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81.第八十一章
    “追、求、者?”

    闻煜风语调极缓地重复了一遍。

    说话间,他神情分毫不动地睨着男生, 漆黑的眸子里一片沉寂。

    但那沉寂里又像是携裹着什么危险而可怖的东西。

    林钦是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才来的, 但此时在这样的对视下, 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想要避开视线。

    ——

    他心里实在是想不通, 这么一个看起来穿着休闲、和自己年纪应该也差不了多少的男人, 眼神里怎么会带着这样让人不敢稍撄其锋的煞气。

    只是林钦这一低眼间, 看见了自己身上的篮球服和刚刚专门换上的球鞋,他的自信又回笼——

    “是。我追求秦学姐一年多了,她没跟你提过吗?”

    “林钦。”

    这次没等闻煜风做什么反应, 秦晴先不愉地冷了声色。

    闻煜风拉住了秦晴。然后他侧过身去, 附到秦晴耳边——

    “他是自己找上门的。”

    秦晴眼神一闪,收回视线往闻煜风脸上落:“你想做什么?”

    “……”

    闻煜风薄唇一掀,弧度锐利, 眼眸里更是像掠过一瞬剑刃开锋那样近乎刺目的光华。

    “既然年轻气盛,那就我帮他磨掉好了。”

    这话的声量并没有压低,秦晴分明看到, 几乎是闻煜风话声出口的同时,他身后林钦的脸色就倏然变了下。

    秦晴心里叹气。

    ——

    太坏了。

    如今她面前的这个闻煜风,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只会直来直去地逞凶, 而也学会了捕猎之前,该如何把猎物逼入死角。

    就像此刻,林钦即便原本没有挑衅的意思, 秦晴相信在听见闻煜风这句话之后, 他也不可能不做些什么了。

    秦晴压回视线, 若有所指:“你这是以大欺小。”

    “多教年轻人提前懂得些做人的道理……”

    闻煜风说着话,单手插着裤袋转过去,森寒的目光直直地钉在林钦的身上。

    过了几秒,他缓缓地咧出个笑来,“不好吗?”

    “……”

    林钦攥起拳,青筋微绽,脸上也有些维系不住。

    这个年纪的男生愤怒起来,就好像初生的牛犊,带着叫多数人打怵的不要命劲儿。

    然而面对着这样要拼命似的目光,闻煜风不但不退,反而懒洋洋地侧开脸笑了下。

    然后他抬脚往前踏了一步,转回视线,同时笑容倏然一淡——

    “我奉劝你,最好不要给我‘正当防卫’的理由。不然,你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一听到这儿,秦晴也顾不得别的了,她伸手把闻煜风揣在右边裤袋的手臂拉住,往后拽了下,低声道:

    “闻煜风,他怎么说也是我学弟。”

    闻煜风这种出身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杀伤力,秦晴这会儿可太清楚了。

    ——那绝对是一不小心就能把林钦“正当防卫”进医院里去。

    闻煜风放任秦晴把自己往后拽了一步。

    他侧回眸眼神微怨:

    “学弟是亲学弟,男朋友就是垃圾堆里捡来的么?”

    秦晴被他这难得一见的表情逗得唇角微勾,过了两秒才自觉调整回当前的严肃状态。

    “垃圾堆捡你?那不是夭寿么?”

    这一来一去旁若无人的交流终于崩断了林钦的最后一根忍耐弦儿,他把两手间的篮球捏得皮紧,脸上还硬撑出个笑脸来。

    “闻哥,会打篮球吗?——一对一斗牛那种。”

    闻煜风要往回转,被秦晴拉住。

    她不愉地扫了林钦一眼,等林钦主动狼狈地避开目光交流,秦晴看向闻煜风。

    “你非得跟个小孩儿一般见识么?”

    闻煜风懒笑:“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秦晴松了口气。

    然后她就见闻煜风脸上笑容一收:

    “我是。”

    秦晴:“……”

    “在跟你有关的方面,这辈子我都小心眼。”

    说完,闻煜风转身,望着林钦唇角一撇,眸里含煞——

    “来啊。”

    “……”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篮球馆,秦晴站在馆外的台阶下面叹气。

    高中那会儿在李响那帮子人里,闻煜风是出了名的喜欢拿球“练”人,连她都见过好几次李响那几个人半死不活地从球场上爬回来的模样。

    更何况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后,闻煜风的体能、敏捷度、平衡性、五感恐怕早就是超乎常人的存在……

    所以即便她听说过林钦篮球打得不错,这场比赛的结局对她来说,也还是一点悬念都不存在。

    …………

    事实也如秦晴所料,她在馆外高大的悬铃木下等了十几分钟,便见着闻煜风单手拎着薄外套,挽着白T袖子,从篮球馆的台阶上跨步下来。

    许是热身之后汗湿了衣服,闻煜风上身漂亮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也勾着薄薄的笑意。

    原本单秦晴一人就回头率不低,此时再加上他,此处又平白吸引了许多注目。

    秦晴没去管,只从衣袋里取了纸巾递给他。

    “林钦呢?”

    闻煜风唇线斜斜一勾:“趴下了。”

    秦晴抬手腕看了一眼小巧的表盘,“十七分钟?”

    听出秦晴语气里的惊讶,闻煜风心情愉悦地牵起女孩儿的手,一边拉着人往前走一边解释:

    “进攻节奏时松时紧忽快忽慢,让他抓不到规律,调动着他疲于奔命——十七分钟算久了的,一是他确实还有点技巧,二是我需要时间热身以及适应场地。”

    秦晴虽然没玩过篮球,但只稍一听闻煜风分析,她也主动抓到了里面的关键点——

    “你来掌控节奏的话,不该是你体力耗用更大吗?”

    “……”

    已经陪着秦晴往前走了一段的闻煜风步伐戛然一停,眼神有些古怪。

    过了须臾,他不疾不徐地侧回身看向秦晴,同时微挑起一侧的眉——

    “真论体力,就凭你们学校里这些打篮球的,一个队加起来也没法跟我玩。”

    “……”

    秦晴被闻煜风那黑漆漆又莫名危险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安。

    犹豫两秒,她选择识趣地点了点头。

    闻煜风发现了她的迟疑,轻眯了下眼:“你不相信我说的?”

    “……”秦晴沉默了下,低下头开始翻手机,“我看一下有没有未接来电……”

    感觉得到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越来越接近实质化,秦晴心里飞快思索解决方案,视线随意地在手机屏幕上一瞥。

    然后她愣住了。

    还真有未接来电,而且不少——8通。

    秦晴连忙解锁手机,等她看清了通话记录上面那一排“室长”“老二”“三姑娘”的字样,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差点把什么事情忘了。

    ——

    室长专门给她打电话说的……大学寝室室友们的聚餐。

    “啊死定了……”

    秦晴连忙选了室长的号码拨了回去,同时给闻煜风使眼色。

    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

    秦晴还没来得及张口,室长危险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晴晴啊,你真是给我们看了好一出‘见色忘义’的大戏呐?”

    秦晴哭笑不得:“室长,你相信我,这是个一言难尽的误会……”

    “一言难尽?那简单,你现在赶紧过来给我们多言几言,我们倒要看看是个什么误会,能让你在刚答应了聚餐之后就差点人间蒸发?”

    室长这边话没说完,话筒里隐约夹杂进其他几个室友的玩笑声——

    “对对对,那个校园网里说帅炸了的男朋友也一起带过来,让我们看看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误会啊……”

    “…………”

    秦晴心情极其复杂地捂着话筒往远离闻煜风的方向挪了几步,然后小声对电话那边开口:“我自己去还不行么几位——”

    “要么带家属,要么别来了——其他免谈。”

    室长说完,霸气地挂断了电话。

    “……”

    秦晴对着手机表情复杂。

    半晌后她一扭头,才发现闻煜风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旁边。

    ——

    “聚餐?”

    闻煜风眼底带着明显的不愉悦。

    “……答应她们在前。”

    “就是让我两分钟没打进电话来的那个‘室长’?”

    秦晴表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就差那么几秒。”

    闻煜风郁卒地撇开眼眸。

    “走吧。”

    “哎?去哪儿?”

    “我送你过去。”

    “……”秦晴想到刚刚电话里几个大学室友那如狼似虎的语气,不由心里一哆嗦,面上强笑,“不用了吧,我自己去就——”

    “把你借出去一顿晚餐的时间已经是我忍耐极限了。来回路上耗时别想加上。”

    秦晴:“……”

    按照室长发来的地点,闻煜风开着自己的浅灰色轿车,和秦晴一起赶了过去。

    将轿车放在附近的停车场,此时天已擦黑,在闻煜风的坚持下,秦晴还是只能让对方一起陪同前往。

    订好的餐厅在一家大型商场的顶层,两人坐上观光电梯,闻煜风随口问了句:“你们研究生寝室几个人?聚餐看起来都兴师动众?”

    秦晴表情古怪了一瞬。

    “……不是研究生寝室,是大学那会儿的室友。”

    闻煜风身形一滞。

    就在此时,电梯也停下了。

    梯门打开,旁边大厅候位沙发上,聚堆坐着的三个女生看向这里,表情同时一喜——

    “晴晴!”

    “我就说在这儿能截到家属吧!”

    “男朋友果然——等等,这位小哥哥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们不觉得有点眼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