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闲妻不下堂 > 062 一线生机

062 一线生机

        她没听错,真的是有人在喊“陆远峰”这三个字,阮小满猛地推开了围观的人,钻了进去。

        虽然她并不能肯定这个陆远峰便是她要找的那人,但她还是想要亲自确认一下才安心。

        那句话藏在她心里面那么久,她时常怕自己会忘了。

        直到这一刻,阮小满才发现自己大概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何碧莲临终对她的嘱托。

        但是河水那么深,阮小满什么也没看到,心越发的沉了。

        或许只是同名同姓的人罢了,一定不会是她要找的那个。

        “小满。”屠广荣有些费劲地钻了进来,见阮小满完好无损地站在河边,这才放下心来。

        “我们走吧。”屠广荣却是不大想呆在这个地方了。

        眼前的阮小满好像有些陌生,是什么让她毫不犹豫的回头?

        正分神,河面跃起两道身影,落水的人被救上来了吗?

        阮小满还没看清楚河里是什么情况便被涌动的人给撞了下去。

        她太靠近河边了,却是一点也没有察觉这样的危险。

        这不像她,阮小满心里面最后的一个念头竟是或许这是天意,是她爹来接她离开了。

        “小满……”屠广荣尖叫了一声,然后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

        他会水,以前也偶尔偷偷地在码头这玩水。

        但是想要救人,这个对他来说就有点困难了。

        屠广荣还是抓住了阮小满,还好船夫认得屠广荣,刚放下了陆远峰便又下水去救他。

        河里,屠广荣正吃力地带着阮小满想要游出河面。

        但阮小满本能地紧紧地抓住了他,这叫他更加的吃力了。

        一个不好他们俩可能都得没命了,屠广荣却是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意念。

        他们得活着,都好好地活着才行,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幸好就在他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船夫找到了他们。

        屠广荣却是把阮小满推给了船夫,他会水,会没事的。

        但他却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个动作叫他陷入了更加绝望的境地。

        他在往下沉,屠广荣望了一眼那个小小的背影,不甘心。

        他至少得知道她有没有活着才甘心,至少得亲自确认她有没有好好活着才行。

        屠广荣已经是本能的游着,一下又一下,竭尽全力去靠近那道身影。

        幸好有商船靠岸,船上的人听到有人掉水里了,没有多想便跳了下去。

        这一跳好像是接力一样,屠广荣把最后一线生机都交到他手里了。

        船夫见屠广荣也被救了上来,连忙帮他催吐。

        见他尚有些呼吸,立马叫人把他和阮小满都带到医馆里,也派人去通知屠家娘子。

        大部分人都忘了那个最初落水的人已经乘着另外一艘船悄然离去。

        冯姝娴看着浑身湿漉漉的陆远峰,跺了跺脚,“就那么讨厌我吗?”

        “是。”陆远峰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冯姝娴忍不住捂着脸嘤嘤哭泣,她都拉下脸来往他面前凑了。

        骄傲如她何曾在别人面前这般低三下四,偏偏陆远峰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自己的底线。

        陆远峰却是熟视无睹,不是他铁石心肠,而是眼前这人他碰不得。

        和他继母有关的人和事他都碰不得,也不想碰。

        他不想像他父亲那样娶一个官家千金来供着养着。

        陆远峰有点怀疑这冯姝娴是他继母为了恶心他才牵的线。

        虽说他们还没有订婚,但陆家上下都知道冯姝娴将会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难得回家一趟,还以为是他父亲终于想起了他这个儿子,结果却是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他都躲到这里来了,想不到冯姝娴还是跟着来了这里。

        说是来游玩的,却是硬是逼着他带她出来,陆远峰丝毫不为所动,她却是死缠烂打,一路跟着他。

        他被逼急了,甚至不惜跳河明志,其实他会水,但在冯姝娴面前,只是装作不会水而已。

        没想到最后他还是上了冯姝娴的船,这艘船稍微好一些,还有洗衣做饭的地方,也有睡觉的地方。

        陆远峰进了船夫的房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

        码头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他上来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小满”。

        小满,会是他认识的那个阮小满吗?

        也不知道阮小满如今过得怎么样。

        她那人大概在哪里也能够好好活着的吧,陆远峰失笑,他竟还有闲情去担忧别人,自己也已经是自顾不暇了。

        “公子,你在这里可是有认识的故人。”船夫好奇地问陆远峰。

        “没有。”陆远峰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刚才那位小兄弟是真的担心你,我还以为是你认识的。”船夫随口说道。

        就那小兄弟不是一副看热闹的神情,而是真真切切的担忧。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救了上来。”船夫叹了一口气。

        这码头每年都会出事,还多是孩子,可怜啊。

        她也落水了吗?

        陆远峰心都提了起来。

        是阮小满吗?

        她还记得自己吗?

        她还会担心自己吗?

        “回去,马上,我要去医馆。”陆远峰对船夫说道。

        “这……”船夫为难地望着陆远峰,雇他的人可是冯姝娴。

        “我给你双倍的价钱。”陆远峰看了船夫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船夫爽快地应了一声,那小姐看着是对陆远峰千依百顺的,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冯姝娴一个人在船舱里哭了一会,也没见陆远峰来安慰她,却是见船往回走,便走出了船舱。

        “这是在做什么?”冯姝娴厉眼瞪着船夫。

        也就只有陆远峰会让她这般好脾气的,旁人连个好眼色都不大想给。

        “这位公子说要回镇子上找医馆。”船夫哆嗦了一下,连忙说道。

        “你病了吗?”冯姝娴关心地问。

        陆远峰却是不置可否。

        冯姝娴也没再说些什么,她的丫鬟还在码头那等着她呢。

        原以为会是他们两个一同去游玩的好机会,结果却是让她更加的伤心难过。

        她甚至都放下身段跟着他来到这里,甚至想着和他一起去采药。

        为了他,她走了这辈子最远的路,却是走不进他的心里。

        而得知屠广荣落水的消息,屠家娘子风风火火跑进了医馆。

  https://www.lewen.cc/60/60584/18464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