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成被影帝抛弃的炮灰 > 第41章期待

第41章期待

        谢陆屿跟顾青池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酒店餐厅都没多少人,    只有潘小成他们一伙,    桌上点了一桌吃的,    小可拿了热饮递给他们。

        因为之前谢陆屿的预防针,    谁也没提这回事。

        小可之前还急得快要哭出来,    现在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直笑。

        “顾哥,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我们点的菜刚刚上来。”

        桌上的人都是跟着谢陆屿不少时候的了,    见面打了招呼,    现在也都三三两两的说着话。

        并没有特别关注谁。

        这让顾青池放松了不少,    让他觉得,自己的狼狈跟错误并没有人注意到,    也没有给他人造成麻烦。

        他总是在某些地方特别敏感。

        现在氛围刚刚好,    是让人很舒服的那种,    交谈都是淡淡的,    不会吵闹到让人烦躁,也不会冷淡到让人尴尬。

        顾青池在里面,不会被特别关注,    也不会被忽略。

        比起谢陆屿刚刚捡到他的时候,    顾青池现在看起来也好多了,他还对着小可笑了一下。

        小可帮谢陆屿跟顾青池拿了刀叉。

        谢陆屿道了谢,    就去看顾青池的头发,    顾青池的头发在圈内男明星里不算长。

        谢陆屿这样的寸板才少见,    而且他还在留头发,    寸板不好做造型。

        但是现在吃饭,不太方便,散在脖子里肯定也不舒服。

        谢陆屿跟顾青池坐一块,并排着,像两个关系好的小朋友,他用手臂轻轻碰了碰顾青池的手肘。

        “我这有个皮筋,用来扎袖口的,借给你扎起来”

        顾青池本来两手抱着热饮,放在膝上,闻言点点头,就侧身,背对着谢陆屿,低下头来,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

        谢陆屿顿了一下,才自然的把手腕上的细皮筋咬了下来。

        带夹子跟皮筋这也算很多艺人的习惯了。

        很多时候他们出去活动,均码的衣服,在他们穿来就偏大,平常也就算了,在镜头前有的衣服容易显得臃肿。

        皮筋挺细,谢陆屿把皮筋咬在嘴嘴里,用手做梳子,梳理了几下,简单扎了一个小揪揪,扎完还认真的摆正了一下。

        “好了。”

        顾青池就直起身来,往后仰,靠着椅背,这证明他处在比较放松的状态。

        他凑近了谢陆屿。

        “那边有瓶酒。”

        谢陆屿立刻就懂了,站起身,拿了过来,递给他。

        “先吃点东西,喝一点儿就行,半杯吧,晚上喝多了容易胃疼。”

        顾青池没说话。

        谢陆屿先投降。

        俩人靠的挺近,跟说小话一样。

        “那一杯”

        顾青池神色松动了一点,谢陆屿就打开,倒了大半杯,推过去,然后把酒瓶放远了。

        “先吃点东西,今天晚上没吃吧”

        颁奖典礼这种场合的礼服都是贴身的,吃一点东西就紧绷绷的,最重要的是难看,谢陆屿也没吃。

        桌上都是西餐,大半夜了,主厨不在,大半都是冷盘,另外还有沙拉跟奶油汤,另外就是每人一份牛排。

        顾青池对桌上的食物没什么兴趣。

        他吃饭其实很挑,很中式,对西式偏甜的餐点不怎么适应,也不习惯刀叉。

        喜欢面食,肉也喜欢,但是不喜欢吃起来很麻烦的东西,虾蟹跟骨头之类一般不会吃。

        桌上的东西里也就牛排还多看两眼,但他不习惯刀叉,也懒得自己慢慢费劲的切,谢陆屿催,他就用叉子叉点旁边的配菜,敷衍了事。

        谢陆屿一打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他面前的牛排已经用刀切成了小块。

        往顾青池那边挪了挪。

        “咱俩换换”

        顾青池难得笑起来,笑得往后倚着椅背。

        他捂着脸,闷闷应道。

        “嗯。”

        谢陆屿得到答复,看了顾青池一眼,就把两盘牛排换了一下,很嫌弃的把刀叉怼在顾青池盘子里,摆手。

        “拿去拿去。”

        顾青池就有点得意的咬着切成小块的牛排笑得眉眼弯弯。

        不管顾青池对谢陆屿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又是如何迁怒,都不得不承认,跟谢陆屿待在一块总是很舒服。

        他们明明认识还没有多久,却默契的像磨合了许久。

        但也仅此而已。

        顾青池把冰凉的酒液咽下去,有些享受的闭起了眼,这种带着冰凉的轻微灼烧感,能短暂的给他带来很多快感。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顾青池搬出了练习生的住所,公司给他重新安排了一个公寓。

        比原先的大了很多,离公司远了一些,安保比以前更严密。

        一层只有三户,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交通便利,周围都是别墅区,人也少,很少受到打扰。

        就算顾青池早上出去散步,不戴口罩,不变装,也没有遇到过有人冲上来的事情。

        新住处则没有这样的烦恼,周围住着的都是星耀的签约艺人,别说基本上行程都错开,就算彼此见了顶多也就打个招呼。

        顾青池对住处要求很低,他没什么感觉,但至少小狸花很开心,整个房子都来来回回巡视了好几趟。

        因为叶里为顾青池定位的原因,顾青池行程很少,结束了颁奖典礼又是一段空白期。

        没有工作的时候顾青池过的很随意,他一天到晚都很散漫,他不玩手机,不玩电脑,也不怎么爱看电视。

        一个人的屋子里响起电视的声音总让他觉得吵闹又莫名寂静。

        严格算起来顾青池的娱乐只跟小狸花玩一会儿,还经常对这种游戏感到厌烦。

        其他时间要么在看书要么在听歌。

        每天早上起来,唯一需要思考的事情就是要吃什么。

        顾青池自己不会做饭,只会很简单的煎炒跟煮,还经常掌握不好火候,一般还能入口,算是平均偏下的水平。

        但偏偏他自己又很挑食,每次自己尝试做饭都吃的很嫌弃。

        外卖盒子经常在垃圾桶里堆了很多。

        顾青池不爱把盒子弄开,就直接放进去,宁愿它占很多地方,然后一天到中午的时候就满掉,穿戴整齐,跑下四楼去扔掉,晚上再去扔一次。

        有时候也不知道他是讨厌麻烦还是什么了,他宁愿每天跑两趟,也不愿意好好把外卖盒子弄好再扔掉。

        这样的生活,顾青池已经很习惯了,也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某天,顾青池出门打算丢垃圾的时候,抬头看见对面的房子开着房门,里面空荡荡的客厅放了几个大箱子。

        这跟顾青池没什么干系,他只是视线下意识扫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等到顾青池上来的时候,家门口小狸花端坐在门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对面。

        对面谢陆屿端着一杯牛奶,穿着一双拖鞋,也站在门口,看起来很居家的样子。

        谢陆屿站在那里跟小狸花特别严肃的对视,眼神很凶的样子。

        顾青池上来,小狸花就呜呜咪咪的缠着他,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谢陆屿神情也柔和下来。

        “那什么,你也住这啊挺巧的,我房子被人扒出来地址了,公司把我分这来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顾青池嗯了一声,就觉得,好像,突然生活没有那么无聊跟平淡了。

        直到冒出这样的想法,他才有些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很寂寞的啊。

        不得不承认,跟谢陆屿在一起顾青池感觉自己在渐渐活过来。

        那层有钝感的薄膜也在渐渐消失,他真实的感受到轻松跟愉快,而不是酒精带来的短暂假象。

        顾青池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任性,他不会克制自己。

        酒精跟奶茶都能给他带来短暂的愉悦,于是他就毫无节制的取用。

        那么现在,他发现了一种比酒精更能让的愉悦的东西。

        于是顾青池本能的就对谢陆屿表达出你可以靠近的讯息,一个微笑,一个动作。

        他意图捕获谢陆屿,让他能一直保持愉悦下去。

        那么,他爱谢陆屿吗

        不,他不爱,顾青池谁也不爱,他不理解这种感情。

        如果现在,顾青池身边出现这样一个人,他风趣幽默,又很体贴,那么无论他高矮胖瘦,长相如何。

        顾青池都会伸出双手,试图将这个人抓住。

        而爱不是这样的,爱是不可替代,爱是独一无二,是非你不可。

        但顾青池不理解,也不想理解。

        在感情这方面,顾青池懵懂如婴孩,他只是大步朝前走着,依靠自己的本能,靠近让他舒服的东西,远离让自己不适的东西。

        顾青池抬头,对谢陆屿弯了弯嘴角,他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很漂亮,他知道他这样笑起来很动人,他只是一直不在意。

        并不代表他不懂。

        但是他现在有了想得到的东西,他也会运用自己的武器。

        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宿主身上汲取自己所需的养分。

        会怎么样呢之后会怎么样呢

        顾青池想着,大脑都活跃起来,轻微的兴奋,就像赌桌上的赌徒,毫不在意的掷出自己全部的筹码。

        等着一个或是倾家荡产或是身价百倍的结果。

        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会举起酒杯,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咽下酒液。

        因为无论哪个结果都是他渴求的。

        毁灭也好,重生也好让他结束吧。

        顾青池第一次尝试酒精,酩酊大醉带给他的是伴随着头疼欲裂的愉悦。

        顾青池永远忘不了那种感觉,

        现在,他适应了酒精,疼痛减轻了,然而愉悦也被冲淡了。

        那么这次,会是怎样的疼痛会是怎样的愉悦

        顾青池走近谢陆屿,给了他一个拥抱。

        顾青池非常清楚他在做什么,他在沉入深渊的过程中拉住了谢陆屿。

        要么,两个人一起沉入深渊,要么,要么怎么样呢

        顾青池不知道,但就如同他第一次喝掉了一瓶烈酒,他非常期待。

        quot

  https://www.lewen.cc/59/59909/14393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