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89.第八十九章
    【VIP章节订阅率不足7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重复内容)】  卓安可最先蹲到了秦晴身旁, 伸手扶住了她。

    “……”

    秦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 便摇了摇头。

    哪想到不摇头还好,这一摇, 她顿时就觉着眼前世界都开始跟着天旋地转起来了。

    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霎时间更是白了几分。

    “你这是中暑了吧?”

    卓安可担忧地开口,“你这种情况得去医务室才行, 我扶你——”

    这边卓安可话音未落,包围圈外围,突然有几个女生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紧跟着一片骚动在整个操场上蔓延开来。

    秦晴被挡得严严实实, 浑然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刚刚最初的尖叫传来的方向……

    没等秦晴想通自己的猜测, 已经有议论声在她耳边实况转播了——

    “我天,不愧是煜哥啊——他竟然敢跟教官动手??”

    “而且还是一对二……我怎么看着这两个教官还弄不过他一个人呢?”

    “卧槽厉害了,这一下擒拿用得,他肯定练过的吧?”

    “……这才多长时间?那俩教官输了??我没看错吧!”

    没多久议论声便平歇下来, 秦晴抬头,便见男生冷眉冷眼地从自动分开的包围圈外走了进来。

    跟闻煜风对上视线, 秦晴怔了一下。

    她还从没见过这人这副模样, 看起来眼睛里像是笼了层薄冰, 满身都贴了隐形的“我不好惹”的标签,她记忆里那修长漂亮的指节也攥成了拳, 白皙肤色掩饰不住拳峰位置的红痕。

    尽管那张不笑的面庞依旧清俊好看,凌厉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却带着让人不敢近身的煞气。

    也是到了此刻, 眼前这个“闻煜风”才终于跟林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校霸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

    也或者……这才是那人的真面目吧。

    秦晴垂下眼去, 避开了视线交汇。

    至于以前, 兴许都是她的错觉和他的表象罢了。

    然而,秦晴没看见的是,在见到她清醒状态的瞬间之后,闻煜风像是叫冰封了的眼眸里凉意倏然消融,有些煞人的低气压也从他周身退了去。

    闻煜风快步到了秦晴面前,屈膝蹲下身来。

    微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覆上了秦晴的额头,秦晴一愣,眼睛微睁,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却已经抽回去了。

    “你中暑了。”

    取而代之的是闻煜风低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叫人在酷暑中都莫名背后发凉的寒意。

    “我送你去医务室。”

    说着,他侧过身去,言简意赅:“趴上来。”

    “……”

    秦晴顿了顿,有些复杂又慢吞吞地看了闻煜风一眼。

    这么多人眼巴巴地目光热切地看着,让她趴到他背上去?

    ……除非她疯了。

    秦晴这样腹诽着,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

    “谢谢学长,不麻烦了。”

    “……”

    余光瞥见女孩儿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汗意,闻煜风的眸色渐渐凉了下来。

    他的唇角却是扬起,漆黑的眸子里不见笑意。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姿势啊。”

    秦晴动作一停,心底警铃倏然拉响。

    可惜她原本就是身体素质一般,此时又正在虚弱时候,肢体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反应。

    只等到四周一片低声惊呼,秦晴则是眼前一花,跟着天地翻转。

    ——她被闻煜风直接扛上了肩。

    原本就差距明显的身高差立时被放大体现——

    秦晴只觉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快要有两米了,很高很高,一不小心就得栽下去摔个头破血流。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挣扎动作立马胎死腹中,秦晴吓得小脸煞白,双手紧紧而又徒劳地攥着男生的衬衫,软糯的声音都吓得发颤——

    “闻、闻煜风……你放我下来哇……”

    这是闻煜风第一次听秦晴喊自己的全名。

    带着哭腔,字字软糯。

    听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

    但到最后,他也不过是拎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校服的小西装外套,垫在自己肩侧免得硌着女孩儿,然后就转身往医务室的方向走。

    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

    声音还是哑得厉害。

    ——

    “不放。”

    黑眸深沉,如两潭浓墨。

    …………

    秦晴最后真地是被闻煜风一路扛到医务室的。

    只所幸校方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体育场是个最容易出事故的地方,把校医院就建在体育场的对面,两者之间距离并不长。

    但即便这样,这一路走来承受的那些惊叹目光,也已经让秦晴快要羞愤致死了。

    进了校医院里面,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校医也被两人这出场姿势惊得不轻。

    “这这……”校医伸手指着秦晴,瞠目结舌地,半天才接上话来,“这怎么回事?”

    闻煜风抬手托住女孩儿的腰身,把人小心地放了下来。

    英气的眉微微拧了起来。

    “中暑。”

    “……”

    秦晴气鼓鼓地睁着眼睛睖着他,漂亮的小脸通红,连耳垂都染着好看的嫣粉。

    “中暑?严重吗?”

    校医听了不敢大意,忙走过来检查,一边拿听诊工具一边埋怨闻煜风,“既然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能直接给人扛过来?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你是她同学吧?下次别这么粗鲁,温柔点!”

    “下次?”

    闻煜风微一挑眉,黑眸里掠过些不悦的情绪去。

    只不过过了几秒,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薄薄的唇勾了起来。

    那双漆黑的眸子转而盯到了秦晴的身上,笑意在眼底潋滟。

    “好。下次我一定……轻拿轻放。”

    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和语气,让秦晴赧然而失语,一路积郁的满腔羞愤不知应该从哪儿宣泄。

    如果换成旁人,此时大概早已忍不住跟闻煜风杠起来,但就像秦晴并不擅长与同学表达善意,她更不熟悉的,便是应该如何去责难别人进而表达自己的不愉。

    于是最后,尽管气鼓鼓的,秦晴还是垂了眼坐在那儿,没说什么。

    没从秦晴那儿得到反抗,闻煜风却眼神一深,心里被撩拨着的火星莫名又腾地一下升了半丈。

    过了半晌,他低眼瞧着秦晴,哑声笑了。

    “你怎么那么好欺负,嗯?”

    “……!”

    秦晴抬起头来,气得极了,漂亮的杏眼都睁得圆溜溜的。

    “闻煜风。”

    她带着点恼怒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又软又糯。

    “——再喊一遍。”

    闻煜风没经思考,就本能地开口。

    等同时收到秦晴和校医那边震惊的目光,他才蓦然回神。

    ……艹。

    黑眸里掠过难得一见的狼狈情绪,闻煜风轻咳了声,转开眼去。

    再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大概就真要成个变态了。

    秦晴皱着小脸把视线缩了回去,跟遭了烈日荼毒的小草芽儿似的,看起来都蔫蔫的,没什么神气。

    现在她也觉得之前这人提的那个“转身就跑”的建议很合适了,可惜,前有付正楠,后有小林老师,她真是想钻洞都没地方可去。

    想想自己之前在这人面前,几乎称得上个人生涯“黑历史”的言行举止,秦晴愈发地想把自己缩成颗小豆子埋进土里自行发芽了。

    似乎是体会了她窘迫的心境,停在那儿的男生轻笑一声,懒洋洋地收回了视线,重新迈步,一直走到了付正楠的桌前。

    然后他停下来,侧背对着秦晴,两人隔着也不过一个办公桌桌角的距离。

    “……”

    秦晴使劲往桌面上趴了趴。

    付正楠把手里的卷子往桌上一拍,从下往上睖向闻煜风。

    “昨天一天没来上课,给我个理由。”

    老付的声音虽然还算平静,但仔细听去,明显还是带着点压抑的怒意。

    一旁小林老师见着发展不对,也不好意思再留,看了秦晴一眼,就对付正楠道:“付老师,那这孩子就先交给您了,我班里那边自习课也闹腾,我还得去照看两眼。”

    付正楠抽空没什么心思地应了一声,小林老师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其余角落里,一众老师显然也是见惯了这场面,有一个算一个,眼观鼻鼻观心地落回目光去。

    于是只剩下这一角无形的硝烟弥漫。

    秦晴深陷“战场”,苦不堪言。

    对于付正楠的问题,闻煜风看起来反应平淡,像是一块石子落进湖里,偏偏是连点涟漪都没起。

    若是平常,付正楠大概也就直接转开话题了,但此时办公桌对面就多了一双眼睛,付正楠便没轻易放过这个问题。

    “说,昨天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被问到第二遍,闻煜风薄唇轻掀了下,似笑非笑地开了口。

    “老师真想知道这个问题?”

    “……你这叫什么话!”付正楠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气得不轻,“我身为你的班主任,就应该知道你本该在学校的期间,到底离校做了哪些事!”

    “告诉您自然没关系。”

    闻煜风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继而上身向左侧拧了个角度,视线旁落。

    “……”

    就差趴在桌上的秦晴后背一绷。

    噙着几分低哑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只怕说出来,……少,儿,不,宜。”

    “………………”

    被不宜的“少儿”秦晴到底还是没忍住,扬起小脸来目光竭力凶狠地看向个子高挺的男生。

    只是不知道是刚刚憋得,还是被这话气得,一张精致秀气的小脸连着白玉似的双耳,此时都泛着接近嫣红的粉意。

    于是那原本应该有点凶狠的眼神,也就没剩下半点威胁的效用。

    反而像是只炸了毛的小奶猫空挥着只能用来挠痒的小爪儿,没见着泛寒光的爪尖儿,只见着软噗噗的肉垫了。

    闻煜风一双漆黑的眸子深处,再忍不住的涟漪一圈圈地荡开去。

    他眼神闪了下,转回了身。

    付正楠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口气上上不来下下不去地噎了半天,最后他一拍桌案。

    “你这是跟老师说话的态度吗?!”

    办公桌被拍得“砰”的一声,水杯里的水都溅出了几滴。

    闻煜风是没什么反应,付正楠对面,趴回办公桌上的秦晴却被吓了一下,上半身倏然坐直。

    然后她回过神,无辜而茫然地睁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付正楠。

    闻煜风余光见到,眉峰一皱,片刻后他垂眼,也看向付正楠。

    “既然我态度不对,老师就给我劝退处分吧。”

    “……”

    付正楠脸色沉了下来。

    对面秦晴也是眸光一滞,微张了嘴惊讶地看向闻煜风。

    付正楠被闻煜风这丝毫不肯配合的态度气得恼火,刚要再开口说句什么,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

    一个脑袋伸了进来。

    “付老师,孙主任找您有点事要谈。”

    付正楠嘴唇动了动,最后到底没推辞,站起身来,表情有点难看地睖了闻煜风一眼——

    “你在这儿给我等着,我没回来以前,哪儿都不准去。”

    说完,付正楠甩手走了。

    坐在他对面椅子上小小的一只秦晴显然就暂时性地被忘在了脑后。

    秦晴有点发懵地眨了眨眼,刚准备开口喊付正楠一声,第一个字音还没出口,站在她桌旁的笔挺身影就朝着她这个方向俯下身来。

    秦晴吓了一跳,漂亮的杏眼立时睁得浑圆。

    闻煜风被她的反应逗乐了,笑意在眼底发了洪似的泛滥。

    深深浅浅的光色在那双黑眸里扑朔,像是落了一整条银河的星光。

    比他身后初夏的明媚暖阳都耀眼也漂亮。

    秦晴呆了一下,回过神来懊恼极了。

    ——

    怎么能有男生笑得这么好看?

    古语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哦,看起来就祸国殃民的。

    秦晴心里很认同地瘪了下嘴巴。

    头顶上方的声音却开口了,带着不掩饰的笑意——

    “上次在娱/乐/城,我说过什么,你忘了?”

    秦晴蔫了下,沮丧地摇头。

    “没有。”

    “那你还不跑?”

    “……”

    秦晴抬起眼来微恼地看向闻煜风。

    ——他明明知道她是跑不掉。

    从秦晴恼怒的眼神里接收到她要传达的信号,闻煜风不知原因地心情好了起来。

    他搭在桌面上的右手食指轻抬,扣了扣桌面。

    “你来这儿做什么?”

    这个问题问出口的时候,男生靠过来得有些近了,秦晴往后缩了一点。

    犹疑地补了句。

    “学习。”

    “……”

    闻煜风盯了秦晴几秒,目光落下去,正压在他手边的卷子上。

    ——高一的数学题。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似乎还是他们这次月考用的卷子。

    还真是来学习的。

    闻煜风眉毛一挑,视线转落回来:“你不是十五岁吗?”

    秦晴乖巧地点了点头。

    “还是初中部的?”

    秦晴又点了点头。

    这次轮到闻煜风无话可说了。

    半晌后,他轻“啧”了一声,站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秦晴。

    男生眼角微垂,五官依旧清俊,还带着点疏懒的味道。

    “好学生啊。”

    闻煜风心里轻轻地坠了一下,一种他没尝过的类似遗憾的情绪掠了过去,但也就那一下。

    他垂眼,似笑非笑。

    “那就好好学习,再有下次见到我,记得一定……”

    余音未尽,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乖乖地坐在那张椅子上的女孩儿一眼。

    ……啧。

    真漂亮。

    可惜再可爱也是只水晶兔子,还一尘不染的。

    他不想伸手弄脏,更怕摔了蹭了。

    看几眼都不舍得成这样了,如果真捧到手里,还不知道要被影响到什么地步去。

    还是不碰的好。

    这样安抚着心里那头欲出笼的凶兽,闻煜风脸上笑意懒散地退了回去,眼底却藏着点不自知的躁。

    秦晴坐在那儿抿了抿嘴巴,神色间有些无辜。

    ——

    又来了。

    之前在娱/乐/城就感受过的那种,突然的疏离。

    秦晴想说什么,但还是不太擅长跟不熟的人开启话题,所以她张了张嘴,又趴了回去。

    面前的数学卷子被翻了一遍,秦晴的目光快速地掠过。

    都是她已经自学过的内容,看起来也是基础题居多,难度并不高。

    化情绪为力量的秦晴快速地低头做起题来。

    ……

    半个小时后,秦晴从题海回归,本能地抬起头来活动了一下手臂。

    视线不偏不倚,撞上了专注地盯着她的闻煜风的目光。

    那人正倚坐在她斜前方的办公桌上,黑眸深邃漂亮。

    秦晴交扣平伸出去的手一顿,脸颊微红了下。

    然后她立刻收回手,跳下了椅子,“你坐这儿吧。”

    将要出口的拒绝停住了,闻煜风直身走过去,坐到椅子上,伸手拿起了桌面的卷子。

    “……全部做完了?”他一顿,“半小时内?”

    秦晴应了一声。

    她的目光却被拿住自己卷子的那两只手吸引了过去。骨节分明,修长漂亮,还带着一种张力感。

    秦晴沮丧地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努力张开也没多大的巴掌。

    怎么跟人一比,无论身高还是手掌,都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先天残疾似的?

    ……基因真是个令人绝望的东西。

    而事实上,闻煜风现在也有差不多的想法。

    卷子上的选择填空全部有了答案,而且几乎没什么验算痕迹;计算类步骤简单明了,一直到答案得出;证明题则只有明确思路。

    看起来乖巧又藏着点不安分的水晶小兔子,原来在学业上厉害到多数人不能企及的地步。

    他抬眼,噙着一点笑意:“你留一师都可惜了。”

    听对方这样开口,秦晴也终于有了点勇气把之前没能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退学不好……”

    尽管有勇气了,但秦晴话到尾音,还是有点底气不足。

    毕竟她跟对方见了也不过三次而已……前两次还都是被帮了忙。

    哦对,第一次还把人强行拖离了“战场”……

    这么一想,秦晴愈发觉得没什么劝导对方的资格了。

    更何况,这人看起来也实在不是个听劝的。

    只是让秦晴意外的是,她话音出口没多久,闻煜风沉默了一下,继而蓦地一掀薄唇。

    “为什么不好?”

    “……”

    秦晴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她苦恼而认真地思索起这个问题来。

    在她长大的那个世界里,确实永远不会有“为什么退学不好”这种应当无须解答的问题。

    所以她会做题,但还没学会真正的思考。

    想了很久之后,秦晴终于抬起头来。

    漂亮精致的小脸绷得怪严肃的。

    虽然还是没有得到她自己的答案,但她的记忆力和学习力帮她提供了一段“经验”,去年过年的时候她还听见她二伯这样训斥她堂哥来着——

    “你不好好学习,以后就没有好工作。”

    闻煜风看着秦晴站在他面前,认认真真地讲起老一套道理来。

    他正准备戏谑一句,却听秦晴话头一拧,表情依然绷得严肃——

    “找不到好工作,以后就没有小姑娘愿意嫁给你了。”

    “……”

    闻煜风难得怔住。

    几秒后,他蓦地失笑,侧开脸去。

    秦晴收住话音,有点纠结地皱起了小脸。

    ——

    这话是不是有哪里怪怪的?

    而且当初堂哥被训了之后,分明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这人怎么还笑了呢?

    只不过还没等她放下水来,身前先多了一道影儿。

    受昨天那人惊吓,秦晴本能地心跳一乱,然后便被最后一口水呛得不轻。

    “哎,你没事吧?”

    站到她身旁的女生连忙问道。

    呛出来的咳嗽平复下去之后,秦晴在让人眼晕的阳光里定睛一看。

    是个有点面熟的女生,应该是一个班的。

    秦晴松了口气,摇了摇头,咬着唇露出个安静的笑容来。

    “没事的。”

    那女生一听秦晴开口,也挂起笑脸,坐到了秦晴身旁的高高的石阶上。

    “我叫卓安可,你呢?”

    秦晴刚要开口,那女生又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叫秦晴。”

    “……”

    秦晴眨了眨眼。

    她的性格多少是有点古怪的——只有在完全不会相干的陌生人和最熟的同龄朋友间,才能放得开自己;而如果换了同班同学这种有一些关系但又不够亲近的存在,她往往会显得无措。

    只不过她已经习惯了用沉默来掩饰无措,所以落在旁人眼里,只会觉得这个女孩儿不好相处也不好接近。

    这也是为什么,初中三年,能跟秦晴相熟的只有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林曼雪了。

    而此时这个卓安可,显然在性格上跟林曼雪有不少共通之处——

    譬如,在秦晴的无应答下也能自说自话这一点。

    “我们班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啦。”

    卓安可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然后眯着眼睛笑着转向秦晴,“你可是在暑假前就已经在我们年级出了名的——年级第一哎,还是个女生。”

    秦晴听到这儿,脸上柔软而无害的笑滞了下,然后她抿了下唇,望向卓安可。

    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星星点点的认真。

    “是男生还是女生,不应该这样区别的。”

    “哎?”

    卓安可一怔。

    “……”

    秦晴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那些话就错过了最合适的机会。

    她便也抿住唇,没有再开口。

    想了几秒,卓安可大概懂了秦晴的意思,她没在意地摇了摇脑袋,笑着转移了话题。

    “我看你都没有抹防晒霜,是忘记带了吗?”

    对于对方还肯继续交谈,秦晴有些意外。

    她抬起视线来。

    “没有。……我没抹过防晒。”

    卓安可感慨地打量了秦晴一遍,“你这么白,竟然在夏天都没抹过防晒霜??”

    “……”秦晴诚实地点了点头。

    卓安可倏然倾身,脸贴脸凑了上来。

    秦晴吓了一跳,差点原地站起身来,却是被卓安可之后惊喜的感叹又压了回去——

    “你皮肤也很好哎!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你都不用护肤品的。”

    “……”

    距离实在太近,秦晴忍不住往后避了避,脸颊也微红。

    “唉,天生丽质啊……性格还这么可爱。”卓安可摇着头很是感慨地转了回去,“难怪那人会惦记……”

    卓安可最后一句话的声音虽然压得很轻,秦晴还是听进了耳朵里。

    她微微蹙起眉心,转向卓安可:“你……”

    话音未竟,卓安可笑嘻嘻地转了回来。

    “所以,你跟闻煜风到底什么关系啊?”

    秦晴眸光一闪,继而垂了眼。

    “我不认识他。”

    卓安可表情夸张:“怎么可能,他昨天可——”

    “不认识啊……”

    一个带着低哑磁性的笑意的嗓音打断了卓安可的话,蓦地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秦晴和卓安可同时受惊而向两人的中后方转身——

    穿着高中部校服的男生松着领带,此时正坐在比她们高了两个大石阶的位置上。见两人回转,他向前俯身,双手在膝前一搭,挽到了手肘位置的校服衬衫露出了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一直延伸到自然垂下的修长十指上。

    薄唇掀起的弧度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疏懒味道,湛黑的眸子则是一瞬不瞬地盯在秦晴的身上。

    ——

    “你确定?”

    秦晴被那眼神盯得一毛,本能地就要站起身来跑掉。

    还没等她动作,身后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

    是教官吹响的集合哨。

    秦晴从来没有哪一刻觉着这世上能有如此美妙的声音,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起身就跑。

    一直穿过塑胶跑道,进了操场训练区,她才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

    秦晴回头看看。

    嗯,没追上来。

    ……毕竟高一训练区,还有专门教官在训练区边上看着呢,料想那人也进不来。

    秦晴这么安慰着自己,收回视线。

    “你!”

    教官的声音突然朝着这个方向响起。

    秦晴条件反射地抬了眼,便跟教官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看见军训帽下面是个长相可爱眼神无辜的小姑娘,教官原本刚硬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软了点。

    “水杯不能带进训练区,这个没强调过吗?”

    “……”

    秦晴懵了一下,若有所感地低头看去。

    矿泉水瓶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

    ——刚刚跑急了,忘了放。

    秦晴脸颊顿时烫了起来,伴着身后同学们并无恶意的笑声,她红着脸快步跑向休息区。

    只不过越接近,她就越能感受到一束让人不安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形移动。

    秦晴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下,然后抬起眼望过去。

    那人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意态疏懒的模样,只不过不同于之前的姿势,此时男生正坐在从下数第三层的大石阶上,线条漂亮的小臂撑在身后。上身后仰,下颌微抬,黑眸半垂,薄唇斜勾。

    张扬而恣肆,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张扬在合适的年岁,也有着恣肆的资本,一个散漫笑容便足以让人移不开眼。

    秦晴抿了抿唇,慢腾腾地挪过去,隔着还远就把水瓶放在地上,然后转身跑回去了。

    闻煜风坐在石阶上看见女孩儿反应,忍不住笑着后仰抬头,看向天空。

    ——

    真可爱。

    像只仓皇逃窜的水晶兔子。

    秦晴这边回到训练区时,还是迎着全班若有深意的眼神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