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作品:《他那么撩

    秦晴本能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下,又点了点头。

    发侧那颗小小皇冠的钻光跟着一上一下的, 晃得闻煜风神思微眩。

    过了片刻,他薄唇一掀,带着点懒散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该叫我什么来着?”

    “……”

    秦晴动作极慢地眨了下眼,然后了然地躬身, “学长好——”

    闻煜风轻啧了一声,伸出手去。

    于是秦晴还没等站直身, 就觉着肩上一紧, 跟着天旋地转了几秒, 等她晕着眼神抬起视线来, 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揽在怀里,正面脸色难看的傅涵林。

    她头顶有个好听的声音轻轻震着她贴靠的胸膛, 带着点似笑非笑。

    “这是我妹妹。”

    闻煜风眼角一扬,像是漫不经心地瞥向傅涵林, 眸色却在这一瞬凉到了极致。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她的主意?”

    听起来就是个玩笑,一点都不正经,但被那双黑眸盯着的傅涵林却是本能地后背一毛。

    ……像是被什么野兽盯上了一样。

    傅涵林很想硬气地顶上几句,但对上这男生比自己至少高了十公分的身量,再硬气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最后傅涵林只能复杂地看了秦晴一眼,侧身绕过两人, 走了。

    等闻煜风的手从秦晴的肩上拿开, 秦晴才终于醒过神来, 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微圆,像是只受了惊的鹿。

    她无辜地侧转身看向闻煜风,眼睫扑闪了下。

    “…谢谢学长。”

    闻煜风垂眼,懒洋洋地俯视着她。

    “谁教你拒绝告白用‘你还小’这种理由的,万一他恼羞成怒了怎么办?”

    秦晴盛了满眼的求学好问:“怎么办?”

    “……”

    闻煜风盯了秦晴两秒,最后仍未忍住失笑,他侧开脸半是无奈半是兴味地“啧”了一声。

    男生煞是清隽的侧脸和晃眼的好看笑容让秦晴没来由地怔了下。

    闻煜风在此间转回视线,两点黑眸藏着笑色,正与秦晴怔望着他的目光对上了。

    女孩儿眼底的情绪实在是太单纯也明显,像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内里干净分明,一眼就能瞧到心底去。

    闻煜风心弦一动,有些鬼使神差地,他轻轻眯了下眼。

    “你多大?”

    秦晴本能地接了话,声音糯软:“十五啊。”

    回答完秦晴才好奇地问:“怎么了?”

    “……”

    被女孩儿单纯无辜的眼神烫了一下似的,闻煜风条件反射地移开视线,神思也清醒下来。

    “…魔怔了。”

    他垂回眼,似笑非笑地瞥向秦晴。

    “还是个小孩儿,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秦晴觉着就在这两句话前后,对方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有了某种变化。

    好像是……变得疏离了?

    秦晴没想通这其中的关键点,但因为这人帮过自己两次,她心里本能地对男生少了许多防备,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也就没什么隐瞒。

    “同学给我开欢送会。”她抿了抿唇,眼神干净无害,“我是第一次来。”

    “……送完就回家吧。”

    闻煜风侧过身去,准备离开,临走之前还是没忍住,抬手摸了下女孩儿头顶。

    栗色的长发一如想象中的柔软,软得叫人舍不得离开。

    而长这么大第一次被长辈之外的人摸头,秦晴懵了一下,睁得微圆的眼睛看向闻煜风。

    闻煜风却已经转身走了。

    只剩下懒洋洋的笑语扔在身后——

    “下次在学校里看见我,记得转身就跑……我可不是什么好学长。”

    呆立半晌后,秦晴面对着已经无人的长廊,轻轻地“哦”了一声。

    …………

    周末一结束,秦晴就开始了自己转入一师中学的第一天。

    早上黎静荷难得有时间,主动开车把秦晴往学校送。因为秦晴还没来得及搬去富林苑,车程稍长,所以两人一早就上车出发了。

    “小晴,对于自己的课业进度,你有什么想法吗?”

    等第一个红绿灯时,黎静荷似是无意地问道。

    即将去新学校新班级报道的秦晴还有些不安,听了黎静荷的问话,没怎么思考就回答了。

    “初三的课程还挺轻松的,我这个学期没什么压力的。”

    “对,我之前听你原来的班主任讲过。”

    黎静荷接话,“别的孩子上课时桌上都用书立整理了满满当当的书,只有你桌面上干干净净的。”

    秦晴听得心里忐忑,忍不住侧过脸去偷眼观察黎静荷的表情,见到黎静荷脸上甚至说得上柔和的情绪之后,秦晴悬着的心才松了下来。

    她眼神也灵动了点:“那是因为我都装在脑子里了。”

    “……”

    黎静荷侧过目光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秦晴一眼,“我还听说,你在数学课上写小说,然后被数学老师撕了?”

    秦晴闻言,脸色陡然一白,转过身去:“妈妈,我下次不会——”

    “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黎静荷打断了秦晴的话音,“而且我也能理解,你进入初三之后每次数学考试的成绩都是满分,物理化学也基本如此,如今进入复习阶段,老师确实教不了你什么新知识了。”

    黎静荷这番平静的语气让秦晴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嘴唇轻轻动了下,但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来。

    “所以,我仔细考虑过你的情况,也跟孙兴主任讨论了一下,我们都认为,你其实有能力在暑假内完成高一课业的学习,之后只要通过检验考试,就可以破格直接进入高二年级。”

    “……”

    秦晴慢慢地攥起手来,脸低下去,“妈妈,我暑假想跟同学一起去……”

    她的话音还没完全出口,黎静荷就不悦地蹙起眉来。

    “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任务,学生阶段就是学习的时间,错过了这个黄金时期,你以后后悔也来不及。”

    黎静荷侧过眼去,见秦晴垂着头,连神情都看不清了,她的语气也就放软了些。

    “等以后你不再是学生了,自己的时间自己来安排,想去哪儿玩不行?……这件事我跟孙兴主任商量过了,他很赞同,也想对你好好培养,你可不能辜负我和你爸爸还有老师们对你的期待啊。”

    车里安静了很久。

    很久之后,紧攥在格子裙上的手慢慢颓然地松开,女孩儿抬头看向车窗外。

    两个没穿校服的学生追逐着欢笑着从车窗外一掠而过。

    “……嗯,我知道了。”

    秦晴看着车窗上那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儿,轻声地道。

    …………

    在升学考试前的最后一个多月里,一师中学的初三三班转来了新同学。

    新同学长相漂亮,性格文静,举止可爱,在全班同学眼里简直挑不出什么瑕疵来。

    不少学生,尤以男生为多,都很想创造个机会跟新同学做朋友——只可惜,新同学实在有些太文静了,多数时候都不怎么主动搭话,让不少人蹭了一鼻子的灰。

    新同学转来没几天,初三的最后一次月考结束。

    成绩公布的那天,同班同学们终于找到了新同学最大的瑕疵——

    学习太好了。

    ……好得让人想爆粗口。

    对着年级大榜第一行最左边的“秦晴”两个字,三班以外的所有学生都在质疑——

    这个从来没在年级前二十出现过、数理化三科满分的空降生,到底是什么来头?

    没用上一天的时间,秦晴的名号和来历就在整个初三年级传开了。

    当天下午自习课上课之前,得了空闲的外班学生纷纷慕名而来,却都在三班门外扑了个空。

    “你们班那个新同学呢?”有人扒着三班的门框问道。

    “班主任刚给叫走了。”

    “……”

    彼时,秦晴正跟着自己的新班主任走在高中部的教学楼里。

    “这是高一年级的数学组教室办公室。”

    到了长廊尽头,秦晴的班主任指着最近的一扇门介绍,“孙主任已经跟教高一的付老师打过招呼了,你之后在高一数学的自学过程中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可以在自习课时间里来找付老师答疑。”

    “…嗯。”

    秦晴点了点头。

    班主任满意地看了秦晴一眼,伸手敲了敲门,然后一边推开门一边对秦晴说:

    “进来吧,我领你跟付老师打个招呼。”

    秦晴跟在班主任的身后走了进去。

    “付老师,”班主任一进门就冲着窗边那张办公桌后的男老师开口,“我把我们班那个小同学给您带过来了。”

    秦晴抬眼望了过去。

    那位付老师这会儿似乎有些不悦,眉毛紧紧地拧着,听见了秦晴班主任的话以后,才抬起头看了过来,神色稍松。

    “小林老师啊。”

    付正楠从眼镜片后拿目光把秦晴班主任一扫,“我听孙主任说了,今年一师挖过来个好苗子……”

    说着话,付正楠的视线在秦晴的身上一顿,似乎是噎了下,“……就是这个小姑娘?”

    “对,就是她,秦晴。”

    小林老师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把秦晴扶着肩拉到前面来。

    办公室里不少老师都看了过来,秦晴面上微微泛了点烫,她攥着指尖冲着付正楠一躬身。

    “付老师好。”

    女孩儿声音糯软,再加上模样乖巧文静,让人不自觉地就松下心情来。

    付正楠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点了点头。

    “我听孙主任意思,是先让她做个简单测验,看看基本功?”

    “做点高一的测验就行,初中部分没问题。”

    小林老师接了话,看向秦晴,“这不月考成绩刚出来,数理化三科满分,总成绩年级第一。”

    “哎哟,这可了不得。”

    办公室其他角落里,有个女老师感叹道。

    付正楠却没急着表态,又问了句:“用功程度怎么样?”

    小林老师自然知道付正楠是担心孩子被家长逼着学习,万一抻得太紧再出问题,安抚地笑了笑。

    “不管多少作业,晚上七点多就能上床睡觉,付老师您觉着呢?”

    “……”

    付正楠听了这话,脸上终于也露出点笑色来。他指了指自己办公桌斜对面的空位:“秦晴,你去那儿坐着等会吧。”

    说完他又转向小林老师,“那她下午自习课就不用去了,先在我这儿待一节课,我待会儿找套卷子,看看她情况。”

    小林老师应了一声,“那我也在旁边看看。”

    一提这个,付正楠脸色微沉:“小林老师先回去也行,我这还有件事得先处理完。”

    看清付正楠反应,小林老师怔了怔,思绪一转,就有点了然了。

    “付老师,您班里那几个……又闹腾了?”

    “……整天不务正业!”

    付正楠沉着脸从手边抽了一沓卷子,往桌上一拍,“你瞧瞧,月考卷子,怎么发下去的,怎么交上来。昨天又是一天的课没露面,不知道跑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小林老师苦笑:“他们那些学生,只要别扰乱课堂,别打架闹事,您不管就是了。”

    “这能不管么?都是交到我手里的学生。”

    付正楠叹气。

    小林老师感慨:“也是付老师您带这批学生不走运,这学校最难管的都到您手里了……不过孙主任都拿着那个闻煜风没办法,您也少上点火,少费点心就是了。”

    斜对面,刚坐到椅子上的秦晴却是动作一呆,微微睁圆了一双杏眼,看向付正楠。

    付正楠一抬头,就被小姑娘这无辜的眼神看得连怒气都凭空短了三分,不由不解问道:“怎么了?”

    “……”

    秦晴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慢吞吞地坐下去了。

    ——

    她那天“救”那个学长之前,好像听见那些人叫他的名字了……似乎就是这个名?

    那么,曼雪口中那个连孙兴主任都管不了的、逃课打架交白卷的一中校霸,不会也是他吧?

    ……“下次在学校里看见我,记得转身就跑,我可不是什么好学长。”

    秦晴沮丧地摸了摸发顶,那儿好像还留着一点被安抚的温度。

    付正楠于是发现,自己问完之后,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姑娘,表情更纠结了。

    像只同时看见了陷阱和鱼干的小奶猫似的。

    付正楠刚想再问,办公室的门被人叩了一声。

    就一声。

    干脆利落。

    “……”

    付正楠却立马把眉毛拧起来了。

    “…进。”

    门被人推开,穿着校服西裤和白衬衫,松散着领带的男生走了进来。

    秦晴抬眼望去。

    阳光迎面洒了来人满身,黑色的碎发像是镀了层金粉。

    薄唇掀着三分轻佻。

    眼眸漆黑。

    目光在空中陡然相接,闻煜风身形与笑意同时一停。

    下一秒,他微微眯起眼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女孩儿。

    心跳不知道踩在了哪个鼓点上,蓦地作起无声的惊涛骇浪。

    ——

    压着贪餍心思躲开的小白兔又自己送上门了,看起来还是那副鲜嫩可口的模样。

    再这么下去,就真要成禽兽了。

    闻煜风微眯着眼,心想。

    原本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否认被压了回去,秦晴低头在自己穿着的一师中学的校服上扫了一眼,这有点陌生的感觉让她无奈地垂下眼角。

    “我是转学过来的,今天先来熟悉环境。”

    “啊,那也很厉害了,一中可是省重点。”

    司机这样说着,见后座的女孩儿只轻轻地应了一声,有些不想深谈的模样,他便没再说话了。

    逆向行经那些喧闹着将笑声撒了一路的学生,计程车最终停在一师中学的停车口。

    身材娇小的女孩儿推门走下车来。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放学的学生早就走得差不多了,只能见零零散散几个出校门比较晚的,还没来得及离开。

    秦晴压了压棒球帽,一直走到了学校外的大松树下面。

    她拿出手机,按照妈妈之前的嘱咐,拨出了一个号码去。

    “孙老师您好……对,我是秦晴,我已经到学校门外了。”

    “……好,我在这儿等您。”

    电话挂断,秦晴吐出一口气来。

    嗯,还好一中这个出了名可怕的教导主任并没有传闻里那么可怕。

    等了一会儿,秦晴有些无聊地垂下眼,目光落到自己的圆头小皮鞋上。

    几秒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一点温软的笑来。

    ——

    不管怎么说,一师中学作为清城最出名的一所私立学校,至少在校服上是要比三中好看上太多。

    衬衫小西服,外加格子裙小皮鞋,即便每天都要穿校服上学,学生应该也都很乐意吧。

    秦晴正这么想着,不经意地抬眼,就见到两个穿着衬衫和松垮牛仔裤的男生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

    没穿校服。

    其中一个还染成了黄毛。

    秦晴呆了呆。

    同样是中学,一师的校风却都这么自由开放的吗?

    然后她把目光转到其他地方——

    除了这两个特例以外,其他学生无一例外都是穿着校服打着领带的。

    秦晴正失神的工夫里,那两个男生已经出了校门,恰好就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到她前面不远处才停下。

    其中黑头发的男生站了一会儿,看看表,不解地扭过脸去问:“煜哥今天中午有事?”

    旁边染着黄毛的那个接话:“你不知道啊?月考成绩一下来,老付又例行留煜哥在办公室批评教育了。”

    “噢……”

    黑头发那个点了点头,停了两秒,“嘿嘿”笑了两声,冲黄毛挤眉弄眼,“我还以为是齐璐璐没死心,拉煜哥去小树林了呢。”

    “你说也奇怪,”黄毛拧眉,“齐璐璐长得不错,身材也好,最重要是那脾气眼神都够带劲,煜哥是看不上她哪一点呢?”

    另一个摇了摇头,“要我我也看不上她——这样的你真跟她好了,转眼就能给你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你看不上她?”

    那黄毛斜着眼瞥自己同伴,“你怕是连当那大草原上一坨牛便便的机会都没有。”

    “艹!赵子睿!我弄死你这嘴欠的!”

    黑头发的立刻炸了,作势就要去追打,只不过还没等他真做什么动作,就被不远处一个声音喊停了——

    “李响!你又干什么呢!”

    两个男生打闹的动作一停,一齐看向了来人。

    “哎呦,孙主任啊——”李响嘴一咧,按着赵子睿那颗黄毛脑袋跟自己一齐鞠了一躬,“孙主任万福金安!”

    “……”

    孙兴嘴角一抽,“你俩怎么又没穿校服?”

    “我们穿了啊!”

    李响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伸手拎了拎自己上身的衬衫,“绝对一中质量出品,不信我脱下来给您看看,商标还在里面呢!”

    说着,李响作势就要当街扒衣。

    一旁看热闹的秦晴受了一惊,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

    她脚跟后面是个易拉罐,一不小心踩上去了,那明显的声音让孙兴和两个男生都扭头看了过来。

    秦晴回过神,见孙兴皱着眉看向自己,她料想是对方没认出来,便伸手摘下了棒球帽。

    “孙老师。”

    “……”

    一旁两个男生眼睛一亮。

    站在树荫里的是个个子不高的小姑娘,穿着初中部的校服,格子裙掐出细腰;长得白生生的,巴掌大的脸蛋上眼眸晶亮,小嘴红润,五官都精致得像是拿笔描的。

    女孩儿之前似乎是受了惊,此时望着他们的眼神带着点无辜,两侧脸颊也泛着粉。

    “哦,是秦晴啊。”孙兴一看清女孩儿面容,脸色登时缓和下来,还挂上点笑意,“走,我带你去你们班主任那儿。”

    秦晴应声,重新戴上了棒球帽,走到孙兴身旁。

    孙兴一抬眼,脸上笑容一收,没好气地看向那两个男生:“下回我再收拾你们。”

    说完,孙兴转身走了,秦晴也跟了上去。

    进到了校门里面孙兴还在叮嘱秦晴:“以后看见这种不穿校服的,离他们远一点——这帮坏小子最喜欢欺负同学了。”

    秦晴想了想之前听到的对话和其中对某个女生的评价,不由脸颊一红。

    嗯,确实应该离远点……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

    校门外松树下,两个男生沉默了一会儿。

    “卧槽好可爱——”李响像是突然惊醒,大力一拍身旁的黄毛,“我一见钟情了!”

    赵子睿被那一巴掌拍得龇牙咧嘴的,缓过劲来恶狠狠地白了李响一眼:“天天一见钟情,过后七秒就忘,你属金鱼的?”

    “……艹,赵子睿你这张嘴快别要了,我给你撕了吧!”

    李响正欲扑上去,他口袋里手机就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