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109 大错特错

109 大错特错

        “大错特错,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陆远峰扯了扯嘴角,脸上的表情还是没能缓和下来。

        “我忘什么了?”阮小满想了一圈,一头雾水地反问。

        “你忘了……”陆远峰正要提醒阮小满,但听到大夫在喊他,只要停了下来。

        大夫颇为为难地望着陆远峰,就是他们想带走一个花瓶而已,可这大箱小箱,大包小包的已经不少了。

        但这花瓶他们夫妻两人都很喜欢的,自然是想着带在身边。

        “没问题,我找的是大船。”陆远峰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大夫只是拜托陆远峰帮忙找船而已,他便揽了这事上身。

        他原以为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那种小船而已,这花费他都不敢问。

        “船家也是顺道,去雷州也只是多走一两天而已。”陆远峰连忙解释道,也没怎么收他的钱呢。

        “那就好,那就好。”大夫只能是当了真了。

        除了还要用的衣物外,别的也都收拾好了,他女儿的房间也滕了出来给陆远峰住。

        今晚他们一家三口就住一个房间好了,大夫领着陆远峰去看了看他的房间。

        陆远峰也没怎么挑剔,比这还要差的地方他都住过了。

        “我还有些事要和阮小满说的,你们忙吧。”陆远峰对大夫他们说道。

        “好,好,好。”大夫连忙应道。

        “这会你信了吧,我说的没错吧。”望着陆远峰的背影,大夫略显得意地对他娘子说道。

        就说陆远峰是对阮小满起了别的心思,他娘子就是不信。

        但他娘子也没回应,大夫摸了摸鼻子,就不管他们的事了,反正也管不着了,他操的是哪门子的心。

        阮小满还在想着自己忘了那些事没考虑到的,见陆远峰出来了,连忙问,“我忘了什么了吗?”

        陆远峰见她还这样问,气得想要吐血,“你弟弟不就是我弟弟。”

        田七一不小心听到这么给力的表白,倒吸了一口冷气,但见陆远峰眼角余光扫到了他身上,田七连忙去门口拍苍蝇。

        陆远峰的脸更加黑了,这师徒还真的是像,连想法都与旁人不一样。

        “哦。”阮小满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虽说陆远峰不认她弟弟,但这关系也是抹杀不了的。

        “念书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我会处理的,你只管和你娘亲说就是了。”陆远峰深呼吸了一口气。

        有时候和阮小满说话真的是会被气疯的,陆远峰冷静了下来,差点忘了说最重要的事情。

        “我打算把这医馆改成药材铺子……”陆远峰便和阮小满说了自己的打算。

        “药材铺子,多浪费啊。”阮小满下意识地说道。

        她只是想到了鱼坝村的那个药材仓库,放了那么多药材,有些都放坏了。

        “浪费,那你觉得怎么样才不算浪费?”陆远峰耐着性子问。

        “我觉得……”阮小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觉得吧,这主动来看病的人不多,买药材的应该也不会多多少。

        但我们这的天气又变化无常的,很多人都容易得风寒湿热的症状,你觉得主动卖药材怎么样?”

        “怎么个主动法?”陆远峰起了点兴趣,倒希望阮小满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

        “我试过卖凉茶,不过那也是凑巧有人买了下来。

        可旁人也卖,也是会有人买的,只是不多而已。

        你觉得在镇子上卖凉茶行不行?”阮小满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

        这也是她的私心,至少卖凉茶这事她还有点信心自己做得来。

        “试试不就知道了。”陆远峰挺满意阮小满的说辞。

        “试试,试试。”阮小满笑得有些心虚,可不要卖不出去才好。

        陆远峰要送大夫去坐船,田七守在店里,阮小满便回家和她娘亲说阮小纪的事情,正好阮大柱也回村子,便一道回去。

        “你说大夫怎么说走就走?”阮大柱惋惜地说道。

        “师傅家里面有事得回去。”阮小满说道,这说辞也是告示上写着的。

        “那你学到了什么吗?”阮大柱好奇地问,也不知道阮小满算不算出师了。

        “我,大概连入门都不算吧,你看,我知道那是夏枯草,那是鱼腥草,还有那边那些是棉茵陈,也知道它们有什么用。

        但你叫我把脉什么的我就无能为力了。”阮小满耸了耸肩。

        “那也挺好的,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强很多。”阮大柱见阮小满有些失落便安慰她道。

        阮小满并不是因为这事而失落,缘聚缘散终有时。

        只是她去拜师的时候还是里正领着去的,这拜师的礼还是里正他们给准备的。

        但她学的却是皮毛,阮小满觉得自己都没脸回村子里面了。

        这事她也不好和阮大柱明说,烦啊,阮小满有点体会到了什么是近乡情怯了。

        她和阮大柱是走路回去的,这会儿她却是恨不得飞回去,至少没有机会让她胡思乱想了。

        三道口还是到了,阮小满都没敢先回家,而是去里正家说了这事。

        “大夫要离开的事情我也是听说了,这事不怨你。”里正也只好安慰一下阮小满了,只是有点心疼那送出去的腊肉,别的倒是无所谓。

        “不过我师傅说了,接手医馆的人还是会继续留用我的。

        我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的,我欠你的人情我也会铭记于心的。”阮小满厚着脸皮说了一句。

        “我也没催你,都是本家的,哪能那么生分。”里正见阮小满谈吐也是让他刮目相看,自然是没敢小瞧。

        阮小满又和里正客套了几句,然后才回了家,把这事和阮三娘子她们说了。

        “唉,你说你这以后还怎么见人。”阮三娘子忧心忡忡的。

        要是阮小满能够学成归来,好歹有个女大夫的头衔。

        可她现在只学了点皮毛,又抛头露面了,嫁不嫁的出去都成问题了。

        “我怎么就不能见人了?以后我还会去镇子上打长工。

        我不仅自己要去打长工,我还会把阮小纪给带上呢。”阮小满忍不住呛了一句。

        “你带阮小纪去干嘛?”阮三娘子没好气地问。

        “去念书啊。”阮小满理直气壮地说道,反正陆远峰会管这事。

  https://www.lewen.cc/60/60584/21871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