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20.第二十章
    在闻煜风说完这段话之后,这一块区域的安静渐渐蔓延到整个班级里。

    后排的学生还有些不明所以的,但此时也都没有问,只睁大了眼睛观望着这里。

    秦晴在男生话音落后,懵了好几秒,然后才轻轻地眨了眨眼。

    “你说的帮……帮你做的事情,就是这个么?”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情绪,秦晴说这话时甚至带着点不自觉的结巴。

    闻煜风从昨晚开始都一直抑郁着的心情,在此时难以言喻地明媚起来。

    他唇角弧度又扬了几分。

    “对。”

    男生伸手撑上女孩儿课桌的桌沿,就势俯身下去。

    声音被压得低哑,带着刻意也或是无意的惑音:

    “乖……叫我听听。”

    “……”

    之前就跟过来的李响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了。

    他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但至少他作为一个同性,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煜哥此时那个声音,简直像是带着让人从骨子里发酥的魔力。

    而秦晴作为首当其冲的那个,不但得承受着眼前这人低沉的声线冲击,还要顶着那双漆黑眸子透出来的有点危险的眼神。

    只纠结了两秒,秦晴就选择了生物本能带来的规避直觉。

    她慢吞吞地摇了摇头,把那本语文书向着闻煜风的手边推了推。

    “不喊。”

    “……”

    闻煜风那双漆黑的眸子当即像是泼了浓墨一样。

    他直直地盯着女孩儿,直到秦晴垂了眼,不再跟他对视。

    黑眸里某种晦暗的情绪一闪,闻煜风轻笑着直起身,手里的书松开,任它完全躺到了课桌上。

    “那算了。”

    他似是浑不在意也漫不经心,脚下方向一拧,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后面还呆着的李响骤然回神,连忙加快步伐跟出去。

    路过秦晴的时候,他也没忘向着抬起脸来的女孩儿竖了下大拇指。

    “厉害。”

    李响给女孩儿做口型。

    “……”

    坐在原处的秦晴轻轻抿起唇,低垂下小脑袋去。

    她绷着小脸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那本崭新的语文书,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伸过手拿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李响追出教室门去,刚准备直接转向楼梯,步伐就停了下来。

    他抬头看向相反的一侧——

    之前一副无所谓模样出了教室的人,此时正眸色深沉地站在窗边,修长骨感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没有点起的香烟。

    李响愣了一下。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闻煜风在学校里拿出香烟来——尽管并没有点上。

    在他的印象里,闻煜风虽然被老师跟同学们视为最无法无天的存在,但却从来不规避除了旷课之外的任何纪律。

    ——按闻煜风的话说,自力交上全部学费后,上不上课学不学习就是学生个人的选择自由,跟学校没有关系。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无论是穿校服、还是禁止抽烟打架的规定,至少在校内,闻煜风是从未违背过的。

    那今天……

    李响越想越觉着不对劲,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放轻声音问了句。

    “煜哥?”

    “……”

    过了几秒,闻煜风才无声地转回视线。

    他目不瞬地看着李响,漆黑的眸子里情绪深沉。

    这副神情模样,让李响心里一惊。

    但他没敢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只愈发谨慎地措辞:“煜哥你……对新同学……是认真的么?”

    闻煜风没说话。

    李响咽了口唾沫:“可是新同学她跟我们的差距……好像有点儿……大啊。”

    说完话李响就觉着心虚。

    ——那哪儿是“有点儿”大,人家一个跳级的被各科老师捧在手心的三好学生乖乖女,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跟他们有什么交集的模样啊。

    更何况是他们煜哥……

    李响单一想象这两人在一起之后会给老师们带去的冲击,都觉得有点想打个寒颤。

    真到那时候,怕是老付都得发疯。

    “有多大?”

    就在李响走神地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耳边低沉的男声蓦然开口。

    李响一呆,意识回笼,尴尬地应了声:“……啊?”

    “没什么。”

    男生转开视线,他唇角微抬,插着口袋提腿向楼梯口走去。

    “走吧。”

    …………

    一师中学并不大,再加上各科老师们为了督促各班学生而进行的不遗余力的宣传,秦晴跳级进入高二的事情很快就在高中部传开了。借着之前方兴未艾的“小才女”的名头,再加上那副姣好的面容,她很快就在高中部各班“被”刷了一波存在感。

    只不过在借书风波过去之后,没有了闻煜风的“例行关照”,秦晴的生活终究还是因为她的性格,回归到了从前的平静状态。

    升入高二年级刚好一个周后,仍旧是一个平常的学习日,一大早秦晴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喂,是秦晴吗?”

    电话对面的声音欢欣鼓舞。

    秦晴一怔,继而恍然:“卓安可?”

    女生在电话对面“咯咯”地笑了起来。

    “一个周没联系你,我还担心你已经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秦晴唇角微弯,“你今天怎么想起联系我了?”

    “因为我今天听说了你的消息啊。”

    卓安可在电话里笑着,然后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我听说,你跟我们闻校霸一个班了啊??”

    秦晴一听卓安可提起那人,不由一顿。

    过了几秒她轻应了一声:“对。”

    “那可方便了哎,”卓安可连声笑着,“那你岂不是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

    秦晴一懵,她眨了眨眼,“我跟他只是普通同学。”

    “普通同学??”

    卓安可把声量一提,然后似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压低下来——

    “我可是第一次听说闻校霸专门为了哪个女生跑到别的班级哎,他对你怎么可能是普通同学??”

    没等秦晴再接话,卓安可就又补充了句:“我跟你说,学校里觊觎闻校霸的可是大有人在,就算是他那位绯闻女友都没有过你这待遇哦!”

    秦晴听了这话,垂眼遮住眼底情绪,沉默下来。

    卓安可似乎是听出秦晴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眼睛一转,将话题引开。

    “课间操的时候,我去你们班找你吧,你不要乱跑哦。”

    “今天?”

    秦晴一怔。

    “对啊,怎么了,不方便?”

    “……不是,你来吧。”

    秦晴允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嗯。”

    ……

    上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声打响,兴许是依仗课间操的时间漫长,教课的地理老师拖了将近十分钟的堂。

    最后在全班学生隐约的怨声里,地理老师总算有点意犹未尽地喊了声“下课”,全班同学都舒了口气。

    秦晴也收好自己已经发下来的课本,抬眼看向教室外面。

    按照时间来说,卓安可现在估计已经在教室外面等了一会儿了。

    果不其然,第一个走出去的学生似乎是被什么人堵在了教室门口。

    停了一会儿之后,那个学生转回头来,趁着此时刚下课还算安静,抬高了声音对着教室后排喊了一嗓子——

    “煜哥,我们凌校花找你。”

    教室里安静了一瞬。

    一瞬之后,低声的私语和隐约的起哄声在班级的各个角落里响了起来。

    ……原来不是找她的么?

    都已经准备站起来的秦晴有点无奈地坐了回去。

    不过,“凌校花”……

    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卓安可好像说过,那个女生就是闻煜风的前女友?

    还不等秦晴回忆结束,她的课桌旁,一道修长的身影擦了过去。

    秦晴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下一秒,叫过闻煜风的那个男生又冲着教室里面喊了一嗓子——

    “秦晴同学,门外也有人找。”

    “……”

    还未停歇的哄闹声戛然而止。

    前排的气氛莫名地有点尴尬。

    毕竟一个周之前,闻煜风对他们班里新同学的特殊照顾,他们每个人都是看在眼里。

    而此时偏偏在同一时间,两个人都被叫了出去。

    如果找新同学的是个男生,那岂不是直播修罗场……

    想到这一层,班里好多学生眼睛都亮了。

    也就没人注意,已经走到了教室前方的闻煜风步伐蓦地一停,同时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危险的情绪在他眼底一掠而过。

    不过须臾之后,这丝情绪就被按捺下去。他重新抬腿,走出了教室。

    在他后面几米远的位置,秦晴也站起身来,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等她刚走到教室讲台旁,转向门口方向时,便见着停在门外的男生侧眼一瞥,伸手把门拉合在两人之间。

    “砰”的一声,教室里等着看热闹的学生都愣住了。

    秦晴也呆了一秒,反应过来她连忙跑过去拉教室的门,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了。

    而此时,教室门外。

    凌雨一见到闻煜风身影,便目露愉悦地抬脚走过来。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倚着墙棱、单手背在身后将前门拉得纹丝不动的男生蓦地抬起视线。

    他的面上挂着三分薄笑,在门外这几人身上扫过的眼神却带着寒凉的温度——

    “你们谁找秦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