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01|小公主
    订阅不够50,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

    季荀游动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他只想将自己身上这烫手的山芋赶紧挪开。

    他的身体涌上来一股股陌生的情潮让季荀险些失控幸好他凭着强大的自制力克制住了。

    然而能够以弱冠之龄就到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地位季荀比任何人都敏锐谨慎。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危险一种来自夏贵妃对他的危险。

    如果再和夏贵妃靠近的话,他会万劫不复的。

    季荀一向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因而他觉得自己下次再见到夏贵妃的话,或许要绕着道走了。

    夏兰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季荀的怀里,她抬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夏兰察觉到了季荀的心思,可是她却毫不在意。

    躲避吧压抑吧越是克制到时候爆发的越发猛烈夏兰可真是越来越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季荀破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夏贵妃给抱上了岸一上岸他就立刻离开了夏兰的身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才疏离道:“贵妃娘娘恕罪微臣冒犯了。”

    夏贵妃发丝凌乱还滴着水珠却别有一番风情然而季荀却不敢多抬头看她一眼。

    他怕自己又变得奇怪,夏贵妃果然是个危险的人!

    “咳咳,丞相大人是本宫该多谢你相救才是。”

    夏贵妃咳嗽了两声,脸色看起来白得仿佛透明的一般,柔弱无比。

    “丞相大人,您有事先离开吧,本宫会唤侍女过来的。”

    尽管是为了救人,可是丞相和贵妃单独在一起,还是这幅模样出现的话,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夏贵妃此言正和季荀的心意,他心头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告退了。

    斯蒂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可是却又暗自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她身上的薄衫全部都被水给湿透了,贴在了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根本就遮挡不了什么,还春光毕现,诱人至极。

    然而季荀根本就没有往她身上瞧一眼,可是浪费了斯蒂兰特地选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心思了,真是个呆子!

    不过,斯蒂兰的唇角忍不住愉悦的勾了起来,就算是没有看到,可是她就不相信他没有感受到。

    斯蒂兰对自己的身材可是很有信心,她就不相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对此会没有感觉。

    作为一个正直纯洁的好宝宝,阿宝实在是对拉古奇小姐这么没节操的行为震惊不已。

    他忍不住打断了斯蒂兰的洋洋得意道:“小主人,你不是说不会为了男人而委屈自己,最鄙视使苦肉计的吗?”

    她这才过了多久,就噼里啪啦的打自己的脸了?她的脸还好吗?还疼吗?

    “阿宝,你不懂,对着不喜欢的男人是委屈,对着喜欢的男人叫情趣。”

    阿宝再次被斯蒂兰的无耻给深深震惊了,他能说什么?要脸的人总是干不过不要脸的人的!

    夏兰回去没有多久,她就向皇帝和太后上报自己不小心掉进池子里得了风寒,近期内恐怕无法侍寝了。

    当夏贵妃病歪歪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收到了云贵人被德妃罚跪在御花园的事情。

    当然,这是皇帝特地透露给夏兰的,为的就是让她去救场。

    说起来,原先的夏兰就是如此,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眼巴巴的赶过去救了云贵人,没有让她受半分的苦楚。

    在她看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德妃如此做就是不给她面子,她自然得护在自己旗下的人。

    可是也因为如此,夏贵妃和德妃交恶更深了,为了一个小小的云贵人,两个人可是没少结下梁子。

    德妃的父亲可是当朝太傅,后来在处置夏家的时候,他自然也没出力。

    斯蒂兰悠闲的依靠在床头,她笑得异常开心。

    看起来德妃可比她想象中的要给力的多,不枉费她特意去看望了她一番。

    德妃为此对夏贵妃更是愤恨,然而人家出身比她好,又有太后做靠山,皇上还对她宠爱有加,德妃自然动不了她。

    德妃都快要被她自己心里的那口气给憋死了,正好在御花园里闲逛的时候遇上了云贵人,这下她的怒火就有了一个出气筒了。

    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她是动不得,可是一个小小的贵人难道她还需要忌惮吗?

    因而江如月就被德妃找了个由头给罚跪了,这让她心底屈辱无比。

    她明明才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这些被他利用的女人一个个的敢这么瞧不上她,欺辱她?

    这明明就是先前江如月得意的事情,躲在暗中看着这些女人犯蠢。

    将贵妃当成自己的挡箭牌,为她拉走六宫妃嫔的仇恨,然而自己就稳坐幕后,成为皇帝真正心爱的女人。

    可是如今,江如月的心里却是越来越不甘心了起来,想要得到宠爱,可是却又不愿意承担这宠爱带来的风险,真是什么好事都叫她给占全了。

    然而江如月即使是在这种境地依旧不卑不亢,温柔淡然的神色,却是叫德妃看了碍眼。

    “来人,给本宫掌嘴!”

    德妃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嬷嬷过来重重的打了江如月一巴掌。

    江如月的脑袋都被狠狠的扇到了一边,她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嘴角流下一丝血色来。

    江如月自从进宫以来,一直被皇帝放在心上哄着宠着,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屈辱?

    她不由得在心底大恨了起来,德妃,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青芜一见着情况立刻悄悄去向皇帝禀报了,这可是陛下的心尖尖,江如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也讨不着好。

    然而事实上皇帝一收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让人透露给夏贵妃了。

    然而夏贵妃却迟迟没有动静,皇帝得到的消息是夏贵妃卧病在床,动弹不得。

    恰巧这时青芜又传来了消息,江如月此时被德妃责罚的很重。

    皇帝一听心里着急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隐忍,朝着御花园冲了过去。

    “给本宫重重的掌嘴,本宫不喊停,你们就不许停下。”

    江如月被那力大的嬷嬷给打了一掌又一掌,她的半边小脸肿的吓人,脸都疼得麻木了。

    皇帝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这一幕,他心疼极了,大喝道:“住手!”

    德妃被皇帝这愤怒的声音和泛着青色的面容给吓到了,不过她可毫不心虚,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小贵人罢了,她罚了便罚了。

    皇帝急切的冲到了江如月的身边,可是他到底还是记得这是在人前他不能失态。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紧紧抱住江如月的冲动,只是将她轻轻的扶起来,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蛋。

    “德妃,暴虐成性,禁足三个月!”

    尽管皇帝如此隐忍,可是到底他心里还是咽不下那口气,有些漏泄端倪了。

    德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皇帝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贵人而降罪于她,连问都不问一声!

    德妃深深的看了一眼在皇帝怀里被他呵护着的江如月,云贵人,这个梁子她们结下了!

    夏贵妃听到御花园那出好戏的后续之后,她忍不住高兴的轻拍了一下手掌:“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啧啧,德妃下手惩罚人可不会留情,想必江如月要顶着那张猪头一样的脸好些时日了,也不知道皇帝的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

    而且,皇帝和江如月这两个人可算是和德妃对上了,要是没有了夏兰为他们的爱情保驾护航,也不知他们还能不能那么顺利的恩爱美好。

    “来人,去为本宫将这些补品送到丞相府。”夏兰招手对自己的心腹侍女说道。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进行,然而季荀想要远离夏贵妃,可没有那么容易。

    就是要时不时的撩拨他一番才好,当他以为自己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的时候,夏兰又要弄出点动静来让他的心湖泛起涟漪。

    “母后放心吧,此事自有朕彻查,不会放过此人的。”

    皇帝摆明了不想让太后插手此事,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太后赐下的燕窝,居然有人胆敢动到了她的头上,太后自然不会姑息。

    然而此时太后犯不着和皇帝对着干,只等他将结果查明,若是不让她满意的话,她自己会再追究的。

    皇帝对着太后行礼告退了,有眼色的妃嫔应该是跟着皇帝一起离开。

    可是夏贵妃明显是没有这想法,皇帝不得已对夏兰使了一个眼色。

    但是显然斯蒂兰看到了也当作没有看见看不懂,她还有事情没有和她的太后姑母说呢。

    皇帝气结,可是当着太后的面却不能发作,暗忖大将军的女儿真是个榆木疙瘩。

    等皇帝离开之后,斯蒂兰神神秘秘的靠近太后小声道:“姑母,这宫里有谁能够将手伸到你的身上,借着你的手来对付我?”

    斯蒂兰这话让太后心头一凛,她明显是心里有了人选了,可是却始终半信半疑,不能确定,无法相信。

    斯蒂兰轻咬唇瓣,免得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挖坑还是挺让人愉快的。

    如今皇帝势微,这后宫还在夏太后的掌控之中。

    斯蒂兰就不相信叱咤了先帝后宫大半生成为了最后赢家的夏太后,在自己的提醒之下,对皇帝心里有了戒备,还是会对他不设防,被他给哄骗了过去。

    夏太后心里惊疑不定,可是她面上还是安抚着夏兰道:“兰儿先别惊慌,此事自有姑姑为你做主,你安心在明粹宫里住着。”

    斯蒂兰乖乖巧巧的应下了,出门的时候看见了皇帝站在太后的宫门前,这明显是在等着她呢。

    “参见陛下。”夏贵妃娇柔地对他行了个礼,端的是曼妙动人。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皮囊再好也不过是红粉骷髅,他看重的是那一颗真心。

    “爱妃不必多礼。”皇帝温柔地对夏兰抬了抬手,示意她起身:“爱妃刚进宫来受惊了,朕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皇帝声音轻柔的安慰着夏兰,可是他的眸光里却是掩饰不了对她的探究。

    李贺本想在夏兰的燕窝里动点手脚,让她不能和他圆房,错还都在夏贵妃的身上,和他无关。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曾想这夏兰竟然将燕窝都赏赐了下去,还让后宫里的妃嫔都中招了。

    六宫妃嫔都出了事,这可不是小事,不可能息事宁人。

    就算是皇帝想,这后宫里的妃嫔和她们身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他的御桌上会被奏折给淹没的。

    谁曾想不过是点小手段,竟然闹得这么大,皇帝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查了下去。

    思及此,皇帝不由得将眸光看向了夏兰,她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是有意的话,皇帝眸光一狠,这个女人可是比自己想象中难对付得多。

    然而皇帝对上的却是一双澄澈无辜的眸子,干净得如一汪清泉,谁都不会想拥有这么一双纯净眼眸的女子会有什么复杂肮脏的心思。

    皇帝想自己是多心了,夏兰刚进宫,她手还伸不了那么长。

    “有陛下在,臣妾自然放心。”夏兰娇羞的低头,带着依赖柔声说道。

    这明明是美人风情无限的画面,可是却让皇帝觉得厌恶。

    这一切都是虚情假意,都是假的,只有江如月对他才是真的。

    看着皇帝转身离去的身影,斯蒂兰桃花似地眼眸微微弯了起来,闪烁着柔媚的风情。

    为了给心爱的人守身如玉,皇帝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只可惜她不买账啊。

    而且,斯蒂兰用团扇轻掩芙蓉面,笑得娇俏动人,这皇帝的态度也着实是有趣呢。

    当初夏兰爱慕皇帝,对他惟命是从,皇帝就只在人前表现对她的宠爱,人后对她可是无情得很。

    同处一室对她冷淡无视,不小心碰一下都会对她大发脾气,而且睡觉更是让她打地铺睡地上。

    皇帝敢对夏兰态度如此恶劣,可不就是仗着她不会说出去吗?都是给惯得!

    而如今斯蒂兰可是让皇帝没那样的把握,自然对待她还是好声好气的。

    想起接下来皇帝的日子可有得他头疼了,斯蒂兰就笑得眉眼弯弯,心情好得很。

    不论是想着怎么样找个替罪羊了解此事,还是要安抚心爱的受伤女人,可都是有得他受得了。

    然而祸及六宫这样的大事,就算不是夏贵妃做的,可是到底是在她的明粹宫出的事,她总归是要负上一点责任的。

    可是皇帝却是根本就没有惩罚她,还好生安慰了她。

    这样的盛宠让六宫妃嫔眼红,夏贵妃也成功的成为了后宫第一人。

    过分的宠爱的确是会让夏兰成为其他妃嫔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皇帝的盛宠同样会震慑那些小人,让她们不敢轻易动她。

    皇帝焦头烂额,六宫妃嫔在她一进宫的时候就被她一出手全部都倒下了,都在休养生息,没有功夫理会她,斯蒂兰无聊得很。

    “阿宝,季荀如今在何处?”

    “他身为丞相,自然经常入宫觐见皇帝,一般是在御书房。”

    斯蒂兰玉手轻掩小嘴,低眉浅笑:“身为宠妃,我得去行驶一下宠妃的权利。”

    然而阿宝看着它小主人这副模样,心里有点虚,不知斯蒂兰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斯蒂兰可认为自己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人儿,这不看着皇帝这阵子太辛苦了,虽然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可是她还是提着点心去御书房看望皇帝了。

    虽然皇帝心里很不想看见夏贵妃,可是夏贵妃身为他“最宠爱”的女人,怎么会可能被拒之门外呢?

    这样不就是说明皇帝对她的宠爱都是假的吗?她还怎么能够成为江如月的挡箭牌,为她遮风挡雨呢?

    斯蒂兰畅通无阻的进入御书房内,对着皇帝笑得纯美又柔情:“陛下,臣妾做了点点心给您尝尝。”

    斯蒂兰可不管皇帝心里对她是个什么想法,她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反正如今皇帝也不敢和她撕破脸皮,还想着演戏麻痹她利用她呢,那她自然不会和他客气,膈应到他了最好。

    皇帝近期如此不顺,罪魁祸首就是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应该说斯蒂兰只是坏了他的事而已,若不是他对夏兰动手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可是尽管心里恨得要死,皇帝面上还是得对夏兰笑得温柔,当皇帝憋屈到这份上也没谁了。

    这份忍辱负重斯蒂兰可看不上,只不过看着皇帝如此难受她很开心就是了。

    “爱妃辛苦了,”皇帝说了两句场面话就想打发夏兰离开,他不愿意面对自己一个讨厌的女人。

    然而斯蒂兰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她特地过来一趟御书房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陛下这是臣妾份内之事,您无需如此。”

    斯蒂兰娇羞一笑,将皇帝接下来的话都给堵了回去。

    “臣妾为你研磨吧。”

    说着斯蒂兰就不等皇帝拒绝,直接拿起了墨条开始研磨了起来。

    皇帝目瞪口呆,他都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说夏兰不懂规矩可是事实上她一直都挺守礼矜持的,如今所做的也只不过是红袖添香的闺房情趣罢了。

    正在这时候,外面侍从通报:“陛下,丞相觐见。”

    斯蒂兰一听这话,她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终于等到你。

    皇帝说这话他自己都不亏心,斯蒂兰更是没有负担了。

    “是啊,此人如此歹毒,善恶到头终有报!”

    夏兰温温婉婉轻轻柔柔地说着诅咒的话语,让皇帝心里更是跳了好几下。

    他只想快点转移这个话题,不想让夏兰再继续诅咒下去了。

    “母后放心吧,此事自有朕彻查,不会放过此人的。”

    皇帝摆明了不想让太后插手此事,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太后赐下的燕窝,居然有人胆敢动到了她的头上,太后自然不会姑息。

    然而此时太后犯不着和皇帝对着干,只等他将结果查明,若是不让她满意的话,她自己会再追究的。

    皇帝对着太后行礼告退了,有眼色的妃嫔应该是跟着皇帝一起离开。

    可是夏贵妃明显是没有这想法,皇帝不得已对夏兰使了一个眼色。

    但是显然斯蒂兰看到了也当作没有看见看不懂,她还有事情没有和她的太后姑母说呢。

    皇帝气结,可是当着太后的面却不能发作,暗忖大将军的女儿真是个榆木疙瘩。

    等皇帝离开之后,斯蒂兰神神秘秘的靠近太后小声道:“姑母,这宫里有谁能够将手伸到你的身上,借着你的手来对付我?”

    斯蒂兰这话让太后心头一凛,她明显是心里有了人选了,可是却始终半信半疑,不能确定,无法相信。

    斯蒂兰轻咬唇瓣,免得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挖坑还是挺让人愉快的。

    如今皇帝势微,这后宫还在夏太后的掌控之中。

    斯蒂兰就不相信叱咤了先帝后宫大半生成为了最后赢家的夏太后,在自己的提醒之下,对皇帝心里有了戒备,还是会对他不设防,被他给哄骗了过去。

    夏太后心里惊疑不定,可是她面上还是安抚着夏兰道:“兰儿先别惊慌,此事自有姑姑为你做主,你安心在明粹宫里住着。”

    斯蒂兰乖乖巧巧的应下了,出门的时候看见了皇帝站在太后的宫门前,这明显是在等着她呢。

    “参见陛下。”夏贵妃娇柔地对他行了个礼,端的是曼妙动人。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皮囊再好也不过是红粉骷髅,他看重的是那一颗真心。

    “爱妃不必多礼。”皇帝温柔地对夏兰抬了抬手,示意她起身:“爱妃刚进宫来受惊了,朕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皇帝声音轻柔的安慰着夏兰,可是他的眸光里却是掩饰不了对她的探究。

    李贺本想在夏兰的燕窝里动点手脚,让她不能和他圆房,错还都在夏贵妃的身上,和他无关。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曾想这夏兰竟然将燕窝都赏赐了下去,还让后宫里的妃嫔都中招了。

    六宫妃嫔都出了事,这可不是小事,不可能息事宁人。

    就算是皇帝想,这后宫里的妃嫔和她们身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他的御桌上会被奏折给淹没的。

    谁曾想不过是点小手段,竟然闹得这么大,皇帝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查了下去。

    思及此,皇帝不由得将眸光看向了夏兰,她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是有意的话,皇帝眸光一狠,这个女人可是比自己想象中难对付得多。

    然而皇帝对上的却是一双澄澈无辜的眸子,干净得如一汪清泉,谁都不会想拥有这么一双纯净眼眸的女子会有什么复杂肮脏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