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177 无话可说

177 无话可说

        阮小翠很努力想要融入到阮小纪和阮小吉当中。

        不过阮小纪和阮小吉都不大喜欢和比他们小的孩子玩,只让她干看着。

        阮小满便陪着阮小翠玩了一小会,这孩子的精力也太好了点,还喜欢玩你跑我追的游戏。

        幸好快要吃饭了,阮小满连忙去帮忙摆桌子。

        因为阮陈氏在,阮三娘子还特地煎了几个鸡蛋,一人一半。

        阮陈氏吃着鸡蛋,心里却是越发苦涩,外人待她尚且如此,可本该最亲近的人却是往她心里面插刀子。

        “吃吧,吃吧,别嫌弃。”阮三娘子夹了点青菜给阮陈氏。

        阮陈氏拿着碗,大口扒着饭,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下了一滴。

        心里正难受,她还这样吃着饭,一不小心就噎着了。

        这下子好了,憋着的眼泪全出来了,阮陈氏被噎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阮三娘子吓得脸色都变了,竟忘了该怎么办。

        还好阮小满学过点医术,帮阮陈氏把堵在喉咙里的东西给拍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难受了吧,慢点吃,不急。”阮三娘子用衣袖帮阮陈氏擦了擦眼泪。

        阮陈氏这才不好意思地止住了眼泪,她心里苦,一对比这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只是看到女儿担忧的怯生生的眼神,阮陈氏这才勉强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安抚了一下阮小翠。

        “让你看笑话了。”阮陈氏抱歉地对阮三娘子说道。

        “自家人,说这些做什么,谁没个狼狈的时候。”阮三娘子是感同身受。

        可闹了这么一出,阮陈氏也不好意思再呆在阮三娘子家里面,吃完饭没多久便找了个借口回家。

        家里原本隔开的房间依旧在,两张长凳加几块长木板便拼凑成一张木床了。

        长凳和木板都是阮小满让钟二贵运回来的。

        这房间便给阮小纪一个人住了,阮三娘子和阮小吉睡一个房间,阮小霞和阮小满睡一个房间。

        阮三娘子房间的竹床也加了三块长木板,那竹床除了支架还能用,上面已经不能睡人了。

        阮小霞和阮小满房间的竹床还能用,就是不能让阮小纪和阮小吉在上面跳来跳去而已。

        夏天的时候睡竹床最舒服了,就是天冷的时候有点凉,得铺点被褥在上面才行。

        吃了饭没什么事情,天气又冷,阮小满躲在被窝里睡懒觉。

        也睡不着,就是被窝暖和得让她有点不想动弹而已。

        难得可以这样睡懒觉,阮小满舒服地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清净。

        阮小纪进房间看到阮小满睡着了,也没叫醒她,自个出去玩了。

        大年初二的时候,阮三娘子难得出去走走。

        这村头有几块石头,上面坐了几个妇人,阮三娘子也搬了块石头过去坐着,看看热闹,听听闲话。

        过了这么些年,阮三娘子一家子都活得好好的,那些人早就不大介意她寡妇的身份了。

        便是介意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挑起,比这有趣的事情多着呢。

        看着回娘家的小两口可有趣多了,阮三娘子听着她们说这是谁家姑娘,她都没什么印象。

        阮老爷子和阮老婆子都不在了,阮丫玲估计也不会回娘家了。

        阮三娘子是不大想见阮丫玲的,一想到她带走了阮小霞,这心里就难受。

        不过阮三娘子看的不是本村的姑娘,而是和她们一起回来的半大小子,看看有没有长得不错的小伙子。

        适合做女婿的那种,可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顺眼,阮三娘子记下了好几家的亲戚。

        她们带这样的小伙子回来探亲,本就有点相看的意思,有成事的,也有不成事的,姻缘天定。

        这人回来的差不多了,阮三娘子便起身回家了。

        她心里记下的那几家,往后多走动走动才行。

        “你们说她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突然间冒出来似的?往日里她可不爱凑这热闹。”

        “闲的呗,人家女儿有本事了,家里不愁吃喝了。”

        “我看啊,是她家那阮小霞和阮小满可以嫁人了。”

        “那阮小霞不是相看过了吗?怎么后来又没成事?”

        “谁知道,阮小霞就不说了,便是那阮小满,谁敢娶啊,你们说是不是?”

        “说得好像人家看得上你家亲戚似的,阮小满那孩子我看不是一般人可以压得住的。”

        “呸,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她以为她是谁啊。”

        “……”

        待阮三娘子离开,那几个妇人却是议论开了。

        还好阮三娘子没听见,心里还乐滋滋的,好歹有目标了。

        只是这话阮三娘子没听见,阮大娘子却是偷偷听了个遍。

        隔天阮大娘子便将这话一字不漏的说给阮三娘子听。

        阮小霞就在院子里陪阮小吉玩,听了这话又羞又恼。

        可她也不能冲着阮大娘子发脾气,便是说闲话那些人也不行,只能是忍了又忍。

        阮小满看了看阮小霞,她是打算没听到的。

        别人爱怎么说怎么想她又管不着,随她们说去。

        就是阮大娘子假惺惺的关心让她有点忍无可忍。

        最让她头大的是她娘亲竟然认为阮大娘子是在关心他们。

        阮小满气得想要吐血,蹭的一下起来了,走到阮三娘子身旁,坐下。

        这脚步带风,一会儿功夫,阮小满却是冷静了下来。

        “娘,你不用担心,不就是几句闲话吗,听听就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便是天大的事情,这日子久了那些人也就忘了。

        你看这一年来村里面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好事坏事都有,谁记得了那么多事情啊。

        都说坏事传千里,当着人家的面不好意思说,背地里还不是一样说。

        我看啊,还是别往人家面前凑,好的不说,坏的倒是想起来,想忘也忘不了。”阮小满似笑非笑地望着阮大娘子。

        来他们家说风凉话,这么快就把自己家的丑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不介意提醒她一下的,阮小满也不怕阮大娘子会恼羞成怒。

        但应该不会的,阮小满对这一点还是十分自信的。

        阮大娘子确实是被阮小满提醒了她阮宝兴的事情。

        这事情眼看着好不容易过去了,可被阮小满这么一提醒,阮大娘子气得快要吐血。

  https://www.lewen.cc/60/60584/24530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