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09|小公主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

    看着婉嫔递过来的那杯茶夏兰垂眸轻笑着人心能有多恶毒呢?

    夏兰之前也是在此次游猎之中中了绝育药明明她根本就没有被皇帝所宠幸。

    可是这些后宫里的女人自然都害怕她生出子嗣之后依着皇帝对贵妃娘娘的宠爱这后宫之中再无她们的立足之地!

    可是事实上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却是皇帝,若不然的话,夏兰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中招。

    即使是皇帝不会宠幸夏兰,可是他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夺走了她的生育能力。

    就仅仅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理由,就让她成为了一个残缺的女人。

    而对方却是和江如月生了一对双胞胎将江如月捧上了皇后的宝座他们的儿子成为了太子女儿在宫中横行无忌不少妃嫔都被鞭笞过。

    为了显示和夏贵妃交好自己是夏贵妃的人,江如月可是夏兰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作为皇帝最宠爱的女人若是皇帝一直留在夏兰这边任谁都不会疑心他其实是来看望江如月的。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皇帝和这江如月两人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只不过,既然要本宫帮忙打掩护,那么他们也得付出一点代价不是?

    既然和夏贵妃交好和她走得那么近,那么若是误食了下给夏贵妃的药岂不是很正常吗?

    见着夏贵妃一直不接过自己手里的茶,婉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手也轻轻颤抖了起来。

    然而夏兰此时却是轻笑一声道:“婉嫔有心了,这杯本宫就赏给云贵人了,你们可是要像她一般识时务才好啊。”

    在众妃嫔看来,夏贵妃这是对她们杀鸡儆猴,同时也是提醒她们,只要跟着她,就有好处。

    看看云贵人,她可不就得到了婉嫔娘娘亲自倒的茶吗?

    若不然的话,平日里一个小小的贵人,哪里有这般的福气?还不是云贵人抱住了贵妃娘娘这根粗大腿吗?

    江如月有些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这些日子夏贵妃看上去虽然接受了她的投诚,可是一直对她却是不冷不热的。

    而且明明之前皇帝调查过了,将夏贵妃的资料递给她看,让她投其所好的,可是却都收效甚微,就连上次她被皇帝责罚都没有过来救她。

    可是如今,江如月心头正疑惑,却对上了夏贵妃含笑的眼眸:“云贵人,这是本宫和婉嫔的一番心意,你可不要辜负了啊。”

    这话,就算是江如月不想喝茶,也会喝得干干净净以表敬意。

    然而江如月身边的青芜,却是看见了那杯茶的瞬间就脸色大变。

    仅仅只是一瞬间,可是夏兰还是注意到了,到底是皇帝身边的宫女,就是不一样,看来还是知道的呢。

    不过知道又怎么样?就是要你知道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喝下去。

    江如月并未注意到青芜的脸色,她正准备喝的时候,旁边的青芜连忙小声提醒道:“娘娘,不能喝。”

    江如月动作一顿,青芜是皇帝的人,她说的一向不会有错,因而江如月迟疑了起来。

    “云贵人,你这是做什么?难道瞧不起本宫吗?”

    夏兰并未再出声了,她说一两句就够了,若是说多了的话,会惹人怀疑的。

    更何况,瞧瞧,就算是她不说话,自然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

    这下药是婉嫔干的,事实上若不是皇帝帮她扫尾的话,她哪里会下得那么成功?

    她如今眼看着贵妃不上当,可是能够害到这个自己从小就看不顺眼的庶妹也是好的。

    因而眼看着江如月停下了动作,她就出声逼迫道。

    江如月额头冒汗,如今她不可能明知道这杯茶有问题还继续喝下去,可是婉嫔的话却又逼得她进退维谷。

    “不,娘娘,妾身只是,”江如月这会儿有口难言。

    青芜眼眸一狠,若是她没有保护好江如月的话,等待自己的也只会是陛下的酷刑。

    因而她准备动手毁了这杯茶,就算是众位娘娘动气惩罚她,只要她保住了江如月,就依然不会有大事。

    夏兰早就预料到了青芜会有此举,因而她早就示意了两个小宫女,不着痕迹的靠近青芜,钳制住了她的动作。

    “云贵人,既然没有,你还不快喝下。这可是贵妃娘娘赏赐的,你难道也忍心让贵妃娘娘对你失望吗?”

    看着江如月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喝,婉嫔也动怒了,冷喝道。

    对于对方借着自己的名头狐假虎威,夏兰并不在意,见着江如月向自己投过来的眸光,她也是含笑点头,眼眸里表露出的意思却是和婉嫔一样。

    如今江如月势弱,她还需要夏贵妃的庇护,不能和她撕破脸皮。

    因而江如月咬牙,心一狠,就想将这杯茶给喝了下去。

    她想着自己有皇帝保护,后宫里的女人下毒陷害,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太过,陛下哪里什么没有?

    因而江如月盘算着她喝完之后就立刻去找皇帝,她相信就算是再稀奇的东西,他也会找来为自己解毒的。

    江如月也是一向是个能够对自己下手的狠人,若是此举能够赢得贵妃娘娘的信任,对于她和皇帝的计划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江如月的算盘打得好,后宫之中的女人的确是弄不到什么厉害的,可是架不住这后头的人是皇帝啊。

    皇帝可是特意为夏兰找来了那种剧毒,只要喝一口就再无解药,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生出一个孩子来了。

    青芜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就要喝下那杯茶了,她心头急得不得了。

    她正想不管不顾的大叫出来,然而两个小宫女却是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看着江如月喝下了那杯茶,青芜眼眸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一脸的死灰。

    完了,全完了!她整个人多仿佛没魂了一般。

    然而夏兰却是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来,难道她就应该被他们所害吗?也是时候让他们自己尝一尝这滋味了。

    江如月还不知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一脸的恭敬将茶杯放回去。

    夏贵妃对她也笑得异常和善:“云贵人真是个妙人啊,以后多来本宫宫里多走动走动。”

    江如月心头激动,她终于得到了夏贵妃的信任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夜晚,夏兰脱下衣衫,在泡满了花瓣的温泉里沐浴,她舒服的仰靠在池壁上轻叹了一口气。

    “阿宝,季荀如今在何处?”

    夏兰眼眸微微一转,她就又有了一个坏主意了。

    见着夏兰这幅灵动娇俏的可爱模样,阿宝就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又不安分了。

    “他也往这边温泉来沐浴了。”

    “你帮我将他引过来!”

    对于夏兰的吩咐阿宝毫无意外,它就知道会这样。

    沉默半响,阿宝幽幽道:“小主人,你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吗?我只看见了你在泡汉子。”

    而且,有一句话阿宝已经忍了很久了:“夏兰是位纯真矜持的大家闺秀,不是放浪不羁的小浪货啊!”

    斯蒂兰无辜的眨了眨眼眸:“我亲爱的小阿宝,人家的任务明明完成得这么出色,泡汉子只不过是业余调剂罢了,我也需要点娱乐啊。而且,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传承拉古奇血脉吗?”

    夏兰想了想,又让自己的心腹将她亲手做的吃食带过去。

    想必丞相大人已经惦记这滋味很久了,吃过她做的东西,想忘记那味道可没有那么容易。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夏兰无意之中践行了这一条。

    丞相自从上次落水救了夏贵妃之后,他就尽量减少了自己出入宫廷的机会,也避免了遇见夏兰的可能性。

    季荀以为自己这样就能够避开夏贵妃,让自己忘记某些悸动了,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年轻的丞相大人,看了看这一大堆贵妃娘娘送过来的补品,尤其是令他惦念多时的夏贵妃亲手做的糕点,他的一颗心再次不平静了起来。

    从来就无所畏惧的丞相大人,见到这些东西竟然起了躲避的心思。

    因为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若是再次碰触的话,他一定会再也放不下,无法忘怀的。

    就是季荀自己心里,也不知是在说那独一无二的美味,还是做出美味的那个美人。

    季荀一向不近女色,自制力也强得可怕,即使是绝色美人也无法让他失控。

    可是如果是一个本就让他有些好感的美人经过像昨日池中那般亲密接触之后,身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季荀认为他夜里会出现那样旖旎的梦境也实属正常。

    即使是他清醒过后也颇为留恋回味,心底更是有些遗憾。

    然而梦境便是梦境,再美好,季荀也不会将它和现实混淆。

    正是因为季荀太冷静,太理智,才会让夏兰一开始就搞了个直击要害的招数。

    不然的话,这位丞相大人可是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心思来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的,还不如直接唤醒他男人的**呢!

    江如月这次被德妃给伤得这么重,皇帝心头爱怜不已,抱着她轻柔的哄着。

    可是江如月心底的恨意却是怎么都压不下去,明明她是皇帝心爱的女人,为什么她要受这种委屈?

    以前江如月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得意感,可是如今这却是像一个狠狠的巴掌直接甩在了她的脸上。

    就算是皇帝为她做主罚了德妃,可是这样不痛不痒的惩罚,真的是为她好好出气了吗?

    还不是碍于对方身后的权势,只能够让她就这么算了。

    等江如月伤好了之后,皇帝为了讨他开心,特意举行了郊区游猎。

    可是皇帝名义上的宠妃江如月可排不上号,自然除了她之外,夏贵妃必在,还有其他几位妃嫔。

    尤其是皇帝为了一个小小的云贵人而责罚了一直风头很盛的德妃之事,让江如月在后宫里已经有些打眼了。

    至少她如今已经不是一个小透明了,不少人将眸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这让江如月有些惶恐,毕竟她不是背景深厚的夏贵妃,这些后宫妃嫔若是都真的针对起她来了的话,她绝对会招架不住的。

    等皇帝带着自己的妃嫔一行人的车架到了营帐之时,皇帝为了转移近期后宫里的女人放在江如月身上的视线,特意亲自去贵妃銮驾那里伸出手来要扶着夏兰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