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柯南世界大侦探 > 第四章:侦查,从现场开始

第四章:侦查,从现场开始

        跟着目暮警官来到位于隔壁房间的案发现场。

        “目暮警官!”一个中年警员见到目暮警官,连忙火急火燎的走过来,开口说道“警官有新情况!刚刚检验出来,死者在遭受钝器锤击后,应该尚存一丝丝神智。而真正致死的应该是后来的十几刀。”

        “什么!那如此说来,死亡时间又要推后一会儿。可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用两种凶器呢?”目暮单手托腮一脸疑惑。

        这时白难以从高木手中接过专用的手套和鞋套,走入案发现场观察起来。

        环视一圈,屋内的光线很亮,在阳台附近不仅有些散落的一百日元硬币,还有一些专用的健身器材。

        从器材的磨损程度来看,死者经常锻炼身体,估计是为了保持身材吧。

        而在客厅地板上,散落几本近期的网球杂志来看,这个被害人丰冈英子小姐应该是个网球迷。

        随后,在被害人卧室里发现的一副网球球拍,也证实了白难的这个想法。

        “唉唉,你这个小子怎么擅自进入案发现场的?”

        终于,在白难观察现场的时候,被一位警员拦下,毕竟在这种命案场地方出现一个无关人员,肯定是不行的。

        “等等,让他观察现场吧。诸位,这位是工藤新一的同学石川白难同学。我特别邀请他来协助我们调查,麻烦大家都配合一点。”

        倒不是说目暮特意拿新一和白难比,可在场的人只认识工藤新一,不认识他石川白难。

        而要想让众人暂时相信他,总得拿出点东西震震场吧。

        这就好比一个人,他是世界首富的年少同学。就算这个人确实没什么本事,平平庸庸。但还是会让人觉得他比常人厉害一点。

        可会相信的,毕竟只是大多数人,还是会有极个别的不信这套,就比如说刚才和目暮警官汇报的那个中年警员。

        “目暮警官!可不是所有高中生都是工藤新一啊!这样随便让一个学生进入案发现场,很容易对现场造成破坏的!”

        说话的中年警员是老资历了,从事验尸科许多年。虽说职务没有目暮警官大,但即便是目暮也不敢给他摆脸色。

        就在目暮左右为难的时候,白难很及时的说道“警官先生,我记得验尸界里流传着一句名言“尸体是会开口说话的”你觉得我能让他开口吗?”语气十分平静。

        白难说的那具尸体就躺在,准确的说是趴在大厅的地板上,背上就如高木所说,明显的十几道刺伤。整个背部血肉模糊,只有少量的皮肤还是完整的。

        “哼!没错,死尸是能开口说话,不过你?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验尸官看向白难有些轻蔑的说道,毕竟在他眼里,白难只不过是个学生罢了。

        而白难此时已经带上手套,慢慢的蹲在死尸旁边。用手轻轻碰触死者的脸颊,又捏了捏颈部。随后掀开后背的衣服,轻轻按压所剩的几块完好皮肤,又看了看全身。手法看上去倒是挺专业的。

        看到白难这么专业的手法,验尸官心里暗暗点了点头“怎么样?从她的身上,你知道了什么?”

        “尸体的手背上有点擦伤,看样子和凶手有过打斗。”

        “从尸体的尸僵程度只到脸颊来看,死亡时间在半小时到两小时之间。”

        “而根据死者背上出现的尸斑,尚且还能按压消除的情况上来看。时间再缩减到一个小时末,现在九点也就是八点往后几分钟,被害人是在八点钟左右遇害。”白难说着,可随机话锋一转。

        “可照一般情况,这种程度的尸斑只会集中在肩部和腰背部。可这具尸体上的尸斑不仅分布广泛,而且因为死者肤色较浅的原因,颜色还略深。”

        “由此可以判断,死者在死后的一个小时内,尸体被

        移动过。”

        白难侃侃而谈的样子,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不仅仅是轻蔑态度的验尸官,以及一开始只是抱着试一试心态的目暮警官。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个高中生竟然对验尸过程如此熟练,而且说得如此自然。

        那位验尸官见此,更是不禁拍手称赞“厉害,说的一丝不差。不过你个高中生是怎么这么熟悉,这么冷门的知识?”

        “我要说,我是全凭看书看来的,在此之前从未有过经验。您信吗?”白难稍稍开个玩笑。

        随后仔细观察死者后脑的裂痕,以及背后的刀伤。

        这时目暮警官低沉的向身旁的高木问道“对了,有找到凶器吗?不论是那个钝器还是那把刀子。”

        “那把钝器没有找到,但那把刀子似乎就落在凶手的卧室门口,但上面只有受害人的指纹而已。应该是从厨房里拿出来的凶器,在行凶过后随手扔进卧室的吧?”高木挠了挠头,有点不确信的说道。

        目暮闻言摇了摇头“不对,凶手如果会把钝器处理掉。那这把刀子没理由会扔在现场,也就是说那把锤子也应该在这,快去找找!”

        “是!”

        高木刚准备的动身,却被白难开口叫住了。

        只见他缓缓起身,指着死者的后脑说道“高木警官,不用费那个功夫了,这两个伤口根本不是一个人造成的。凶器有两个,是因为这件案子的凶手是两个人,而且是一前一后来的现场。”

        “真的吗?白难老弟!你是说凶手有两个人?”也许是因为刚才白难精彩的表现,目暮这会儿连称呼都换了,换成了更亲切的白难老弟。

        “目暮警官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犯罪心理学,一般而言我们能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判断一个凶手的性格。”

        “就从这两处致命伤来看,他告诉我的感觉就是这两个凶手的性格截然不同,而这种犯罪的手法是很难可以伪装的。”白难说完又开始检查起尸体,这次主要检查尸体四周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啊?”可目暮闻言却是一脸懵逼,这什么心理学对于他而言还是第一次听说。

        白难笑了笑,边检查一边解释道“所谓犯罪心理学,主要研究的就是罪犯的观点、思想和意识。”

        “就事论事,简单点来说死者后脑上的伤口来看,凶手应该是用类似榔头一样的东西。我们暂且称为凶手a。”

        “凶手a,给我的感觉就是冷静,果断、一击致命。”

        白难忽然顿了顿,随即说道。

        “至于另一个,暂且称为凶手b。这死者背上的刀伤,凌乱、没有目的性,甚至有几刀是插在同一个地方,这不像是个有预谋的凶手该做的事,这更像是来泄愤的。”

        “一个形象点的比喻,a就好比是一个冷静的屠夫,b则更像是一个喜欢虐待动物的小孩。这两种性格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话到一半,白难突然愣住了转身连忙对着高木说道“高木警官,快过来把这个记录一下。”

        “怎么了,白难老弟?”目暮闻言第一个冲过来,紧张的问道。

        白难指着尸体的旁边“你们看这个,这个应该就是丰冈小姐,死前留下的死亡讯息了。”

        只见被死尸手盖住的地方,留下一个用血写成的字母或是符号?上面这样写的“i→x”

        待高木将这个符号用相机拍下,目暮警官想了想疑惑道“这个字母和箭头?这什么意思?”

        这时拍完照的高木忽然想“这会不会是化学方程式啊?i和x代表的是化学符号什么的?”

        白难闻言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走进死者卧室观察起来。

        卧室整体十分整洁,而且还很简单。整个房间只有一张书桌

        桌和墙上挂着的一个网球拍带,其他的就没什么值得注意的。看样子凶手和死者的搏斗,并没有延续到这里。

        再观察一会儿后,白难忽然发现在书桌上有一张相片,那张相片里是被害人与网球俱乐部成员的合照,照片的背景还是那个俱乐部的名字。

        “目暮警官,过来一下。”

        “又有什么发现了吗?”

        只见白难指着书桌上的相片说道“被害人生前,应该是这家网球俱乐部的成员。马上让人去检查摄像头,看看今晚有没有相片里面的人来出现在这里。”

        “好,高木老弟!快去检查一下,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人员。”这种事自然是交给高木去做了。

        过了一会儿,白难突然说道。

        “目暮警官,这间房子该调查的也调查的差不多了,再检查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现在将近九点半,那家夜总会的生意,应该正火爆吧。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合适的目标也说不定。”

        目暮看了看四周,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让几个人留到这里继续勘察,直接去那家夜总会。”

        “在此之前,目暮警官。先让我去问问报案人吧。”白难笑了笑说道。

        目暮见此小声问道“你是不是也怀疑,那个报案人和这个案子有关?”

        “也怀疑?目暮警官凡事别太早下结论,我只是问问而已,别紧张。”白难轻笑道。

        报案人是住在丰冈英子楼上的一个年轻女性,叫做中野瞳。因为是重要的报案人,所以警方现在依旧没有让她离开。

        “你好,中野小姐。我想问你些事情,可以吗?关于这个案子的事情。”白难的目光看着中野瞳,温和的笑道。

        “你想问什么?我刚刚都跟他们说了呀?”中野瞳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少年,不由愣住了。

        “我想请你重新再告诉我一遍,可以吗。”白难的笑容对于年轻女性很有杀伤力呀。

        “好好…好的。那是在八点过十几分的样子,我家的水池忽然堵住了,所以我想下去丰冈小姐家看看,看看是不是她家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我们已经查过了,那水池只正常堵住而已,并没什么其他的异常。”检验人员看向目暮和白难说道。

        “没什么,中野小姐继续说。”白难点了点头笑道。

        “结果…刚走到一半,发现门是虚掩着。里面又很黑,我不敢进去有些害怕,就回来报警了。”中野瞳的样子害怕极了,直到现在语气都有些颤抖。

        “再问一句,你对被害人丰冈小姐的看法如何。”

        “虽然曾经发生点口角,但是她已经死了,这也就……”

        白难笑了笑,忽然握住中野瞳的双手说道“真是谢谢你了,中野小姐。我就问到这里,再见。”

        目暮见着刚想说话,却被白难眼神暗示了一下。

        正当中野瞳有些愣神,白难忽然叫住了她轻声笑道“中野小姐,你是凶手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中野瞳一听愤怒的吼道。

        白难轻轻摇了摇头“十分抱歉中叶小姐,是我误会了你,这次是真的问完了。祝你今晚有个好梦,再次抱歉。”

        “莫名其妙!都说了我不是凶手。”

        目暮警官还没说话,白难便开口“目暮警官,中野小姐的确不是凶手,我们还是先去那边吧。”

        ()

  https://www.lewen.cc/59/59644/14073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