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22.ChenRang

    屏幕中画面变幻,明灭光影时亮时暗, 映在陈让脸上。

    他看着她。

    从被她亲, 到她说完话, 数秒间他都没吭声。

    “你……”齐欢紧张了。

    陈让的手搭腿上, 拇指和食指搓捏了一下。

    “这场看的要是鬼片, 你是不是也要当场弄死我配合气氛。”

    对于刚刚的kiss,他反应平淡到几近没有反应。

    齐欢说不清庆幸还是沮丧,大概都有。

    “一时没忍住。”

    脱口而出, 自己也没意识到这句等同情难自禁的话, 听起来有多暧昧。

    陈让没再说话, 抿嘴角,一言不发看向屏幕。

    乱七八糟的剧情还在演。

    “陈让。”她安静半分钟, 叫他。

    “干嘛。”

    “你那个——”

    “说。”

    她正面朝前,余光偷瞄, 咳了声,“嘴唇挺软的。”

    陈让眼皮一跳。

    “……闭嘴。”

    .

    从电影出来, 天彻底黑了, 广场上人影稀拉,消食遛弯的都回了家。

    齐欢拉着陈让去吃东西, 在影院附近找了家店坐下。她嗜辣,陈让的喜好则偏清淡。吃完八点多, 她没半点要回家的意思。

    陈让耐着性子陪她压马路。

    途径奶茶店, 是齐欢最喜欢光顾的那家的分号, 在街边, 一个小小窗口,无店面无座,买完即走。

    齐欢买了两杯喝的,递给陈让,他不接。

    “太甜。”他视线低下,扫一眼杯身logo,皱眉。

    “不喝啊?”她觉得可惜,“超好喝的。”

    “我不要。”

    齐欢不强迫他,把塑料袋挂在手腕上,拿出一杯,吸管尖戳破塑料封膜。

    陈让忽然说:“你形容词总是用的这么夸张吗。”

    “啊?”她一下没听懂,两秒后理解过来,“夸张?我哪有。它是超好喝啊,不好喝我也不会这样说。我又不是什么都这样讲。”

    他听着,不知在想什么,没继续这个话题。

    齐欢喝了一大口奶茶,甜的心情都好了。问他:“找地方玩啊?”

    陈让兴致缺缺,“有什么好玩的。”

    她四处看,开始琢磨。

    半晌,眼睛一亮,“去哪——”

    她指着广场斜对角的位置,有家台球馆。

    陈让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到底捱不过她劲头十足,被拉着手袖走了半路,索性半推半就由她去。

    打台球是陈让和左俊昊他们日常消遣之一,有段时间几乎晚上天天泡在台球馆。他去都是消磨时间,偶尔上场玩两把,但从来没跟女的一块来过。

    齐欢要了一个小包间,在二楼角落。

    开打前,她拿奶茶做注:“如果我赢,你要把那杯奶茶喝了啊。”

    “要是你输?”

    “那杯奶茶我喝。”

    “……”

    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的比赛,她喜欢甜,多喝一杯也不是事。

    陈让不置可否。

    齐欢摩拳擦掌,给球杆上巧粉有模有样,让他先。

    陈让慢吞吞拿起杆,懒散没什么所谓。俯下身一起架势,动作却精准有力。

    球杆撞击母球,“砰——”地一声,拼成三角形的台球纷纷被撞得散开。

    左上角进了一个球,入洞沉沉滚进网兜。

    他得分,连杆。第二杆却没进,角度差一点点。

    轮到齐欢,她把杆拉到全满,用了最大力气。

    “砰——”地一下,动静不小。聚在一起的几颗球散开,往四处滚,有一颗滚进了网兜。

    她直起腰,“这颗球滚得好快啊,我……”

    脸上惊讶还没褪,站在一旁的陈让走过去,伸手把球从网兜里拿出来。

    “哎?我不是进了吗?”

    他看她,语气无奈:“这个,是全色。”

    “……”

    全色半色每人半数,他第一个进的是全色球,同色便是他的。

    “不用帮我得分。”陈让把杆立在地上,人比杆高得多,“重打。”

    齐欢尴尬,“哦。”

    重新来过,算是他让她。

    她这次挑准半色球打,力气用的足,可惜却连球洞的边都没摸到。

    陈让看着没出什么力,玩票状态,却一杆接一杆的进。

    最后一个全色球入洞,黑8也进了指定洞,桌上的半色球还尽数存活,加上一颗母球,傻不愣登和齐欢相映相成。

    “你真的会打吗。”陈让再次把杆撑在地上。

    “之前打过一次,明明打的很准。”齐欢扯头发,“……虽然是电脑游戏。”

    陈让:“……”

    搞了半天,原来是个连真正的球杆都才第一次摸的选手。

    陈让放下杆,往沙发一坐,“你练吧。”

    “你不打啦?”

    “虐菜没意思。”

    “……”

    她技术太糟糕,一把暴露了水平,根本不好意思开口要他继续陪自己玩。

    齐欢只能自己一个人围着台球桌转来转去。

    陈让玩了会儿手机,起身拿了瓶矿泉水,拧开喝。

    她在他对面,兢兢业业地练着,俯身瞄准球,犹豫半天没下手,抬眸就见陈让正看着自己。

    “怎么了,我姿势不对吗……?”

    他淡淡看她,视线下移到她胸口。

    “衣服。”

    齐欢低头一看,猛地扯着领子站直,脸唰得发热。

    ——这种活动,看来应该穿高领。

    陈让把水瓶拧紧,放下便朝她走过来。

    她微怔,一动不动。

    “姿势错了。”

    “什……”

    他到她背后,覆上来,握住她的右手教她持杆,左手揽腰让她调整站姿,然后握她的左手,教她在桌台上摆出正确的手势。

    齐欢整个人都僵了。

    头皮发麻,皮肤每一寸都绷得紧紧的。

    她被陈让圈在怀里,背贴着他的胸膛,手背能清楚感知他掌心和指腹的温热。

    “像这样。”

    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她连动都不敢动,距离近到她一转头,唇瓣就能擦过他的脸颊。

    起杆要击球,发现她心不在焉,陈让瞥她,“你走神想什么。”

    “没,没想……”

    他的气息撩在耳畔,齐欢觉得耳朵都烧起来了,脖颈也跟着发热,身上每一寸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难受得想哭。

    陈让凝她两秒,眼里闪过些微玩味,“你该不会,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没……”齐欢真的要撑不住了。

    下一秒,他收了恶趣味,“专心。”

    她哪里专心得了,糟糕地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手被他带着动,这一球完全是他打出来的。

    球准确进洞,陈让站直,“就这样,自己试试。”

    齐欢胡乱点头。

    他回到沙发,像每次和左俊昊他们出来玩一样,打起了手机游戏。

    感受到视线,他抬眸,齐欢怔怔看着他。

    一刹那视线相接,她触电一般立刻转开,忙拿着杆绕台球桌转悠。

    陈让平静敛眸。

    他玩游戏厉害,一上线就被好友拉进队伍。

    才几分钟,开局大顺,气势如虹杀得对方一来就萎了。

    局势过半时,胜负基础已定再没悬念。屏幕下角的对话框跳出己方队友的话:

    【让哥今天心情看来是很好了,打的这么风骚,666,这一波大家跟着躺赢。】

    ……

    齐欢练了好几把,准头还是不够。陈让没兴趣跟她玩,差不多时候便结束此次活动。

    踏出台球馆大门,齐欢动动肩膀,顾不上酸,先心疼起奶茶:“都凉了……”

    陈让睨一眼,“扔了吧。”

    “别啊,多浪费。”她说,“愿赌服输,两杯我都喝了。”

    已经戳破的那杯装在塑料袋里,挂在她手腕上。她拿出那杯原本买给他的,持着吸管戳破。

    还没送到嘴边,陈让伸手,从她手里接过去。

    “你干嘛?”她微愣。

    陈让没言语,略带嫌弃尝了一口,皱起眉。

    “甜的要死。”

    “你不喜欢就别强迫自己……”

    他撇嘴,很快适应那个味道,就那么带着淡淡的不爽喝起奶茶。

    喝了三分之一,他拧着眉,说:“马马虎虎。”

    “……”

    真的假的。

    齐欢总觉得,他快甜齁过去了。

    并肩而行,齐欢拿出先前那杯奶茶,两个人静静一人捧一杯,一时没了声音。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挨在一块,变成了一团。

    “陈让。”

    “嗯。”

    “很甜哦。”

    “我知道。”

    她低头,咬了咬吸管,“我说的,不是奶茶。”

    “……”

    脚踩在地上,细小的砂砾和鞋底摩擦,沙沙作响。

    好安静好安静的夜晚街道,静得连彼此呼吸都听得到。

    .

    广场西南方向,有一片消遣去处,两条面对面的街上,全是诸如奶茶店、电玩店、游戏厅之类的地方。因为大多是学生去玩,久而久之就多了个别名——“学生街”。

    难得不用上晚自习临时放个假,左俊昊和季冰闲得发慌压马路。先前打电话给陈让,他说不出门。他们去网吧玩了一会儿,嫌无聊,两个人出来逛,打发时间。

    走着走着,左俊昊突然说:“陈让会不会跟齐欢在一起?”

    “我哪知道。”季冰道,“可能吧。”

    下午放学,齐欢在小卖部和陈让说的话,他们虽然站得远,但听到了一些。

    以前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猜测,但自从发现了那个贴吧……

    “你说,陈让那厮,谈起恋爱会是个什么样子?”左俊昊皱眉,“真有人能受得了他?”

    “你问我我问谁,我又没跟陈让谈过。”

    “……”

    走过冰淇淋店,季冰突地停下脚,倒回去。

    “要个原味。”

    老板在窗口应声,下单。

    “都降温了,你还吃冰的。”左俊昊吐槽他,扭头道,“我要抹茶味的。”

    季冰懒得骂他。

    两人一手一个冰淇淋,没走两步,迎面走来一个人影。

    比他们矮的多,留着乖乖的齐肩短发,怀里抱着新买的书和本子,走路也是稍稍低头的姿态。

    季冰往旁边让了点,却见左俊昊拿着冰淇淋就迎上去,故意往人家面前挡。

    “撞人了嘿——”

    纪茉猛地抬头,往后退。

    左俊昊居高临下看她,挺帅一张脸,噙着笑,薄唇勾得十分好看:“小妹妹,投怀送抱呢?”

    季冰:“……”

    狗东西,明明是自己送上去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