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14|绝地重生
    这让星阑对自己感觉到羞愧和厌弃,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渐渐沉迷其中的时候这种羞愧和厌弃的情绪更加深了。

    石洞里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是他们修炼之人身体素质极佳即使是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也对身体无碍。

    这也就是意味着斯蒂兰和星阑可以双修好几日。

    尤其是他们两个人一个是魔尊一个是周氏族长身体的力量更为强悍,双修更是可以持续更久。

    石洞里的热情经过了多日并没有熄灭,反倒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星阑低头看着那个魅惑人心,或者是他的心的妖精,对,星阑在心里他就是这么形容这位周氏族长的。

    明明成为周氏族长之后她清冷凛冽高贵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样。

    可是她此时的面容也像极了一个吸食男人精气的妖精迷得他这个时候眼里心里只能够想着她。

    星阑双眸赤红同时他心里对自己的唾弃也越发深了。

    他竟然也是一个沉迷肉欲的男人吗?这么看来他果然是魔族之人。

    但是星阑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然而他的身体却是诚实的更想要狠狠要斯蒂兰。

    一开始星阑和斯蒂兰双修都是斯蒂兰主动的星阑甚至是才是在下面的那个。

    他只是会在激情之中偶尔失控而已他甚至是连触碰斯蒂兰都少,更别说亲吻了,总是扭扭捏捏的不自在。

    明明他们是在做着最为亲密的事情可是星阑却居然还在这方面害羞,不敢触碰她。

    然而这种情况在几次之后就改变了,主动权掌握在了星阑的手里。

    他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属于男性的本能强势和侵略性一瞬间完全展露在了斯蒂兰的面前。

    他笨拙生涩却蛮横,彻底的放开自己和斯蒂兰一起投入到了这场狂欢之中。

    每次完了都让斯蒂兰和星阑两个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眼前还眩晕着。

    可是在星阑不能不承认自己在回味方才的美好之时,斯蒂兰却总是能够及时的清醒过来,恢复了平时的清冷淡漠。

    她依旧不理会他,之时自顾自的清洗身体,整理好自己。

    每当这个时候,星阑滚烫的身体就会一下子凉了下来,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的心也一瞬间就冷却了下来。

    星阑看着斯蒂兰的眸光变幻莫测,可是明明身体很满足,心却像是空了一块一般空落落的。

    斯蒂兰并没有在意星阑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眸光,她一边穿衣一边开口道:“我们再试试吧,这次应该可以了。”

    斯蒂兰的话更是让星阑身子一僵,还残存着方才激情欢愉的眼眸瞬间变得冰冷了起来。

    星阑看着斯蒂兰,手紧紧的握紧了起来,原来她心里一直都是在记挂着这个吗?

    虽然说他们两个人一开始双修的目的就是这个,斯蒂兰记着也没错。

    可是在星阑全心投入,忘记了那个目的,只是为了和她欢好的时候。

    可是斯蒂兰心里想的却是这个,这让星阑的心里突然泛起了一种苦味来,很不是滋味。

    这种感觉出现的太不合时宜了,星阑将它给狠狠的压制下去,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不能让自己在斯蒂兰面前失态。

    每次在这种事情之后,斯蒂兰总是比他还要洒脱,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不算什么一样。

    这种态度让星阑看在眼里更是忍不住想要狠狠握紧拳头发泄似地捶一拳,他看着斯蒂兰的眼神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汹涌复杂。

    星阑将内心翻腾的情绪给压下去,如今出去才是最为要紧的。

    斯蒂兰并没有在意星阑的情绪,她若无其事的和星阑配合好,果然就如同她料想的一样,这次他们成功了。

    星阑和斯蒂兰都发出  了真心的笑容,两个人从池水里一跃而去。

    终于出去了,让斯蒂兰都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星阑看着在阳光照射下斯蒂兰白皙面容上的愉悦笑容,让他都有些看楞了神。

    “太好了,终于出来了,魔尊也是这种感觉吧?”

    斯蒂兰难得的语气带了几分轻松和上扬,显然她的心情很好。

    但是星阑又为斯蒂兰对自己的称呼而皱起了眉头来,他们明明什么都做过了,可是她对自己的称呼却是还是这个。

    只不过在底下的时候,他们并不需要称呼,都只是你代过的,这个时候星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星阑抿抿唇,脸色有些不悦:“你不需要叫我魔尊,你很想离开吗?”

    说完星阑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斯蒂兰有多急切离开那里,他不是感受的最为深刻的吗?

    但是先前星阑也的确是想的和斯蒂兰一样,然而如今离开,星阑的心里却突然有了一股不舍的情绪。

    尤其是那个石洞里,满是他们两人欢好的身影和印记,这让星阑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

    果然星阑话一落下就让斯蒂兰疑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是想到了两人算是同甘共苦,斯蒂兰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

    “是啊,若是我离开的久了,我的族人怎么办?”

    但是星阑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握紧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想要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斯蒂兰对他好像是他们之间没有发生那些事情一样自然坦荡,让星阑难受的正是她这种态度。

    她怎么能够这样呢?但是星阑也不知该如何对斯蒂兰说。

    只是还不等星阑理出一个头绪来,宁若飞的声音便打断了他。

    “清越,你出来了,没事吧?”

    宁若飞快速上前几步,担忧的看着斯蒂兰问道。

    他的话语和一脸着急的神情让斯蒂兰莫名的挑眉,她不记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好了,而且宁若飞还直呼斯蒂兰的名字。

    若不是宁若飞克制住了自己的话,他还想上手为斯蒂兰检查身体呢。

    斯蒂兰和星阑掉入进去池子里之后,其他人都离开了,可是宁若飞却一直都不肯走。

    他进不去,可是却莫名坚守在这里,他自己心里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乐心见着宁若飞如此,她说是留下来陪他。

    可是事实上她自己心里是如何想的,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在等候斯蒂兰的期间,宁若飞心里的某种情绪压抑的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浓烈,在见到斯蒂兰的时候就一下子喷涌了出来,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心情。

    但是斯蒂兰的神情像是泼了一盆冷水到宁若飞的头上,让他从那种有些激动和亢奋的情绪里冷静了下来。

    “我很好,谢谢宁公子关心。”斯蒂兰平平淡淡的话语更是让宁若飞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萎了下来。

    星阑见到了宁若飞冲上来之后,他的神色第一时间就冷了下来,心里暴虐之气猛然升起。

    这是练了魔功的后遗症,会放大他心里的负面情绪。

    但是显然宁若飞的存在让他很不悦,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星阑可没有忘记宁若飞当初对斯蒂兰做的事情,可是如今他居然还厚着脸皮凑到她的面前来,让他看着真是碍眼。

    尤其是明面斯蒂兰对宁若飞很是冷淡,可是星阑却是想到了斯蒂兰为了宁若飞宁愿献身给他,这让他的拳头握得更紧了。

    星阑再也忍受不了的大步走过去插到了他们两个的中间,他的身体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宁若飞看向斯蒂兰的眸光。

    这种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意味,星阑自己或许没有发现到,可是却让宁若飞和乐心都白了面容。

    “宁公主,你难道忘了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吗?不然的话,你还有何脸面出现在她面前呢?”

    宁若飞还没有回话,却是乐心为他打抱不平了起来,她早就看不惯斯蒂兰对宁若飞冷淡的态度了。

    如今被星阑这么一说,她也忍不住回道:“若飞为了她一直等在这里不眠不休,难道就是被你们这样对待的吗?”

    斯蒂兰诧异的看了宁若飞一眼,但是星阑却是冷笑道:“宁公子如今这副模样想做给谁看?清清分明就不想和你有瓜葛。”

    星阑对斯蒂兰的称呼却是让他身边的三个人同时身体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星阑对斯蒂兰的称呼脱口而出,他心里也很诧异,甚至是隐隐不敢看向身旁的斯蒂兰。

    但是说出来了之后,星阑却是一点都不后悔,甚至是心里还升起了一股愉悦的情绪来,让他痛快的很。

    斯蒂兰只是奇怪又疑惑,但是乐心却是白了脸色。

    以前她和师兄最为亲密的时候,他也只不过是温柔的唤她师妹而已,何时有过爱称呢?

    师兄虽然待她温柔,可是他本来就是正派沉稳的人,乐心也觉得自己不能苛求他。

    然而如今,星阑却是对着另一个女人叫的如此亲密,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如今他都不多看自己一眼,满心满眼是另一个女人。

    原来不是他不会,而只是看对象是哪个人,他自己愿意不愿意罢了,显然星阑不愿意对自己这样。

    乐心心里更是对星阑愤恨,原来他之前的情谊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让乐心看着星阑和斯蒂兰的眸光越发不善了起来,果真是一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