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65|道姑公主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斯蒂兰拉古奇压着自己身下的情人她纯真的眼眸微微上挑带出了一丝妩媚的风情诱人得很也勾住了身下男人的心。

    “放心我会让你快乐的。”

    她狐狸般的眸子逼近了他可是嫣红的唇瓣却微微上翘,压低了声音吐气如兰,让他的眼眸里出现了痴迷的神色。

    身下男人的情态很好的取悦了斯蒂兰,让她不由得仰起了头呵呵呵的愉悦笑出了声来,修长白皙的脖颈在迷离的夜色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然而,突然斯蒂兰笑容一顿她迷离氤氲泛着的眸子霎时变得杀机凛然。

    她将自己的情人推出了窗外迅速的用床单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滚开了。

    大床上轰隆一声两人躺过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洞来。

    “哎呀我的未婚夫醋意实在是有点大啊,这样的重逢可真不美妙。”

    斯蒂兰伏低身子全身戒备可是她美丽的面容却是一片悠闲娇俏鲜红似血的唇瓣似笑非笑的勾起。

    从破了一个大洞的卧室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的身体充满了爆发力,敏捷得像是猎豹,可是却偏偏面容英俊温润斯文,像是一位翩翩贵公子。

    “兰兰,我可真是想念你啊。”

    他宛若情人般的温柔呢喃,可是他下手的动作却是毫不留情。

    杜兰泽用几乎快得看不见残影的速度冲向了斯蒂兰,斯蒂兰早有防备,迅速转身想要逃离,然而她却还是被杜兰泽给捉住了。

    “一千多年呢,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杜兰泽将斯蒂兰抵在了墙壁上,他的面容毕竟斯蒂兰,说话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斯蒂兰毫不认输,她挑衅的抬头逼近他,鲜红的舌头轻舔唇瓣:“是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是啊,我想这么对你很久了。”

    杜兰泽说着,他伸进了斯蒂兰胸膛里的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心脏,让斯蒂兰忍不住疼痛得闷哼出声。

    前五百年被关在了深渊之狱,每日遭受酷刑生不如死的时候,只有想着斯蒂兰的惨状才能够让杜兰泽稍微解脱一下。

    后来好不容易出来了,追杀了斯蒂兰几百年,如今终于将这只狡猾的狐狸给抓住了。

    “将聚灵石交出来,”杜兰泽温和清隽的面容上狰狞一片,那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眸此时也是盈满了阴狠:“你没有第二种选择。”

    然而斯蒂兰毫不畏惧的大笑了起来,即使如此狼狈也丝毫掩盖不了她的迷人风情。

    “哈哈哈,杜兰泽,你真可怜。”

    “没有,即使是有我也不会交给你,我要看着你日日夜夜受惊苦楚不得解脱!”

    显然斯蒂兰的话语惹怒了杜兰泽,他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那也总比拉古奇家族的人好。”

    “你知道我当年屠杀拉古奇一家的时候,你那还只有五岁的小弟弟,他朝我笑得真甜啊,当然,我将他撕成碎片的时候也很快乐。”

    杜兰泽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神色温柔,可是看在斯蒂兰的眼底却是比恶魔还可怕,虽然这个男人本身就是魔王。

    斯蒂兰的眼眸因为愤怒痛苦而不受控制的赤红了起来,她嘴里的獠牙也伸长了,朝着杜兰泽咆哮着。

    然而杜兰泽却是不屑地直接掏出了她的心脏,斯蒂兰毫无气息的倒在了地上。

    然而下一瞬间,斯蒂兰的身体凭空消失了。

    杜兰泽惊怒异常,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聚灵石!”

    杜兰泽面容冷肃,手里紧紧捏住了斯蒂兰的心脏,他轻闭了一下眼睛,睁开的时候整座城堡都被他给夷为平地了。

    这巨大的能量让卷着斯蒂兰逃跑的聚灵石不由得被吓得身子抖了抖,它转移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这是哪里?你是谁?”

    斯蒂兰以为自己死定了,心脏都被杜兰泽给掏出来了,可是没想到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尊敬的拉古奇小姐,我是创立拉古奇家族,引领拉古奇走向辉煌,缔造了一代传奇的图兰奇拉古奇大人的法器聚灵石。”

    “聚灵石?”斯蒂兰讽刺的勾起了唇角:“原来真的有这件东西。”

    然而转瞬,斯蒂兰却是不受控制的身子颓然地跌坐在地上,崩溃的大哭道:“既然你真的存在,为什么你不救救他们?”

    拉古奇家族被杜兰泽所灭,这世界上只剩下斯蒂兰唯一一个拉古奇后裔了。

    斯蒂兰的话让聚灵石沉默了下来:“对不起小姐,我被主人创造出来只是为了守护拉古奇后人,可是那时我能量不足沉睡了,而且魔王也过于强大。”

    “如今你的身体虽在,可是灵魂却遭受了很大的攻击,我只能躲过魔王的追踪,将你偷偷送去三千小世界为你滋养魂体。”

    斯蒂兰听了聚灵石的话之后,她站起身来轻轻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冷声道:“就照你说的做吧。”

    不论如何,斯蒂兰都是一定要活下去的,她绝对不会让拉古奇这个姓氏在这世上消失。

    季荀胸腔滚烫,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他再也考虑不了其他。

    季荀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狠狠的占有她。

    季荀双手将夏兰一推,推倒在了地上,让从未想过丞相大人会做出如此动作的夏贵妃发出了惊呼一声。

    “哎呀,好兴奋,他终于忍不住对我下手了。”

    脑海里是斯蒂兰惊喜的期盼的尖叫声,阿宝默默的隐退了。

    然而面上夏贵妃却是一派仓惶楚楚可怜之色,对丞相的举动不明所以。

    季荀双眸赤红,此刻他坚定无比双手沉稳不颤抖一丝的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此时无论是什么都不能叫季荀打退堂鼓,即使是夏兰不愿意也不行,他只会坚定无比的继续向前。

    夏贵妃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身子轻轻颤抖了起来,然而季荀的身子却是死死的压着她,让她无法动弹,无法逃离。

    季荀一边不停动作,一边双眸紧紧的盯着夏兰,他的眸光灼热的仿佛在夏兰的身上点燃了火焰,烧得她浑身都烫了起来。

    夏兰躺在季荀的身下,她花瓣似的樱唇轻轻颤抖着,娇弱惹人怜惜,却又诱人采摘。

    她盈盈的眼眸闪烁着流光,更是引人沉迷,这让季荀一直隐忍着的身体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爆发了。

    他健硕的身子压着她,仿佛自己整个人都压在了一团娇软轻柔的棉花上,让他心间狠狠一颤,整个人如置云端。

    季荀忍不住不了自己心里的悸动和汹涌澎湃的情,潮,他猛地将夏兰的小身子紧紧搂入自己的怀里。

    他的唇终于压在了自己肖想已久的诱人无比的粉唇上,季荀不得章法的胡乱亲吻着,笨拙而生涩,可是却又是那么火热强烈,将自己的渴望全部都表露得淋漓尽致。

    夏兰的唇是那么的嫩滑柔软,一亲吻上去,季荀以为那两瓣粉嫩要融化在自己的唇上了,比自己吃过的任何糕点都要香甜。

    他的鼻息间,周身里,充盈着的全部都是夏兰身上对于季荀来说诱惑迷人的馨香,让季荀身子里的火燃烧得越来越烈了。

    季荀忍不住大力拉扯起夏兰的衣衫来,嘶啦一声,夏兰身上的薄衫已经变成了碎条。

    当它完全袒露在季荀的眼前的时候,他愣愣的注视着,情不自禁的痴了。

    随之而来的火热凶猛的渴望淹没了他,让他抱紧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这一切就像是他自己在梦中对夏贵妃做的所有事情一般,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为所欲为,将她那白得晃眼美得令他心醉的身子全部都印上他的爱痕,如雪中红梅盛开一般诱人。

    耳鬓厮磨之间,他却又一声又一声的用沙哑暗沉的性感嗓音在夏兰的耳边轻哄着她:“兰兰,兰兰。”,撩人得很,让夏兰的身心一阵酥麻。

    季荀一次又一次的释放自己,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终于,季荀身心满足的放过了夏兰,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睡了过去。

    可是即使是在睡梦之中,季荀依旧将夏兰紧紧的箍在自己的怀里,呈完全占有的姿势,丝毫都不放开她。

    第二日,夏兰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感觉自己在一个火热的怀抱里。

    肌肤相亲的舒服感,让夏兰满足依恋的蹭了蹭。

    尽管一动她这个娇柔的身子就是一阵腰酸背痛,然而夏兰的心里却全是满足和甜蜜。

    她昨晚实在是太幸福了,看不出来季荀一个文臣居然还这么猛,真是人不可貌相。

    或许也是因为季荀压抑的太久了,因而爆发的也越发的猛烈,被狂风暴雨给洗礼的斯蒂兰实在是忍不住兴奋的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出声。

    季荀强硬又温柔,让斯蒂兰舒服痛快极了。

    一大清早小主人就在想这么破廉耻的东西,实在是让阿宝无言以对。

    季荀这个时候也悠悠转醒了,他亦是不自觉的双手搂紧了夏兰的身子,着迷似的嗅来嗅夏兰身上的味道,一脸满足的蹭了蹭她。

    季荀这才睁开了眼眸来,他的脑子才清醒过来,见到了自己怀中的情景,他怔楞了一瞬间。

    然而季荀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做了就不会后悔,更不会不敢承担责任。

    “早。”季荀温柔的朝着夏兰露出了一抹浅笑来,他伸手顺了顺夏兰脸颊上的发丝,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昨晚的疯狂画面席卷而来,让夏兰整个人都羞红了脸,不敢去看向季荀。

    可是她毕竟是矜傲的贵妃娘娘,即使是这种如此尴尬的情况她身上也不会出现怯弱的姿态,因而夏兰努力使自己梃直背脊镇定了下来。

    “我要穿衣服。”夏兰声音平静的吩咐季荀道,只是细听她的声音还是有一丝颤抖的。

    夏兰强装的模样却是让季荀心头越发爱怜,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柔的抚摸了她的发丝:“好。”

    季荀将夏兰被他扔得到处都是的衣衫一件件捡起来为她穿好,只是有的已经是成了碎布完全无法穿了,这让夏兰实在是忍不住暗自羞恼的瞪了季荀一眼。

    季荀为夏兰穿衣的过程中,即使是夏兰竭力装作毫不在意,可是她颤抖的身子,泛起了诱人的粉红的肌肤,依旧令季荀着迷。

    他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夏兰的身子摩挲着,那份嫩滑的触感让他留恋不已。

    尤其是他注意到夏兰白皙诱人的身子上布满了自己留下的红痕,让季荀的眼眸深了深,他忍不住呼吸一窒,身体里有什么感觉再次复苏了。

    免得自己再次做出什么失控事情来,季荀加快了为夏兰穿衣服的速度,这才结束了甜蜜又难熬的折磨。

    直到夏兰的身子被遮盖的严严实实了,季荀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自己已经汗湿的额头。

    夏兰低着头起身,只是她刚一动,腰肢便一软要倒下,幸亏季荀及时的扶住了她。

    “娘娘,你昨日太过劳累,”季荀说道这话的时候,他脸色一红,到底是脸皮还没有那么厚。

    想起自己在夏兰身上的猛烈进攻和凶狠开拓,季荀难得的感到了一丝心虚和愧疚。

    昨日的确是感情冲昏了头脑,压倒了一切做出来的,可是他也的确是太过孟浪了。

    “慢些,我扶着你吧。”季荀扶住夏兰的腰肢轻柔的哄着她。

    然而他这话却是让夏兰抓着他的手紧了紧,不自觉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昨日之事,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丞相也无需介怀。”

    夏兰甩开季荀的手,背对着他颤声道。

    然而季荀听见这话却是心间一紧,他的眸光不自觉的投向了那地上盛开的一朵艳红的血花。

    昨日季荀分明就感觉到了一层阻隔,她还是处子之身,怎么可能向她所言那么无所谓呢?

    季荀走过去,走到夏兰的身前,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夏兰的胳膊,他的眸光灼灼的注视着夏兰的眼眸,紧盯着她问道:“娘娘,若是臣不愿呢?”

    浓郁得像是海藻般的卷曲长发,泛着丝绸般的光华,垂在了身下人的身上。

    斯蒂兰拉古奇压着自己身下的情人,她纯真的眼眸微微上挑,带出了一丝妩媚的风情,诱人得很,也勾住了身下男人的心。

    “放心,我会让你快乐的。”

    她狐狸般的眸子逼近了他,可是嫣红的唇瓣却微微上翘,压低了声音吐气如兰,让他的眼眸里出现了痴迷的神色。

    身下男人的情态很好的取悦了斯蒂兰,让她不由得仰起了头呵呵呵的愉悦笑出了声来,修长白皙的脖颈在迷离的夜色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然而,突然,斯蒂兰笑容一顿,她迷离氤氲泛着的眸子霎时变得杀机凛然。

    她将自己的情人推出了窗外,迅速的用床单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滚开了。

    大床上轰隆一声,两人躺过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洞来。

    “哎呀,我的未婚夫醋意实在是有点大啊,这样的重逢可真不美妙。”

    斯蒂兰伏低身子全身戒备,可是她美丽的面容却是一片悠闲娇俏,鲜红似血的唇瓣似笑非笑的勾起。

    从破了一个大洞的卧室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的身体充满了爆发力,敏捷得像是猎豹,可是却偏偏面容英俊,温润斯文,像是一位翩翩贵公子。

    “兰兰,我可真是想念你啊。”

    他宛若情人般的温柔呢喃,可是他下手的动作却是毫不留情。

    杜兰泽用几乎快得看不见残影的速度冲向了斯蒂兰,斯蒂兰早有防备,迅速转身想要逃离,然而她却还是被杜兰泽给捉住了。

    “一千多年呢,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杜兰泽将斯蒂兰抵在了墙壁上,他的面容毕竟斯蒂兰,说话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斯蒂兰毫不认输,她挑衅的抬头逼近他,鲜红的舌头轻舔唇瓣:“是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是啊,我想这么对你很久了。”

    杜兰泽说着,他伸进了斯蒂兰胸膛里的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心脏,让斯蒂兰忍不住疼痛得闷哼出声。

    前五百年被关在了深渊之狱,每日遭受酷刑生不如死的时候,只有想着斯蒂兰的惨状才能够让杜兰泽稍微解脱一下。

    后来好不容易出来了,追杀了斯蒂兰几百年,如今终于将这只狡猾的狐狸给抓住了。

    “将聚灵石交出来,”杜兰泽温和清隽的面容上狰狞一片,那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眸此时也是盈满了阴狠:“你没有第二种选择。”

    然而斯蒂兰毫不畏惧的大笑了起来,即使如此狼狈也丝毫掩盖不了她的迷人风情。

    “哈哈哈,杜兰泽,你真可怜。”

    “没有,即使是有我也不会交给你,我要看着你日日夜夜受惊苦楚不得解脱!”

    显然斯蒂兰的话语惹怒了杜兰泽,他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那也总比拉古奇家族的人好。”

    “你知道我当年屠杀拉古奇一家的时候,你那还只有五岁的小弟弟,他朝我笑得真甜啊,当然,我将他撕成碎片的时候也很快乐。”

    杜兰泽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神色温柔,可是看在斯蒂兰的眼底却是比恶魔还可怕,虽然这个男人本身就是魔王。

    斯蒂兰的眼眸因为愤怒痛苦而不受控制的赤红了起来,她嘴里的獠牙也伸长了,朝着杜兰泽咆哮着。

    然而杜兰泽却是不屑地直接掏出了她的心脏,斯蒂兰毫无气息的倒在了地上。

    然而下一瞬间,斯蒂兰的身体凭空消失了。

    杜兰泽惊怒异常,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聚灵石!”

    杜兰泽面容冷肃,手里紧紧捏住了斯蒂兰的心脏,他轻闭了一下眼睛,睁开的时候整座城堡都被他给夷为平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