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26.第二十六章
    秦晴眼前确实是黑了那么几秒, 就在那须臾之间, 疲劳积郁到了爆发点,她没能控制住身体, 便扑倒在了跑道上。

    只不过转瞬,手心和膝盖上蹭破的痛觉就唤回了她的意识。

    等班里众人把她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的时候, 秦晴已经自己慢慢从地上坐起来了。

    ……

    真丢人啊。

    秦晴撑着昏沉的意识,有些无奈而赧然地想着。

    “你没事吧?”

    卓安可最先蹲到了秦晴身旁,伸手扶住了她。

    “……”

    秦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 便摇了摇头。

    哪想到不摇头还好,这一摇,她顿时就觉着眼前世界都开始跟着天旋地转起来了。

    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霎时间更是白了几分。

    “你这是中暑了吧?”

    卓安可担忧地开口, “你这种情况得去医务室才行, 我扶你——”

    这边卓安可话音未落,包围圈外围, 突然有几个女生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紧跟着一片骚动在整个操场上蔓延开来。

    秦晴被挡得严严实实,浑然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刚刚最初的尖叫传来的方向……

    没等秦晴想通自己的猜测, 已经有议论声在她耳边实况转播了——

    “我天, 不愧是煜哥啊——他竟然敢跟教官动手??”

    “而且还是一对二……我怎么看着这两个教官还弄不过他一个人呢?”

    “卧槽厉害了, 这一下擒拿用得, 他肯定练过的吧?”

    “……这才多长时间?那俩教官输了??我没看错吧!”

    没多久议论声便平歇下来, 秦晴抬头, 便见男生冷眉冷眼地从自动分开的包围圈外走了进来。

    跟闻煜风对上视线, 秦晴怔了一下。

    她还从没见过这人这副模样,看起来眼睛里像是笼了层薄冰,满身都贴了隐形的“我不好惹”的标签,她记忆里那修长漂亮的指节也攥成了拳,白皙肤色掩饰不住拳峰位置的红痕。

    尽管那张不笑的面庞依旧清俊好看,凌厉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却带着让人不敢近身的煞气。

    也是到了此刻,眼前这个“闻煜风”才终于跟林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校霸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

    也或者……这才是那人的真面目吧。

    秦晴垂下眼去,避开了视线交汇。

    至于以前,兴许都是她的错觉和他的表象罢了。

    然而,秦晴没看见的是,在见到她清醒状态的瞬间之后,闻煜风像是叫冰封了的眼眸里凉意倏然消融,有些煞人的低气压也从他周身退了去。

    闻煜风快步到了秦晴面前,屈膝蹲下身来。

    微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覆上了秦晴的额头,秦晴一愣,眼睛微睁,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却已经抽回去了。

    “你中暑了。”

    取而代之的是闻煜风低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叫人在酷暑中都莫名背后发凉的寒意。

    “我送你去医务室。”

    说着,他侧过身去,言简意赅:“趴上来。”

    “……”

    秦晴顿了顿,有些复杂又慢吞吞地看了闻煜风一眼。

    这么多人眼巴巴地目光热切地看着,让她趴到他背上去?

    ……除非她疯了。

    秦晴这样腹诽着,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

    “谢谢学长,不麻烦了。”

    “……”

    余光瞥见女孩儿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汗意,闻煜风的眸色渐渐凉了下来。

    他的唇角却是扬起,漆黑的眸子里不见笑意。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姿势啊。”

    秦晴动作一停,心底警铃倏然拉响。

    可惜她原本就是身体素质一般,此时又正在虚弱时候,肢体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反应。

    只等到四周一片低声惊呼,秦晴则是眼前一花,跟着天地翻转。

    ——她被闻煜风直接扛上了肩。

    原本就差距明显的身高差立时被放大体现——

    秦晴只觉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快要有两米了,很高很高,一不小心就得栽下去摔个头破血流。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挣扎动作立马胎死腹中,秦晴吓得小脸煞白,双手紧紧而又徒劳地攥着男生的衬衫,软糯的声音都吓得发颤——

    “闻、闻煜风……你放我下来哇……”

    这是闻煜风第一次听秦晴喊自己的全名。

    带着哭腔,字字软糯。

    听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

    但到最后,他也不过是拎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校服的小西装外套,垫在自己肩侧免得硌着女孩儿,然后就转身往医务室的方向走。

    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

    声音还是哑得厉害。

    ——

    “不放。”

    黑眸深沉,如两潭浓墨。

    …………

    秦晴最后真地是被闻煜风一路扛到医务室的。

    只所幸校方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体育场是个最容易出事故的地方,把校医院就建在体育场的对面,两者之间距离并不长。

    但即便这样,这一路走来承受的那些惊叹目光,也已经让秦晴快要羞愤致死了。

    进了校医院里面,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校医也被两人这出场姿势惊得不轻。

    “这这……”校医伸手指着秦晴,瞠目结舌地,半天才接上话来,“这怎么回事?”

    闻煜风抬手托住女孩儿的腰身,把人小心地放了下来。

    英气的眉微微拧了起来。

    “中暑。”

    “……”

    秦晴气鼓鼓地睁着眼睛睖着他,漂亮的小脸通红,连耳垂都染着好看的嫣粉。

    “中暑?严重吗?”

    校医听了不敢大意,忙走过来检查,一边拿听诊工具一边埋怨闻煜风,“既然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能直接给人扛过来?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你是她同学吧?下次别这么粗鲁,温柔点!”

    “下次?”

    闻煜风微一挑眉,黑眸里掠过些不悦的情绪去。

    只不过过了几秒,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薄薄的唇勾了起来。

    那双漆黑的眸子转而盯到了秦晴的身上,笑意在眼底潋滟。

    “好。下次我一定……轻拿轻放。”

    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和语气,让秦晴赧然而失语,一路积郁的满腔羞愤不知应该从哪儿宣泄。

    如果换成旁人,此时大概早已忍不住跟闻煜风杠起来,但就像秦晴并不擅长与同学表达善意,她更不熟悉的,便是应该如何去责难别人进而表达自己的不愉。

    于是最后,尽管气鼓鼓的,秦晴还是垂了眼坐在那儿,没说什么。

    没从秦晴那儿得到反抗,闻煜风却眼神一深,心里被撩拨着的火星莫名又腾地一下升了半丈。

    过了半晌,他低眼瞧着秦晴,哑声笑了。

    “你怎么那么好欺负,嗯?”

    “……!”

    秦晴抬起头来,气得极了,漂亮的杏眼都睁得圆溜溜的。

    “闻煜风。”

    她带着点恼怒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又软又糯。

    “——再喊一遍。”

    闻煜风没经思考,就本能地开口。

    等同时收到秦晴和校医那边震惊的目光,他才蓦然回神。

    ……艹。

    黑眸里掠过难得一见的狼狈情绪,闻煜风轻咳了声,转开眼去。

    再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大概就真要成个变态了。

    秦晴呆呆地看着闻煜风走来。

    直到他距离自己已经不到两米,秦晴才像是突然回过神来,轻轻地“啊”了一声,心虚地退了一步。

    ——

    她本来以为不会再见面的人,怎么却又碰见了?

    傅涵林目光危险地看着闻煜风,尽管对方的视线从出现到此刻都没往他这儿落半点,但无论是这人清俊的面庞,还是懒散中带着点凌厉的气质,都让傅涵林觉得威胁性十足。

    “秦晴,你认识他吗?”

    傅涵林出声问身前的女孩儿。

    秦晴本能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下,又点了点头。

    发侧那颗小小皇冠的钻光跟着一上一下的,晃得闻煜风神思微眩。

    过了片刻,他薄唇一掀,带着点懒散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该叫我什么来着?”

    “……”

    秦晴动作极慢地眨了下眼,然后了然地躬身,“学长好——”

    闻煜风轻啧了一声,伸出手去。

    于是秦晴还没等站直身,就觉着肩上一紧,跟着天旋地转了几秒,等她晕着眼神抬起视线来,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揽在怀里,正面脸色难看的傅涵林。

    她头顶有个好听的声音轻轻震着她贴靠的胸膛,带着点似笑非笑。

    “这是我妹妹。”

    闻煜风眼角一扬,像是漫不经心地瞥向傅涵林,眸色却在这一瞬凉到了极致。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她的主意?”

    听起来就是个玩笑,一点都不正经,但被那双黑眸盯着的傅涵林却是本能地后背一毛。

    ……像是被什么野兽盯上了一样。

    傅涵林很想硬气地顶上几句,但对上这男生比自己至少高了十公分的身量,再硬气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最后傅涵林只能复杂地看了秦晴一眼,侧身绕过两人,走了。

    等闻煜风的手从秦晴的肩上拿开,秦晴才终于醒过神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微圆,像是只受了惊的鹿。

    她无辜地侧转身看向闻煜风,眼睫扑闪了下。

    “…谢谢学长。”

    闻煜风垂眼,懒洋洋地俯视着她。

    “谁教你拒绝告白用‘你还小’这种理由的,万一他恼羞成怒了怎么办?”

    秦晴盛了满眼的求学好问:“怎么办?”

    “……”

    闻煜风盯了秦晴两秒,最后仍未忍住失笑,他侧开脸半是无奈半是兴味地“啧”了一声。

    男生煞是清隽的侧脸和晃眼的好看笑容让秦晴没来由地怔了下。

    闻煜风在此间转回视线,两点黑眸藏着笑色,正与秦晴怔望着他的目光对上了。

    女孩儿眼底的情绪实在是太单纯也明显,像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内里干净分明,一眼就能瞧到心底去。

    闻煜风心弦一动,有些鬼使神差地,他轻轻眯了下眼。

    “你多大?”

    秦晴本能地接了话,声音糯软:“十五啊。”

    回答完秦晴才好奇地问:“怎么了?”

    “……”

    被女孩儿单纯无辜的眼神烫了一下似的,闻煜风条件反射地移开视线,神思也清醒下来。

    “…魔怔了。”

    他垂回眼,似笑非笑地瞥向秦晴。

    “还是个小孩儿,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秦晴觉着就在这两句话前后,对方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有了某种变化。

    好像是……变得疏离了?

    秦晴没想通这其中的关键点,但因为这人帮过自己两次,她心里本能地对男生少了许多防备,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也就没什么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