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 > 第192章 画蛇添足啥意思?

第192章 画蛇添足啥意思?

        正因为王洛闻突然撕开密函,令斛律城主重添疑惑,收敛了杀气,才没当即动手!

        “失心疯了吧?”斛律戒则喃喃自语,被城主狠瞪一眼。

        “斛律戒?”突如其来的这声,可不是城主叫的,是王洛闻。

        她打开信,上头只寥寥三句话:九月十五,府兵大比,请君一观。

        无关紧要的内容,结合斛律戒故意掉落密函,以及刚才书案下的那张纸、斛律城主怎能掉了纸而不知?甚至怎就那么巧,满墙唯独这幅画下边的墙皮有污垢?

        原来是请君入瓮啊!

        那她可得配合一下!

        所以她晃了下所谓密信,喊声“斛律戒”,故意露出挑衅笑容道:“知道什么叫画蛇添足吗?”接着,她横掌做刀,从脖颈虚划而过。

        量子隧道已开,她脑波一撤,寄生的“仆役”立即气绝倒地。

        历来,细作的自戕手段层出不穷,斛律戒仔细查看尸体,也没发现此人用什么法子自戕的。

        “死便死了!”斛律城主眉宇间尽是戾气。“穆氏,这是摆明和我斛律侯争邺城!”

        穆氏,本姓丘穆陵氏,在鲜卑的地位仅次于第一大姓拓跋氏。穆氏的仆役,暗通邺城商人,此商人,再暗通城主府的打扫仆役。这是完整的一条藤!

        斛律侯顺藤摸瓜,原想着把这一趟线上的细作清理掉,给穆氏一个教训、让对方识趣就算了。但这细作临死前如此羞辱斛律戒,就是羞辱他斛律部落!

        他作为部落首领,岂能忍!

        试想,一个打扫仆役,都敢用“画蛇添足”讥讽府兵队长,可见,此人平日和穆氏细作往来时,将城主府贬低到什么程度!

        斛律侯继续道:“穆氏狂妄,还有城里那些鲜卑新贵,各个不把斛律部放在眼里,可见早忘了我们横戈跃马的神勇了!”

        斛律戒虽不知“画蛇添足”寓意啥,但晓得不是啥好词儿!他愤慨请命:“将军,请允许我将穆氏、和他带来的那些兵全部缉拿!这帮鸟厮记性不好,我就打的他们记起来!”

        “这次你再敢办砸了...”

        “属下先立军令状!就是...将军,画蛇添足是啥意思?”

        “让你多长几条腿,快滚的意思!”

        “原来如此!”

        距离邺城千里之遥的燕山,一只如成年鹰大小的黑羽鸟,追风逐电般飞向东山坡。

        东山坡可不是指东边的山坡,而是萧道之、老兵甲这些并州城的幸存者,将落脚的山谷,取“东山再起”之意。

        黑羽鸟准确的从那些开垦耕田的几十个人里,找到了萧道之。

        “叨叨吱!”它的叫声比黄鹂还要脆亮,听起来好像真在唤“萧道之”名字一样。

        萧道之朝它挥手道:“王威武!”

        黑羽鸟正是沙雕雀,别看它现在已经很大一只了,但离成年身板儿还早呢!它傲气的很,落到一棵树上,令萧道之必须仰脸瞧它。

        沙雕雀腿上绑着个小竹筒,它利索的叨开绳扣,把竹筒甩给对方。

        萧道之倒出里面的信,此信是王洛闻写的,言两天后有暴雨,提醒东山坡赶紧挖泄水沟渠。再言暴雨过后,新农村会派人过来送粮。

        东山坡这五十余人,绝大多数都是知道儒家王女郎格物本事的,王女郎既说有暴雨,那这雨肯定小不了!

        老兵甲立即将人分成两拨,少部分在木屋和帐篷周围挖泄水沟,其余人把地里的排水沟加大、加宽!

        幸亏他们这段时间主要忙着锯木、搭屋,仅开垦了三亩菜地。但菜苗可是栽进去了呀,绝不能让暴雨毁了!

        此时新农村也在大挖沟渠,耕地有“风调雨顺”外挂,是淹不了的,但这外挂仅能用在庄稼地上。

        王洛闻购买的系统出品的下水道,只铺在主干线上,剩余的支线沟渠,她不舍得再花经验值,就由人力开挖。

        两天后,当这场暴雨来临,王洛闻庆幸听从了系统建议,购买了富农阶段才开放的“天气预报”外挂。

        此外挂能准确监测周围几座山头的天气情况,按月付费,每月5000经验!

        “唉,人生就是一块布!不是这儿有窟窿,就是那儿有窟窿!”她坐在亭子里,瞧着倾盆暴雨,感叹经验值总是留不住。

        “叮咚。本系统强烈谴责宿主的虚伪!你购买这个亭子时,为何没这觉悟?”

        “坐在亭子里,我才能顿悟!”

        “2000经验买一个顿悟!哼!”

        “明白了,我马上做任务!”

        前线打野任务即将完成,为了双倍经验奖励,从现在起,王洛闻必须勤进行南游记任务,把总经验积累的越多越好。

        不过在此之前,她需得先启动拯救物种副本,不然拖久了,那冷血色盲蜥再跟她掉亲近指数就麻烦了。

        小家伙,我又来了!

        还记得死在石滩上,奋力护你的羚羊崽吗?

        王洛闻复活在被猎豹咬死的位置。这片石滩到草丛中,仍旧血迹斑斑。截断水源的地方,水位渐高,就从乱石缝中又流了出来,不过很是稀少。

        大型野兽、凶兽肯定都往上游去了,她就往下游走。

        果然,水越少,饮水的动物就越弱小,有蜥蜴、蛙、色彩鲜艳的飞鸟。

        “谁看到我的族人了?”她沿途喊着。

        “谁看到一只羊崽了?”

        找了大半天,嗓子喊冒烟儿也没看到任何一只色盲蜥,真无奈,想更换拯救目标都不行!

        夜晚,她来到初次相识对方的那块大石下,这里的石滩已经彻底干涸,打消了最后的希望。

        难道她想岔了?

        难道色盲蜥胆大、或者说脑仁儿不足,它和那些凶兽一样,都奔着上游去了?

        王洛闻稍微休息会儿,连夜往回赶。

        上游的动物种类就多了,有斑马、长颈鹿,还有她的同类羚羊群。她走近羚羊群询问:“你们看到一只变色龙了吗?它笨笨的,总变不对颜色。”

        一只老羚羊突然过来,欣喜的打量王洛闻这只“羚羊崽”,更咽问她:“你是我的孩儿吗?”

        “不是。您认错了。您看到过一只变色龙吗?”

        “昨天见过,它往上游去了。”

        “谢谢。”

        “等等!”

        “这位羊长辈,我真的不是您孩儿。”

        “我是想说,上游危险,我带你去。”

        啊...感动来的猝不及防,王洛闻赶紧冷漠拒绝:“您不要去了,您跑的慢,到时遇到危险,会拖累我的。再见!”说完,她拔蹄飞奔。

        “这是个善良的孩子!”羚羊首领来到老羚羊身边,看穿了那只羚羊崽的伪装。

        老羚羊轻“嗯”一声,说道:“我放心不下,我跟过去看看。”

        “一定小心。”

        “放心吧首领。不过,如果明天我没回来,请你们不要找我。”老羚羊说完,加速奔跑。

  https://www.lewen.cc/104/104489/42767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