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185 啼笑因缘

185 啼笑因缘

        看到公孙明月肆无忌惮的样子,陆镇棠却是突然冷静了下来。

        “你病得太重,一件喜事怕是救不了你,也救不了陆家。

        托你的福,陆家这回是双喜临门,你放心,你很快便可以出这房门了。”陆镇棠冷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公孙明月一愣,笑不出来了。

        双喜临门?

        陆家谁还能有喜,公孙明月想了一圈只想到一个可能。

        “不可能。”公孙明月强装淡定,脱口而出,不会是他的。

        “有什么是你爹做不到的,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可算是有人愿意嫁给他了。

        你也要做人家婆婆,做人婆婆得有个做人婆婆的样。

        我可不想好好的儿媳妇被你教坏了,这陆家的家风还指望儿媳妇来重振。”

        陆镇棠一直站着,说完这番话才觉心里憋着的那股气稍微发泄了一些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公孙明月不敢置信地望着陆镇棠。

        “字面上的意思,公孙明月,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自从你选择了嫁给我陆镇棠之后,你这辈子就没机会再重新嫁人了。”陆镇棠冷笑。

        “我忘了说,你出得了这房门也出不了这院子门,我是不会让你这贱人毁了我陆家的名声。”陆镇棠说完仍不解恨,又补充了一句。

        “贱人,陆镇棠,我公孙明月敢作敢当,嫁你非我所愿,可自从嫁给你之后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倒是你,你就一清二白了,你想不起来我不介意提醒你。

        当初要不是你们陆家出了事,要不是你一心想着将责任全部推卸到你前岳父大人头上。

        我爹能钻这个空子,我能嫁给你,我也是被迫嫁给你的,麻烦你认清楚这个事实。

        这么说起来,我们俩也算是半斤八两,登对得很。”公孙明月痴痴的笑着。

        怪谁?

        怨谁?

        恨谁?

        他们可以有得选择,但是她没有,她只是被选择而已。

        当初不仅仅是陆家遇到了大麻烦,她爹也遇到了大麻烦。

        为了保命,她爹必须得在短期内筹到一大笔钱。

        她不清楚那笔钱是多少,只知道即便是把家底都掏空了也凑不齐的。

        她家里没有,陆镇逸没有,但是陆镇棠却是有的。

        正巧那个时候陆家出了问题,陆镇棠自动送上门来。

        她爹逼着她嫁给陆镇棠,即便是她已经和陆镇逸珠胎暗结,她爹仍一意孤行。

        陆镇逸不过是个庶子,他不能沾手陆家的产业。

        陆镇棠便是愿意给陆镇逸那么一大笔钱,他也不可能继续填公孙家的那个大窟窿。

        她爹看上的不仅仅是她的聘礼,还有陆家的产业。

        她腹中孩儿只能是陆家的长子嫡孙,陆家的产业只能落到她的手中。

        虽说她对那些不感兴趣,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去死。

        家里度过了那个难关,她爹虽然保住了性命,可也丢了乌纱帽。

        她堂堂一个陆家夫人因此是穷得响当当,但凡手里有点闲钱都补贴娘家了。

        原以为她爹来到青阳,她的苦日子便可以结束了。

        但似乎还没有,她已经接受了现实,可陆镇逸还没有。

        他们不可能了,自从他们的关系被撞破,她已经彻底死心了。

        让她死心的是陆镇棠的态度,他恨她,绝不会轻饶了她。

        他的报复便是留着她陆夫人的头衔,让她一天天守着无尽的绝望,然后油尽灯枯。

        但两个孩子还小,她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他们了。

        陆镇棠早就对她的长子没有一点好脸色,便是幼子,他也不管不顾。

        她哪里敢撒手人寰,她得活着,活着看着两个可怜的孩子长大成人。

        她得活着看看陆镇棠老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有资格恨吗?

        之前她一直不知道答案,但这一刻,她知道了。

        她恨,恨她爹,恨陆镇棠,恨机关算尽的将她推向深渊的所有人。

        陆镇棠被公孙明月说的哑口无言,他也恨,恨自己一时鬼迷心窍。

        但是有些念头动了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后面的事情就好像完全失去了控制一般。

        可是曾经的某一刻,他曾经得意过,以为公孙明月真的是看中了他这人。

        这样的得意让他失去了判断力,他这是引狼入室。

        门外的陆远峰已经石化了,这就是他爹一直在遮遮掩掩的事情。

        这就是他爹举止古古怪怪的原因。

        陆远峰木然地转身离开,忘了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了。

        所有难以解释清楚的事情似乎都说得过去了。

        但他们那些肮脏的事情凭什么要他娘亲,要他外祖父一家来承担后果。

        陆家,呵呵,陆家,陆远峰真想仰天大笑。

        但他也是卑劣的,卑劣的想要留着这一层遮丑布。

        所以当阮小满问他为什么要办这一场喜事的时候,他说只有那样他们才可以离开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陆家这次双喜临门,只是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难免引人怀疑。

        而且定下的日子很近很近,不过只有五天时间准备。

        那又如何,陆家有这个能力办一场,甚至是两场风风光光的喜宴。

        阮小满和陆远峰这两个主角却是完全不在状态,稀里糊涂的成了亲。

        钟二贵是真心替阮小满高兴的,早就听说他们是情投意合的。

        如今他们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也是替阮小满高兴。

        成亲,阮小满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只知道她终于可以离开了。

        离开陆家,离开省城,她想阮小纪了,想她娘亲了。

        陆远峰也是在离开陆家的时候才感觉到可以好好喘口气了。

        在陆家,太多太多的问题,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成家了,可以离开陆家了,他的三叔也离开陆家了。

        自此陆家多了条规定,成亲后必须得搬离陆家大宅。

        陆家大宅,他还真不稀罕,就由得他爹他后娘争个你死我活好了。

        “我们真的可以离开吗?”阮小满仍是不大相信。

        “嗯。”陆远峰淡淡地应着。

        “那就好。”阮小满松了一口气,在省城耽搁了太久,她有点担心留仙楼那边的生意。

        “你为什么要嫁给我?”陆远峰却是望着阮小满,茫然地问。

        “那你为什么要娶我啊?”阮小满也在问。

  https://www.lewen.cc/60/60584/24623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