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187 有舍有得

187 有舍有得

        可是他憋得难受,主子不说话,他又不敢说话。

        结果一回到医馆,钟二贵拉着田七说了将近一个时辰。

        “你放手。”田七不耐烦了,陆远峰回来了,还是和阮小满一起回来的,他也想听听他们聊些什么。

        “哦。”钟二贵心里痛快了,放手也放得痛快。

        田七出了房间一看,见傅采禾小心翼翼的站在院子中间,连忙问,“他们人呢?”

        “阮小满去接阮小纪了,陆公子回房间了。”傅采禾说道。

        不过话音刚落,陆远峰又出来了,这房间已经不是他的房间了,是阮小满的。

        阮小满竟然没告诉他这事,陆远峰咬了咬牙。

        “那个医馆里人多,所以这房间重新分配了一下。”田七连忙解释。

        这人确实有点多,等卫宁回来之后这里怕是都住不下了。

        他让卫宁去看看阮小满说的那个茶园,还有留仙楼,还有凉茶铺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陆远峰只是嗯了一声。

        说话间,阮小满已经牵着阮小纪的手回来了。

        看到阮小满终于回来了,阮小纪这小小男子汉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巴不得阮小满一整天都抱着他不放呢。

        陆远峰看到阮小纪,心情有点复杂,但也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

        阮小纪跟着阮小满她们是最好不过的,陆家有他一个就够了。

        “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陆远峰对阮小满说道。

        阮小纪有些怯怯地望着陆远峰,他不大记得陆远峰这人了。

        “小纪,你在这看会书,姐姐去去就来。”阮小满对阮小纪说道。

        阮小纪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阮小满的手,他的话还没说完呢。

        不过这医馆也没有什么方便说话的地方,陆远峰和阮小满进了她的房间。

        为了避嫌,这房门并没有没关上,陆远峰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问,“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阮小满一头雾水地问,随即恍然大悟般说道,“长辈给的见面礼我都藏好了,光顾着去接小纪,忘了还给你了。”

        “陆家不缺那点东西,那是你应得的。”陆远峰一脸黑线。

        “不行,不行,我拿出去别人还以为是我偷的抢的呢。”阮小满摇了摇头。

        除了陆镇棠给的翡翠镯子外,其他人给的那些东西也是价值不菲,够她花一辈子的了。

        “没出息。”陆远峰鄙视着阮小满。

        “呵呵。”阮小满也不介意,“不是这事吗,那你想问什么?”

        “你说的那个茶园,还有留仙楼什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陆远峰只好直接问了。

        “哦,这事啊……就这样了。”阮小满便将他不在的这三年里发生的大小事情一一告诉陆远峰。

        陆远峰一脸黑线,感情只是因为这钱多得没地方花才置办下来的产业。

        阮小满的脑袋想的还真的是与众不同,还有那么一点点运气。

        “账本呢?”陆远峰又问。

        “在,我都锁抽屉里了,你先看着之前的,今年的我再整理一下。”阮小满连忙掏出钥匙。

        “那个,饭都做好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田七冲着房间大声说道。

        “知道了。”阮小满大声应道,“钥匙给你,你可要保管好了。”

        “我住哪?”陆远峰又问。

        “你,住这好了,我也没敢随便动其他东西。

        这柜子里还有一场新的被褥,我待会重新铺上就行了。”阮小满想了想,然后说道。

        “那你住哪?”陆远峰又问。

        “我,我和小纪挤一挤就行了。”阮小满不假思索地说。

        “不行,你以为你还小吗?”陆远峰立马否决了她的主意。

        “我趴桌子上睡一晚,明天再想办法吧,先吃饭。”阮小满不以为然地说。

        陆远峰见阮小满已经转身离开,又咬牙了,她是不是忘了自己新的身份。

        不过这事得瞒着其他人的,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他们的饭桌显得有些拥挤了,除了阮小满和田七,没人敢坐在陆远峰身旁。

        “我们明天去一趟县城。”吃完了饭,陆远峰便对众人说道。

        “哦。”田七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其他人点了点头。

        “姐姐……”阮小纪却是望着阮小满,依依不舍,姐姐才回来又得离开了吗?

        “那个,不能晚一两天吗?”阮小满看着阮小纪可怜兮兮的样子,心软了。

        “不行。”陆远峰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阮小纪不甘心,继续可怜兮兮地看着阮小满。

        阮小满为难地望着陆远峰,还真的是一点也没变。

        阮小纪又不是谁,他怎么一点也不让一下步。

        陆远峰感觉到来自阮小纪的敌意,这小家伙对着自己和对着阮小满是截然不同的态度,阮小满这是被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骗了。

        阮小满见陆远峰依旧是不为所动,只好转身安慰阮小纪。

        陆远峰看到阮小纪冲着他做鬼脸的样子,恨不得揍他一顿。

        其他人喝茶的喝茶,揉肚子的揉肚子,其他事情看不到,听不见。

        夜里,阮小满还是和阮小纪挤了一个晚上。

        陆远峰看着这几年来的账本,哪里还睡得着。

        那留仙楼和凉茶铺子也就算了,便是只有那茶园,如果办成了可就是日进斗金的宝藏。

        他原以为自己离开了陆家便一无所有了,想不到竟有这么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老天爷待他不薄,他还有阮小纪,还有舅舅。

        就是不知道舅舅如今身处何处,他还有机会替父亲赎罪吗?

        虽是一宿没怎么睡,陆远峰依旧和阮小满一早便出发了。

        快到县城的时候,陆远峰忽然问阮小满,“为什么你要用陆怀先这个名字?”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姓陆,怀先这个名字是我听路人说的。”阮小满得意地说。

        陆远峰一脸黑线,这有什么好得意的,“那你呆会你打算怎么和别人介绍我?”

        “直说呗,我又没承认自己是老板。”阮小满不明所以地望着陆远峰,他为什么要这样问啊?

        陆远峰却是有点犹豫,陆家,陆家这块肥肉被公孙长清盯着,那些产业挂在他的名下还真的是不安全。

        “不用了。”陆远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xianqibuxiatang00

        。

  https://www.lewen.cc/60/60584/246717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