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28|平行世界二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然而能够以弱冠之龄就到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地位季荀比任何人都敏锐谨慎。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危险一种来自夏贵妃对他的危险。

    如果再和夏贵妃靠近的话他会万劫不复的。

    季荀一向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因而他觉得自己下次再见到夏贵妃的话或许要绕着道走了。

    夏兰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季荀的怀里,她抬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夏兰察觉到了季荀的心思,可是她却毫不在意。

    躲避吧,压抑吧,越是克制,到时候爆发的越发猛烈夏兰可真是越来越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季荀破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夏贵妃给抱上了岸一上岸他就立刻离开了夏兰的身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才疏离道:“贵妃娘娘恕罪微臣冒犯了。”

    夏贵妃发丝凌乱还滴着水珠却别有一番风情,然而季荀却不敢多抬头看她一眼。

    他怕自己又变得奇怪夏贵妃果然是个危险的人!

    “咳咳丞相大人是本宫该多谢你相救才是。”

    夏贵妃咳嗽了两声,脸色看起来白得仿佛透明的一般,柔弱无比。

    “丞相大人您有事先离开吧,本宫会唤侍女过来的。”

    尽管是为了救人,可是丞相和贵妃单独在一起,还是这幅模样出现的话,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夏贵妃此言正和季荀的心意,他心头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告退了。

    斯蒂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可是却又暗自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她身上的薄衫全部都被水给湿透了,贴在了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根本就遮挡不了什么,还春光毕现,诱人至极。

    然而季荀根本就没有往她身上瞧一眼,可是浪费了斯蒂兰特地选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心思了,真是个呆子!

    不过,斯蒂兰的唇角忍不住愉悦的勾了起来,就算是没有看到,可是她就不相信他没有感受到。

    斯蒂兰对自己的身材可是很有信心,她就不相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对此会没有感觉。

    作为一个正直纯洁的好宝宝,阿宝实在是对拉古奇小姐这么没节操的行为震惊不已。

    他忍不住打断了斯蒂兰的洋洋得意道:“小主人,你不是说不会为了男人而委屈自己,最鄙视使苦肉计的吗?”

    她这才过了多久,就噼里啪啦的打自己的脸了?她的脸还好吗?还疼吗?

    “阿宝,你不懂,对着不喜欢的男人是委屈,对着喜欢的男人叫情趣。”

    阿宝再次被斯蒂兰的无耻给深深震惊了,他能说什么?要脸的人总是干不过不要脸的人的!

    夏兰回去没有多久,她就向皇帝和太后上报自己不小心掉进池子里得了风寒,近期内恐怕无法侍寝了。

    当夏贵妃病歪歪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收到了云贵人被德妃罚跪在御花园的事情。

    当然,这是皇帝特地透露给夏兰的,为的就是让她去救场。

    说起来,原先的夏兰就是如此,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眼巴巴的赶过去救了云贵人,没有让她受半分的苦楚。

    在她看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德妃如此做就是不给她面子,她自然得护在自己旗下的人。

    可是也因为如此,夏贵妃和德妃交恶更深了,为了一个小小的云贵人,两个人可是没少结下梁子。

    德妃的父亲可是当朝太傅,后来在处置夏家的时候,他自然也没出力。

    斯蒂兰悠闲的依靠在床头,她笑得异常开心。

    看起来德妃可比她想象中的要给力的多,不枉费她特意去看望了她一番。

    德妃为此对夏贵妃更是愤恨,然而人家出身比她好,又有太后做靠山,皇上还对她宠爱有加,德妃自然动不了她。

    德妃都快要被她自己心里的那口气给憋死了,正好在御花园里闲逛的时候遇上了云贵人,这下她的怒火就有了一个出气筒了。

    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她是动不得,可是一个小小的贵人难道她还需要忌惮吗?

    因而江如月就被德妃找了个由头给罚跪了,这让她心底屈辱无比。

    她明明才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这些被他利用的女人一个个的敢这么瞧不上她,欺辱她?

    这明明就是先前江如月得意的事情,躲在暗中看着这些女人犯蠢。

    将贵妃当成自己的挡箭牌,为她拉走六宫妃嫔的仇恨,然而自己就稳坐幕后,成为皇帝真正心爱的女人。

    可是如今,江如月的心里却是越来越不甘心了起来,想要得到宠爱,可是却又不愿意承担这宠爱带来的风险,真是什么好事都叫她给占全了。

    然而江如月即使是在这种境地依旧不卑不亢,温柔淡然的神色,却是叫德妃看了碍眼。

    “来人,给本宫掌嘴!”

    德妃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嬷嬷过来重重的打了江如月一巴掌。

    江如月的脑袋都被狠狠的扇到了一边,她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嘴角流下一丝血色来。

    江如月自从进宫以来,一直被皇帝放在心上哄着宠着,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屈辱?

    她不由得在心底大恨了起来,德妃,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青芜一见着情况立刻悄悄去向皇帝禀报了,这可是陛下的心尖尖,江如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也讨不着好。

    然而事实上皇帝一收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让人透露给夏贵妃了。

    然而夏贵妃却迟迟没有动静,皇帝得到的消息是夏贵妃卧病在床,动弹不得。

    恰巧这时青芜又传来了消息,江如月此时被德妃责罚的很重。

    皇帝一听心里着急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隐忍,朝着御花园冲了过去。

    “给本宫重重的掌嘴,本宫不喊停,你们就不许停下。”

    江如月被那力大的嬷嬷给打了一掌又一掌,她的半边小脸肿的吓人,脸都疼得麻木了。

    皇帝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这一幕,他心疼极了,大喝道:“住手!”

    德妃被皇帝这愤怒的声音和泛着青色的面容给吓到了,不过她可毫不心虚,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小贵人罢了,她罚了便罚了。

    皇帝急切的冲到了江如月的身边,可是他到底还是记得这是在人前他不能失态。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紧紧抱住江如月的冲动,只是将她轻轻的扶起来,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蛋。

    “德妃,暴虐成性,禁足三个月!”

    尽管皇帝如此隐忍,可是到底他心里还是咽不下那口气,有些漏泄端倪了。

    德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皇帝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贵人而降罪于她,连问都不问一声!

    德妃深深的看了一眼在皇帝怀里被他呵护着的江如月,云贵人,这个梁子她们结下了!

    夏贵妃听到御花园那出好戏的后续之后,她忍不住高兴的轻拍了一下手掌:“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啧啧,德妃下手惩罚人可不会留情,想必江如月要顶着那张猪头一样的脸好些时日了,也不知道皇帝的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

    而且,皇帝和江如月这两个人可算是和德妃对上了,要是没有了夏兰为他们的爱情保驾护航,也不知他们还能不能那么顺利的恩爱美好。

    “来人,去为本宫将这些补品送到丞相府。”夏兰招手对自己的心腹侍女说道。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进行,然而季荀想要远离夏贵妃,可没有那么容易。

    就是要时不时的撩拨他一番才好,当他以为自己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的时候,夏兰又要弄出点动静来让他的心湖泛起涟漪。

    这后宫里的女人的确是瞧清楚了,因而她们也迅速对江如月出手了。

    就是要在她还不成气候的时候给弄得死死的,不然的话,依着皇帝对江如月这态度,以后哪里还有她们的出头之日?

    江若云称得上是老谋深算了,她成功的陷害了一把江如月,将男人带到了她的床上,准备来捉奸。

    然而,江如月的身边皇帝可是放了暗卫的,这后宫里的女人哪里这么容易陷害到她?

    然而,这暗卫千不该万不该,就来了一招掉包,将江如月换成了夏贵妃。

    夏兰就是因此才会被皇帝给打入冷宫的,这暗卫跟随在皇帝身边已久,自然是知晓他的心意的。

    夏兰身边原先也有夏大将军送给她保护她的暗卫的,可是这傻姑娘被皇帝给哄了两声,就将人给交出去了。

    因而皇帝的暗卫对她出手时候,她哪里有还手之力呢?

    因而这一次,若是那暗卫不打她的主意也就罢了,不然的话,她要他有来无回。

    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响声,夏贵妃唇角冷冷勾起,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这是刺客,给本宫杀了。”夏兰轻描淡写的吩咐道。

    看着那暗卫已经死透了,夏兰这才带着人悠闲的去捉奸。

    夏贵妃赶到的时候,那偏殿里已经围满了皇帝的妃嫔,一个个的都对江如月面露不屑。

    这云贵人可是被捉奸在床了,而且和那男人都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皇帝闻讯飞速赶来,见到这一幕,他面色铁青。

    可是他还是立刻冲过去将不着衣物的江如月抱进怀里拿衣服给她裹上,见到四周幸灾乐祸的妃嫔们怒斥道:“给朕滚出去,滚开!”

    那个男人,更是被皇帝怒急之下,亲自一刀给杀了。

    血溅三尺,这让那些娇弱的妃嫔们一个个都惊叫出声,陛下这是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