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116 是逆鳞吗

116 是逆鳞吗

        毕竟阮小满这个小师妹能够做自己的老板娘也挺不错的。

        屠广荣却是一点都不为所动,便是叶大夫也不敢拍着胸口承诺可以治好他的病,更不用说回到从前那样了。

        田七居然敢说可以让他恢复到以前那么康健,屠广荣哪里会信。

        而且田七这人不比叶大夫,他总给人一种不够稳重的感觉。

        屠广荣笑了笑,没有接话,相比田七,他更加相信阮小满。

        “你不相信我。”田七却是很受伤,越发的较真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屠广荣颇为失落。

        阮小满见状瞪了田七一眼,连忙安慰了屠广荣几句。

        屠广荣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田七哀怨地问阮小满。

        阮小满见屠广荣离开了,向着在一旁可怜兮兮地等着的阮小纪招了招手。

        阮小纪咧嘴一笑,小腿一迈,咚咚咚地冲进了阮小满怀里。

        “你觉得一位老人家的话和三岁孩童的话哪个比较可信?”阮小满想了想,然后反问田七。

        “当然是老人家的话比较可信。”田七不假思索地说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老人家的经验之谈并不可靠,

        三岁孩童却是至真至纯,并不善于撒谎。”阮小满幽幽地说道。

        她是在一次又一次被人质疑之后,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

        也曾在一次又一次被人左右之时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你想说什么?”田七有点被阮小满搞糊涂了。

        “我想说,要不你就用医术来证明自己,要不你就收起你的幼稚,做一个可靠且可信的大夫。”阮小满忽而坏笑。

        田七还细细品味了一番,然后便跳了起来,怒目圆睁,“你一个小不点的和我说幼稚,我哪里幼稚了?”

        “你还别说,我和你站一块,选择我肯定比选择你的人多一些,因为我的脸上写着我很诚实,而且也不会说大话骗人。”阮小满得意洋洋地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没看到你这嚣张的模样。”田七被阮小满气得快要吐血。

        送走了一个师傅,田七原以为没有人会再来打击他了。

        没想到阮小满打击人的功力比他师傅的打击人的功力还要深厚。

        “在你面前我可不敢嚣张,我这是在点醒你而已啊。

        你再这样嬉皮笑脸的,满嘴大话,我都怕没人敢来找你看病。”阮小满无辜地说道。

        “谁满嘴大话?”陆远峰一进门便听见田七和阮小满在斗嘴,好奇问了一句。

        “他,他说能够治好屠公子,让他像以前那样生龙活虎的。

        人家屠公子都没敢接他的话呢。”阮小满光明正大的告了田七一状。

        “我还不是怕他找机会缠着你。”田七气得捶胸顿足,他这是图什么啊。

        阮小满却是不明所以的望着田七,什么意思?

        “这话你以后别和屠公子说了。”陆远峰扭头对田七说道。

        屠广荣对自己的身体问题最为敏感的,虽然他也希望屠广荣能够好起来,但他可不敢说得那么乐观。

        而且屠家和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渊源,陆远峰都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

        屠广荣的父亲就是在喝了他外祖父开的药之后出的事。

        屠广荣也在那次意外中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不止是他,还有他的外祖父一家,还有他娘亲,甚至是陆家。

        他外祖父所用的药材多是陆家提供的,可不知为何陆家在那个案子里被摘得一干二净。

        但他外祖父却是以命相抵,还有他的外祖母也随他外祖父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对。”田七自知理亏,乖乖认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说不得,碰不得,屠广荣的逆鳞大概就是他的身体问题了。”陆远峰神色凝重地说道。

        田七微微一叹,脸上也是少有的稳重,但他和自己保证,他会尽一生之力去兑现自己的承诺的。

        恍惚间,阮小满只觉得田七褪去了不少青涩,或许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大夫。

        她的逆鳞大概是她弟弟吧,阮小满抱紧了阮小纪。

        阮小纪不仅仅是他们家唯一的男丁,不仅仅是她以后的依靠,他还是何碧莲临终托付给她的小不点。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何碧莲那样相信她,哪怕是她娘亲,还有她姐姐,她们都做不到那样的信任。

        但何碧莲相信她,阮小纪一出生便是紧紧抓住了她的食指,阮小满觉得那也是全然的依赖和信任。

        陆远峰也在想着自己的逆鳞是什么,大概是那一晚的巨变,他失去了他的娘亲,再也不想听谁提起那晚的事情。

        “你把账本拿过来给我看看。”陆远峰对阮小满说道。

        顺便教教她怎么查账,还有阮小纪的事情。

        陆远峰想了许久,不得不承认他并不适合教书育人。

        如今听阮小满提起屠广荣,他却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办法。

        或许屠广荣可以教阮小纪,阮小纪现在还小,只是启蒙的教导而已,屠广荣应该可以胜任的。

        一来,屠广荣也可以在教阮小纪的过程中强化一下自己学到的东西,二来,他也想弥补一下屠广荣。

        “好。”阮小满应了一声,放下了阮小纪去拿账本。

        阮小纪对账本很好奇,阮小满怕他会撕烂账本,都没敢让他靠近。

        陆远峰见阮小纪这小可怜的模样,便将他抱了起来。

        不过阮小纪不大喜欢陆远峰抱他,陆远峰抱得不舒服,阮小纪扭来扭去的。

        陆远峰看了一下账本,字还是那么难看,他都不想说阮小满了。

        不过她倒是挺实在的,这账本一目了然,也没看出点什么问题来。

        陆远峰一边抱着阮小纪一边教阮小满简单的查账方法。

        阮小满见阮小纪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便把他抱了过来。

        阮小满对数字这些倒是挺快上手的,陆远峰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这天气渐渐凉了,阮小满准备的凉茶少了消暑解渴的,多了预防风寒咳嗽的。

        只是这凉茶的买卖并不稳定,偶尔会多卖一些,偶尔一天也卖不了多少。

        阮小满怕陆远峰会嫌弃这点小钱。

  https://www.lewen.cc/60/60584/22266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