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43|平行世界⑤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隔日皇帝和众妃嫔们都要去进行骑马游玩活动夏兰自然也在其中。

    只不过她想起了这次骑马之时夏贵妃遭遇到的事情眸子里闪过一道暗光。

    不知一伙敌国流寇是怎么闯进来的皇帝带的人不多对方知道皇帝最宠爱的人就是夏贵妃,因而将夏贵妃掳了去,百般折磨。

    又对皇帝提出了交换贵妃的条件,可是皇帝假惺惺的以什么国家为重,即使是他宠爱的贵妃也要在之后,狠狠的用夏兰刷了一把声望让朝野百姓都对皇帝的印象很好。

    最后还是夏大将军和夏太后用尽办法才将夏贵妃给救了回来。

    那时候夏兰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可是偏偏还传出了对她不利的流言。

    她在贼窝里待了这么久谁知道她的清白还在不在?

    本就身体受尽苦楚的夏兰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更是一口气喘不上来身子更加虚弱没有调养好了。

    尤其是她知晓了皇帝不肯营救她之时更是心灰意冷。

    斯蒂兰唇角微微上挑,若是将人换成了江如月的话,她倒要看看这位皇帝陛下还能不能够如此大义凛然!

    既然对方要的是皇帝最心爱的女人的话,那她总得给对方送去一个最货真价实的才好。

    夏兰并未过去凑在皇帝身边,她反倒是自己一个人牵着马慢悠悠的漫步着。

    季荀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一路跟在她的身后。夏贵妃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般,她只是快速翻身上马骑了起来。

    季荀见状连忙追了上去,路过某处之时,夏兰眸光一闪。

    然而季荀在身后却只见到了夏贵妃的马受惊了,她整个人在马上摇摇欲坠的,看样子好像要被狠狠掀下来了。

    这让季荀的心一揪,他连忙急声道:“娘娘,抱住马脖子。”

    夏兰照着他的话去做,只是她柔弱的小身子在马上起起伏伏的,看起来惊心动魄极了,也让季荀的心跳得飞快。

    终于,他疯狂策马赶上了夏兰,只是在将她伸手拉过去的时候,两人一起摔倒向着山坡下滑了过去。

    季荀第一时间将夏兰紧紧的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护着她。

    夏兰窝在了季荀带着清香的怀抱里,他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的,滑下去的时候尽量不让她的身体受伤。

    这让斯蒂兰的心中一动,就算是为了这一刻,他也值得被奖励的。

    感觉了斯蒂兰的心思,阿宝自动的退隐了,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接下来肯定会是少儿不宜。

    季荀和夏兰摔倒在了山坡下,他们两人都被摔得不轻,还好并没有受什么重伤。

    夏兰躺在季荀的身上,她比起季荀来说受到的冲击小得多。

    她连忙起身,将头晕眼花的丞相大人给扶了起来。

    季荀的身上有些零碎的伤口,还好都是伤的轻的皮肉伤。

    季荀这会儿还有些没有缓过来,只能依靠在夏兰的身上慢慢走着。

    夏兰找到了一个山洞,将季荀扶进去休息。

    季荀靠在山壁上,他这时候才感觉好些,至少眼前能够看得清楚东西了。

    只不过,印入眼帘的便是夏贵妃那张嫣红的小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就这么狠狠的撞进了季荀的心间,让季荀的心狠狠一颤。

    “娘娘,你,”季荀的唇瓣微微蠕动着,可是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

    一向能言善辩才思敏捷的丞相大人竟然觉得嗓子发干,满腔的激动情绪都不知该如何表达出来。

    夏兰却没有注意到,她只是见到季荀醒了过来便大松了一口气。

    累死她了,毕竟她的身体娇弱得很,一路带着一个大男人走过来,可不就是很辛苦吗?

    “你还好吗?”夏兰挨着季荀坐下,担忧的问道。

    夏兰的靠近让季荀的身子不可自已的僵硬了起来,她的馨香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一直向他整个人侵袭而来。

    “臣无事。”季荀嗓子干涩的回道。

    这会儿夏兰和季荀两个人都不可能独自爬上去回去,只能等待营地里的人发现他们不见了,前来营救他们。

    夏兰看了看天色,这会儿已经到了用晚膳之时了,她转头对丞相说道:“大人,本宫去找找看这附近有什么野果能够裹腹。”

    季荀闻言当即就要反对,不说夏兰是身份尊贵的贵妃娘娘,就说她一弱女子,季荀也不可能眼看着让她去做这种事情,给自己找吃的。

    可是他也明白自己如今的身子,他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有休息好。

    于是季荀只能沉默的注视着夏兰渐渐的走远,这让他的拳头死死的握了进来,垂下的眸子里遮掩的情绪也压抑非常。

    尽管只是过去了一小会儿,可是季荀却觉得度过了很漫长很难熬的时间。

    他再也忍受不了,准备起身去找夏兰之时,她却一脸的喜色回来了。

    “看看,我找到了什么?”夏兰献宝似地将那些水灵灵的野果递到了季荀的面前。

    或许是因为她很高兴,她对季荀的态度明显亲昵了起来,都没有用“本宫”来自称。

    季荀微微一怔,可是他的唇角却情不自禁的上扬了起来。

    面对着夏兰亮晶晶的暗含喜悦的眸子,他拿起一颗果子擦了擦放进了嘴里,柔声道:“很好吃。”

    果然,这让夏兰的面色越发的欢喜了起来,季荀只觉得如果自己刚刚那样的举动能够让她高兴,那是十分值得的,他也十分乐意去做。

    以前季荀读书之时,总是不懂书中的那些人为了博美人一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举动,在他看来十分傻又无意义。

    可是等自己真正亲身经历,见到了夏贵妃的笑容的时候,他原来才发觉所言不虚,并且甘之如饴。

    季荀用过了野果又休息了好一会儿,他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他在外面点燃了篝火,夏贵妃在山洞里面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突然,山洞里面传来了夏兰一声娇滴滴的轻呼声,季荀顾不得什么迅速起身跑了进去。

    山洞里,只见夏贵妃衣衫轻褪,露出了她半边细腻雪白的臂膀,还有艳红的肚兜和若隐若现的起伏沟,壑。

    这样香艳的画面冲击的季荀脑子一滞,他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

    然而夏贵妃转过身见到了季荀闯了进来,她越发惊呼了起来,小手轻轻掩盖住了自己的胸口。

    可是她慌乱之下衣衫也被她扯得越发凌乱了起来,羊脂雪肤若隐若现,别有一番诱人的风情。

    季荀的脑子也愈发的凌乱了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夏贵妃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的小脸垂泪欲泣,冲着季荀跑了过来。

    夏兰紧紧的抱住了季荀,将自己整个身子都窝进了他的怀里抽噎着:“有老鼠,好可怕!”

    夏兰娇软的身子柔弱无骨般的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还轻轻颤抖着,害怕极了,更是让季荀心软怜惜。

    尤其是季荀感受到了自己刚刚无意间窥见的美景,那令人血脉喷张的曼妙曲线此时都毫无间隙的贴在自己的身上,感受着那温香软玉,更是让季荀的脑子一懵,什么都想不到了,心里眼里都只有那诱人的香气。

    他的身体迅速的滚烫了起来,夏兰无比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抵着她。

    然而季荀深深的闭了下眼睛再猛然睁开,咋一看去,他的眸子幽深暗黑一片,仿佛早已经平静了下来。

    季荀用了平生最大的自制力,将夏兰轻轻的从自己的身上扶起来。

    他的双手灼热却坚定的握住了夏兰的肩膀,不经意间却触摸到了那柔滑娇嫩的肌肤,让季荀的心里又是忍不住一荡。

    夏兰被季荀不容抗拒的扶着在山洞里坐下,她盈盈的眼眸还含着脉脉的柔波,无辜却惹人爱怜的注视着季荀。

    季荀再次紧紧闭起了眼睛,长叹一口气,这是个妖精,他栽了。

    斯蒂兰连忙躲开,还有她飞溅的口水,真是恶心死了。

    这个原先的拉古奇家族小公主,后来的吸血鬼女王,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她很想怼死这个老鸨,可是她的身子却是虚弱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小主人,不能妄动杀念,更加不能滥杀无辜。”

    阿宝的声音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响起,这让斯蒂兰的火气越盛了。

    “你没看她将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吗?”

    斯蒂兰心里可委屈了,让阿宝也于心不忍:“放心,真有人欺负你,随便你怎么做。”

    斯蒂兰轻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什么了,事实上还是因为聒噪的老鸨出去了,让她的心情好了一点。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一位丞相千金,贵女之中的贵女,可是如今却沦落为了如此卑贱的青楼妓,女。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白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丞相千金大婚当日,丞相府被抄家流放,女眷被充入青楼之地。

    而带头查抄相府的男人,正是新婚当日的新郎官,当今的状元郎。

    丞相千金滑稽的披着红色喜服,那个男人也是一身新服,可是偏偏她的身后是毫不留情的押送官兵。

    那个男人就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看着相府之人一个个的被狼狈拖出来。

    对于自己今日的这位新娘,他根本半点多余的目光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丞相在流放途中染病身亡,丞相夫人不堪受辱自尽了。

    丞相千金得知了父母双亡这个消息之后,又被老鸨逼着接客,想不开也自尽了,去陪地下的父母。

    她到死都不知他们一家为何落到了这般地步,她的未婚夫为何如此绝情?

    丞相千金将自己的身体贡献给斯蒂兰养魂,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为相府平反冤屈。

    这让斯蒂兰微微蹙起了眉头,她不由得羡慕起了自己的另一缕残魂来。

    人家那时候是故事刚开始的时候,背景也硬,可是自己这都是故事结束了之后,她这都落到了一个悲惨的结局。

    对比活得滋润无比的夏贵妃,她可真是个小可怜啊啧啧。

    青楼妓,女这样卑贱的身份,为相府平反冤屈,谈何容易啊?

    这个世界的主线讲的是三王爷凌霄和御史千金李澜相知相爱,最后披荆斩棘登上了帝后的位子的故事。

    而这其中为了凌霄和李澜登上皇帝皇后的位子出了大力的人,就是丞相千金的未婚夫,也就是当今的状元郎刘煜。

    李澜幼年时对刘煜有过救命之恩,他对她痴心一片,而这丞相府就是刘煜为了他们两的宏图霸业所铲除的第一步。

    丞相势大,可是偏偏丞相迂腐,一心向着皇后所出的嫡子,这自然挡了三王爷的道了。

    因而就有了这么一出状元郎和丞相千金喜结良缘的佳话,事实上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阴谋,想要扳倒相府罢了。

    也就是说,如果斯蒂兰要为相府平反的话,等于是要和未来的帝后作对。

    呵呵,讽刺的是,在三王爷上位之后,封了刘煜为丞相。

    对付这几人以后再说,斯蒂兰想的是要怎么应付过眼前的难关,这老鸨要她今晚上台拍卖初夜了。

    “小主人,你不是喜欢鱼水之欢的吗?这里应该是你的乐园才是啊。”

    斯蒂兰不知阿宝是不是在讽刺自己,它恐怕是很看不惯她的私生活。

    “我玩男人和男人玩我是两回事,知道吗?”

    哟,她可没有办法身在妓院还自欺欺人的想是自己嫖了多少男人。

    阿宝很欣慰,终于在小主人身上看到点节操了,先前它是多绝望啊。

    斯蒂兰咬咬唇,她是不喜欢依靠男人去得到什么的,男人于她而言是消遣是玩乐,她自己的事业自然是自己去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