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魏执笔人 > 第二十九章 剑光下的枯坟

第二十九章 剑光下的枯坟

        冷长空剑道修为已至五楼巅峰,玩起命来与六楼高手也有一战之力。

        无论实力还是胆气都相当牛逼。

        可此时身处孤山小道,尚未深入,他的剑心识海间便已升起恐慌。

        对于一名在剑道之上骄傲多年的修行者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耻辱。

        却也更加证实了孤山深处潜藏着未知的恐惧和危险。

        执笔人的同僚如今就在孤山之中,原本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案子所以才发出信号唤人前来查探,可如今看来,怕是自身处境不妙!

        谁这么大胆,敢在大魏皇城找执笔人的麻烦?

        冷长空心思沉重,他握紧长剑,再次抬头朝着顶空看了一眼,金色长笔的烟火信号已经渐渐涣散,再不进去的话,只怕那位同僚就真的生死难料了。

        冷风吹过,卷起几度惊寒。

        将孤山中的压抑氛围缓缓传开。

        冷长空犹豫片刻,终于打算提剑而入。

        临行前没有去看李三思,而是背对着他说了三个字:“你留下。”

        简单而直接,有点霸道总裁的意思。

        确实,若孤山有危险,李三思进去就是炮灰。

        非但帮不上忙,还会拖后腿。

        留守原地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摆出酷酷的高手姿态,打算给李三思留下一个坚定的背影后便独自入深山。

        可回应他的,却是沉沉的脚步声......李三思一言不发从冷长空身边走过,竟然比他更快一步踏上小道。

        “我李凤起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李三思停步之后没有回头,同样回敬给冷长空一个坚定的背影。

        看样子他是打算跟着进山了。

        想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鬼地方?喂狼了怎么办?...李三思忍不住吐糟,“你好歹先把我送回去啊!”

        冷长空颇受震动,“我果然没看错他!明知此行危险还硬要与我一起进山,不枉我对他寄予厚望!”

        大步走到李三思面前,冷长空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剑道之上有你同行,我不孤单......但你切记一定跟紧我,只要我的剑还在,就一定护你周全。”

        这个还用你说?我一定抱紧你大腿!...李三思微微一笑,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冷大人,我们走吧。”

        不知不觉,他又来到了冷长空后面,把当前开道的位子让了出来。

        一副相当有礼貌的样子。

        冷长空点点头,不再废话,剑光微起,将二人笼罩,往孤山小道缓缓走去。

        说也奇怪,此刻巳时刚至,朝阳初升,红光洒遍城南境域,可这条孤零零的小道间却未曾有一缕暖阳渗入,昏暗阴沉的像是通往地底深处。

        小道两边尽是枯木和血红色的泥土,加上朦胧的光色韵味,清冷而寂静的氛围,拍鬼片都不用再另外取景了。

        李三思越走心里越瘆得慌,总感觉这地儿和在镇魔街撞上的那条黑暗中的小巷很相似。

        难不成这里也有一只被封印的魔?

        这个念头刚起,思维宫殿中便传来一道满含杀意的神念,想来是闭关中的魔又不爽了。

        李三思没空与之斗嘴,直接选择了无视。

        可不知为何,当他感应到了魔的气息后,竟然没来由的放松下来。

        来自魔道祖师妥妥的安全感。

        小道渐渐变窄,开始二人尚能并肩,此刻却只能一前一后而行,殿后的李三思看着冷长空的后

        脑勺,总觉得有些不得劲,他刚想伸长脖子看看走到哪了,冷长空却突然停了下来。

        瞬间止步,像是前面有什么东西把他拦下。

        李三思差点撞上去,诧异道:“咋的啦?”

        同时心里升起不安。

        “你最好别看。”

        冷长空没有回头,声音却响起,语气从未有过的凝重,“闭眼就好。”

        他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剑柄,长剑虽未出鞘,剑意却已在此间环绕。

        清冷而锋利。

        似是能将小道周围的暗色完全割裂。

        李三思不敢皮了,他第一时间尝试着与思维宫殿中的魔沟通,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想来傲娇的魔道祖师并不想搭理他了。

        该死!...李三思怒极,“关键时候给我装死!”

        他怎敢闭眼?

        在黑暗中,人的恐惧会被无限放大。

        唯有努力守住灵台清明,寻求冷静和专注,才能让他在最大程度上保持理智。

        可此时,天,变得愈沉了。

        李三思忽然心生警兆,抬头一看,脸色瞬间苍白......那一轮无比灿烈的朝阳,去哪了?

        顶空漆黑如墨,像是被人用一块巨大的黑布遮住了苍穹,漫天光色都被覆灭殆尽。

        恐惧和黑暗似潮水一般快速来袭,瞬间便淹没了这座孤山,这条小道,这两位来自皇城的不速之客。

        李三思在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中绷直了身子,一动不敢动。

        这尼玛又撞鬼了?

        他瞪大了眼睛,缓缓低头时,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身前有一个人形的轮廓,应该就是冷长空。

        对方身上的黑色武士服在如此深沉的黑暗中显得幽暗且神秘。

        李三思咽了口口水,尽量平静呼吸,往前挪动了一步,想要离冷长空更近一些。

        他的右手随之伸出,企图拽住冷长空的黑衣下摆......黑暗不可视物,一旦走散可就糟糕了。

        身前的冷长空似乎有着同样的打算,一只手往后伸出,一把拽住了李三思的右手手腕,力道极大,想来是内心的不安让他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下手无轻重。

        嘶~轻点!...李三思忍不住叫了声,“冷大人,你弄疼我了!”

        一阵冷风吹过,寒意铺面而来。

        李三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有种想尿的感觉。

        他发现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非但没有松开的打算,抓握的力道反而越来越大,显得急促,而又,兴奋。

        李三思懵逼了。

        冷长空这是怎么了?

        也就是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不对劲......那只手的触感为何会如此奇怪?

        似枯枝一般干燥,却又似冰块一般寒冷,就好像,是一只被风干的,从地底刚挖出来的,死人的手!

        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李三思几乎快要奔溃了,他缓缓抬过头,状着胆子直视着身前的那道黑色的人形轮廓,试探着问道,“冷大人?”

        冷风再起,将他的声音缓缓传开,像是黑暗中幽灵的梦呓。

        “嘘~”

        身前无人回应,他的耳后却忽然传来一阵吹气声,痒痒的,凉凉的,有温度,也有湿度。

        他僵住了,体内的肾上腺素在这一刻飙升到了极致。

        真的有鬼!

        “我数三声,你低下头。”

        吹气声变成耳语。

        李三思听出来了,那是冷长空的声音!...尼玛!说话就说话,你在我耳边吹气做啥子?

        等等!

        冷长空在我身后?

        他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李三思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那我前面的人影是谁?握住我手腕的那只手又是谁的?”

        “一。”

        冷长空的低语打断了他的思绪。

        “二。”

        气氛变得愈发紧张起来。

        李三思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

        “三!”

        最后一声由低语转为厉啸,“低头!”

        我去你姥姥的!...李三思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他鼓足勇气,使劲儿的甩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想要将握住手腕的那只手给挣脱。

        于此同时,他猛然抬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翻眼望向身前的黑暗。

        一束剑光惊起!似长虹贯日般将夜空完全撕裂!

        璀璨的剑光映照下,冷长空似天神下凡,神情无比专注,双手持剑横卧,随后朝着身前虚空怒斩而下!

        恐怖的剑气化作一片惊鸿呼啸而起,堪堪从李三思头顶寸许之地掠过,落向前方。

        惊鸿一瞥间,李三思隐约看到,一个缠绕在一团黑雾中的人影被强大的剑气瞬间撕扯成两半,很快便消融在灿烈的剑光之下。

        再低头,地下只留下一滩黑色的液体。

        抬起右手,手腕上有一道乌青的抓痕,仍有冰冷的触感不断的往骨髓深处撕咬过去,似乎在提醒他刚才并不是一场梦。

        冷长空随剑光落地,背对着李三思。

        他身上的气息变得无比强大,且锋利......和往日里刻意耍酷的模样完全不同。

        此时的他,就是一把剑。

        一把足以贯穿恐惧和黑暗的剑。

        那把始终相伴的长剑没有再被他握在手中,而是悬停在身前三尺之地。

        剑光如暖阳,将突如其来的黑暗照耀的犹如白昼。

        李三思缓缓起身,脸色一片苍白。

        他环顾四周,哪里还有什么孤山深林,哪里还有什么幽暗小道,入眼所及,只有一片坟墓堆立的乱葬岗!

        身前是坟,身后是坟,就连脚下,都是一座已经被剑气碾压摧毁的枯坟。

        目光所至,皆是死气!

        李三思心态炸了。

        他随着冷长空的目光望去,只是一眼,本已被强行压下的恐惧再次来袭。

        那里,有一座异常高大的坟墓。

        坟墓前无碑,却跪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青衣,黑发落在肩头,遮住了面容,看不清楚长什么样。

        只知道他已经死了。

        有一根锋利而粗大的白骨从他后背而入,  胸口穿出,将他整个人完全贯穿。

        钉在了坟墓前!

        李三思感觉到冷长空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悲伤。

        他很快又注意到,冷长空的目光落在了青衣人旁边的某个位置,那里有一个炸裂的金色笔筒,周围散落着厚厚的灰烬,有残留的硝烟味仍在散开......

        “他便是执笔人的同僚,也是我的搭档,青衣苏羡。”

        冷长空突然开口,声音清寒且肃杀。

        李三思没敢接话。

        却突然感觉黑暗似乎被照的更亮了。

        抬头一看,一轮冷月,正在缓缓升起。

  https://www.lewen.cc/102/102217/410520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