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63.第六十三章
    “你没事吧?”

    卓安可最先蹲到了秦晴身旁, 伸手扶住了她。

    “……”

    秦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 便摇了摇头。

    哪想到不摇头还好,这一摇, 她顿时就觉着眼前世界都开始跟着天旋地转起来了。

    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霎时间更是白了几分。

    “你这是中暑了吧?”

    卓安可担忧地开口,“你这种情况得去医务室才行, 我扶你——”

    这边卓安可话音未落,包围圈外围, 突然有几个女生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紧跟着一片骚动在整个操场上蔓延开来。

    秦晴被挡得严严实实, 浑然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刚刚最初的尖叫传来的方向……

    没等秦晴想通自己的猜测, 已经有议论声在她耳边实况转播了——

    “我天, 不愧是煜哥啊——他竟然敢跟教官动手??”

    “而且还是一对二……我怎么看着这两个教官还弄不过他一个人呢?”

    “卧槽厉害了, 这一下擒拿用得, 他肯定练过的吧?”

    “……这才多长时间?那俩教官输了??我没看错吧!”

    没多久议论声便平歇下来, 秦晴抬头, 便见男生冷眉冷眼地从自动分开的包围圈外走了进来。

    跟闻煜风对上视线,秦晴怔了一下。

    她还从没见过这人这副模样, 看起来眼睛里像是笼了层薄冰, 满身都贴了隐形的“我不好惹”的标签, 她记忆里那修长漂亮的指节也攥成了拳, 白皙肤色掩饰不住拳峰位置的红痕。

    尽管那张不笑的面庞依旧清俊好看, 凌厉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却带着让人不敢近身的煞气。

    也是到了此刻, 眼前这个“闻煜风”才终于跟林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校霸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

    也或者……这才是那人的真面目吧。

    秦晴垂下眼去, 避开了视线交汇。

    至于以前,兴许都是她的错觉和他的表象罢了。

    然而,秦晴没看见的是,在见到她清醒状态的瞬间之后,闻煜风像是叫冰封了的眼眸里凉意倏然消融,有些煞人的低气压也从他周身退了去。

    闻煜风快步到了秦晴面前,屈膝蹲下身来。

    微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覆上了秦晴的额头,秦晴一愣,眼睛微睁,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却已经抽回去了。

    “你中暑了。”

    取而代之的是闻煜风低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叫人在酷暑中都莫名背后发凉的寒意。

    “我送你去医务室。”

    说着,他侧过身去,言简意赅:“趴上来。”

    “……”

    秦晴顿了顿,有些复杂又慢吞吞地看了闻煜风一眼。

    这么多人眼巴巴地目光热切地看着,让她趴到他背上去?

    ……除非她疯了。

    秦晴这样腹诽着,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

    “谢谢学长,不麻烦了。”

    “……”

    余光瞥见女孩儿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汗意,闻煜风的眸色渐渐凉了下来。

    他的唇角却是扬起,漆黑的眸子里不见笑意。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姿势啊。”

    秦晴动作一停,心底警铃倏然拉响。

    可惜她原本就是身体素质一般,此时又正在虚弱时候,肢体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反应。

    只等到四周一片低声惊呼,秦晴则是眼前一花,跟着天地翻转。

    ——她被闻煜风直接扛上了肩。

    原本就差距明显的身高差立时被放大体现——

    秦晴只觉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快要有两米了,很高很高,一不小心就得栽下去摔个头破血流。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挣扎动作立马胎死腹中,秦晴吓得小脸煞白,双手紧紧而又徒劳地攥着男生的衬衫,软糯的声音都吓得发颤——

    “闻、闻煜风……你放我下来哇……”

    这是闻煜风第一次听秦晴喊自己的全名。

    带着哭腔,字字软糯。

    听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

    但到最后,他也不过是拎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校服的小西装外套,垫在自己肩侧免得硌着女孩儿,然后就转身往医务室的方向走。

    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

    声音还是哑得厉害。

    ——

    “不放。”

    黑眸深沉,如两潭浓墨。

    …………

    秦晴最后真地是被闻煜风一路扛到医务室的。

    只所幸校方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体育场是个最容易出事故的地方,把校医院就建在体育场的对面,两者之间距离并不长。

    但即便这样,这一路走来承受的那些惊叹目光,也已经让秦晴快要羞愤致死了。

    进了校医院里面,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校医也被两人这出场姿势惊得不轻。

    “这这……”校医伸手指着秦晴,瞠目结舌地,半天才接上话来,“这怎么回事?”

    闻煜风抬手托住女孩儿的腰身,把人小心地放了下来。

    英气的眉微微拧了起来。

    “中暑。”

    “……”

    秦晴气鼓鼓地睁着眼睛睖着他,漂亮的小脸通红,连耳垂都染着好看的嫣粉。

    “中暑?严重吗?”

    校医听了不敢大意,忙走过来检查,一边拿听诊工具一边埋怨闻煜风,“既然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能直接给人扛过来?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你是她同学吧?下次别这么粗鲁,温柔点!”

    “下次?”

    闻煜风微一挑眉,黑眸里掠过些不悦的情绪去。

    只不过过了几秒,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薄薄的唇勾了起来。

    那双漆黑的眸子转而盯到了秦晴的身上,笑意在眼底潋滟。

    “好。下次我一定……轻拿轻放。”

    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和语气,让秦晴赧然而失语,一路积郁的满腔羞愤不知应该从哪儿宣泄。

    如果换成旁人,此时大概早已忍不住跟闻煜风杠起来,但就像秦晴并不擅长与同学表达善意,她更不熟悉的,便是应该如何去责难别人进而表达自己的不愉。

    于是最后,尽管气鼓鼓的,秦晴还是垂了眼坐在那儿,没说什么。

    没从秦晴那儿得到反抗,闻煜风却眼神一深,心里被撩拨着的火星莫名又腾地一下升了半丈。

    过了半晌,他低眼瞧着秦晴,哑声笑了。

    “你怎么那么好欺负,嗯?”

    “……!”

    秦晴抬起头来,气得极了,漂亮的杏眼都睁得圆溜溜的。

    “闻煜风。”

    她带着点恼怒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又软又糯。

    “——再喊一遍。”

    闻煜风没经思考,就本能地开口。

    等同时收到秦晴和校医那边震惊的目光,他才蓦然回神。

    ……艹。

    黑眸里掠过难得一见的狼狈情绪,闻煜风轻咳了声,转开眼去。

    再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大概就真要成个变态了。

    动作是初遇以后都没有过的敏捷。

    闻煜风显然有些意外,等他侧过身目光追过去时,女孩儿的背影已经在楼外了。

    过了几秒,站在原地的男生低笑了声,侧开眼去。

    ——

    这次倒是真听话了。

    只可惜……

    闻煜风薄唇微掀,深沉贪餍的情绪在墨色的眸底熠熠地闪。

    他向后倚到了梯厢的金属扶手上,看着梯门在眼前慢慢闭合,唇角的弧度愈发张扬而不加遮掩。

    只可惜,已经晚了。

    …………

    秦晴空着手回公寓楼的时候,心里是极为紧张的;只不过等她一路小心翼翼,却直到进了家门都没遇上什么“艰难险阻”之后,她的心情又莫名地有点微妙起来。

    “甜甜,你不赶紧换鞋进来吃早餐,站那儿发什么呆呢?”

    秦奶奶路过时瞥见秦晴,不解地笑问道。

    “……”

    再一次被突然叫了小名,秦晴本能地机灵了下,然后才回过神来。

    “嗯,我这就过去。”

    她咬了下唇,甩甩脑袋像是要晃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秦晴刚躬下身去换了鞋子,鼻子就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她想了想之后眼睛一亮。

    “奶奶,你是不是蒸水晶包了?”

    秦奶奶在餐厅布置餐盘,听了秦晴的话忍不住探出身来笑着点点秦晴:

    “你啊,鼻子像只小馋猫一样灵。”

    “什么馅什么馅?”秦晴换好了鞋子飞快地跑进餐厅,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光彩熠熠,“豆沙还是蛋黄呢?”

    “放心吧,小馋猫,两种都有。”

    秦奶奶宠溺地看了一眼秦晴,然后她放下手里的骨瓷碟儿,转身进厨房去拿牛奶和热粥了。

    除了摆在纯白的骨瓷碟子里卖相精致的水晶包,餐桌上还搁置着几样盛在透明水晶碗碟里的小菜,看起来光泽晶莹,单这样瞧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秦晴跑进厨房里帮秦奶奶把剩下的粥和牛奶端了出来,便坐到椅子上,双手平放在膝盖前,一副表情乖巧等投喂的模样。

    秦奶奶被自家宝贝孙女儿的模样逗得直笑,伸手放了筷子,在秦晴的脑门上轻轻点了下。

    “行啦,小馋猫,不用在我面前装乖,留到你妈妈那儿去吧。”

    “哎!”

    秦晴甜甜地应了一声,眉眼微弯地伸手去取筷子。

    只是手还没落上去,就被秦奶奶轻轻一拍——

    “洗手去。”

    秦晴脸一红:“奶奶你做的水晶包太诱人了,我都把这事忘记了。”

    尽管这么说着,她还是站起身来向厨房的洗手台走去。

    秦晴走到洗手台前,一边放开柔和的水流轻轻揉洗,一边似是无意地开口问道。

    “奶奶,你认识对门的那户人家吗?”

    秦奶奶不觉有异,接话:“认识啊,对门搬来没几年,是个还在上学的呢,也是你们一师中学的。”

    站在洗手池前的秦晴一怔,直接转回身来:“他是自己一个人住?”

    “对。”

    秦奶奶点了点头,又感慨地叹了口气,“刚搬来的时候还在上初中吧,就自己一个人,我刚开始还直念叨呢——不知道哪家当爹妈的这么狠心,才十几岁一个孩子,就这么孤零零地扔到外面自己住,一年到头连个节假日都没见他父母亲人露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