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妙手狂医 > 第一千三十一章 十分诡异

第一千三十一章 十分诡异

        妙手狂医第一千三十一章十分诡异还不忘,调侃那老者,“呵呵,我看前辈,是想夺舍晚辈吧,只不过你能走出你所处的牢笼吗?”



        老者听了这话后,脸色不由的变得异常难看。



        霍天磊一早来到这之后,就感觉到有些不对,那石屋看似普通,却暗含法则之力,在其触碰到那石门的时候,就有所察觉,之所以没有进入,也是因为于此。



        如果霍天磊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必是被人刻意囚禁在此,这也是霍天磊在察觉到此地的不对时,没有立刻离开的原因。



        “前辈怎么不说话了?呵呵,是不是被晚辈猜中了心事,有些脸面上放不下啊?”霍天磊在和那头颅对拼了一击后,从容不迫的说到



        老者看着霍天磊那得意的样子,不由的怒极反笑到,“无知小辈,不过是区区的化神期修为竟敢,如此张狂。”



        话刚说完,那老者狠狠的一掌排在了自己的胸膛,脸色也是变得极为怪异,似乎很是痛苦,而他的正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浮空的铃铛。



        一口精血,从老者口中喷吐而出后,立刻附着在了那铃铛的表面,而那铃铛上,也是浮现了许多诡异的花纹,一道道纹路,竟然如同人体的血脉一般,飞速吞噬这那老者的精血。



        在吞噬完毕后,那铃铛竟然是如同附着了生命一般,周身大方光亮,从那石室之中一飞而出,落到了那头颅面前。



        此时霍天磊和头颅正打的是难解难分,那头颅见到铃铛后,原本木那的脸颊上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正在霍天磊迷惑之际,忽然是听到了那铃铛,“铛铛!”



        的发出了几声脆响。



        一股排山倒海充斥着毁灭的气息,忽然冲向霍天磊,而霍天磊正想逃离,却是猛然发现,脚下犹如黏在了当场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没有办法,霍天磊只得是将全身功法运转到了极致,来阻挡这一击。



        一口鲜血随之喷出,而霍天磊的身体如同一片秋风中的落叶一般,被一击而非。



        “碰!”的一声,狠狠的砸向了一旁的石堆!



        “呵呵,小辈,老夫的本命法宝威力如何啊?若不是在魑魅,手中威力骤减几分,再加上本座需要你的肉身,你以为你还能撑到现在吗?”



        老者对着那一旁还满是灰尘的石堆淡淡说道



        在灰尘消散之后,略显狼狈的霍天磊,从石堆中挣扎的站了起来,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后,脸上并没有丝恐惧的表情,反而是有些兴奋。



        他并没有回答那老者的话语,而是眼神中充满了炙热的盯住了那浮空的铃铛。



        老者对霍天磊的行为有些搞得摸不着头脑,只是心中淡淡的浮现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想到这里,老者急忙对那头颅喊道,“魑魅,快点将这小子的神识打散!”



        然而他的话语,说完后,还不得那悬空的头颅对着那铃铛发出指令,就见,那铃铛竟然十分诡异的向着霍天磊的手中就是径直飞了过去。



        当那铃铛落到霍天磊手中时,老者



        立刻感觉到,自己附着在那铃铛上的心神感应,立刻就被隔离开来。



        “噗!”一口鲜血,从那老者口中再次喷出,显然这是因为本命法宝被切断心神感应后的结果。



        之所以这般轻松的就切断了老者和铃铛的心神感应,是因为霍天磊的神识极为强大的缘故,当然这也是铃铛不是在那如同干尸般老者的手中所施展的。



        要不然的话,任凭霍天磊神识已经是渡劫期修士,也休想这般简单的就夺取那铃铛法宝



        “贼子你敢…”



        老者指着在石堆旁的霍天磊气的是浑身哆嗦,说着不顾那石屋中的囚禁,对着霍天磊就要狠狠的冲击出去。



        而在老者起身腾空的时候,霍天磊才猛然发现,一根根似金似银的铁链,从那床铺上,一涌而出,如一条条血蟒一般,深深扎进了四肢百脉之中,将其快要冲出的身体,又再次狠狠的拽了回去。



        痛苦的嚎叫声,顿时震得霍天磊不绝于耳,而那还在一旁有些木那的头颅,见此情景立刻就向着霍天磊扑面而来。



        霍天磊见此后,顿时心说道,不好,先前那一击已经是让他,身受重伤,现在还怎能在跟这头颅继续打斗,不过当他想起手中的铃铛时,嘴角不由的挂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铛铛!”只是两声清脆无比的响声,而这铜铃的威力却是大到了让人难以想象。



        几道充斥着毁灭的气息闪过,那原本威能大放的头颅,也是变得灰白了起来,终于在一道白芒闪过之后,那头颅脑袋一歪,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看了眼,那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老者后,霍天磊慧心的一笑



        “前辈,今日增宝之恩,容晚辈日后再报,就此告辞,哈哈哈!”



        说着霍天磊不再迟疑,向着那不远处的虚空,就是遁去



        “小子,我必杀你…..”



        几日之后,一片荒漠之中,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有些缓慢的走在一条看似,有车轮痕迹的商路上。



        若是有人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无论周围的风沙有多大,却是掀不起这男子的一片衣角,而且空气中那细散的风沙,在男子周围,就像是有了阻力一般,全部当在身外。



        只是这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有些苍白,此人正是几日前,于那干尸一场大斗的霍天磊。



        从那离开之后,霍天磊当然是没有回到木村,倒不是怕有危险,只是因为木村的灵气有些稀薄,若是想要恢复到渡劫的修为的话,真不知道要到何年月。



        而他的灵丹妙药,以及法宝,也是在那虚空甬道之中,被那肆虐的雷龙,摧毁殆尽,要不然,一个堂堂渡劫期的修士,岂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霍天磊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从那囚禁着干尸的地方盾出之后,迷了路,再加上身体伤势过重。



        不得已之下,才迫降到了这片了无生息的荒漠之中,而这荒漠之中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不是有毒的植物,就是凶猛的灵兽。



        倒不是那些孽畜,修为太高,霍天磊斗不过,只是那些灵兽的数量实在是太过多了一些,让本就受伤不轻的霍天磊,也是感觉到有些力竭。



        他现在急需的就是调理自己的身体,而这片吃人的荒漠,却是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不过好在他误打误撞,走进这条商道之后,那些灵兽的骚扰才终于是告一段落。



        霍天磊看了看天上炙热的阳光,舔了舔已经有些干瘪的嘴唇,正准备寻找一处地方,调些一番的时候,忽然是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马车行驶的声音。



        霍天磊略一思量,身形急忙躲到了一旁的沙丘,霍天磊这谨慎的模样,看似有些滑稽,却是不知道在生死线上,将他拉回来了多少次了。



        而且现在他已经是身受重伤,对待陌生的事物不得不防。



        ………



        “徐叔,喝口水吧,这太阳实在是太毒了,您看商队,是不是在这里休息一下!”



        一个看起来打扮的如同小厮的男子,对着一个骑在马上的粗狂大汉,十分恭敬的说到



        被称作徐叔的男子,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后,有些粗狂的声音回到,“嗯,此处到是适合休息,你去跟小姐说一下,咱们中午就在此休息!”



        小厮听到之后,立刻就向着其中的一辆马车跑了过去,在简单的交谈之后,发出一声欢呼,商队纷纷卸下马匹上的货物,三三两两的聚一块休息了起来。



        只有那个被称作徐叔的男子,在下了马匹之后,并没有立刻盘坐,而是在周围仔细的巡查了起来。



        周围的人对此事议论纷纷,但是无不是对那个徐叔恭敬有加,原因无他,只因为那被称作徐叔的男子,是一名金丹期修士。



        当这名徐姓男子,来到一片沙丘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仔细打量一番后,眼珠瞪得混.圆,暴喝道,“什么人出来!”



        听到这暴喝的声音后,整个商队的人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在了这里,几个看似护卫的人,也是纷纷拿起武器,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听到声音后,沙丘后的男子,脸漏惊恐神情的,从那沙丘后,有些犹豫的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霍天磊还能是谁,只是他脸上惊恐的表情,是他装出来的,而且如果不是他刚刚故意露出自己的气息,就凭那个结丹期的徐姓男子,想找出他,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小子是从哪来的?”徐叔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木讷的青年,在对方身上他只感受到了不到筑基的微弱气息,顶天了也就是个练气期上下。



        而这正是徐叔疑惑的根源,毕竟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小子,居然能跑到库塔荒漠这么深的地方,要知道,他一个金丹期,要想在这片荒漠中行走,还得打上一百二十个小心!



        “咳咳!”霍天磊干咳一声,带着一丝惶恐说道:“前辈,小子是跟车队走散了,所以才迷路至此,所以,还望前辈能捎小子一程,等到了地方,必有厚报!”



  https://www.lewen.cc/36/36562/14944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