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 > 第652章 往事(2)

第652章 往事(2)

        “一时间我也给你说不清楚,不过这次可能要有麻烦了。”宫黎桦对于正事上是从来不含糊的。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你要不要紧?”萧钰儿赶忙拿出了药箱。

        “伤口处理过了,不碍事的,只是任务肯定是失败了。”她一想到自己接下来根本就没有办法交代就一阵头疼。

        “对方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并没有什么高手啊。”萧钰儿实在有点意外。

        “对方没高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行踪被泄露了,那些人早就在等着我上钩了。”宫黎桦就这么懒散的躺在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话让萧钰儿微微一愣,陷入了沉思,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她这次的行动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为什么会被泄露?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怎么了?”她看着萧钰儿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感觉哪里不对劲了。

        “我也说不上来,你想想你这次任务是很重要的,那些人是必须死的,可是到头来你却被人伏击,这不奇怪吗?”萧钰儿的话仿佛一下子点醒了她,是啊,自己这次任务知道的人很少,为什么却有人知道自己这次的行动,这好像真的说不通啊。

        “你有没有告诉过什么人?”萧钰儿清楚的知道,要是没有的话,那就表示这次的行动是有人泄露了行踪!这就是有内奸了。

        “没有啊,我知道这次的任务很重要,我根本就没有敢告诉任何人。”宫黎桦的话让萧钰儿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这就意味着有人根本不想他们活着的。

        看来对方已经彻底渗透在他们内部了。一想到这里的萧钰儿就一直头大。

        不过宫黎桦原本就是一个心大的主,所以根本就不想这个,反正这件事自己上司的上司已经知道了,她肯定会处理好的。

        “钰儿,你陪我出去喝酒吧!”宫黎桦的话让萧钰儿不由一折头大,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的处境?

        “我说你没事吧?先不说你是不是受伤了,就算你不受伤,你现在也不能随意出现在别人的面前,现在肯定是有人想对你不利,你这样出去,那不是找死吗?”萧钰儿看着这丫头,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和这样的女人成为朋友的。

        “这不有你吗?走吧,算我求你了。”宫黎桦死缠烂打的说道。

        萧钰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这丫头显然是被吓的不轻,这才答应陪着她出去坐坐。

        此时在帝都的一个酒店之内,郎哲恒犹如帝王一般的站在那窗口,俯视着整个帝都。

        “你这次太冒失了。”开口的是一个穿着极其妖艳的女子,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女子呢。

        “我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了?”郎哲恒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实在有点无奈,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喜欢穿成这样。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次招惹的麻烦?”郎哲敏原本就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要是能不麻烦,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趟这一趟浑水。

        “你知道什么?”郎哲恒微微蹙着眉头,神色淡漠的问道。

        “我知道的你不是都知道吗?你还问我。”郎哲敏有些不满的说道。

        郎哲恒顿时脸色隐藏,就这么看着自己弟弟,道:“郎哲敏,你是不是还想回到家族修炼一番?”

        这话果然对郎哲敏有效,要是让他回去,还不如直接死在外面好了,要知道家族的那些老变态会活活折磨死自己的。

        “我说大哥,你不会真的对那个女人有意思吧?”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大哥早就开始关注那个女人了,他实在搞不懂,一项冷淡的大哥,怎么会对这么一个女人有兴趣!

        “你想死?”郎哲恒周围的温度顿时仿佛瞬间降了下来。

        郎哲敏赶忙闭嘴,等看到自己大哥周围的气氛缓和了一点之后,这才叹口气,道:“你应该知道那个女人这次的任务吧?”

        “当然知道,可是据我所知,她作为萧家的杀手,好像所有的任务都是单线联系的,怎么会被泄露出去!”他这话一说完,顿时脸色变的阴沉了起来。

        因为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内鬼的存在,可是萧家一向是赏罚分明,要是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那和找死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啊。

        “你去帮我找出来那个人!”说完就这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出去之后,郎哲恒看着外面,嘴角带着苦涩,别人不知道他们郎家的意义,他是清楚的知道,上面恐怕有人已经打算随时除掉他们郎家了吧?

        只是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只能独自扛着,可他也是一个人,需要承担的压力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此时在酒吧的宫黎桦已经喝的有点双眸迷离,小脸更是一片绯红。

        “我说你不行就不能少喝点?”萧钰儿看着自己的好友,真的有点无奈,看来自己又要将这个家伙搬回去了。

        “钰儿,其实我真的挺羡慕你的。”宫黎桦突然说出的话让萧钰儿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羡慕我干什么?”萧钰儿看着她,有些不解的问道。

        “虽然你出身普通,可是最少父母对你都关爱有加,可是我呢?”宫黎桦眼眸之中带着伤感。

        萧钰儿其实多少知道一点,宫黎桦虽然作为宫家唯一的女孩子,可是却地位很低,不然也不用加入他们这样的组织了。

        “黎桦,你喝多了。”萧钰儿不是不想听她说这些,只是这地方显然不是说这个的地方。

        宫黎桦眼眸之中闪烁着泪光,只是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至少知道萧钰儿是真的关心自己,只是一想到自己那个家,她真的有点无奈。

        此时一道熟悉的背影闯入了宫黎桦的视线之中,怎么又是那个男人?

        宫黎桦一想到自己今天是偷偷走的,要是被这个男人抓住了,自己会死的很惨的,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自己袭击了这个男人啊。

        “钰儿,我先走了!”宫黎桦根本就没有给萧钰儿回答的余地,就直接闪了,她可不想现在死啊。

        只可惜她的身影还是被郎哲恒看到了,他一想到自己早先时候被这个女人袭击了不该袭击的地方,就气的不打一出。

        他眼眸微微一眯,就直奔宫黎桦消失的地方。

        宫黎桦出了酒吧,整个人身上的酒气也散去了不少,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那个男人抓到自己,不然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那个男人的本事自己是领教过的。

        只可惜她刚刚走在小巷子打算溜走的时候,却直接被人拦住了去路,看着那人步步紧逼,宫黎桦不由一阵头皮发麻,这下死定了。

  https://www.lewen.cc/32/32553/8268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