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作品:《他那么撩

    下午的课间操之后, 第三节课是物理课。

    教物理的是个白白净净的男老师, 戴着副眼镜, 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他刚一上讲台, 就瞧见了坐在第二列第一排的秦晴。

    “噫?”

    物理老师抬了抬眼镜, 定睛看向秦晴, “你们班来新学生啦?”

    这物理老师一贯以脾气好出名, 学生们跟他也没什么距离感, 一听他问话, 纷纷七嘴八舌地应声。

    “行了行了,一给你们逮着机会就开始吵吵……”

    物理老师笑着责备了句, 然后看向秦晴。

    “你叫什么名字?”

    秦晴站起身来:“老师好,我是秦晴,刚转来班里的。”

    “……假谦虚。”

    方晓婧在底下轻轻地咕哝了声,蔑然地撇开了眼。

    只是她的声音小得很, 物理老师并没有听见。

    在秦晴介绍自己之后,物理老师就恍然地拍了下巴掌——

    “你就是初中部那个‘小才女’是吧?”

    “……”

    秦晴无措又有点赧然地低下了眼。

    兴许物理老师也知道自己这话不好作答,便没再深究,只心情很好地转了话头。

    “我听说你数理化三科满分,挺有意思的啊——我是六班的物理老师沈良, 之后有什么不懂的, 随时欢迎你去办公室问我。”

    “谢谢老师。”

    秦晴松了口气, 眉眼温软, 在老师的示意下坐了下去。

    沈良也满意地转身上了讲台, 再转回来时, 他不经意一抬眼,就瞥见了后排的两张空桌。

    沈良眉毛一皱,犹豫了下之后笑着开口。

    “王风超,你给我把后门锁上。”

    被点名的是个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小胖子,一听这话立马愁眉苦脸的——

    “沈老师,我哪儿敢啊?”

    沈良也不生气,好脾气地笑笑。

    “让你锁就锁,这么多人给你作证呢——他们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让你这么干的。”

    “……哎。”

    王风超哭丧着脸应了一声,起身过去关上了后门,又给锁住了。

    而在这工夫里,沈良也把前门关好锁上了。

    下手之后他一边转身回讲台,一边对班里同学笑着道:“这大夏天的,开着空调还不关门,你们就是太不知道给学校省电了啊。”

    底下同学们却都知道沈良意在何为,互相对视了几眼,没几个接话的。

    沈良也不在意,拿起教材开始上课。

    ……

    半个多小时后,七八个男生顺着教学楼主楼梯,零零落落地走了上来。

    上到四楼,一转弯就是六班的前门。

    有两个按捺不住性子的外班男生,抬脚就想凑到门前去看看六班那个“新来的小姑娘”。

    只不过他们还没等迈出第二步去,就被身后声音喊住了。

    ——

    “还在上课。”

    那两人心有不甘地转了回来。

    “煜哥,就看一眼,不耽误的。”

    “……”

    身高腿长的男生伸手拽松了刚系好的领带,笑意疏懒地一抬眼。

    两点冰凉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睨着两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

    “……”

    那两个男生把脖子一缩,乖乖地道了别,转身和其余几个一起往自己班里走了。

    教室外面于是只剩下了三人。

    而李响早就迫不及待地窜到了后门,拧了两下门把手发现无果之后,一脸喜意当即沉了下来。

    “艹,哪个孙子锁的后门?”

    李响的声音没刻意抬高,但也不算小,正赶上教室里面讲课的空隙,全班都听了个八/九分。

    最后面那个锁门的小胖子更是吓得一哆嗦。

    坐在第一排的秦晴也模糊听着了,心里有点莫名的不安升了起来。

    只不过还没等她想明白自己这不安情绪的来源,讲台上的沈良老师已经笑眯眯地重新接了教课的节奏。

    秦晴的思绪于是也被带回了学习。

    教室外。

    “煜哥,砸门吗?”

    李响脸色难看地走了过来。

    闻煜风轻笑了声,掂着篮球在手里耍花式,神情淡淡。

    “上次我怎么说的?”

    “……”

    李响没接话,咬了咬牙,沉默了两秒之后才开口。“可沈良也就太闲了,每次都——”

    闻煜风蓦地抬眼,薄唇微掀着,两点眸子里却不见半分笑色。

    李响被那眼神刺了一下,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之后被一旁的赵子睿使了个眼色,他才不情不愿地改了口。

    “……沈老师。”

    闻煜风收了视线,懒洋洋地往墙棱上一倚。

    “我说打完这场再回,你自己先告饶的。”

    李响哭丧着脸:“我哪儿记得这节课刚好是物理课啊。”

    “等吧,还有五分钟。”

    “哎。”

    李响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趴窗台上去了。

    几分钟后,有些刺耳的下课铃声在整栋教学楼内拉响。

    李响几乎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满眼殷切地看向闻煜风。

    “……”

    闻煜风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篮球扔过去,便长腿一迈,走向了教室前门。

    等到了教室门口的时候,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串钥匙。

    拈了其中一把,闻煜风向着教室门的锁孔插去。

    旁边赵子睿和李响看得目瞪口呆,过了两秒李响才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闻煜风——

    “煜哥,你还配教室钥匙了??”

    “以备不时之需啊。”

    闻煜风语意疏懒地应了声,同时右手拧了最后一道。

    “咔哒”一声,锁栓撤回的声音。

    闻煜风唇线微挑,左手落上门把,往下一拉,继而向前一推。

    教室门大敞而开。

    站在讲台上已经在收拾教材的沈良愣了一下,全班也大为惊讶地转过脸来。

    而所有人视线中心,闻煜风笑容懒散地收了钥匙,往门框上一靠。

    声音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痞气。

    “沈老师,下课了。”

    沈良压下视线,看见闻煜风垂着的指尖上勾着的钥匙后,他才反应过来。

    他也没恼怒,反而是扶着立起的书本笑道。

    “行啊你,也学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

    “是老师教的好。”

    闻煜风懒洋洋地玩笑着,等沈良走下讲台出门去,才直起身,抬了长腿往教室里面走。

    而此时的讲台下,坐在第一排的秦晴呆呆地看着教室门口的身影。

    懵了一秒后,她兀地回过神来,连忙压下小脑袋去。

    她的后位从后面瞧着,只觉得班里的新同学差点把自己塞进课桌里。

    实在是这条件反射的动作有些明显,而秦晴的那身蔷薇小黑裙在这满教室的白衬衫里也太过扎眼,闻煜风的视线不自觉地瞥了过去。

    从他的角度望去,窝在自己座位上的女孩儿被课桌挡了大半的身形,只能瞧着两条骨肉匀停的纤白小腿,还有搁在桌上白皙好看的手臂。

    整张小脸都被埋下,看不清半点五官模样,唯独露着的弧线漂亮的耳朵微微泛着粉意。

    ……大概确实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闻煜风这样想着,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然后就要抬脚回自己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座位。

    只不过下一刻,他的思绪一滞,脚步跟着蓦地一停。

    不偏不倚,恰是停在了秦晴的右前方位置。

    静默三秒,闻煜风的视线旁落,一直压到趴在桌上不肯起身的小姑娘身上去。

    再过须臾之后,男生的薄唇慢慢掀了起来。

    “煜哥??”

    跟在后一位的李响不解地出声问了句。

    ——他也觉着新同学看起来应该挺漂亮,只不过学校里漂亮的女生那么多,他还真没见闻煜风这般反应过。

    李响没认出趴着的女孩儿是谁,赵子睿却已经懂了,他不动声色地拉了李响一把,率先掉头从另一条过道回位置去。

    闻煜风没理会身后两人动静,唇角压不住地上扬。

    再开口时,低哑的嗓音都带着无法掩饰的愉悦——

    “啧,这是哪位?”

    “……”

    听得头顶磁性的声线微震,秦晴便心知自己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她安静了几秒,然后才慢吞吞地直起腰。

    精致漂亮的小脸被闷得泛着嫣红色。杏眼的眸子黑白分明,里面还映着个修长的男生的身影儿。

    透着粉的唇微微抿着,女孩儿的眼神里也带着说不分明的无辜和微恼情绪。

    秦晴刚准备开口喊声“学长”,就被人打断了话音。

    “她是我们班新转来的,”方晓婧笑着直接抢了话头,站起身来,“煜哥,你可别吓着她。”

    闻煜风却是看也未看这女生一眼,只眸色漆黑一瞬不瞬地盯着秦晴。

    眼底笑意深沉,又藏着些谑弄的痞意。

    “新转来的?自我介绍过了?”

    被忽视得彻底,方晓婧脸上笑容有点挂不住,但她还是主动接了话。

    “当然了,刚来就自我介绍了。”

    “……我问你了么。”

    闻煜风终于抬了视线看向方晓婧,开口时却笑意一淡,眼神也凉得让人背后发寒。

    “……”

    方晓婧表情一僵,过了一会儿才讪讪地坐了回去。

    闻煜风把目光焦点重新落回到女孩儿身上。

    修长有力的五指往秦晴的桌上一撑,他压腰倾身,唇角弧度似笑非笑——

    “做过自我介绍了?”

    “……”

    秦晴轻眨了下眼。

    她实在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顶着背后全班兴致勃勃的注目,秦晴最后也只能乖乖地点了下头。

    “嗯。”

    一周没见,声音还是记忆里的软糯可爱。

    闻煜风眼神一深,面上疏懒笑意不改,声线却压得愈发低哑:

    “真可惜,我没听到啊。”

    他意味深长地停了一下,“所以,你是不是该单独做个介绍给我听,……小同学?”

    最后三个字带着不加掩饰的戏谑和沉哑氤氲的深意,撩拨得女孩儿白玉似的耳垂都染了红。

    ……要坚持住哇秦晴。

    秦晴在心里给自己小声鼓劲儿,只不过再出口的声音仍旧软软的——

    “秦晴。”

    闻煜风听得眼神一闪,瞳色愈发漆黑深邃。

    这声音……

    男生轻啧了声,直起身,笑着侧开眼去。

    ……实在是一听就好欺负得很。

    叫他怎么忍得住?

    笑过之后,闻煜风转落回视线。

    他侧身倚坐在了秦晴那边的桌沿上,唇角一抬,似笑非笑地垂眼看着一副听话乖巧模样的小姑娘——

    “我有点累了,小同学,能不能给让个座位?”

    “……”

    秦晴闻言懵了一秒,然后仰起小脸来,眼神无辜地看向闻煜风。

    杏眼微微睁大了,像是只受了惊的小奶猫。

    闻煜风被这眼神瞧得心痒,两点眸子里如同泼了浓墨,更加深沉和无法言喻的情绪在眸子深处翻涌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再开口,就有个恼怒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

    ——

    “闻煜风!”

    一听这再熟悉不过的声线,兴致勃勃看戏八卦的学生们立刻纷纷低下头去。

    过了两秒,他们才敢偷眼瞥向大步走进来的班主任。

    付正楠一直走到秦晴和方晓婧的桌前,望着闻煜风脸色涨红。

    “三番五次欺负个小姑娘……你自己不当个好学生,是不是也看不惯别人好,啊?!”

    “……”

    闻煜风笑意一淡。

    过了两秒,他懒洋洋地直起身,不笑不怒地看向付正楠。

    这副反应更让付正楠无名火起,他抬手怒指闻煜风。

    “前两天跟人高一年级的教官打起来结果落了记过处分、全校通报批评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你又得寸进尺!”

    付正楠气得脑门青筋都蹦起来:“行,你要是不想上学——我一定帮你跟学校申请一个劝退处分!省得你祸害其他人!”

    班里其他同学听得心惊胆战,大气不敢出,唯独风暴正中的闻煜风神色淡定得如同置身事外。

    即便听到“劝退处分”时,他也只是轻慢一笑,声线疏懒:

    “那就麻烦付老师了,我一定配合——”

    “老师,您误会了。”

    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稍动的时候,一个温软的声音响了起来。

    付正楠和闻煜风同时转头,望向开口的女孩儿。

    闻煜风微蹙了眉,给了秦晴一个示意。

    “……”

    秦晴视若无睹,神情认真地看着付正楠,“刚刚是我在跟闻学长借课本用,上一次在办公室也是我主动让的座位,还有……”

    她的话音一顿,一点类似羞恼的情绪从澄澈的眸子里掠了过去。

    “还有之前在训练区,闻学长是因为送中暑昏倒的我去校医院,所以才跟教官们冲突的。”

    这一番话干净利落,没半点拖泥带水,说完之后,却是让付正楠和其余的学生都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付正楠余火未消,但此时见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义正言辞神色严肃,倒也实在没法再粗声。

    他皱着眉看向闻煜风——

    “真是这样?”

    “……”

    闻煜风缓缓地将目光从秦晴身上收了回来。

    黑眸深处,两点墨色的火光微熠。

    秦晴转而目光殷殷地看着他,一点不自知的焦急藏在她的眼睛里。

    “是。”

    过了许久,闻煜风垂眼,声线平静。

    除此之外,再一个字都没多说。

    付正楠神情意外。

    这还是他第一次从闻煜风这儿听见这种近乎服软的口吻,意外到让他怀疑自己是幻听。

    就在这时,教室门外一个老师探头进来喊了一声。

    “付老师,麻烦出来一下。”

    付正楠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神色稍缓地转回脸。

    “行了,你们都先准备上课,这事之后再说。”

    说完,付正楠调头离开。

    等付正楠身影在教室门口消失,秦晴提着的那口气骤然一松,努力绷出来的严肃的小表情也顷刻消解。

    揣着急促的心跳,她腿软地坐了回去。

    跳级第一天就敢对班主任扯谎,还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

    这种提心吊胆的事情做多了,大概会减寿的吧?

    秦晴皱着小脸怨念地想。

    只是她这口气还没松完,低沉的男声就在身旁响了起来。

    ——

    “你一直这么乐于助人?”

    闻煜风这一开口,秦晴就被迫想起了自己刚刚在全班面前承认和这人认识的事实,心情更是蔫到没边。

    “学长,”她慢吞吞地仰起小脸来,“这是知恩图报,不是乐于助人。”

    闻煜风低笑了声:“知恩图报?就像你那天‘救’我一样?”

    “……”

    秦晴内心挣扎了一下,小声道:“那是个误会……”

    闻煜风却没等她说完,低笑着接了话。

    “那你对我的恩可确实不小,我一定好好报答你啊,小同学。”

    明明也没什么的称呼,从男生的口中说出来,偏偏就带上让人面红耳热的灼热温度。

    秦晴犹豫了一秒才开口。

    “我叫秦晴,不叫小同学。”

    “好,下次不叫小同学,换一个。”

    闻煜风似笑非笑地应了一声。

    教室前门,下节课的化学老师已经走了进来。

    闻煜风没再多留,抬腿向后排走去。

    秦晴彻底地松了这口气。

    不过安静了没到一分钟,后位的同学就戳了戳她。

    秦晴转回头去,不解地看向对方。

    那人递来一本崭新的化学书。

    “煜哥让传给你的。”

    “……”

    秦晴这才想起自己之前一时心急,诹出来的“借书”的理由。

    她微红着脸颊,低声道谢,接了过来。

    书本崭新,秦晴粗略一翻,觉着似乎一页都没被碰过。

    说不定连名字都没写吧?

    秦晴这样想着,自然而然地翻到了第一页去。

    两个印迹未干的花体大字正准地映入眼底。

    秦晴蓦地一呆。

    两秒之后,化学书被女孩儿啪地一下合上。

    红晕从脸颊一直染到了女孩儿白玉似的耳垂。

    而被勾起的记忆里,那个已经被她暂时忘记的低哑嗓音,似乎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甜甜”。

    “…………”

    坐在后面的那人于是发现,新同学又一次把快要自己塞进课桌里了。

    而教室的某个角落,有人垂下眼去,极为愉悦地低笑了一声。

    …………

    第四节课一下课,闻煜风就被付正楠叫去办公室。

    最后排躁动了一整节课的李响终于按捺不住,拉着赵子睿跑到了秦晴的面前。

    高二的各科课程已经开始了一个多周,秦晴被军训耽搁,落下了进度,此时正拿着闻煜风传给她的新书在预习。

    冷不丁地,头顶两道人影笼了下来,秦晴顿了顿,还是抬起脸来看过去。

    ——

    是两个有点眼熟的男生,其中一个还染了嚣张的黄毛。

    没等秦晴想起自己是在哪儿见过这两人,就见其中一个嬉皮笑脸的开了口:“你就是秦晴啊?”

    秦晴一默。

    这句话最近在她这儿出现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

    赵子睿在旁边拍了李响后脑勺一把:“能不能有点礼貌?”

    李响八卦的心情正热烈,此时也懒得和赵子睿计较,他立马从善如流地哈了下腰:“对不住啊秦同学,我实在是闻名已久,隔了这么久才又见了面,有点激动,没控制住语气。”

    秦晴懵然地睁大了漂亮的杏眼:“‘闻名已久’?”

    “对啊!”

    李响哈腰之后直起身来,底气一提,声量都高了不少。

    “能被我们煜哥看——”

    话音未落,教室门外走进来道人影。

    肩宽腰窄,身高腿长。听了动静那人插着口袋往门框上一靠,薄唇斜勾。

    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睨着这儿,眼神里笑色冰凉。

    “…………”

    李响一口气没提完就被迫卡住,差点把自己噎着。

    而坐在座位上的女孩儿并没注意到教室门口出现的身影,此时仍旧是一脸不解地看着李响,等着他余下的话音。

    在这两边夹击的眼神里,李响笑意僵硬,强行改口——

    “能被我们煜哥看……看好的学生,那必然前途无量啊!”

    “……”

    教室门口的人这才收了视线,薄唇扯起个弧度,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