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71|村妇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斯蒂兰脱得光光的下水了她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凌澈。

    温香软玉贴在了自己的背上毫无阻隔肌肤相亲凌澈立刻心猿意马了起来。

    有美人投怀送抱他自然是来者不拒。凌澈回身抱住了斯蒂兰的肩膀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只是当他睁开眼眸,想看看这个热情大胆的美人之时,映入眼帘的那张脸蛋,却让凌澈的脸色一顿。

    “相府小姐?”凌澈微微蹙起眉头意味不明道。

    “殿下,这里没有什么丞相千金,只有花浅月。”

    花浅月放在凌澈腰上的手紧了紧她的脸也越发的凑近他柔声道。

    花浅月是老鸨给丞相千金娶的艺名她既然已经进来了这里那么以前的名字自然就不能再用了。

    凌澈轻佻的挑起花浅月的下巴暧昧的摩挲着:“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自然既然已经是青楼妓子了,那就得做青楼妓子该做的事情。”花浅月平淡的说道。

    她的眸光却是坦荡清澈的很让凌澈微微一怔。

    然而凌澈手上的动作却是越发的大胆了起来他想看看花浅月究竟能够忍耐到何时。

    丞相千金是温婉却又书卷气息浓郁的,即使是到了妓院里,她身上的这些特质也没有改变。

    这样的一位女子突然做出了这样勾引人的举动来,凌澈想看看她究竟有何意图。

    然而花浅月却是面色丝毫不变,凌澈挑逗她,她的小手亦是在凌澈的身上挑逗着。

    到底这两位都是久经风月之人,在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氛围之下,他们的身体都起反应了,可是他们的头脑却依旧清醒,还能够面不改色的谈论事情。

    然而正直的阿宝却是受不了了,这两个臭不要脸的,有谁是像他们这般光着身子搂在一起谈正经事的吗?更何况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可是斯蒂兰却是告诉阿宝,这叫特殊的外交手段,阿宝拒绝相信。

    “花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有何目的?”

    凌澈的眼眸并无其他花天酒地的浪荡子那般混浊,反倒是清亮透澈得很。

    他凤眸微眯,带出了点压迫的气势来,可是花浅月却是丝毫都不畏惧。

    “我来,是想和殿下谈一笔交易。”花浅月的手柔柔的轻抚着凌澈的肩头娇声道。

    然而这位风流王爷却并没有被美色所迷,他的眸光轻佻的从花浅月全身上下划过,轻笑道:“用身体谈?”

    这位丞相千金身上所背负着的东西,凌澈猜得出来一些。

    但是若是想用身体来换得为相府报仇的话,这筹码着实是有些不够。

    然而花浅月却是出乎意料的轻轻摇了摇头,眼眸流转之间,带着说不出的灵动和俏皮。

    “不,殿下,这只是见面礼罢了。”

    她红唇微启,开合间轻轻吐露出这句话来,结合这话里的意味,让她那张温婉秀丽的脸蛋也变得魅惑无比了。

    凌澈惊讶的瞪大了眼眸,他从未想过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花浅月却是得寸进尺的靠近凌澈,对着他吐气如兰道:“那这份见面礼,殿下你还满意吗?”

    凌澈眉头轻挑,他自然是不能被一位之前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给比下去了的。

    他双手从花浅月的身上细细抚过,仿佛在鉴定自己的礼品一般,然而花浅月也是一副任君品尝的姿态。

    凌澈将花浅月重新搂进自己的怀里,笑得撩人道:“满意,自然满意。”

    “不知美人想和本王谈什么?”凌澈笑得邪肆,轻轻捏了把花浅月的脸。

    “自然是谈谈您和三王爷之间的关系。”

    花浅月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眸光灼灼的注视着凌澈道。

    这让凌澈沉下了眸光来,收起了几分漫不经心。

    凌澈不过是皇帝酒醉后宠幸了一位宫女所生,一向在皇宫里就是不受宠被遗忘的。

    而他本人似乎也十分的不上进,成天的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堪称是烂泥扶不上墙。

    但是,这位五皇子却和三皇子不知为何总是摩擦不对,仿佛天生看不顺眼一般。

    三皇子是贵妃所出,备受皇帝宠爱,凌澈怎么可能比得过凌霄呢?

    若是凌霄上位的话,他算起旧账来,绝对没有凌澈的好果子吃。

    凌澈也自然是不想让凌霄登上皇位的,可是他势单力薄,拿什么和他斗呢?

    “难道你想为本王献策不成?”凌澈抱紧了花浅月的身子笑道,他的手有些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

    花浅月毫不受干扰,她的眸光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凌澈的脸色,他只是觉得新奇有趣,并没有看不起女人。

    “正是,”花浅月眉眼弯弯,笑得得意,她轻轻咬唇道:“殿下,奴家有个法子,想说与你听。”

    凌澈被花浅月这无意识露出来的妩媚风情给看迷了眼,他怔楞了一瞬,她就已经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出来。

    凌澈听完了之后眼眸微睁,心有余悸的叹息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不过,我喜欢!”凌澈低头轻挑起花浅月的下巴,笑得也很是坏心眼。

    可是偏偏他的这种笑容却是如此纯稚,看起来就像是个调皮可爱的大男孩。

    这让花浅月的眼眸一亮,她总是无法抵抗干净纯粹的东西的。

    她的眼眸里仿若有星星一般,让凌澈也神情有些恍惚,忍不住沉迷其中。

    “你的眼睛,真美啊!”

    凌澈情不自禁的温柔抚摸着花浅月的眼眸,带着满足的赞叹出声。

    只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慵懒笑容。

    “你放心,你以后就由本王给包了,不会有人动你的。”

    凌澈的眸光暧昧的游离在花浅月的身上,意味深长道:“这最美味的奖品,本王要留在成功之后再细细品尝。”

    凌澈低头在花浅月娇嫩的粉唇上轻吮了一口,他才意犹未尽的抬头舔舔唇道:“不过,本王要提前收点利息。”

    花浅月朝着他低头娇羞一笑,可是那水波潋滟的眸子却是跟带着钩子似地勾着他。

    凌澈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连忙定定神压制住自己的身体反应,迅速的从这浴池里起身了。

    若是再待下去的话,他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看着凌澈几乎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花浅月捂着嘴偷偷的笑出声来了。

    她从浴池里出来了之后,却是没有忘记去感谢杜如嫤。

    只是花浅月还没有见到这位花魁,这老鸨倒是先过来找她了。

    “哎呀,妈妈的乖女儿啊,你可真是个争气的,这一下子就让五王爷将你给包了,而且还是无期限的。”

    想着自己手里的那一千两黄金,这老鸨就笑得合不拢嘴了。这真的是价值千金啊!

    本来这花浅月容貌气度十分出众,又有前相府千金这噱头在,能够卖一个好价钱的。

    老鸨说什么也不松口,不想在还未拍卖前就将这花浅月给让人包了。

    可是一是对方是皇子王爷她得罪不起,二是对方出的价钱实在是高啊,就算是去拍卖也不一定能够卖出这样的价格来。

    就算是以往青楼里的所有花魁,可是从来都没有哪个得到过这个数的。

    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老鸨立刻就同意了,这看着花浅月的眼神也是格外的慈爱。

    这凌澈也是个性情独特的男人,因为他的府里没有一个女人,就连伺候的侍女都没有。

    他就喜欢成天泡在青楼妓院里,外面的女子倒是一个都没有招惹过。

    因而凌澈并未给花浅月赎身,他只是将人给包了,其他任何人都碰不得她。

    “妈妈您放心,奴家会伺候好殿下的。”

    花浅月先一步堵住了老鸨的嘴,她可不就是特地来交代这个的吗?

    好不容易打发老鸨离开了,花浅月就迫不及待的去了杜如嫤那里,她总是喜欢和灵魂美好的人待在一起的。

    “杜姐姐,你对妹妹可谓是有救命之恩,”花浅月亲亲热热的挽着杜如嫤的手,头枕在她肩头撒着娇:“妹妹以后一定对你好。”

    杜如嫤的侍女本来是很讨厌花浅月的,因为她觉得这个女人就是装可怜,利用她家小姐的善心踩着她往上爬的。

    可是这会儿看着她这幅模样,却又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

    杜如嫤本来帮花浅月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她并不图她的回报,可是她这幅依赖的模样却是看得她心软。

    杜如嫤不由得摸了摸花浅月的头柔声道:“这里的姑娘都不容易,我也只不过是能帮一点是一点了。”

    然而杜如嫤这句话却更是说得花浅月心里温软,对她好感倍增,让她忍不住在她肩头轻轻蹭了蹭。

    花浅月这幅娇憨的模样也让杜如嫤看着她的眸光越发柔和,细细的和她叮嘱这妓院里需要注意的事情。

    平日里花浅月无事就喜欢和杜如嫤腻在一起,和她待在一起,感觉这妓院里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直到了老鸨通知她五王爷在门口等她,花浅月才记起来自己如今可是有金主的人。

    而且上次花浅月也已经和五王爷说了自己的计划,这一次他选择带上自己,那应该就是他动手的时机了。

    青楼门口停着一辆显眼华贵的马车,凌澈就坐在里面。

    等花浅月提着裙摆,娉娉袅袅的走上车坐下的时候,他朝着她轻佻一笑道:“你来了,本王今日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那时候夏兰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可是偏偏还传出了对她不利的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