做生意,诸如此类的。

        如果你觉得我好,大概是你抛开了自身的利害关系,如果你觉得我坏,大概是你掺杂了自身的利害关系。

        你且听我说。”阮小满见阮小纪想要反驳,打断了他的思绪。

        “如果有一天旁人笑你依靠姐姐我才能功成名就,你还会觉得我好吗?

        你生气大概是因为他们抹杀了你自己所有的努力和付出。

        到那个时候你仍不觉得你被我所累,是因为你没考虑过这些事对你的影响。

        到那个时候你若是有了被连累的念头,大概是想这事情的时候把自己也考虑进去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为官之道我不懂,生存之道还是略有心得的。

        我们是一家人,只能念着家人的好,至少在外人面前是这样子。

        关上了门,打打闹闹,鸡飞狗跳,那便是家务事了。

        只有这样子旁人才伤不了我们半分,小霞的事情便是这个道理,你可懂得?

        我不是要你是非不分,做人如尺子一把,心中自有曲直。

        只是遇事你权衡利弊的起点却是可以选择的。”阮小满幽幽地问。

        似懂非懂,阮小纪却是把阮小满的话听了进去。

        “歪理一大堆。”陆远峰听了好一会,冷哼一声离开了。

        “她说得很有道理啊。”卫宁忍不住为阮小满说了一句公道话。

        “你很闲吗?”陆远峰瞪了一眼卫宁,他居然敢偷听!

        “我在擦柱子。”卫宁默默地抓住衣袖擦了擦身边的柱子。

        “跟我来。”陆远峰白了他一眼,可不许他再偷听了。

        “是。”卫宁悄声说道。

        而阮小满和阮小纪说了那么多,可算是让他接受了事实。

        这些话用不着和阮三娘子说,她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的。

        在玉枝县呆了一天,阮小满便回兴隆镇了,她不急着回家。

  https://www.lewen.cc/60/60584/25635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