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500|小公主
    ,最快更新妖女快穿最新章节!

    订阅不够,您看到的会是防盗章请48小时后再看身下男人的情态很好的取悦了斯蒂兰让她不由得仰起了头呵呵呵的愉悦笑出了声来修长白皙的脖颈在迷离的夜色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然而突然斯蒂兰笑容一顿她迷离氤氲泛着的眸子霎时变得杀机凛然。

    她将自己的情人推出了窗外迅速的用床单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滚开了。

    大床上轰隆一声,两人躺过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洞来。

    “哎呀,我的未婚夫醋意实在是有点大啊,这样的重逢可真不美妙。”

    斯蒂兰伏低身子全身戒备,可是她美丽的面容却是一片悠闲娇俏,鲜红似血的唇瓣似笑非笑的勾起。

    从破了一个大洞的卧室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的身体充满了爆发力敏捷得像是猎豹可是却偏偏面容英俊温润斯文像是一位翩翩贵公子。

    “兰兰,我可真是想念你啊。”

    他宛若情人般的温柔呢喃可是他下手的动作却是毫不留情。

    杜兰泽用几乎快得看不见残影的速度冲向了斯蒂兰斯蒂兰早有防备迅速转身想要逃离,然而她却还是被杜兰泽给捉住了。

    “一千多年呢,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杜兰泽将斯蒂兰抵在了墙壁上他的面容毕竟斯蒂兰,说话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斯蒂兰毫不认输,她挑衅的抬头逼近他,鲜红的舌头轻舔唇瓣:“是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是啊,我想这么对你很久了。”

    杜兰泽说着,他伸进了斯蒂兰胸膛里的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心脏,让斯蒂兰忍不住疼痛得闷哼出声。

    前五百年被关在了深渊之狱,每日遭受酷刑生不如死的时候,只有想着斯蒂兰的惨状才能够让杜兰泽稍微解脱一下。

    后来好不容易出来了,追杀了斯蒂兰几百年,如今终于将这只狡猾的狐狸给抓住了。

    “将聚灵石交出来,”杜兰泽温和清隽的面容上狰狞一片,那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眸此时也是盈满了阴狠:“你没有第二种选择。”

    然而斯蒂兰毫不畏惧的大笑了起来,即使如此狼狈也丝毫掩盖不了她的迷人风情。

    “哈哈哈,杜兰泽,你真可怜。”

    “没有,即使是有我也不会交给你,我要看着你日日夜夜受惊苦楚不得解脱!”

    显然斯蒂兰的话语惹怒了杜兰泽,他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那也总比拉古奇家族的人好。”

    “你知道我当年屠杀拉古奇一家的时候,你那还只有五岁的小弟弟,他朝我笑得真甜啊,当然,我将他撕成碎片的时候也很快乐。”

    杜兰泽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神色温柔,可是看在斯蒂兰的眼底却是比恶魔还可怕,虽然这个男人本身就是魔王。

    斯蒂兰的眼眸因为愤怒痛苦而不受控制的赤红了起来,她嘴里的獠牙也伸长了,朝着杜兰泽咆哮着。

    然而杜兰泽却是不屑地直接掏出了她的心脏,斯蒂兰毫无气息的倒在了地上。

    然而下一瞬间,斯蒂兰的身体凭空消失了。

    杜兰泽惊怒异常,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聚灵石!”

    杜兰泽面容冷肃,手里紧紧捏住了斯蒂兰的心脏,他轻闭了一下眼睛,睁开的时候整座城堡都被他给夷为平地了。

    这巨大的能量让卷着斯蒂兰逃跑的聚灵石不由得被吓得身子抖了抖,它转移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这是哪里?你是谁?”

    斯蒂兰以为自己死定了,心脏都被杜兰泽给掏出来了,可是没想到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尊敬的拉古奇小姐,我是创立拉古奇家族,引领拉古奇走向辉煌,缔造了一代传奇的图兰奇拉古奇大人的法器聚灵石。”

    “聚灵石?”斯蒂兰讽刺的勾起了唇角:“原来真的有这件东西。”

    然而转瞬,斯蒂兰却是不受控制的身子颓然地跌坐在地上,崩溃的大哭道:“既然你真的存在,为什么你不救救他们?”

    拉古奇家族被杜兰泽所灭,这世界上只剩下斯蒂兰唯一一个拉古奇后裔了。

    斯蒂兰的话让聚灵石沉默了下来:“对不起小姐,我被主人创造出来只是为了守护拉古奇后人,可是那时我能量不足沉睡了,而且魔王也过于强大。”

    “如今你的身体虽在,可是灵魂却遭受了很大的攻击,我只能躲过魔王的追踪,将你偷偷送去三千小世界为你滋养魂体。”

    斯蒂兰听了聚灵石的话之后,她站起身来轻轻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冷声道:“就照你说的做吧。”

    不论如何,斯蒂兰都是一定要活下去的,她绝对不会让拉古奇这个姓氏在这世上消失。

    斯蒂兰连忙躲开,还有她飞溅的口水,真是恶心死了。

    这个原先的拉古奇家族小公主,后来的吸血鬼女王,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她很想怼死这个老鸨,可是她的身子却是虚弱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小主人,不能妄动杀念,更加不能滥杀无辜。”

    阿宝的声音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响起,这让斯蒂兰的火气越盛了。

    “你没看她将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吗?”

    斯蒂兰心里可委屈了,让阿宝也于心不忍:“放心,真有人欺负你,随便你怎么做。”

    斯蒂兰轻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什么了,事实上还是因为聒噪的老鸨出去了,让她的心情好了一点。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一位丞相千金,贵女之中的贵女,可是如今却沦落为了如此卑贱的青楼妓,女。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白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丞相千金大婚当日,丞相府被抄家流放,女眷被充入青楼之地。

    而带头查抄相府的男人,正是新婚当日的新郎官,当今的状元郎。

    丞相千金滑稽的披着红色喜服,那个男人也是一身新服,可是偏偏她的身后是毫不留情的押送官兵。

    那个男人就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看着相府之人一个个的被狼狈拖出来。

    对于自己今日的这位新娘,他根本半点多余的目光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丞相在流放途中染病身亡,丞相夫人不堪受辱自尽了。

    丞相千金得知了父母双亡这个消息之后,又被老鸨逼着接客,想不开也自尽了,去陪地下的父母。

    她到死都不知他们一家为何落到了这般地步,她的未婚夫为何如此绝情?

    丞相千金将自己的身体贡献给斯蒂兰养魂,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为相府平反冤屈。

    这让斯蒂兰微微蹙起了眉头,她不由得羡慕起了自己的另一缕残魂来。

    人家那时候是故事刚开始的时候,背景也硬,可是自己这都是故事结束了之后,她这都落到了一个悲惨的结局。

    对比活得滋润无比的夏贵妃,她可真是个小可怜啊啧啧。

    青楼妓,女这样卑贱的身份,为相府平反冤屈,谈何容易啊?

    这个世界的主线讲的是三王爷凌霄和御史千金李澜相知相爱,最后披荆斩棘登上了帝后的位子的故事。

    而这其中为了凌霄和李澜登上皇帝皇后的位子出了大力的人,就是丞相千金的未婚夫,也就是当今的状元郎刘煜。

    李澜幼年时对刘煜有过救命之恩,他对她痴心一片,而这丞相府就是刘煜为了他们两的宏图霸业所铲除的第一步。

    丞相势大,可是偏偏丞相迂腐,一心向着皇后所出的嫡子,这自然挡了三王爷的道了。

    因而就有了这么一出状元郎和丞相千金喜结良缘的佳话,事实上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阴谋,想要扳倒相府罢了。

    也就是说,如果斯蒂兰要为相府平反的话,等于是要和未来的帝后作对。

    呵呵,讽刺的是,在三王爷上位之后,封了刘煜为丞相。

    对付这几人以后再说,斯蒂兰想的是要怎么应付过眼前的难关,这老鸨要她今晚上台拍卖初夜了。

    “小主人,你不是喜欢鱼水之欢的吗?这里应该是你的乐园才是啊。”

    斯蒂兰不知阿宝是不是在讽刺自己,它恐怕是很看不惯她的私生活。

    “我玩男人和男人玩我是两回事,知道吗?”

    哟,她可没有办法身在妓院还自欺欺人的想是自己嫖了多少男人。

    阿宝很欣慰,终于在小主人身上看到点节操了,先前它是多绝望啊。

    斯蒂兰咬咬唇,她是不喜欢依靠男人去得到什么的,男人于她而言是消遣是玩乐,她自己的事业自然是自己去开拓。

    “阿宝,将这妓院里长得好的男人的图像都给我放出来。”

    阿宝对于斯蒂兰的话不明所以,难道都这时候,小主人还在想着那档子事吗?

    斯蒂兰大呼冤枉:“我这是在做正经事儿,这关系到我以后的计划。”

    只不过,说不定运气好的话她可以在这里遇到那么一两个让自己感兴趣的男人呢?

    即使是为了脱困,斯蒂兰也不想委屈自己。

    她所青睐的类型并非是所有长得好看的男人,而是长得丑的她一定不喜欢。

    斯蒂兰一眼看过去,兴致缺缺,她也和阿宝一样快绝望了。

    只是突然,斯蒂兰眼前一亮,她大声道:“停,就是他了!”

    那个男人艳丽无双,容颜魅惑,可是眼波流转之间居然是纯真和清澈,让斯蒂兰一眼就被他给吸引住了。

    阿宝立刻调出了那个男人的资料,是五王爷凌澈,风流倜傥的花间浪子。

    这样的男人是为阿宝所不喜的:“小主人,他这都不知道有了多少个女人了,你就不嫌脏吗?”

    “别闹了小阿宝,你这是连我一起骂进去了,都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嫌弃谁啊。”

    再说了,以斯蒂兰的丰富阅历来看,澈澈这明显就是身体上的老手,情感上的新手啊,他还情窦未开呢。

    再联想了一下他的身份,一个绝妙的计划就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形成了。

    只不过,今夜那个五王爷点的是这妓院的花魁,杜如嫤啊。

    想起自己脑海里关于这位花魁的信息,柔情似水却又愁绪温婉,斯蒂兰还是想要去试一把。

    “姐姐,求求你,让我见一见五王爷。”

    斯蒂兰在杜如嫤的面前跪下了,这是她最大的诚意了。

    看着这位昔日的丞相千金在她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杜如嫤叹了一口气,她确实心软了下来。

    “你起来吧,我让人带你过去,只不过,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我能够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杜如嫤将斯蒂兰拉了起来,就像是一位温柔的大姐姐一般对她柔声叮嘱着。

    斯蒂兰怔怔的看着她,脸上的泪痕半落不落的,看起来有些滑稽。

    杜如嫤轻叹一声,还是拿起帕子帮她温柔的擦拭干净了。

    即使是身陷囹圄,也依旧心向光明,在这样的地方,她依旧保持着她灵魂的纯洁,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

    自己都是可悲可怜的境地,可是她却依旧不吝啬于施以援手,那她该有多么善良啊!她有一颗金子般珍贵的心。

    阿宝见到斯蒂兰看着杜如嫤的眼神泛着奇异的光,还回不过神来,它连忙警告道:“小主人,你刚刚选了一个男人,再不能对这个女人动心思了。”

    “你胡说什么?我没对她动那方面的心思,我只是想要保护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