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85|洋娃娃
    购买比例不够,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夏兰的唇角忍不住上翘了起来搞定了姑姑父亲那里更是好搞定了。

    夏大将军一生忠君为国人更是正派知晓了夏兰和人偷情有了孩子恨不得冲进皇宫打死自己这胆大妄为的闺女。

    可是这也只是他气头上想想而已事实上夏大将军比谁都疼爱夏兰。

    更何况还有夏兰和妹妹夏太后给他提供的那些皇帝忌惮夏家想要除之而后快的证据在,反正是自己外孙,夏大将军自然是会站在夏兰那边的。

    早就说了,以着夏家的实力,改朝换代不是难事,更何况他们如今只不过想要扶持贵妃肚子的孩子上位而已。

    “陛下您当真要护着您怀里那女人吗?”

    朝堂之上夏贵妃还有夏大将军站在一侧皇帝护着江如月在另一侧。

    有夏大将军这主心骨在群臣也终于有了对抗皇帝的勇气了。

    尽管先前夏大将军就和他们商议好了,让夏贵妃腹中的孩子上位。

    可是毕竟这位才是皇帝他们不到黄河心不死还是想要试最后一把。

    “放肆你们竟敢威胁朕!”皇帝怒气冲冲。

    然而夏大将军却丝毫都不将皇帝的怒气放在眼底,冷声问道:“不,陛下只是让您做出个选择而已,究竟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然而皇帝却并不将夏大将军的话放在心上,冷笑道:“这江山是朕的,朕想要个美人难道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不成?”

    “不,陛下,您和云贵人爱得如此难舍难分的,臣妾认为你们还是离开这皇宫,去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闲云野鹤生活吧。”

    往日里这两人不是都嫌弃彼此的身份束缚了他们的爱情,让他们不能爱得光明正大,只能够委曲求全吗?

    如今夏兰就给他们去掉这层身份障碍,让他们如愿以偿。

    皇帝听完夏兰的话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却并不是惊喜的,而是以为对方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夏兰并不搭理他,她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只想速战速决。

    “陛下,臣妾怀孕了,您就退位和您的美人好好在一起吧。”

    皇帝听完这话之后,更是死死的瞪着夏贵妃,这个贱人,竟敢给他戴绿帽子!

    “贱人,您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皇帝说着就冲过去要一巴掌打在夏贵妃的脸上,可是却被夏大将军给拦了下来。

    他闺女如今的身子金贵,要是被皇帝这一巴掌给打没了他的外孙可怎么办?

    季荀见着皇帝气势汹汹的朝着夏贵妃而去,他担忧的往前冲去,想要阻拦他。

    只不过慢了夏大将军一步,他见状趁着别人不注意,又回位了。

    夏兰还伸出脚狠狠的踢了皇帝一脚,将他给踢跪在自己的身前。

    竟敢骂她的小宝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陛下糊涂了,臣妾肚子里怀的,自然是下任皇帝。”

    夏兰这话让皇帝双眸赤红,可是任凭他说破了嘴,也没有朝臣相信夏贵妃肚子里的不是皇帝的孩子。

    皇帝见他们说不通,也就放弃在孩子的血脉这里做文章了,他只得另辟蹊径道:“她肚子还不知是男是女,还不知能不能够平安降生,你们就这么轻率的要废了朕吗?”

    “这就不劳陛下费心了,臣等自当尽心尽力辅佐娘娘。”季荀出列低眉顺眼道。

    皇帝瞪大了眸子,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没想到这个自己最为信任的丞相居然会在这关口背叛自己。

    皇帝这时候真是孤立无援,心里丝毫喜悦都无。

    他可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废黜,因为他并无子嗣,而他的兄弟也都不在了,因而皇帝有恃无恐,除了他可找不出下任继承人来。

    然而如今,难道要让一个野种抢走了属于他的皇位吗?

    皇帝心头绝望不已,可是不论他怎么挣扎,都大势已去。

    夏太后出来亲自颁布了废黜他的懿旨,更是压断了皇帝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往皇帝和江如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若是他们都是平凡人那该多好,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也不用那么痛苦了。

    可是如今这两人可以毫无顾忌的相爱了,他们的脸上却都没有出现丝毫喜悦之色。

    即使是江如月心里为陛下不要江山也要她而感动不已,可是这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还是太过惶恐了。

    皇帝居然换了,她的陛下不再是陛下了,那么她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吗?

    江如月常对皇帝说她并没有将他当成是皇帝,只是将他当成自己的夫君,仅仅只是李贺这人而已。

    然而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江如月心里却并不是那么好接受的,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

    夏兰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上位早已经成了定局了,皇帝先前对大臣们说的,他们并非没有考虑过。

    可是武有夏大将军,文有丞相都是站在夏贵妃那边的,就连太后都是,让他们反对有何用?他们自然都识时务一些。

    夏兰可不是那么残忍的人,她自然不会杀了皇帝和江如月,她只是让他们去过平凡的夫妻生活而已,贫贱夫妻百事哀呵。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一向看不起鄙夷的庶妹,居然被皇帝给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这次江如月受伤太重了,皇帝实在是舍不得也不放心离开她的身边,有点不管不顾了。

    本来以往会劝诫皇帝,让他以大局为重,自己受点委屈不要紧的江如月却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纵容了皇帝。

    因为她想让这后宫里的人瞧清楚,到底谁才是陛下心中之人。

    这后宫里的女人的确是瞧清楚了,因而她们也迅速对江如月出手了。

    就是要在她还不成气候的时候给弄得死死的,不然的话,依着皇帝对江如月这态度,以后哪里还有她们的出头之日?

    江若云称得上是老谋深算了,她成功的陷害了一把江如月,将男人带到了她的床上,准备来捉奸。

    然而,江如月的身边皇帝可是放了暗卫的,这后宫里的女人哪里这么容易陷害到她?

    然而,这暗卫千不该万不该,就来了一招掉包,将江如月换成了夏贵妃。

    夏兰就是因此才会被皇帝给打入冷宫的,这暗卫跟随在皇帝身边已久,自然是知晓他的心意的。

    夏兰身边原先也有夏大将军送给她保护她的暗卫的,可是这傻姑娘被皇帝给哄了两声,就将人给交出去了。

    因而皇帝的暗卫对她出手时候,她哪里有还手之力呢?

    因而这一次,若是那暗卫不打她的主意也就罢了,不然的话,她要他有来无回。

    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响声,夏贵妃唇角冷冷勾起,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这是刺客,给本宫杀了。”夏兰轻描淡写的吩咐道。

    看着那暗卫已经死透了,夏兰这才带着人悠闲的去捉奸。

    夏贵妃赶到的时候,那偏殿里已经围满了皇帝的妃嫔,一个个的都对江如月面露不屑。

    这云贵人可是被捉奸在床了,而且和那男人都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皇帝闻讯飞速赶来,见到这一幕,他面色铁青。

    可是他还是立刻冲过去将不着衣物的江如月抱进怀里拿衣服给她裹上,见到四周幸灾乐祸的妃嫔们怒斥道:“给朕滚出去,滚开!”

    那个男人,更是被皇帝怒急之下,亲自一刀给杀了。

    血溅三尺,这让那些娇弱的妃嫔们一个个都惊叫出声,陛下这是疯了吗?

    这贱人都干出这种事情来了,他居然还如此维护她?

    若是只有几个人看到还好,皇帝说不定还能够压下去。

    可是如今这是他满后宫的女人都见到了,皇帝还能够将这些人都给灭口了吗?

    夏兰的唇角轻轻勾了起来,皇帝如今俨然是陷入了困兽之斗了啊。

    夏家的兵权没有被他给哄来,江如月又频频出事分他的神,让这皇帝如今可是什么都没有干成。

    然而此刻,便有一个最为现实的问题放在皇帝面前让他选择,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因为皇室是不可能要一个已经出了如此丑事的后妃的,哪怕江如月是被陷害的,可是她已经失贞就是失贞。

    就算是皇帝不介意,可是太后和朝臣也不可能容忍她出现在后宫里的。

    对于这种失贞的后妃,就应该是三尺白绫了结她,留她一条小命实在是再仁慈不过了。

    江如月醒过来之后,这天就已经变了,她怎么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沦落到了这一步的。

    她被敌人捉去受尽了折磨,伤都还没有好全,可是又被这后宫的妃嫔陷害**。

    皇帝不是说最爱她了,心中只有她一个人吗?可是为什么每次都不能保护好她呢?

    不不不不,江如月不甘心,为何她都重来了一次,成功的得到了天底下最尊贵的那个男人的心了,可是为何她还是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

    皇帝心里念着旧情,又有江如月这个心爱的女人在一旁的哭泣哀求,皇帝怎么可能忍心将她交出去接受惩罚呢?

    皇帝如今已经是和朝臣还有太后都站在了对立面了,就为了一个女人。

    这气氛越来越僵化了,朝臣太后和皇帝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就不知道皇帝能够抵抗多久了。

    然而这个时候,一直忧心记挂着夏贵妃的季荀,终于等到了和她见面的机会。

    “娘娘,你还好吗?”

    季荀眼眸深深的打量着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女人,他的眸光贪婪的留恋在她身上。

    若是没有得到还好,可是得到了之后,季荀怎么可能不会想要再次得到她呢?

    如今他的梦里全部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让他沉迷无法自拔。

    季荀多想就和那夜一般,亲热的唤着她兰兰,可是一旦清醒过后,他们两人却又生疏得可怕,明明他们都已经有了那般亲密的关系了。

    夏兰的唇角绽放出了一个柔美温暖至极的笑容,她拿过季荀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上。

    这让季荀的身子一僵,不明所以的看向她。

    “我怀孕了,我怀了你的孩子。”

    夏兰就这么笑盈盈的注视着他,充满了喜悦和温情,看得季荀心里发软。

    她甜蜜蜜的说出这话来,语气的欢喜都快要溢出来了,看得出对这个孩子很是期待。

    季荀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他的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年轻的丞相此刻脑子完全成了一团浆糊,他的唇瓣抖动着,几乎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夏兰扬起温柔的笑容,坐近他,将头枕在他的肩上,依偎着他。

    她的手按着他的手在她的肚子上,在他耳畔柔声道:“我很欢喜,我想要生下他。”

    仅仅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让季荀溃不成军。

    他闭上了眼睛,轻叹了一声,可是他的手却是紧紧的环住了夏兰。

    罢了,横竖他就不是什么正派人,也不介意谁当皇帝,他总要为他的女人和孩子撑起一片天来。

    在这朝臣和后宫都乌烟瘴气的时候,夏贵妃却再次向夏太后捅出来一个消息,皇帝除了云贵人之外,后宫里的其他女人他都没有碰过。

    夏太后不相信,怎么可能?皇帝怎么可能荒唐至此?

    夏兰让夏太后找人为后宫里的妃嫔验身,结果得出的结论却是,这些女人进宫这么久了,都还是处子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