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他那么撩 曲小蛐 > 73.第七十三章
    【订阅不足7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 更新24小时后恢复正常】

    动作是初遇以后都没有过的敏捷。

    闻煜风显然有些意外,等他侧过身目光追过去时, 女孩儿的背影已经在楼外了。

    过了几秒, 站在原地的男生低笑了声, 侧开眼去。

    ——

    这次倒是真听话了。

    只可惜……

    闻煜风薄唇微掀,深沉贪餍的情绪在墨色的眸底熠熠地闪。

    他向后倚到了梯厢的金属扶手上,看着梯门在眼前慢慢闭合, 唇角的弧度愈发张扬而不加遮掩。

    只可惜, 已经晚了。

    …………

    秦晴空着手回公寓楼的时候, 心里是极为紧张的;只不过等她一路小心翼翼,却直到进了家门都没遇上什么“艰难险阻”之后,她的心情又莫名地有点微妙起来。

    “甜甜,你不赶紧换鞋进来吃早餐,站那儿发什么呆呢?”

    秦奶奶路过时瞥见秦晴,不解地笑问道。

    “……”

    再一次被突然叫了小名, 秦晴本能地机灵了下,然后才回过神来。

    “嗯, 我这就过去。”

    她咬了下唇, 甩甩脑袋像是要晃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秦晴刚躬下身去换了鞋子, 鼻子就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她想了想之后眼睛一亮。

    “奶奶,你是不是蒸水晶包了?”

    秦奶奶在餐厅布置餐盘, 听了秦晴的话忍不住探出身来笑着点点秦晴:

    “你啊, 鼻子像只小馋猫一样灵。”

    “什么馅什么馅?”秦晴换好了鞋子飞快地跑进餐厅, 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光彩熠熠,“豆沙还是蛋黄呢?”

    “放心吧,小馋猫,两种都有。”

    秦奶奶宠溺地看了一眼秦晴,然后她放下手里的骨瓷碟儿,转身进厨房去拿牛奶和热粥了。

    除了摆在纯白的骨瓷碟子里卖相精致的水晶包,餐桌上还搁置着几样盛在透明水晶碗碟里的小菜,看起来光泽晶莹,单这样瞧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秦晴跑进厨房里帮秦奶奶把剩下的粥和牛奶端了出来,便坐到椅子上,双手平放在膝盖前,一副表情乖巧等投喂的模样。

    秦奶奶被自家宝贝孙女儿的模样逗得直笑,伸手放了筷子,在秦晴的脑门上轻轻点了下。

    “行啦,小馋猫,不用在我面前装乖,留到你妈妈那儿去吧。”

    “哎!”

    秦晴甜甜地应了一声,眉眼微弯地伸手去取筷子。

    只是手还没落上去,就被秦奶奶轻轻一拍——

    “洗手去。”

    秦晴脸一红:“奶奶你做的水晶包太诱人了,我都把这事忘记了。”

    尽管这么说着,她还是站起身来向厨房的洗手台走去。

    秦晴走到洗手台前,一边放开柔和的水流轻轻揉洗,一边似是无意地开口问道。

    “奶奶,你认识对门的那户人家吗?”

    秦奶奶不觉有异,接话:“认识啊,对门搬来没几年,是个还在上学的呢,也是你们一师中学的。”

    站在洗手池前的秦晴一怔,直接转回身来:“他是自己一个人住?”

    “对。”

    秦奶奶点了点头,又感慨地叹了口气,“刚搬来的时候还在上初中吧,就自己一个人,我刚开始还直念叨呢——不知道哪家当爹妈的这么狠心,才十几岁一个孩子,就这么孤零零地扔到外面自己住,一年到头连个节假日都没见他父母亲人露过面。”

    “……”

    秦晴没说话,垂着眼睫转回身去,重新伸到水流下面的手指尖却忍不住抖了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起来第一次见面,那人站在便利店的台阶上面,懒洋洋地垂着眼笑着看她的模样。黑色的碎发被阳光镀了一层金粉,看起来却依旧柔软,那双如色泽温润的玉石一般的眸子,内里深邃,也平静而和善。

    ——明明不怎么正形地衔着根烟,却无害得像是只躺在阳光下伸懒腰的大猫。

    她那一瞬间,应该有过想要摸摸那大猫脑袋的想法吧?

    秦晴不自知地弯起唇角来。

    ……不过可能,是只在伸懒腰的老虎崽也说不定?

    “甜甜,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秦晴的思绪被秦奶奶的话音蓦然打断。

    她仓促回神,这才发现自己意识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晴连忙伸手关上阀门,抽了一张一次性棉布,擦着手回了餐厅。

    “没什么……就是我之前下楼等电梯的时候,刚好遇见对门邻居回家。”

    “哦,早上我也遇见过几次,那小孩有出去晨跑的习惯。”秦奶奶这样说着,又与秦晴玩笑道:“——看作息和生活习惯啊,那小孩可比你们现在这些爱赖床的好多了。”

    秦晴瘪了下嘴:“我也不赖床的哇……”

    “你还不赖床啊?”

    秦奶奶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那是谁一起床就迷糊好几分钟,还把被子当做上衣,在被窝里面直划拉着找袖口呢?”

    “……”

    秦晴脸一红,没出息地小声道:“反正不是我,我不记得了……”

    秦奶奶笑着作罢,没再继续逗她这脸皮薄的小孙女。

    只不过刚转过去一会儿,秦奶奶又抬起头来,认真地嘱咐秦晴。

    “甜甜,虽然像对门小孩那种长得确实不错,但你可不能犯什么傻啊。”

    “……”

    秦晴悚然一惊,筷子下面的水晶包没钳住,又掉回碟子里。

    乌黑漂亮的杏眼睁得圆溜溜的,像是只做了坏事被抓了正形的小麋鹿。

    只可惜秦奶奶这会儿已经压下视线去了,并没有看到秦晴的反应,嘴里接了后话——

    “我前不久看见你们一中一个女孩儿,不知道怎么找着门来了。大早上就等在走廊上,碰着那小孩晨练回家,在外面又哭又叫的……”

    秦奶奶一边说着一边颇为感慨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要是让父母看见了,可不得气着?你也不小了,以后碰见什么人,可千万别跟那小姑娘似的。”

    听完了全程,秦晴才松下口气来。

    虽然她也没想明白自己刚刚担心的是什么,但总算是能安心地把水晶包挑到自己面前的餐盘上了。

    秦奶奶最后做了总结:

    “这么看吧,这小孩儿哪都挺好的,就是在学校里面肯定净招惹小姑娘去了。”

    “……”

    秦晴想了想从初见这人之后的经历,不由轻鼓了下腮,手里的筷子也在水晶包上戳了戳。

    “对,”她一边戳着水晶包,一边把精致的小脸绷得严肃,“肯定净招惹小姑娘去了。”

    …………

    第二天就是一师中学最热闹的返校日,尽管未必完成的暑假作业和宣告结束的假期,让返校的学生们难免内心哀怨了几分,但与熟识的同学、朋友的见面以及未知的新学期的到来,又给这些积极而无畏的少年们增添了更多的明媚乐观。

    只是,秦晴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了。

    按照张贴在校园内的分班榜单,秦晴赶去了高一十五班的教室。而坐在正热情地互相介绍的新同学间,秦晴显得格外地蔫。

    原因无他——

    秦晴原本就知道身边这些新同学很快就会跟自己再没关系,也做好了立即升入高二的准备;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按照学校要求,她竟然必须在完成高一的集体军训之后才能进行越级测验。

    只因为没有结束军训训练的,并不能够真正算作一师中学高中部的一员。

    从今早接到电话的一刻起,秦晴就蔫得像是霜打的茄子了。

    ——

    体育绝对是她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课程,没有之一。

    而一切跟“体力”“身体素质”挂钩的字眼,也都是她最毋庸置疑的短板。

    ……短得几乎看不见的那种。

    至于军训……

    秦晴只祈祷能够活着度过了。

    “你就是之前初中部升学测试里的那个年级第一吧?”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旁冒出,打断了秦晴的自怨自艾。

    秦晴顺着话音的方向抬起头来,戴着眼镜的男生正冲她微笑。

    而随着这人的话声传开,周围也有不少人望了过来。

    目光里带着或多或少的探寻,偶尔也夹杂几分惊艳的神采。

    “你好。”

    秦晴眉眼微弯,唇角撑起一个极浅的笑来。

    与此同时,校内宣传栏。

    始终拥挤得水泄不通的宣传栏分班大榜前,此时却是空开了半径一米的小圈。

    自动四散的学生当中,有不少人正偷眼打量着空地那儿站着的三人。

    “……把我们当猴了啊。”

    顶着一帮学弟学妹的目光,染着嚣张的明黄色头发的赵子睿始终皱着眉,此时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向着身前那人低声问:“煜哥,你是找什么熟人?这名单这么长,还是我让兄弟们去打听一下吧?”

    “你急什么?”

    李响在另一旁抢话,笑眯眯地压着声量挺了挺胸,“学妹们都这么可爱,多待一会儿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