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87|美人
    斯蒂兰听完阿宝的话之后,她心头放下心来因而利落的将插在姜弋背上的那只箭给拔了出来。

    霎时鲜血四溅还有不少滴落到了斯蒂兰的脸上可是她并没有在意。

    斯蒂兰舔舔自己脸上的血渍回味似地咂咂嘴。

    “我不是应该对鲜血没有渴求了吗?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会控制不住啊?”

    “你本来就是吸血鬼对鲜血的渴求才是你的本能我只不过是暂时压制住罢了。看见血你自然会有反应只不过不会失控罢了。更何况,可能是你和姜弋有**上的关系,会觉得他的血特别美味,对他更加渴求,吸血鬼一向如此,不是吗?”

    阿宝说得好有道理斯蒂兰身为吸血鬼的时候虽然她厌恶喝血可是就像是人不可能不吃饭一样斯蒂兰也还是会进食的。

    只不过她进食的方式有些巧妙当她和男人共赴欢愉之时她就会一口咬在对方的脖子上。

    “那我还是不要浪费了,将他的血给喝干净吧。”

    想想之前姜弋流了那么多血斯蒂兰就心痛死了。

    “别我好不容易压制住了你吸血的渴求你要是喝了血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阿宝的话让斯蒂兰放弃了自己这一想法,她将自己的裙摆给撕下来为姜弋包扎伤口,先为他止血。

    外面搜查他们的人还没有离开,斯蒂兰也不可能离开他去找草药,再说这里还不一定有。

    他们应该等那些人离开之后,斯蒂兰带着姜弋进城去找大夫才是。

    只不过,斯蒂兰一边小心翼翼的为姜弋包扎伤口,一边心想,身为一个吸血鬼,为人类的伤口止血,这仿佛像是人类在给一只烤鸡做手术。

    这个想法逗笑了斯蒂兰,还好姜弋并没有生命危险,这也能够让她的心头暂时轻松一些。

    但是他的伤要是同样没有好好照顾,发热了更严重了的话可就不好了。

    斯蒂兰悄悄的伸头出去看了看,没有动静了,她小心的走出去了几步,的确是不见那些人,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

    斯蒂兰之前也没有闲着,她在山洞里利用那些藤蔓为姜弋做了一个简单的托架。

    斯蒂兰将姜弋放到了托架上,带着他一起往前走去。

    幸亏这是个吸血鬼的身体,要真是个弱女子的话,这可是绝对吃不消啊。

    这日头还有些大,阳光对吸血鬼的伤害不大,只不过也的确是会让他们的身体感觉不好。

    虽然阿宝已经为斯蒂兰在这个世界里屏蔽了很多了,但是到底她还是会有本能反应。

    这让斯蒂兰气喘吁吁的,她不得不半路停下来歇一会儿。

    姜弋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斯蒂兰一边擦汗,一边在折腾着什么。

    一开始姜弋的视线并不清晰,只能够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他的身影。

    但是即使如此,姜弋也能够认出来那就是斯蒂兰,毕竟是自己的女人。

    姜弋心想,这个女人看起来柔弱胆小,也的确是这样,她很容易就被吓哭,但是每每都能够做出出乎意料的大胆事情来。

    在昏迷过去之前,姜弋还担心斯蒂兰,她会不会害怕的自己一个人哭泣。

    虽然姜弋常常将她欺负哭,可是却不想让她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哭。

    但是如今想来,她比自己想象中做得好多了,也比自己想象中坚强,这让姜弋落到了斯蒂兰身上的眸光柔和了下来。

    然而姜弋刚想夸夸她,就见到他面前的那个女人又哭了。

    斯蒂兰想将托架给绑结实一些,可是被扎到手了,这让她委屈的抽泣了起来。

    “嘤嘤嘤,好疼啊,但是还要继续做。”

    听着她一边哭泣,一边哼哼唧唧的,这让姜弋心里既心疼,可是却又觉得好笑。

    姜弋想要起身,可是笑出声的时候牵扯到了自己背上的伤口,这让他痛得嘶了一声。

    这也让斯蒂兰察觉到了,她想要转身回头的时候,就被姜弋给从身后抱住了。

    “这是怎么了?我看看。”

    姜弋一只手搭在了斯蒂兰的腰间,一只手抓住了她受伤的那只小手。

    斯蒂兰察觉到,似乎自从受伤之后,姜弋在她面前就很少自称朕了,倒是显得更加亲近了。

    姜弋见到了斯蒂兰手上的那道小口子,他将她放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吹了吹。

    姜弋抬起自己的袖子为斯蒂兰擦干净了她小脸上的泪水,颇有些嫌弃道:“真是个水做的,这么爱哭!”

    然而这却是让斯蒂兰哭得更加大声了起来,她失态的扑进了姜弋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呜呜,王上,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没事了。”

    斯蒂兰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姜弋的颈窝里,她滚烫的泪水都滴落在了他的肌肤上,这让姜弋觉得烫到了他的心底去了。

    姜弋以前从未感受过如此滚烫的温度,烧得他心口都疼了,让他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自己心底那股酸酸甜甜的滋味,姜弋从未感受过,但是他此时只想将斯蒂兰给抱在自己的怀里好好哄着。

    姜弋也是这样做的,他的大手环抱斯蒂兰更紧,抚上了她布满泪水的脸颊。

    那冰凉的温度更是让姜弋眉心一蹙,心里也是酸酸涨涨的。

    姜弋用着从来都没有过的耐心和柔情轻哄着斯蒂兰,温声细语的,这几乎都不能让人相信这是那个凶残的暴君了。

    哄了自己怀里的娇人儿好半天,斯蒂兰才停下了哭泣,脸红红的从姜弋怀里起来了。

    她连忙擦干净自己脸上的泪水,羞赧道:“王上恕罪,妾失态了。王上的伤可好些了?”

    说到最后,斯蒂兰顾不得自己的羞涩,她连忙担忧的看向姜弋。

    这让姜弋的唇角微勾了起来,这背上的伤口是她处理的,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了。

    姜弋抬手轻轻刮了刮斯蒂兰的鼻子,轻笑道:“莹莹倒是真让朕刮目相看啊。”

    姜弋的语气是赞赏的,举止也很是亲昵,对上他的眸光,就让斯蒂兰的脸颊不由自主的红透了。

    姜弋就爱看她这小模样,要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合适的话,他一定要将她抱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斯蒂兰将他们两的情况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该如何做,自然还是要听从姜弋的吩咐。

    姜弋眉头微蹙沉吟了一瞬,此时进城的话,他们两一定会被发现的。

    他的人一定不会那么及时赶过来,如今他们应该是躲避楚致远带来的人搜查,暗中将自己人联系上。

    因而姜弋当机立断道:“我们先去这附近的农舍借宿,或者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再找机会暗中联系。”

    斯蒂兰自然是听从姜弋的,他醒过来了之后就不要她拖了,让斯蒂兰扶着他往前走。

    幸而这附近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子,村民也淳朴热情。

    不说斯蒂兰本身就腼腆羞怯的性子,姜弋自觉身为一家之主,哪里有让女人抛头露面的道理?

    “老人家,我们夫妻二人遭遇了盗贼,钱财都被抢了,幸而得以保全性命,只想在贵地暂时借住一段时日,等在下联络到了家仆便离开。”

    姜弋让斯蒂兰在身后扶住他,他上前对着这村子里的村长有礼说道。

    姜弋将自己身上的一块玉佩拿出来递给他,这算是报酬。

    斯蒂兰在一旁看着姜弋温雅有礼的模样,心想这位陛下有时候还真是能够轻而易举的蒙骗人。

    即使是小村子里的人再怎么没有见识,他们也意识到这玉佩的贵重,万万不能收。

    这位陛下的东西自然都是最好的,因而斯蒂兰拉了拉姜弋的袖子,她将自己手上的玉镯褪下,递给了村长。

    “老人家,还望您一定要收下。”

    本来村长一直都在推辞,他们这村子里的人都热情好客,收留人也并非是为了要报酬的。

    然而斯蒂兰和姜弋怎么可能在这村子里白吃白住,占他们的便宜呢?

    村长推辞不过就只能收下了,倒是姜弋看着斯蒂兰的举动皱起了眉头来。

    虽然斯蒂兰身上的东西都是他赏赐的,但是陛下觉得出门在外用女人身上的东西,实在是够窝囊无能的。

    因而姜弋握住了斯蒂兰的手腕,他紧紧的盯着此时那一截空无一物的皓腕,眉头都能够打结了,怎么看怎么不爽快。

    斯蒂兰不明所以,怯生生的抬头看着他,好半天姜弋才憋出一句:“等回宫后你要多少有多少。”

    这实在是让斯蒂兰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没想到陛下是在别扭这个。

    斯蒂兰的笑声让姜弋瞪大了眼眸,她从未在自己的面前如此轻松惬意的笑过。

    但是转而他想到了什么,狠狠的瞪了斯蒂兰一眼,大步往前走去。

    姜弋走了几步,发现自己身后的斯蒂兰没有跟上来,他不得不停了下来,恶声恶气道:“你还不快跟上。”

    斯蒂兰连忙应了一声,小跑到了他的身后,姜弋没好气的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前走。

    斯蒂兰偷偷的抬眸看他,姜弋的脸色并不好,只不过她想到了之前姜弋说的那句夫妻,心里有些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