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

作品:《他那么撩

    “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甜甜……你收不收?”

    “……”

    秦晴真是怎么也没想到, 闻煜风能这么丝毫不觉着羞耻地把这种话说出口。

    她在那人一瞬不瞬的注目里傻了十几秒,直到这消防楼梯间的感应灯灭了下去。

    黑暗隔绝了对方带着某种深沉情绪的注视,秦晴刚松了口气,试图慢慢回笼理智,就听见身前男生打了个清脆的指响。

    楼梯内于是再一次亮堂起来。

    四目相对, 避无可避。

    秦晴强行运转快要当机的大脑, 终于在闻煜风的眼神变得更加危险而不可掌控之前, 找到了自己的台词——

    “我要是收会怎样, 不收……又会怎样?”

    女孩儿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试探而狡黠的情绪。

    闻煜风轻眯了下眼。

    ……果然过了这么久,他的小姑娘在这方面也变聪明了啊。

    “你不收的话, 我会很懊恼、很懊恼。”

    他缓缓地把那三个字重复了一遍,清俊面庞上倒是看不出分毫的情绪来——

    “然后, 到那时候我会做出什么,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了。”

    秦晴一噎。

    ——

    跟刚刚突然被闻煜风拉进楼梯时那玩笑话不同, 此时她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那种压抑在爆发边缘的危险气息。

    秦晴把身形往后缩了下,尽管直接贴在身后的两面墙壁根本没给她留下什么空隙。

    然后她努力弯起唇角:“闻煜风你其实是没买到别的礼物,所以才拿这个丝带来应付——啊……”

    她的话音戛然一转,只因身前的男生突然沉了眸色俯下身来。

    与从前那么多次不尽相同,这一次闻煜风并没有俯到女孩儿的耳侧去。他甚至用那只系了丝带的手勾起了女孩儿的下颌,眼帘一垂,像是要直接吻下来一样。

    秦晴当真是吓傻了,本能地向旁边侧开脸, 眼睛也紧紧阖上。

    仿佛滚烫的呼吸停在她的颊侧。

    近在咫尺的声线沙哑低沉——

    “……收不收?”

    “……”秦晴简直要被这送“礼物”的架势气哭了。“收收收我收还不行么……”

    闻煜风哑笑了声。

    “这就妥协了?”

    “——我倒是希望你再有骨气点呢。”

    感觉到闻煜风退开身, 秦晴羞恼地转回脸睖向他。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

    “礼、礼物我都收了……”被那更浓深了几分的眸色盯着, 秦晴有点不自觉地磕巴,“你怎么……还不走?”

    男生侧了下头,唇一勾:“可你还没拆呢。”

    “…………”

    秦晴这一次是真地把杏眼睁得溜圆,就跟只发现自己被垂着涎的狼围了的麋鹿似的,无害得近乎惊恐。

    然而她显然不知道,这眼神只会让面前这只“狼”更难以把控自持。

    秦晴这一次历时更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漂亮粉白的小脸涨得通红——

    “闻煜风你、你你——”

    闻煜风被女孩儿从未露出过的这副可爱模样逗得压不住笑,眼神却是渐渐深如古墨。

    “我什么?”他懒洋洋地笑着问。

    “你——你不要脸!”

    这大概就是秦晴长了十七年说过的最凶狠不客气的话了。

    闻煜风眼神一闪,出口像是玩笑——

    “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脸算什么?”

    秦晴:“………………”

    她发现在闻煜风抛弃“做人底线”以后,她就完全没办法跟他在言语上抗衡了。

    闻煜风眼神又闪了下,做出副无辜的神情:

    “哦,你是不好意思自己拆,是么?”

    “……那我帮你吧。”

    闻煜风说着,单手撑着秦晴头顶的墙面,另一只手摸上自己白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缓慢地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着秦晴。

    像是在等女孩儿的什么反应。

    “——!”

    秦晴却傻了眼,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儿,素来灵光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闻煜风的第一颗扣子都已经解开了,女孩儿还是呆呆地没做任何反应。

    闻煜风动作一顿。

    过了两秒,他低下脸轻笑了声:

    “服了你了。”

    话音刚落,撑在墙面的手臂微微压下,修长的五指并拢挡住了女孩儿的眼睛。

    “……怎么跟只小呆鹅似的?”

    将秦晴的目光隔绝开之后,闻煜风才重新抬了下颌。

    男生白皙如玉的面庞上,似乎还残留一抹淡红,黢黑的眸子里也尚有不自在的情绪未褪去。

    然后他才飞快地解开了其他的扣子。

    十几秒之后,闻煜风放下了遮住女孩儿双眼的手。

    这会儿的秦晴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眼睛紧紧地闭着,交错的眼睫也微微地抖。

    “可以睁眼了。”

    “……”秦晴攥着指尖,“我不。”

    “是真的有‘礼物’给你看。”闻煜风笑得无奈。

    ——

    果然是逗得太狠了啊。

    “……”

    听了这解释,秦晴却还是有些怀疑。

    “我如果真地想做什么,不需要等到今天的。”

    直到听见闻煜风这样说,秦晴才理智稍定,迟疑地睁开了眼。

    入目就是线条漂亮的腹肌,秦晴脸颊一红登时就气恼地要闭上眼把人推开。

    只不过在她动作的前一秒,她又看见了别的。

    秦晴怔住。

    ——

    在男生心口位置的白皙肌理上,刺着一个青墨色的花体“晴”字。

    笔划的边沿还微微泛着红肿,显然是刚完工不久。

    秦晴动作微滞地抬起视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闻煜风。

    他也正目不瞬地瞧着她,眸子黝黑,又像是星辰暗布:

    “刚刚说我就是礼物,不是玩笑,是认真的。”

    “……”

    “我把十年以后的自己送给你,到死都会是你一个人的。”

    “……”

    “不管这十年之内你做了什么样的选择,不管你是否放弃了。”

    他稍停,半垂了眼,似笑似叹:

    “啊……十年之后我都三十一岁了,你是不是会嫌弃我?”

    不等秦晴回答,他又抬眼,“不过没关系,这是我一个人的选择。”

    “甜甜,”闻煜风轻声:“生日快乐。”

    说完,他转身离开。

    走出消防楼梯间的时候,闻煜风垂在身侧的拳攥得紧了,青筋都在白皙的指背上绽起。

    说着“一个人的选择”,又不敢留下来听到答案……

    他自嘲地笑了。

    ——

    闻煜风,原来你也会如此卑鄙,又如此怯弱。

    【排版问题,本段重复,稍后替换,请见谅orz】

    “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甜甜……你收不收?”

    “……”

    秦晴真是怎么也没想到,闻煜风能这么丝毫不觉着羞耻地把这种话说出口。

    她在那人一瞬不瞬的注目里傻了十几秒,直到这消防楼梯间的感应灯灭了下去。

    黑暗隔绝了对方带着某种深沉情绪的注视,秦晴刚松了口气,试图慢慢回笼理智,就听见身前男生打了个清脆的指响。

    楼梯内于是再一次亮堂起来。

    四目相对,避无可避。

    秦晴强行运转快要当机的大脑,终于在闻煜风的眼神变得更加危险而不可掌控之前,找到了自己的台词——

    “我要是收会怎样,不收……又会怎样?”

    女孩儿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试探而狡黠的情绪。

    闻煜风轻眯了下眼。

    ……果然过了这么久,他的小姑娘在这方面也变聪明了啊。

    “你不收的话,我会很懊恼、很懊恼。”

    他缓缓地把那三个字重复了一遍,清俊面庞上倒是看不出分毫的情绪来——

    “然后,到那时候我会做出什么,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了。”

    秦晴一噎。

    ——

    跟刚刚突然被闻煜风拉进楼梯时那玩笑话不同,此时她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那种压抑在爆发边缘的危险气息。

    秦晴把身形往后缩了下,尽管直接贴在身后的两面墙壁根本没给她留下什么空隙。

    然后她努力弯起唇角:“闻煜风你其实是没买到别的礼物,所以才拿这个丝带来应付——啊……”

    她的话音戛然一转,只因身前的男生突然沉了眸色俯下身来。

    与从前那么多次不尽相同,这一次闻煜风并没有俯到女孩儿的耳侧去。他甚至用那只系了丝带的手勾起了女孩儿的下颌,眼帘一垂,像是要直接吻下来一样。

    秦晴当真是吓傻了,本能地向旁边侧开脸,眼睛也紧紧阖上。

    仿佛滚烫的呼吸停在她的颊侧。

    近在咫尺的声线沙哑低沉——

    “……收不收?”

    “……”秦晴简直要被这送“礼物”的架势气哭了。“收收收我收还不行么……”

    闻煜风哑笑了声。

    “这就妥协了?”

    “——我倒是希望你再有骨气点呢。”

    感觉到闻煜风退开身,秦晴羞恼地转回脸睖向他。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

    “礼、礼物我都收了……”被那更浓深了几分的眸色盯着,秦晴有点不自觉地磕巴,“你怎么……还不走?”

    男生侧了下头,唇一勾:“可你还没拆呢。”

    “…………”

    秦晴这一次是真地把杏眼睁得溜圆,就跟只发现自己被垂着涎的狼围了的麋鹿似的,无害得近乎惊恐。

    然而她显然不知道,这眼神只会让面前这只“狼”更难以把控自持。

    秦晴这一次历时更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漂亮粉白的小脸涨得通红——

    “闻煜风你、你你——”

    闻煜风被女孩儿从未露出过的这副可爱模样逗得压不住笑,眼神却是渐渐深如古墨。

    “我什么?”他懒洋洋地笑着问。

    “你——你不要脸!”

    这大概就是秦晴长了十七年说过的最凶狠不客气的话了。

    闻煜风眼神一闪,出口像是玩笑——

    “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脸算什么?”

    秦晴:“………………”

    她发现在闻煜风抛弃“做人底线”以后,她就完全没办法跟他在言语上抗衡了。

    闻煜风眼神又闪了下,做出副无辜的神情:

    “哦,你是不好意思自己拆,是么?”

    “……那我帮你吧。”

    闻煜风说着,单手撑着秦晴头顶的墙面,另一只手摸上自己白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缓慢地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着秦晴。

    像是在等女孩儿的什么反应。

    “——!”

    秦晴却傻了眼,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儿,素来灵光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闻煜风的第一颗扣子都已经解开了,女孩儿还是呆呆地没做任何反应。

    闻煜风动作一顿。

    过了两秒,他低下脸轻笑了声:

    “服了你了。”

    话音刚落,撑在墙面的手臂微微压下,修长的五指并拢挡住了女孩儿的眼睛。

    “……怎么跟只小呆鹅似的?”

    将秦晴的目光隔绝开之后,闻煜风才重新抬了下颌。

    男生白皙如玉的面庞上,似乎还残留一抹淡红,黢黑的眸子里也尚有不自在的情绪未褪去。

    然后他才飞快地解开了其他的扣子。

    十几秒之后,闻煜风放下了遮住女孩儿双眼的手。

    这会儿的秦晴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眼睛紧紧地闭着,交错的眼睫也微微地抖。

    “可以睁眼了。”

    “……”秦晴攥着指尖,“我不。”

    “是真的有‘礼物’给你看。”闻煜风笑得无奈。

    ——

    果然是逗得太狠了啊。

    “……”

    听了这解释,秦晴却还是有些怀疑。

    “我如果真地想做什么,不需要等到今天的。”

    直到听见闻煜风这样说,秦晴才理智稍定,迟疑地睁开了眼。

    入目就是线条漂亮的腹肌,秦晴脸颊一红登时就气恼地要闭上眼把人推开。

    只不过在她动作的前一秒,她又看见了别的。

    秦晴怔住。

    ——

    在男生心口位置的白皙肌理上,刺着一个青墨色的花体“晴”字。

    笔划的边沿还微微泛着红肿,显然是刚完工不久。

    秦晴动作微滞地抬起视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闻煜风。

    他也正目不瞬地瞧着她,眸子黝黑,又像是星辰暗布:

    “刚刚说我就是礼物,不是玩笑,是认真的。”

    “……”

    “我把十年以后的自己送给你,到死都会是你一个人的。”

    “……”

    “不管这十年之内你做了什么样的选择,不管你是否放弃了。”

    他稍停,半垂了眼,似笑似叹:

    “啊……十年之后我都三十一岁了,你是不是会嫌弃我?”

    不等秦晴回答,他又抬眼,“不过没关系,这是我一个人的选择。”

    “甜甜,”闻煜风轻声:“生日快乐。”

    说完,他转身离开。

    走出消防楼梯间的时候,闻煜风垂在身侧的拳攥得紧了,青筋都在白皙的指背上绽起。

    说着“一个人的选择”,又不敢留下来听到答案……

    他自嘲地笑了。

    ——

    闻煜风,原来你也会如此卑鄙,又如此怯弱。

    …………

    高考的短短两天,让考生们为之准备了三年。

    所有人都以为那两天必然是漫长而印象深刻的,可对于秦晴来说,那两天就犹如过去的无数个平淡的日子一样。

    不需要刻意铭记,也不需要刻意遗忘。但再回头去看时,如那活水里的影儿,总是渐渐模糊、淡去,直至完全消逝。无论怎么回忆,似乎都再捕捉不到半点痕迹。

    反倒是在那之后,像是人生最放松也最欢愉的假期里,陪在身边的人、发生过的事情、某个不经意就能回想起的瞬间……如同刻进了骨子里。

    不管再过多少年,那时候的每一幕都犹如昨日,或者更近。

    近得好像你伸出手去,还能碰触到里面鲜活的人影;竖起耳来,还能听见那时幼稚却也真诚的欢声笑语…………

    只是那个应该最长的假期好像也最短暂,没用多久,他们就迎来了从未接触过的大学生活。

    秦晴的高考发挥正常,没什么困难地拿到了清城的文科状元,也就顺利成章地得到了选择自己最心仪学校和专业的权利。

    这一次她同样没有按照身旁多数人的“应该”,选择去到哪所学校,而是认认真真地填下了自己早有想法的目标。

    而这一次秦晴的父母,秦经国和黎静荷也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还有不到一年你就真正成年了。”

    知道了秦晴的选择之后,黎静荷这样对她说。

    “而你已经高中毕业,我跟你的爸爸并不介意让你提前半年、像一个成年人那样去思考和生活。那么从今天开始,你要记得——我们都不会再干涉你的选择,但同样,也只有你自己有能力为你所做出的每一个选择负责。你也必须这样做。”

    大概是为了表明这样的决心,对于秦晴将要跨省到大学报到的事情,黎静荷和秦经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旁观。

    只有秦奶奶到秦晴离家的那一天,仍旧有些担忧和恋恋不舍:

    “你这爸妈,也就是狠心。”

    秦奶奶气哼哼地扬着声儿,仿佛生怕客厅里坐着的两人听不清自己的话——

    “人家十八九岁的孩子,第一次上大学报道,父母都还陪着呢。你才十七,你爸妈就撒手不管。”

    秦晴无奈地笑着安抚秦奶奶:“奶奶,我自己没问题的。”

    秦奶奶听自己乖孙女都这样说,自然也没办法再多絮叨什么,只气闷地又瞪了沙发上的两位父母。

    门外的秦昊将秦晴的行李箱拎到了手里,掂了掂之后也叹气:“小晴,那边的托运联系好了吗?你自己可拎不动这么重的东西。”

    秦晴点了点头,笑得眉眼微弯:“二哥放心。”

    ……

    去机场的路上,秦晴始终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

    秦昊面有异色。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似乎从高考之后的某个时间点开始,小晴就变得……沉默起来。

    跟从前那种安静并不相同的沉默。

    而其后一路,秦昊几次想要搭话,秦晴似乎都只是敷衍地应答下来。

    直到秦昊再也忍不住,眼神飘忽而深沉地问了个问题——

    “我之前去你学校给你领材料和毕业证,听说你同桌成绩也很好。……他去了哪所学校?”

    “……”

    望着窗外,秦晴的身形一滞。

    过了几秒,她微垂了眼睫,嘴唇动了下:“不知道。”

    “……”

    秦昊眼神一沉,没再问这个问题。

    之后又是长久的安静,一直持续至进了机场,秦昊办好行李托运,秦晴也取好机票等待进入候机厅。

    “二哥再见。”

    临走时,秦晴还是撑起一个笑脸来。

    “嗯。”秦昊应声。

    只是等秦晴转身之后,他的脸色就立刻难看下来。

    ——如果能够找到那个让他们小晴这么难过的该死的小子,他一定要把人从江边扔下去喂鱼!

    而与此同时,正在排队的秦晴手机一震。

    她低头看了一眼屏幕,眸光滞住。

    又过了几秒,秦晴视若无睹地将拿了一路的手机放回了口袋。

    很多年后,秦晴再想起这条短讯,仍会忍不住心情复杂。

    ——

    那时候的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会是这么多年里她收到的他的最后一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