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德阳郡主 > 29、第29章

29、第29章

        殷琳虽然莽撞但她心中也有“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底线。



        殷白雪这事,    她震惊的同时感到恶心。和堂妹未婚夫有染,    这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并且今天是殷长欢,    那如果一天殷白雪看上了她的某样东西,    殷白雪会不会也这么对她。



        一想到这点,殷琳就觉得毛骨悚然。比殷长欢一比,她对殷白雪,更加不设防。



        因为这个,    殷琳对殷白雪有了不满,而程氏的行为加重了这份不满。



        “将祖母父亲出门这件事透露给殷璃。”殷琳目光沉沉的看着丫鬟,狠声威胁,“不要让母亲知道这件事,    要是让我知道你和母亲说了,我就打断你的腿,    再将你卖去青楼。”



        以前殷琳虽然也凶但终究只是一个小姑娘,但现在……



        丫鬟立即跪地,“奴婢遵命。”



        程氏和佟氏愣愣的看着老夫人和殷博文。



        殷博文还好,    老夫人自从从宫里回来后就没有给过殷白雪一个好脸色,现在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因为殷家最近的事情他们要对殷白雪加重处置。



        最近殷家的状况十分不好。京城人不敢议论傅怿,    更不敢说殷长欢,    而受了皇帝厌弃的殷家便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她们出去参加宴会都有异样的眼神落在身上,    芒刺在背。



        这是殷博文和老夫人第一次来这个庄子,殷白雪跪在他们面前磕头,“不孝白雪见过祖母二伯父。”



        这段时日殷白雪度日如年,    她是真的后悔了,她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想的,怎么就做出了这种事,她竟然算计殷长欢。殷长欢再和她不亲近,那也是她的堂妹,是宠她如女的二伯父的亲女,她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二伯父。



        她再磕了一个头,泪流满面,“二伯父,对不起。”



        十来日的功夫,殷白雪就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如纸,又穿着素雅,发间只有一根压发的银钗,整个人脆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起来,”老夫人见到这样的殷白雪,神色没有半点缓和,冷冷道,“我有话要问你。”



        殷白雪起身,“祖母请问。”



        老夫人神色严肃,“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端王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日从宫中回来后,老夫人震怒,一心想平息皇帝太后的怒气,没来得及审她,这几日一想,再和殷博文一商量,才发现其中隐藏生机,于是来了庄子。



        殷家因为她丢了国公的爵位,殷白雪不敢有丝毫隐瞒,从她和端王相识,再到沈幕僚来让她劝端王和殷长欢定亲,到最后端王来告诉她他要和殷长欢成亲,殷白雪一一说了出来。



        “这样说,端王爷对你是有几分真心的?”



        殷白雪沉默了会儿摇头,“孙女不知。”



        老夫人讥讽一笑,“你是不是介意当日在御书房端王没有给你和殷家求情?”



        殷白雪苍白的脸颊立刻烧了起来。



        “我以前觉得你聪明识大体,现在看来都是假的,”老夫人毫不留情的训道,“你也不想想,当时有郑太后和皇帝在,他怎么可能为你和殷家求情,他要真开了这个口那才是害了殷家。”



        殷白雪抬头,眼里闪过希翼。



        老夫人看见了这份希翼,心中更加不屑,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惦记着男人,比不上殷长欢,若不是想给殷家留条后路,她见都不会再见殷白雪一眼。



        程氏恍然道,“娘说得是,那时郑太后和皇帝正在气头上,端王越为白雪和殷家求情,郑太后和皇帝就越生气。”



        程氏脸上升起和殷白雪相同的希翼,连声音都透着惊喜,“这么说端王爷心中是有白雪的!”



        佟氏看着这样的程氏,皱了皱眉,“二嫂你说的是什么话。”



        若不是看在出事以来程氏照顾白雪,佟氏的话能更加不客气。



        殷白雪眼里的光熄灭,落寞的低下了头。是啊,即使他是想着她的又怎么样,他们不可能了。



        程氏敛了敛神色,“三弟妹,我知道我刚才的话说得不是很合适,可我也是心疼白雪,你就真的能忍心看着她孤老一生吗?”



        殷白雪和端王有私情,得罪了郑太后皇帝以及殷长欢,以后哪一家敢要她。



        佟氏怔住。



        “你二嫂说得有理,”老夫人道,“而且殷家现在因为她受了皇上的厌弃,她总是要帮殷家一把的。”



        佟氏心头一突,“您什么意思?”



        殷白雪咬着唇角,迟疑问,“祖母的意思是让我等端王登位的那一天?”



        “不错,当初端王既然能为了你不和长欢定亲,那定然是很喜欢你的。”老夫人意味深长的道,“而殷家若能成为后族,那殷家一定能重新站起来。”



        “可是他也许已经没有那么在意我了。”若真的还像当初那样在意她,傅怿不会决定和殷长欢成亲。这点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现在她却不得不亲口说出来。



        老夫人的语气冷了下来,“那是你的事。你不要忘了,你二伯父的爵位是因为你降的,家里姐妹婚事不顺也是你造成的。”



        老夫人语气忽然又温和了许多,“前几天,和殷琦定亲的人家上门退亲了,说的是八字不和,但定亲时明明是算过八字的,对方不过因为你的事以及殷家爵位降了的事而解除婚约。”



        殷白雪本就愧疚,一听这话恨不得以死谢罪。



        “白雪做不来这个,”佟氏震惊他们居然打这样的主意,还侯爵之家,比暗门子还肮脏不堪。



        她把殷白雪挡在身后,声音很大,“我不允许她这么做。”



        老夫人冷声,“那是她欠殷家的。”



        “她欠殷家的我来还,但白雪不会做这个。”佟氏寸步不让,“明天我就带她去出家,她就是一辈子青灯古佛,我也不允许她做那样的事。”



        佟氏出身清贵,会不同意是在老夫人的意料之中,她不理佟氏,直接问殷白雪,“白雪,你说呢?”



        “我是她娘,她听我的。”



        “我愿意。”



        老夫人露出果然如此的微笑。



        佟氏僵住,她缓缓转身,一字一句的问,“你再说一遍。”



        殷白雪泪如雨下,“娘,对不起,这是我欠殷家的。”



        “啪!”



        佟氏一巴掌甩过去,声若寒冰,“你要是同意以后就不要当我的女儿,我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殷白雪捂着脸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程氏道,“三弟妹,你怎么可以打人。”



        佟氏呛她,“我打的是我自己的女儿,关二嫂什么事。”



        程氏噎住。



        殷白雪哭泣的声音在房间里回想。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要听他们的话。”



        殷白雪哭泣,“娘对不起,对不起……



        佟氏呵呵一笑,看向老夫人和进来后一直沉默的殷博文,她冷声道,“这就是殷家,今儿个我算是长见识了。”



        佟氏趁夜离开了庄子。



        翌日,殷璃过郡主府来告诉殷长欢老夫人和殷博文去城外看殷白雪的事。



        天气越来越热,殷长欢在水榭里歇凉,懒洋洋的道,“正常。”



        知道殷长欢不喜欢听这些,殷璃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大户人家虽然分嫡庶,但大体上差不了多少,庶女嫁好了能给家里维护关系,庶子也能进入官场,为家族发展添枝加叶。



        殷璃在殷家待遇不错,但最近他发现他的待遇忽然便好了很多,甚至比殷珏还要好,他去问说是老夫人吩咐下来的。



        殷璃知道老夫人这么做是因为殷长欢和他关系好,他觉得很不爽,不是因为老夫人是因为殷长欢才对他好,而是有种他在利用殷长欢的感觉。



        “这有什么,”殷长欢敲了下殷璃脑袋,“你还是太小了,不懂事,这种时候你就该抓紧机会多要一点好处,不要白不要知不知道。”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你如果真的介意,可以拿来和我分,我一点也不嫌弃。”



        “长欢,对不起。”



        殷长欢在宫门处遇上傅怿,这还是出事以来她第一次遇见傅怿。



        傅怿眉宇间有一丝疲色,这件事对他也不是没有影响的,皇帝虽然没有降他的爵位但是撤了他多个职务,其他几个王爷趁机落尽下石,内忧外患,于他而言,说是元气大伤也不为过。



        没下马,殷长欢居高临下的看着傅怿,嗤道,“对不起有用,要律法做什么。还是说你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所以才来道歉。”



        “郡主!”叶桓从宫里出来,走到殷长欢面前拱了拱手,浅笑道,“许久不见郡主了郡主可好。”



        “叶大人,”看到叶桓,殷长欢神色一下子就变了,眼角眉梢都是喜悦,和面对傅怿时天壤之别,她翻身下马,“挺好的,吃得香睡得着,身体健康。”



        “郡主豁达。”叶桓一笑,像是才看到傅怿似的他转头对傅怿拱手见礼,“叶桓见过端王爷。”



        傅怿眼神复杂的看着叶桓,他刚回来的时候以为叶桓是皇帝给平阳挑的驸马,可最近他得知许彦才是皇帝给平阳选的夫君,叶桓并不是,那为什么叶桓和殷长欢关系如此的好,甚至叶桓先给殷长欢行礼。



        他不认为叶桓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一定是故意的。而且他派人调查叶桓的身世毫无所获。



        有问题才会掩饰,那么叶桓的身世有什么问题,他是不是叶琼的儿子?若是,他的父亲又是谁。



        “叶大人不必多礼。”傅曜仿佛很随意道,“想不到叶大人和郡主这么熟悉。”



        殷长欢撇嘴,她以前怎么就选了傅怿呢,说话都阴阳怪气的,没劲。



  https://www.lewen.cc/59/59983/14396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