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作品:《他那么撩

    秦晴眼前确实是黑了那么几秒,就在那须臾之间,疲劳积郁到了爆发点,她没能控制住身体,便扑倒在了跑道上。

    只不过转瞬,手心和膝盖上蹭破的痛觉就唤回了她的意识。

    等班里众人把她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的时候,秦晴已经自己慢慢从地上坐起来了。

    ……

    真丢人啊。

    秦晴撑着昏沉的意识,有些无奈而赧然地想着。

    “你没事吧?”

    卓安可最先蹲到了秦晴身旁,伸手扶住了她。

    “……”

    秦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便摇了摇头。

    哪想到不摇头还好,这一摇,她顿时就觉着眼前世界都开始跟着天旋地转起来了。

    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霎时间更是白了几分。

    “你这是中暑了吧?”

    卓安可担忧地开口,“你这种情况得去医务室才行,我扶你——”

    这边卓安可话音未落,包围圈外围,突然有几个女生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紧跟着一片骚动在整个操场上蔓延开来。

    秦晴被挡得严严实实,浑然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刚刚最初的尖叫传来的方向……

    没等秦晴想通自己的猜测,已经有议论声在她耳边实况转播了——

    “我天,不愧是煜哥啊——他竟然敢跟教官动手??”

    “而且还是一对二……我怎么看着这两个教官还弄不过他一个人呢?”

    “卧槽厉害了,这一下擒拿用得,他肯定练过的吧?”

    “……这才多长时间?那俩教官输了??我没看错吧!”

    没多久议论声便平歇下来,秦晴抬头,便见男生冷眉冷眼地从自动分开的包围圈外走了进来。

    跟闻煜风对上视线,秦晴怔了一下。

    她还从没见过这人这副模样,看起来眼睛里像是笼了层薄冰,满身都贴了隐形的“我不好惹”的标签,她记忆里那修长漂亮的指节也攥成了拳,白皙肤色掩饰不住拳峰位置的红痕。

    尽管那张不笑的面庞依旧清俊好看,凌厉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却带着让人不敢近身的煞气。

    也是到了此刻,眼前这个“闻煜风”才终于跟林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校霸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

    也或者……这才是那人的真面目吧。

    秦晴垂下眼去,避开了视线交汇。

    至于以前,兴许都是她的错觉和他的表象罢了。

    然而,秦晴没看见的是,在见到她清醒状态的瞬间之后,闻煜风像是叫冰封了的眼眸里凉意倏然消融,有些煞人的低气压也从他周身退了去。

    闻煜风快步到了秦晴面前,屈膝蹲下身来。

    微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覆上了秦晴的额头,秦晴一愣,眼睛微睁,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却已经抽回去了。

    “你中暑了。”

    取而代之的是闻煜风低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叫人在酷暑中都莫名背后发凉的寒意。

    “我送你去医务室。”

    说着,他侧过身去,言简意赅:“趴上来。”

    “……”

    秦晴顿了顿,有些复杂又慢吞吞地看了闻煜风一眼。

    这么多人眼巴巴地目光热切地看着,让她趴到他背上去?

    ……除非她疯了。

    秦晴这样腹诽着,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

    “谢谢学长,不麻烦了。”

    “……”

    余光瞥见女孩儿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汗意,闻煜风的眸色渐渐凉了下来。

    他的唇角却是扬起,漆黑的眸子里不见笑意。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姿势啊。”

    秦晴动作一停,心底警铃倏然拉响。

    可惜她原本就是身体素质一般,此时又正在虚弱时候,肢体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反应。

    只等到四周一片低声惊呼,秦晴则是眼前一花,跟着天地翻转。

    ——她被闻煜风直接扛上了肩。

    原本就差距明显的身高差立时被放大体现——

    秦晴只觉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快要有两米了,很高很高,一不小心就得栽下去摔个头破血流。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挣扎动作立马胎死腹中,秦晴吓得小脸煞白,双手紧紧而又徒劳地攥着男生的衬衫,软糯的声音都吓得发颤——

    “闻、闻煜风……你放我下来哇……”

    这是闻煜风第一次听秦晴喊自己的全名。

    带着哭腔,字字软糯。

    听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

    但到最后,他也不过是拎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校服的小西装外套,垫在自己肩侧免得硌着女孩儿,然后就转身往医务室的方向走。

    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

    声音还是哑得厉害。

    ——

    “不放。”

    黑眸深沉,如两潭浓墨。

    …………

    秦晴最后真地是被闻煜风一路扛到医务室的。

    只所幸校方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体育场是个最容易出事故的地方,把校医院就建在体育场的对面,两者之间距离并不长。

    但即便这样,这一路走来承受的那些惊叹目光,也已经让秦晴快要羞愤致死了。

    进了校医院里面,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校医也被两人这出场姿势惊得不轻。

    “这这……”校医伸手指着秦晴,瞠目结舌地,半天才接上话来,“这怎么回事?”

    闻煜风抬手托住女孩儿的腰身,把人小心地放了下来。

    英气的眉微微拧了起来。

    “中暑。”

    “……”

    秦晴气鼓鼓地睁着眼睛睖着他,漂亮的小脸通红,连耳垂都染着好看的嫣粉。

    “中暑?严重吗?”

    校医听了不敢大意,忙走过来检查,一边拿听诊工具一边埋怨闻煜风,“既然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能直接给人扛过来?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你是她同学吧?下次别这么粗鲁,温柔点!”

    “下次?”

    闻煜风微一挑眉,黑眸里掠过些不悦的情绪去。

    只不过过了几秒,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薄薄的唇勾了起来。

    那双漆黑的眸子转而盯到了秦晴的身上,笑意在眼底潋滟。

    “好。下次我一定……轻拿轻放。”

    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和语气,让秦晴赧然而失语,一路积郁的满腔羞愤不知应该从哪儿宣泄。

    如果换成旁人,此时大概早已忍不住跟闻煜风杠起来,但就像秦晴并不擅长与同学表达善意,她更不熟悉的,便是应该如何去责难别人进而表达自己的不愉。

    于是最后,尽管气鼓鼓的,秦晴还是垂了眼坐在那儿,没说什么。

    没从秦晴那儿得到反抗,闻煜风却眼神一深,心里被撩拨着的火星莫名又腾地一下升了半丈。

    过了半晌,他低眼瞧着秦晴,哑声笑了。

    “你怎么那么好欺负,嗯?”

    “……!”

    秦晴抬起头来,气得极了,漂亮的杏眼都睁得圆溜溜的。

    “闻煜风。”

    她带着点恼怒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又软又糯。

    “——再喊一遍。”

    闻煜风没经思考,就本能地开口。

    等同时收到秦晴和校医那边震惊的目光,他才蓦然回神。

    ……艹。

    黑眸里掠过难得一见的狼狈情绪,闻煜风轻咳了声,转开眼去。

    再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大概就真要成个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