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86|美人
    这让乐容看傻了眼,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姜弋。

    尤其是刚刚他和他怀里的那个女人亲热的时候那样沉醉迷恋温柔愉悦的神情乐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她不知道姜弋还能够表现出这幅模样来这让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乐容被这样的情形给弄得愣住了没有回神过来然而姜弋却是皱起了眉头。

    “乐容你不是魏国公主之后礼仪也一起丢了吗?还是说物以类聚?”

    姜弋刻薄不留情面的话语落到了乐容的身上这会儿让她觉得更疼了。

    她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了,怒视着姜弋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姜弋讽刺的勾了勾唇角,眸子里满是对他们两人的恶意,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这就算是欺人太甚了?姜弋真期待等回到姜国,他对他们真正行刑的时候,这两个人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姜弋让人将乐容给拉了出去他可不想见到她她只要乖乖的等楚致远过来就行了。

    等乐容离开之后姜弋将斯蒂兰从自己的怀里挖出来。

    看着她小脸通红但是唇角上还带着刚刚亲吻的银丝姜弋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他抬起自己白皙的玉手,轻轻的为斯蒂兰抹去了她唇上的痕迹这让她小脸上的红色更甚。

    斯蒂兰眼眸飘忽着都不敢看向姜弋了然而姜弋却是轻轻抬起了斯蒂兰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看向自己。

    “害怕吗?”姜弋突然淡淡的出声开口问道。

    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斯蒂兰一怔,但是她还是本能的摇了摇头。

    斯蒂兰的反应让姜弋眼眸的笑意更深,他抬手温柔的摸了摸斯蒂兰的头道:“你只要乖乖的就不会有事。”

    姜弋问的是斯蒂兰看见自己对待乐容的态度会不会害怕,毕竟乐容说的不错,他先前很珍视她,如今对她却是冷酷无情。

    斯蒂兰自然心里清楚姜弋是个危险的君主,她可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们的初夜过后自己脖子上划过的那只大手,和姜弋对她产生的杀机。

    但是,只要不踩在姜弋的底线上,不犯那些忌讳,这位姜王无疑是位十分好相处的人,并且他对自己的女人可以说得上是宽容。

    没有多久,楚致远就过来了,姜弋牵着斯蒂兰的手走出去。

    他们的周围自然是被士兵给团团的保护了起来,乐容却是在另一头,让楚致远根本就接触不到。

    这位楚国质子长相十分的温雅,浑身都带着一一股柔和的书卷气息,但是他的眼睛却不是清澈的,反倒是野心勃勃。

    “姜王,我已经来了,容儿呢?”

    姜弋似笑非笑的打量了楚致远一番,乐容就是为了这么个男人逃婚。

    或许像乐容所说,姜弋不了解情爱,可是他了解男人,更了解权利。

    就算是没有他,乐容的未来他倒是可以一眼预见。

    “呵,楚致远,真是久仰大名,本王可是等了你许久了。”

    姜弋一挥手,让人将乐容给带上来,意味深长道。

    即使是面对着姜王,楚致远依旧不卑不亢,气度良好。

    “姜王,此事是我之过,有什么冲着我来,放过容儿。”

    楚致远悭锵有力的话语却是让姜弋拍了拍手笑出声来了:“好个有情男儿,朕又怎么能不成全你?你放心,今日你们谁都走不了,朕一定让你们两人一路相伴。”

    姜弋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割在了乐容的心头,她担忧的看向楚致远,可是她的喊声离得太远这边也听不见。

    正当姜弋挥手让人将楚致远拿下的时候,突然外面带血的士兵冲了进来。

    “王上,不好了,外面有人闯进来了。”他说完就倒在地上没气了。

    这让姜弋眉目一凛,他眸光锐利的看向了楚致远。

    然而楚致远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姜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姜弋眉头紧皱,然而他却并没有慌乱。

    他不屑的冷笑道:“呵,不过就是几只见不得人的小老鼠而已,难道还以为能够对付朕这个真龙天子吗?”

    斯蒂兰看着这情形眉眼一跳,她明白了,这恐怕就是姜弋失踪了半年那一劫难了。

    “阿宝,为什么这些信息我看不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信息不全吧?”

    “小主人,越往后世界难度会越加大的,这也就是说,你所知道的只会是你这个角色设定能够知道的信息。”

    斯蒂兰:“…”她只能够祈祷往后进入世界的角色设定能够给力点。

    呵呵,像是这次这个,在深宫里的小透明妃嫔,她能够知道什么有用的消息啊。

    显然楚致远是有备而来,打了姜弋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是他调兵,也没有这么快能够赶过来。

    这场中的情形对姜弋和斯蒂兰越来越不利了,乐容早就被楚致远的人给接过来带到了他的身边。

    “哈哈,姜弋,你投降吧,说不定我还能够饶你一命。”

    这对于一位王者来说自然是不可能的,他宁死不投降。

    只不过姜弋一脸凝重的看着这局面,他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斯蒂兰的手没有松开过。

    “陛下,请随臣离开吧。”

    眼看着局势不行了,这些保护姜弋的人自然就想先送他安全离开。

    姜弋也是个有决断的男人,不会逞一时之气,因而他果断的跟着部下带着斯蒂兰撤退了。

    “跟紧朕,抓住我的手。”姜弋在斯蒂兰的耳边匆匆的交代了一句。

    在这种时候他不是不管自己,而是带着这么一个拖累还能够叮嘱她,这位陛下就能够从这方面看出来他这个人的特质了。

    然而姜弋和斯蒂兰这方保护他们的人手越来越少,都一个个的倒下去了,然后他们的身后却是追兵渐至。

    姜弋也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佩剑应敌,他的确是武艺很好,暂时还没有人能够近他的身。

    可是他身边带着斯蒂兰这么一个拖累,他死死的抓住她的手,就算是松开了,也还是要保护好她,一心二用,追兵又多,姜弋自然渐渐不敌。

    斯蒂兰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世界对她的压制,事实上她只不过就是有着强悍身躯的弱女子。

    她不能动用自己的力量,一动不光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疼痛,斯蒂兰还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动荡。

    也就是说她要是不符合规则乱来的话,这个世界都会动乱的。

    楚致远比起姜弋倒算得上是一个文弱书生,可是他也会是射箭的。

    他在自己人的保护下,拉弓朝着姜弋和斯蒂兰的方向射过来。

    这让他们两个人躲闪了起来,这对于姜弋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可是对于斯蒂兰这么一个弱女子自然就吃力的很了。

    又是一箭射过来,斯蒂兰眼看着躲闪不及要中箭了。

    虽然会有点疼,可是她不会死,而且愈合力很好,很快就会痊愈的。

    可是斯蒂兰没想到,姜弋一把拉着将她给护进自己的怀里,自己替她受了那一箭,射中了他的背部。

    这让姜弋闷哼一声,背部霎时湿濡了起来,斯蒂兰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这可是将她给吓坏了,姜弋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压倒在了她的身上。

    他们身后就是一个山坡,被姜弋这么一倒下压着,斯蒂兰也身子保持不了平衡往后倒去,她和姜弋滑下山坡去了。

    这或许反倒是因祸得福,他们暂时躲开了追兵的追杀。

    但是楚致远带着那些人并没有放过姜弋和斯蒂兰,他们继续下来寻找他们。

    还好斯蒂兰在他们摔落下来之后,她就机智的将姜弋搬运到了一个山洞里,两人一起躲了起来。

    姜弋因为背上中箭,他脸色惨白,出冷汗,神志也渐渐的有些不清醒了起来。

    可是他的手却是一直都紧紧的抓住了斯蒂兰的手,还不等斯蒂兰出声询问,他便压抑着痛楚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这让斯蒂兰鼻子一酸,连忙摇摇头带着哭腔道:“我没事,王上您受伤了。您为什么要救我呢?该是我才对啊。”

    然而斯蒂兰的话却是让姜弋嗤笑一声道“我中了箭最多半死不活,可是你中了就死透了。”

    “朕还没有腻味你,谁都不能将你从朕身边带走,哪怕是死,只有朕有这个资格决定你的去留。”

    姜弋的话让斯蒂兰不由得一怔,这大概是属于帝王另类的情话。

    姜弋眼眸都有些模糊了起来,看不清楚斯蒂兰的样子了,可是她眼眸里的泪水却是晶莹闪亮的很。

    姜弋的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了起来,他斥道:“别哭了,朕如今没力气哄你。”

    姜弋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抬手想为斯蒂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可是抬到一半就没有力气了,手垂了下来,他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这让斯蒂兰心头一惊,她赶紧擦了擦泪水,将姜弋给翻过身去,为他处理起背上的伤口来。

    “要是直接拔箭,他如今的身体承受的住吗?”斯蒂兰向阿宝问道。

    “没有伤到要害,虽然失血过多,可是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