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作品:《他那么撩

    “嗯。”

    秦晴听见身前的男声笑意懒散地应了一声——

    “我站累了, 看小同学坐得也有点累,请她让个位置而已。这付老师也要管?”

    “……”

    付正楠气得瞪他, 最后也没能从闻煜风那儿得到半点其余反应,他只得一甩手往自己的位置走。

    “孙主任在外面等你, 你出去找他吧!”

    闻煜风对这话也不意外, 抬脚就准备直接离开。只是他第一步迈出去之前, 稍一犹豫, 还是原地侧了下身。

    站在他身后的女孩儿正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黑白分明的眼瞳里,是最清澈和一尘不染的净地。

    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漂亮。让人忍不住贪心地想, 如果那纯粹里只映上自己的身影,不知道会是副什么模样……

    闻煜风心里无声一叹, 漆黑的眸子深处擦过一些和贪餍与不甘心相关的情绪, 只是最后悉数被按捺下去。

    他最终薄唇一掀,似笑非笑地俯身下去。

    ——

    “小同学……”

    近在咫尺的声音里, 带着一点低哑懒散的笑意, 撩拨熏染过其后的字字句句——

    “记得,要离我远一点。”

    趁我还不知道你那名字是哪两个字之前。

    “……”

    秦晴从没听谁能把这种推拒的话这么直白地说出口,明明直觉危险, 可又偏偏比任何邀请都让人好奇和想要探究。

    她回神抬眼时, 说话的人已经插着裤袋直腰起身,扬长而去。

    背影潇洒, 肩脊笔挺。

    只剩话音最后一声低哑的笑意, 如犹在耳边。

    戏谑而微醺。

    秦晴的脸颊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

    ……

    离开高一数学组办公室, 闻煜风甫一抬眼,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教导主任孙兴。

    与此同时,孙兴也听见了动静,抬起头望过去。

    一见清闻煜风模样,他就无奈地皱起了眉。

    “闻煜风,我听付老师说,你昨天又一天没来上课?”

    闻煜风应了一声,却显得有些兴致寥寥。

    他眼帘一抬,薄唇轻掀着,黑眸里却不见什么笑色。

    “孙主任,我这就准备回去‘好好学习’了,您还有事?”

    孙兴对学生一贯严厉,此时听闻煜风这般反应,脸上却是半点怒意都没有,甚至还立刻点了点头,直接走在前面。

    “那我们边走边谈。”

    见孙兴做这回答,闻煜风也没再说什么,抬腿跟了上去。

    去高一六班的距离并不长,孙兴没来得及念叨上几句,两人就已经先一前一后地到了六班的后门。

    此时正是自习课的课间,七班和六班教室外面疯闹的学生远远见着孙兴往这边走,不约而同地消停下来。却也没一个肯进教室里面去的,都偷着眼观望这边。

    ——毕竟在这高一年级的走廊上,孙兴常见,跟在后面那位却不常见。

    平均每天下来能在六班教室里露面一节课,难得一见程度仅次于各班的艺术课老师;连六班自己班里的同学都觉着稀罕,也难怪七班的男生女生都站在门窗边好奇张望。

    倒是有两个人胆子大,没往边上让,就站在六班后门对着的走廊中间。

    其中一个还嬉皮笑脸的。

    “给孙主任请安——”

    尾音被拖得老长,再加上点古古怪怪的腔调,逗得张望着的学生忍不住笑。

    孙兴都不用转回头去,就知道肯定又是李响在那儿作妖。

    他把眼一瞪,扭回脸:“李响!你不好好在教室里面准备下节课,又跑出来干什么!”

    李响立刻做了个健美先生的姿势,一边做一边回头:“我就是在准备下节课啊!”

    没等孙兴说话,李响笑眯眯地把姿势一收,“煜哥之前说了,下节我们去打篮球——体育课。”

    “……”

    孙兴又气又无奈地看向闻煜风。

    旁边插着裤袋停在后门旁边的闻煜风感觉到了孙兴的目光,他掀了眼帘和孙兴对望了一眼,停了几秒收回视线。

    薄薄的唇一掀。

    “……李响。”闻煜风侧倚到后门上,线条凌厉的下颌往教室方向一抬,然后他似笑非笑地转回眼来,“篮球课取消,下节自习。”

    “——哎?!”

    李响如遭雷劈。

    旁边一头黄毛的赵子睿瞪了李响一眼。

    “让你丫嘚瑟……”

    他念叨着第一个掉头回了教室里。

    李响看了闻煜风一眼,见他虽是笑着,眼底却没半点玩笑意思,只能缩了缩脖子,哭丧着脸回了教室里面。

    这两人走了,待在长廊上的其他人也没敢多磨叽,很快这走廊上就不剩什么身影。

    闻煜风便在这时转了九十度,后背倚在门上,插着裤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孙兴。

    “孙主任,面子我给您了。就换这学期剩下一个月的清净。”

    孙兴刚松下的眉又皱了起来:“这——”

    “……”

    闻煜风脸上笑意陡然一收,那双漆黑的眸子在这炎炎盛夏将临的时节里,却是带着冬雪般的凉意。

    “之后一个月里,不管是谁让您查岗……麻烦主任了。”

    话音落时,男生直身,转头回了教室里。

    最后一帧掠过去的侧脸,无论眉眼鼻唇哪一处弧度,都带着面无表情的冰冷情绪。

    站在原地的孙兴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他还得回去好好想想,怎么不怠慢地应付最近的一通“查岗电话”才行。

    毕竟闻家的这些人里,可没一个好脾气。

    ……

    闻煜风知道孙兴肯定又是接着谁的电话,才有今天这一出的。所以直到回到教室里,他的眸色仍旧带着点还没来得及褪去的凉意。

    他这边冷着脸从后门进来了,比老付进门都管用——刚刚还吵闹哄躁的教室里,由点及面,顷刻间鸦雀无声。

    对于全班同学的表现,闻煜风反应淡漠,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走到了自己的位置——

    最靠角落后排的一张双人桌,上面空空荡荡,只横着一块浅灰色的厚实软垫。

    闻煜风回来之后一拉椅子,坐下便往软垫上一伏。

    深沉的黑眸慢慢阖上。

    来自整个教室后方的低气压似乎在渐渐散去,不少人暗自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