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番外

作品:《他那么撩

    【VIP章节订阅率不足7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重复内容)】  “那煜哥你怎么还——”

    李响还没等说完, 被跟上来的赵子睿在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你是不是傻?”赵子睿斜着眼看李响, 眼神里深藏着对智弱的同情, “煜哥明显是要去高一年级找人。”

    “……”

    李响眨了眨眼, 终于反应过来, 难得没去计较赵子睿的毒舌:“他要找什么人?”

    赵子睿没急着接话,他抬起视线来看向走在前面的男生。

    过了几秒之后, 他转回头。

    “我听说, 昨天煜哥让你们去查了初中部的一个人?”

    “……”

    李响皱着眉想了想,“这倒确实是有。他让我打听一下之前那个空降初三年级大榜第一的转校生来着。煜哥昨天还说, 他只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怎么念,但不知道是具体哪两个字,让我一定把这个搞清楚。”

    赵子睿眼神一闪:“那人叫什么?”

    李响:“秦晴。秦汉的秦, 晴天的晴。”

    赵子睿沉默了几秒。

    “还真是她啊。”

    “你认识??”

    李响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赵子睿瞥了李响一眼:“不止我认识,你也认识。”

    “……”

    李响这次已经惊得话都没说出来。

    赵子睿也没吊他胃口:“你还记不记得前一段时间在校门外面, 遇见了个戴着棒球帽后来被孙兴领走了的初中部的女孩儿?”

    李响苦苦思索了几秒,然后一拍脑袋。

    “当然记得了!特别可爱的小学妹, 长相——”他的话音戛然一停, “等等……难道她就是煜哥问的那个秦晴??”

    赵子睿点了点头。

    李响皱起眉来,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那你怎么知道她叫什么啊?”

    赵子睿闻言,没急着回答, 先冷笑着瞥了李响一眼。

    “还不是托你的福?那次你替凌雨约煜哥去娱/乐/城,煜哥让你气走之后, 我跟上去, 刚出门没多远就见着那小姑娘了。正好碰见个初中生跟她告白, 还喊了她名字。”

    李响隐约猜到后面必然还有什么大新闻,立刻亮了双眼凑上去——

    “然后呢然后呢?”

    赵子睿微微一笑:“你猜。”说完,他拔腿走人。

    “——艹!赵子睿你个龟孙——给劳资把话说完再走!”

    …………

    升入一师中学高中部的,原本就几乎全是初中部的原班人马。

    即便过去的班级都被打碎重组,也不耽误新同学们在自己的新班级里寻找自己过往的“革命同志”。一时满教室“认亲”之风盛行,三五扎堆,熟识相聊;倒是秦晴这样的异数,就这么被搁在了一旁。

    故而,闻煜风到了高一十五班的教室门外的时候,落入眼里的,就正是他的“小同学”孤零零地趴在一张课桌上,看起来魂游天外的模样。

    有点呆呆的……还特别可爱。

    闻煜风唇角微掀,懒洋洋地往教室前门一倚。

    然后他抬起手臂,修长骨感的指节屈了起来,在教室门上叩了叩。

    “笃笃”两声,不轻不重。

    教室里却是早有人瞧见了门口这一位,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毕竟闻煜风的名号,在一师中学无论初中部还是高中部,都算得上人尽皆知了。

    更何况那张清俊面庞的辨识度,比他们一中的所谓校草还高了三分。

    “闻学长……请问您找谁?”

    坐在靠门位置的一个女生大着胆子红着脸,出声问了大家全都好奇的问题。

    闻煜风没答话,似笑非笑地看着教室中间,那个趴在桌子上对于他的到来毫无所察的女孩儿。

    循着他的视线,众人也往那个角落看过去。

    只不过那一角也有不少女生,此时或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或是面含羞色地低下头去。

    唯独那么一个与众不同,始终双眼失神又蔫哒哒地趴在桌上。

    细看去,跟只被凶狼压在爪尖下舔秃了毛的小羊羔似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

    闻煜风瞧得忍不住低笑了声,也没再等女孩儿主动看见自己。

    他长腿一抬,插着裤袋走进了教室里面。

    一路都披着女生们暗隐歆慕的眼神。

    直到他站在了女孩儿的桌前。

    不偏不倚,一道身形遮了晨时的熹光,把影儿投在了秦晴的身上。

    秦晴呆了一下,终于回过神,茫然地抬起头来。

    逆着光线看清了那熟悉的侧颜线条,秦晴“啊”了一声,本能地站起身退了一步。

    然后她神色微慌地转回眼去看教室后门。

    锁着的。

    秦晴生无可恋地转了回来,黑白分明的眸仁带着点无害和无措,又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的男生。

    闻煜风眼神渐深。

    ……

    他觉着自己大概是疯了,不然怎么站在面前还不及自己肩高的这个女孩儿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觉着心痒得快要绷不住。

    她不过轻轻地“啊”了一声,撩拨起来的那些情绪就压不住地翻涌。

    而这些他自己都压抑不住亟需宣泄的情绪之后,在那个濒临爆发的节点上,眼前的女孩儿只是退了一步——只是退了一步,他就什么也不敢做了。

    来路上在脑海里拼命构想的所有满足自己贪餍想法的行为,在她那一步之后,登时如雪消融。

    “……你确实只有十五吧?”

    男生眸色深沉,声线微哑。

    秦晴茫然不解地望着他,还微微侧了下脑袋,眼神无辜。

    “啧。”

    闻煜风抬手,挡在女孩儿眼睛前。

    “……”

    秦晴无辜地瞪着自己面前这只干净漂亮指节分明的手。

    然后她听见闻煜风开口——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犹豫了一会儿,秦晴点了点头:“哦。”

    声音软糯轻柔。

    闻煜风黑眸一沉:“也别用这种声音跟我说话。”

    秦晴:“…………”

    空气安静了几秒,闻煜风又轻“啧”了声。

    “好好军训。”

    说完话,他抽回手转身往来路返回。

    最后一帧留给秦晴的侧颜,只见着一点似是恼怒又好像不只是恼怒的情绪蕴在男生英挺的眉宇之间。

    等那人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外,秦晴茫然地坐了下来,回想了一下闻煜风进门之后的表现。

    然后她目露不解。

    ——

    曼雪只说这人抽烟打架逃课泡吧,怎么不说他脑子也不太好呢??

    而此时,教室门外。

    在外面目睹了全程的赵子睿和李响快步向着闻煜风离开的方向跟去,一边走李响一边憋不住笑——

    “你看见了吗,我刚刚还以为煜哥是要进去把人直接抱走呢,没想到他竟然在一个小姑娘的面前犯怂了啊!”

    “你是不是傻?”赵子睿斜着眼看李响,眼神里深藏着对智弱的同情,“煜哥明显是要去高一年级找人。”

    “……”

    李响眨了眨眼,终于反应过来,难得没去计较赵子睿的毒舌:“他要找什么人?”

    赵子睿没急着接话,他抬起视线来看向走在前面的男生。

    过了几秒之后,他转回头。

    “我听说,昨天煜哥让你们去查了初中部的一个人?”

    “……”

    李响皱着眉想了想,“这倒确实是有。他让我打听一下之前那个空降初三年级大榜第一的转校生来着。煜哥昨天还说,他只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怎么念,但不知道是具体哪两个字,让我一定把这个搞清楚。”

    赵子睿眼神一闪:“那人叫什么?”

    李响:“秦晴。秦汉的秦,晴天的晴。”

    赵子睿沉默了几秒。

    “还真是她啊。”

    “你认识??”

    李响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赵子睿瞥了李响一眼:“不止我认识,你也认识。”

    “……”

    李响这次已经惊得话都没说出来。

    赵子睿也没吊他胃口:“你还记不记得前一段时间在校门外面,遇见了个戴着棒球帽后来被孙兴领走了的初中部的女孩儿?”

    李响苦苦思索了几秒,然后一拍脑袋。

    “当然记得了!特别可爱的小学妹,长相——”他的话音戛然一停,“等等……难道她就是煜哥问的那个秦晴??”

    赵子睿点了点头。

    李响皱起眉来,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那你怎么知道她叫什么啊?”

    赵子睿闻言,没急着回答,先冷笑着瞥了李响一眼。

    “还不是托你的福?那次你替凌雨约煜哥去娱/乐/城,煜哥让你气走之后,我跟上去,刚出门没多远就见着那小姑娘了。正好碰见个初中生跟她告白,还喊了她名字。”

    李响隐约猜到后面必然还有什么大新闻,立刻亮了双眼凑上去——

    “然后呢然后呢?”

    赵子睿微微一笑:“你猜。”说完,他拔腿走人。

    “——艹!赵子睿你个龟孙——给劳资把话说完再走!”

    …………

    升入一师中学高中部的,原本就几乎全是初中部的原班人马。

    即便过去的班级都被打碎重组,也不耽误新同学们在自己的新班级里寻找自己过往的“革命同志”。一时满教室“认亲”之风盛行,三五扎堆,熟识相聊;倒是秦晴这样的异数,就这么被搁在了一旁。

    故而,闻煜风到了高一十五班的教室门外的时候,落入眼里的,就正是他的“小同学”孤零零地趴在一张课桌上,看起来魂游天外的模样。

    有点呆呆的……还特别可爱。

    闻煜风唇角微掀,懒洋洋地往教室前门一倚。

    然后他抬起手臂,修长骨感的指节屈了起来,在教室门上叩了叩。

    “笃笃”两声,不轻不重。

    教室里却是早有人瞧见了门口这一位,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毕竟闻煜风的名号,在一师中学无论初中部还是高中部,都算得上人尽皆知了。

    更何况那张清俊面庞的辨识度,比他们一中的所谓校草还高了三分。

    “闻学长……请问您找谁?”

    坐在靠门位置的一个女生大着胆子红着脸,出声问了大家全都好奇的问题。

    闻煜风没答话,似笑非笑地看着教室中间,那个趴在桌子上对于他的到来毫无所察的女孩儿。

    循着他的视线,众人也往那个角落看过去。

    只不过那一角也有不少女生,此时或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或是面含羞色地低下头去。

    唯独那么一个与众不同,始终双眼失神又蔫哒哒地趴在桌上。

    细看去,跟只被凶狼压在爪尖下舔秃了毛的小羊羔似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

    闻煜风瞧得忍不住低笑了声,也没再等女孩儿主动看见自己。

    他长腿一抬,插着裤袋走进了教室里面。

    一路都披着女生们暗隐歆慕的眼神。

    直到他站在了女孩儿的桌前。

    不偏不倚,一道身形遮了晨时的熹光,把影儿投在了秦晴的身上。

    秦晴呆了一下,终于回过神,茫然地抬起头来。

    逆着光线看清了那熟悉的侧颜线条,秦晴“啊”了一声,本能地站起身退了一步。

    然后她神色微慌地转回眼去看教室后门。

    锁着的。

    秦晴生无可恋地转了回来,黑白分明的眸仁带着点无害和无措,又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的男生。

    闻煜风眼神渐深。

    ……

    他觉着自己大概是疯了,不然怎么站在面前还不及自己肩高的这个女孩儿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觉着心痒得快要绷不住。

    她不过轻轻地“啊”了一声,撩拨起来的那些情绪就压不住地翻涌。

    而这些他自己都压抑不住亟需宣泄的情绪之后,在那个濒临爆发的节点上,眼前的女孩儿只是退了一步——只是退了一步,他就什么也不敢做了。

    来路上在脑海里拼命构想的所有满足自己贪餍想法的行为,在她那一步之后,登时如雪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