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21.第二十一章
    秦晴被堵在了教室门里面,心情是气恼又无奈,她真不知道闻煜风是想做什么,但直觉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除了她以外,原本都准备出门的学生就更是无辜了。

    众人面面相觑,到最后也没有哪个敢过去给秦晴搭把手,一起把门拉开的。

    秦晴只得透过教室门上那一块窄玻璃,看着外面始终半倚半靠在墙棱上的男生的背影。

    外面隐隐约约地说了好几句,她才见那人终于松了手,转回眸看向教室里面。

    两人的目光隔着块玻璃交汇。

    秦晴微恼地睖着闻煜风,外面的人却微掀了薄唇,伸手推开了教室的门。

    门开之后,男生仍是懒洋洋地斜倚着门框,似笑非笑地撩起眼来望着秦晴。

    那副漫不经心的恣肆模样让秦晴更是气恼,她咬着细白的小牙睖了闻煜风一眼,这才往旁边一迈步,要绕开男生出教室去。

    只不过这一步刚踏出,秦晴的重心还没来得及跟着一起落过去,她的手腕就叫人一把攥住了。

    “对不起啊,小同学。”

    男生唇线微挑,漆黑的眸子轻轻眯着,眼神里带着疏懒散漫的笑色——

    “我不是故意关门的。”

    这道歉显然是半点诚意都不存的。

    秦晴一时之间恼得很,只是挣扎了几下,也没能把自己的手腕从那人的钳制下脱离出来。

    教室里里外外都有学生瞧着,隐约的窥探目光间或声声私语都让秦晴觉着无地自容,她的双耳渐渐染了粉意,漂亮的小脸却越绷越紧——

    “你松开。”

    她压着声音恼他。

    闻煜风微一挑眉,“我这不是在给你道歉么。不面对面的话,多没诚意?”

    “……闻煜风!”

    女孩儿气得极了,到底还是不高不低地喊出男生的名字来。

    教室里外的学生受了惊似的,连那些没注意到这边的,也忍不住纷纷望了过来。

    ——这样就算他们闻校霸动了怒,他们也好提早知悉尽快防范。

    “……”

    闻煜风的黑眸里,诸般情绪骤然一沉。

    半晌后他垂了眼,低笑起来,修长漂亮的手指一根一根从秦晴的手腕上慢慢松离。

    “以后记得都这么喊。”

    他微微倾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孩儿,黑眸里笑色熠熠:“乖。”

    说完,闻煜风没再多停留,侧转过身走到了一旁。

    被无视了很久的凌雨表情复杂地看了秦晴一眼,然后才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地追了过去。

    “这就是你说的‘普通同学’啊?”

    有个含笑的女声在秦晴的耳边响起,还没平复心情的秦晴转了过去,正见着卓安可走到自己身边。

    卓安可停下来之后才继续打趣:“别说是普通同学了,就闻校霸那几个形影不离的跟班也没胆直接喊他全名吧?”

    秦晴垂了眼,小脸绷得紧紧的——

    “他爱好独特,就喜欢别人叫他全名,下次你也这么叫好了。”

    “哎哟,这我哪儿敢?”卓安可笑着连连摆手,过了一会儿她停了声音,侧转向那两人站着的方向,“不过,人前女友都找上门来了,你再不抓紧机会,人可能就跟我们凌大校花跑了啊。”

    秦晴看向那两人中的女生。

    “她就是凌雨吗?”

    卓安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心思顿时翻了起来,痛痛快快地应声:“对啊对啊,就是她。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危机感了??”

    秦晴仍旧是望着那方向,感叹了句:“她个子真高,长得也很漂亮。”

    卓安可闻言,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可别妄自菲薄啊!你的长相模样一点都不比她逊色,五官更是比凌雨有味道多了。至于身高问题……”

    卓安可卡了一下,过了两秒才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这个是先天基因决定的,而且像你这样小小一只的也很可爱啦…

    “小小一只”这个形容让秦晴很是怨念地看了卓安可一眼。

    卓安可赔了个笑脸转开话题:“不过刚刚你跟闻校霸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不让你出来,还问谁来找你的?”

    秦晴一怔:“他问这个了?”

    “对啊,”卓安可摆出一副后怕模样,“当时那表情眼神可骇人得很,我还以为是我怎么得罪着他了呢。”

    没等秦晴接话,卓安可又道:“不过我承认之后,倒也没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我才觉着很奇怪啊。”

    秦晴一时之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只点了点头,没再继续接这个话头了。

    而此时,另一边相对而立的两人里,闻煜风插着裤袋斜靠着墙面。

    “有事?”

    男生的声调懒洋洋的,带着点不耐情绪。

    即便是跟对面的女生相对而站,他的视线余光还是时不时瞥向教室正门外面的方向。

    凌雨将这些收入眼底,神情有些难看。

    过了几秒之后,她还是轻声地开了口:“后天就是周末了,你有什么安排吗?没有的话,我想请你去——”

    “没时间。”

    这回答几乎是不假思索,语气却带着点漫不经心。

    “……”

    凌雨脸色一白,抬眼,“可是李响说你没有什么事——”

    她话声的末尾部分,在男生倏然转来的寒凉视线里自觉消了音。

    闻煜风凉凉地看了女生片刻,不耐烦地转开目光。

    “我不喜欢有人跟我周围的人打听我的任何事情,你最好别总试图惹恼我。”

    “另外,”闻煜风声线冰冷。“我知道有人在传什么‘前女友’的鬼话,我也知道到底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

    说完,闻煜风抬眸,看着凌雨已经近乎苍白的那张脸。

    “看在李响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计较你以前所作所为——但你记得,我忍耐有限。”

    说完,闻煜风冷淡地收回视线。

    抬腿离开之前的最后一秒,余光里尚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影像仍旧是凌雨的模样。

    想了几秒之后,闻煜风轻“啧”了一声。

    ——

    “校花”?

    到底哪儿有他的小同学好看了?

    …………

    凌雨来找闻煜风之后过了没几天,学校里就传开了个新消息。

    说是校花已经澄清了:她跟闻煜风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普通同学。

    这种八卦消息素来传得最快,卓安可第二天一知道这件事,立刻给秦晴发来了条短信——

    “还真是我冤枉闻校霸了,看来两个人还真没有过男女朋友关系呢。要是这样的话,你就真是第一个跟闻校霸关系不一般的了,抓紧机会啊!”

    收到短信的时候秦晴正在吃早餐,看见消息提醒打开之后,立刻就被呛了一下。

    等回过神,她都没来得及在意卓安可最后的“鼓励”,只疑惑地回复了一条——

    “他不是有过很多女朋友吗?”

    “哎?你听谁说的?”

    “……”

    秦晴想了想,并没有把林曼雪供出来,只回道:“我来一师之前,听当时的同学说的。”

    “哇,那你可把人冤枉狠了,那些都是传言而已,可信度不高的。至少在一中里面,凌雨还是第一个被传言是闻煜风女朋友的人呢。所以大家才会那么好奇,都急于求证这一点啊。”

    秦晴一默。

    ——

    真是她把那人冤枉了?

    其实,他或许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很轻浮的男生吗?

    秦晴正想着,手机一震,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而且你得知道,在你出现之前,我们可没听说煜哥对哪个女生这么亲近过;别说主动,就算好多女生找上门去告白,也都会被吓回来的。”

    “……”

    秦晴握着手机垂了眼,心情有点莫名。

    这么看来,倒真是她把人给冤枉了。

    ……而且还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想法,对那人说了那种过分的话。

    一想到这一层,秦晴觉着都有些食难下咽了。

    “甜甜啊,你怎么还不吃呢?”

    秦奶奶在餐桌对面问。

    秦晴回过神来,放下了手里的餐具,推开椅子起了身。

    “奶奶,我不吃了,我去上学啦。”

    “哎你这孩子,也不差这一口,吃完再走嘛!”

    “不吃了,我要来不及啦奶奶……”

    ……

    早上到学校前的一路上,秦晴都在想着该如何跟那人表达歉意,只不过越想她越有点怂了;等到教室里面,见闻煜风仍旧没露面,秦晴便连最后一分心思都磨了个干净。

    而且从卓安可昨天来之后,那人也再没跟她说过一句话,想来是自己之前那天晚上说的话还是惹恼了对方,这会儿再让她自己主动找过去……

    秦晴叹了声气,把背包放到了课桌上。

    “哎,秦晴。”

    正在秦晴走神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个声音。

    秦晴本能地应了一声,转回头去。

    是他们班里的卫生委员。

    此时那男生正拿着个表格走过来:“今天轮值,到你跟方晓婧擦黑板了,每节课下课就擦,可千万别忘了。”

    “好。”

    秦晴点了点头。

    等早上方晓婧一来,秦晴便给她说了这件事。

    正在收拾东西的方晓婧手一顿,抬头看了看已经写在旁边的当日课表,眼珠一转。

    “我们分工吧。”

    方晓婧开口,“课程按一二三四排开,单数我擦,双数你擦。”

    秦晴怔了一下,便点头:“好啊。”

    方晓婧听秦晴答应,脸上立刻露了笑,拿起水杯出去打水了。

    “秦晴,你让方晓婧忽悠了。”

    那边方晓婧一走出教室,秦晴的后桌男生就无奈地开了口。

    秦晴眨了眨眼,转回头来,不解气地问:“为什么啊?”

    后桌男生伸手一指当日课表。

    “下午第二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最喜欢板书了,有多媒体投影仪也不会用的——到时候你的工作量可就比她多得多了。”

    “……”

    秦晴纠结地皱起小鼻子来。

    她倒不是因为要多擦点黑板而觉得不开心,只是经她后桌一提醒,她才突然想起来——

    这位语文老师个子高得很,板书常常写在上面,她估计自己很难够得着的。

    这样想着,秦晴还是冲后桌男生友好地笑了下。

    “谢谢你,我知道啦。”

    …………

    下午第二节课一下课,方晓婧就放下书本第一个跑了出去,像是生怕秦晴留她一起擦黑板似的。

    秦晴抬头看看那满黑板的粉笔痕迹,尤其是都快贴到黑板顶边的那几排,不由愁苦地皱起小脸来。

    过了几秒,她还是认命地站起身,搬着自己的凳子慢吞吞地上了讲台。

    个子矮还要把这一点展现给全班看什么的……实在是太丢人了。

    秦晴一边苦恼地想着,一边扶着讲台桌子站到了板凳上面。

    她这边一站上去,还没来得及出去玩闹的学生都瞧见了。

    不少人见着新同学小小的个子踩在那板凳上,费力地擦着黑板,都轻声笑了起来。

    而后排,李响正跟闻煜风说着待会儿打球的事情,再一抬眼,就见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此时已经没了影儿。

    他本能地望向教室前排。

    果然便见着教室讲台上,站在板凳上的女孩儿身旁,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下来。”

    秦晴正擦着黑板,便听见身旁蓦地响起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

    男生的语气里带着点微冷的情绪。

    秦晴转过眼,低下视线去,就瞧见了闻煜风正不言不笑地站在她的身侧。

    那人此时正抬眼瞧着她,漆黑的眸子里带着点微凉的光泽,像是两颗水洗过的黑宝石。

    大约估量了两人此时的高度差,秦晴一默。

    ——

    这种踩上凳子也没比他高多少的事实,实在有点伤自尊。

    闻煜风见女孩儿半天都没反应,仍旧踩在那看起来就很是危险的高度上,眸色跟着便一沉。

    他一语不发地上前了一步,手臂在女孩儿腰间一环,向上一提,直接把人抱了起来。

    然后他侧转身,把懵着的小同学“轻拿轻放”地搁在了另一旁的地上。

    秦晴呆住了。

    讲台下面还没来得及出门的学生们也呆住了。

    整个教室里面,霎时间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黑板前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