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第480章 狐姬
    珩隽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的, 脸上的怒气更盛,他身上的气息猛然发生了变化。

    这让灵姬连忙一把紧紧的拉住了身子就要往前冲的珩隽, 急切的安抚道:“珩隽,别去。”

    依着珩隽如今在夹缝里生存的艰难地位,若是此时冲动的出手的话,他之后的日子恐怕会更加艰难了。

    然而灵姬的话却是触怒了珩隽,他猛地回头不敢置信的看向灵姬质问道:“难道你就让我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看着我魔教的子民被如此糟蹋?”

    “还是说,在你的心里,就是认为魔界的女人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呢?”

    珩隽的这句话伤了灵姬的心,这让她脸上出现了伤心的神色:“难道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

    “你难道会不知道自己出手的话, 会有什么后果吗?你想让好不容易平息仙魔两界的争端, 再起风波吗?”

    灵姬是以大局为重,然而珩隽却是管不了那么多。

    他怒声道:“没有谁是该为了两界的和平而理所当然的被牺牲的,尤其是我的子民。”

    珩隽的话让灵姬一怔, 然而他却是挣脱开了灵姬的手,就要冲出去。

    而这个时候,善衡却是被灵姬和珩隽的争吵给弄醒过来了, 她有些迷糊揉了揉眼睛。

    然而珩隽却是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善衡的眼睛, 这种不堪入目的画面怎么能够让小孩子看见呢?

    这让善衡不满极了, 她挣扎着想要弄开珩隽的手, 吵闹道:“你做什么?快放开我的眼睛。”

    珩隽不理会善衡的吵闹,就想将她交到灵姬的手上, 自己出去阻止他们。

    善衡莫名其妙的被塞到了灵姬的怀里, 只不过珩隽松手的一瞬间, 她的眼睛终于得到了自由。

    善衡听见了惨叫声,也看见了那样的场景。

    她疑惑的看向灵姬问道:“灵姬姐姐,他们在做什么?”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让善衡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善衡的问话让灵姬觉得羞愧,一直以来恐怕仙界的人灌输她的都是仙家都是好人,魔界都人坏人。

    如今这样的情形,让灵姬如何对善衡解释清楚呢?

    更何况,灵姬还未珩隽的举动而忧心忡忡,这不由得让她脸上露出了难色,鼻子都酸涩了起来。

    善衡察觉到了灵姬内心的痛苦,这让她闭上了嘴巴。

    善衡一向聪明,她看得出来灵姬不想珩隽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去。

    因而她从灵姬的身上跳下去,抢在了珩隽的面前露脸。善衡朝着那些人怒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这位九尾狐族唯一幸存的少主,备受天帝的宠爱,整个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而善衡一出现,他们就认出来了她的身份,这让那几个仙人都停 下了自己的举动来。

    被小孩子撞见这样的场景是挺尴尬的,可是他们却是义正言辞理直气壮的很。

    “回禀少主的话,小的在惩戒这个魔界的女人。”

    “她犯了什么错?”善衡本能的问道。

    在她心里,自然是只有犯错才会被惩罚的。

    然而善衡这样简单的问话,却是让那几个仙人语塞了起来,他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让善衡皱起眉头道:“难道她没犯错?”

    “少主,她是魔界的人,这就是错。”他们对着善衡脱口而出道。

    并且他们还认为善衡应该是最为痛恨魔族的人的,应该是最能够理解他们的举动的。

    因而他们开口说道:“少主,想当年仙界多少仙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上,少主您的父母和族人都是被魔界的人给杀死的,就让小的们为您好好惩罚他们一番。”

    然而他的话却是让善衡迷惑了起来,对自己往日的认知产生了动摇。

    魔族的人都是大坏蛋,可是他们却说什么都没有做错,因为是魔族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这让善衡本能的反驳着,不认同。

    但是她却依旧对着这几个仙人开口吩咐道:“将她交给我,你们离开吧。”

    他们几个男仙对视一眼,虽然有些不甘心,被善衡给搅和了好事。

    如今这种情形,也没有办法了,他们不敢得罪相当于公主存在的狐族少主。

    等到他们离开了之后,那个魔族女人抱住自己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善衡皱着眉头没好气道:“快点离开!”

    善衡对害死了自己九尾狐一族的魔界人自然没有好感,可是她却也无法坐视刚刚那种情况发生。

    虽然她不知道究竟什么是对的,可是她心里却模模糊糊的觉得,就算是要惩罚魔界的人,也不应该是像刚刚那样。

    魔族女人抱住自己的身子,忙不跌的起身对着善衡连连道谢离开了。

    珩隽本来想要冲出去的,不管是什么后果,他都无法坐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被侮辱而不管。

    然而没想到那个小胖妞却先一步冲出去了,这实在是让珩隽吃惊不小。

    九尾狐一族和魔界的恩怨,珩隽心里清楚。

    这是因为善衡还太小,对仇恨了解的还不够透彻,所以才没有那么痛恨魔界。

    可是从她的态度却也可见一斑了,珩隽没有想到善衡居然会出手帮助魔界的人。

    等这件事情安然解决了之后,这让珩隽和灵姬的心里都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他们两个人走过去,珩隽对着善衡露出了真实的笑容来。

    他伸手对着善衡的脑袋用力揉了揉道:“小丫头,谢谢你。”

    这让善衡没好气的甩开了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她才不需要珩隽的感谢,又不是为了他做的。

    她是不想让灵姬姐姐为难。善衡跑进了灵姬的怀里抱住她,将头埋入了她的肚子里。

    灵姬温柔的笑了笑,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发丝。

    她看向珩隽,两个人对视一眼,心里满是沉重,再无见面的喜悦和欢喜。

    珩隽深深的看了一眼灵姬道:“灵姬,回去吧,一路小心。”

    这让灵姬担忧的看着珩隽,欲言又止,她终究忍不住开口道:“珩隽,你别乱来,也别做傻事。”

    灵姬的话让珩隽自嘲的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他是个懦夫,让自己的族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却视而不见。

    珩隽的父亲当年做错了,害苦了天下的生灵,如今就当是在恕罪。

    可是那些无辜的族人又该如何呢?珩隽终于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了。

    他一直都浑浑噩噩的活着,不想去理会这仙魔两界的纷争。

    然而事实上他身为魔界王子,这些都是他的子民,这就是他身上的责任。

    珩隽的神态让灵姬很是担忧,可是她出来的已经够久了,不能够再继续待下去了,会惹人怀疑的。

    因而灵姬只能够勉强对着珩隽笑了笑,带着善衡离开回去仙界了。

    灵姬看起来神思不属,心情不好的样子,回去了之后善衡也不敢继续烦着她了。

    只不过,善衡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很想将事情去告诉乐神弥月哥哥。

    可是善衡想到了那时候灵姬姐姐高兴的模样和她眼中的神采,这是在仙界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

    这让善衡的心里不忍,不想让灵姬姐姐不高兴。

    善衡气不过的狠狠跺了跺脚,便宜那个魔界的男人了。

    然而善衡一回来,乐神弥月就感觉到了,他立刻冲了过来。

    善衡早就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她还以为弥月早就消气了。

    都过去了这么久了,可是没想到弥月是个这么小气又记仇的男人。

    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气势汹汹的乐神,善衡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她连忙朝着灵姬冲了过去,大叫道:“灵姬姐姐,救命啊。”

    可是灵姬今日都在想着珩隽还有仙界和魔界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回神过来,没有听见善衡的惊呼声。

    善衡那小短腿和肥胖的小身子,哪里是乐神的对手呢?

    风度翩翩的乐神,也只有在追起善衡来的时候丝毫没有形象和风度了,就和一般乡野的父亲追着孩子打没什么区别。

    终于善衡还是被乐神提着领子给抓住了,可是善衡的小胖手和小胖腿还是不住的挣扎扑腾着。

    善衡这幅滑稽的模样倒是将乐神给逗笑了,他提着善衡拎了拎道:“呵呵,你跑啊?我看你能够跑到哪里去?”

    善衡终于意识到自己没有其他出路了,因而她立刻很是识时务的对着弥月求饶道:“弥月哥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善衡的话让弥月很是温柔的笑了笑,声音也非常柔和道:“衡儿,你自己说说,你这句话都说出多少次了,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傻,一次又一次上当的人吗?”

    弥月的话让善衡心里都绝望了,在他面前卖萌和卖惨都根本没有用,他可不是那么心软的人。

    因而好话歹话都说尽了,弥月也没有放过善衡。他制住她的小身子,啪啪啪的狠狠打了她的小屁股好几下。

    这让善衡眼泪汪汪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瞪着他,她被打的不是屁股,是她的尊严。

    弥月哥哥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打女孩子的屁股,真是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

    善衡悲愤至极,对着弥月怒声道:“我要和你绝交,以后绝对再也不理你了呜呜呜。”

    善衡这幅模样真是凄惨极了,然而弥月却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来了。

    “衡儿,应该是你庆幸这次我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若是再有下次的话,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弥月带着笑意的话语却反倒是让善衡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来,弥月哥哥这幅模样可真是太吓人了,让善衡的哭声都渐渐的小了下来。

    还好那次的风波过去了,灵姬因为珩隽而低落的心情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这让善衡的小心思又忍不住活络了起来,她嘴里咬着珩隽送给她的甜果,却是窝在了灵姬的怀里小声道:“灵姬姐姐,你看看你这么不开心的时候,他都没有在你身边,真是不好。”

    善衡的话让灵姬笑了起来,她轻轻摸了摸善衡的小脸道:“衡儿你还小,这些事情你不懂,不过你有这份心很好。”

    善衡的话让灵姬心里一暖,只不过她的面上却是露出了无奈和忧色。

    这让善衡忍不住嘟嘟嘴道:“什么嘛,又是这种话。”

    “可是你看看,他要喜欢你的话,就应该对你好,而不是让你伤心难过啊。”

    善衡人小鬼大的,就是要在灵姬和珩隽之间挑拨离间,让他们两掰了最好。

    这嘴里都还吃着人家送 的东西呢,善衡倒是一点都不心虚。

    然而对于善衡的话,灵姬都只是笑了笑并不回应。

    这让善衡的心里越发着急了起来,完了完了,看来灵姬姐姐是真的被那个魔界男人给迷住了。

    只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不用善衡来操心了,灵姬和珩隽之间看起来是希望越发的渺茫了。

    因为珩隽反了,本来魔界魔君战败之后,魔界就成为了仙界的附庸了。

    魔界的人被仙界给奴役着,对他们为所欲为。

    而魔界这个王子也是不管事的,在别人看来就是个不着调的废物,根本就不用管他。

    珩隽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的,直到那天他看见了那样的惨事。

    这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还不知道他魔族的子民遭受了多少的苦难呢。

    珩隽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他无法再装聋作哑,对自己的子民的苦难视而不见。

    他该承担起来的,属于他身上魔界王子的责任。

    本来魔君不在了之后,珩隽就应该是新任魔君的,只不过是他自己迟迟不想继位罢了。

    而如今,珩隽登位了,他成为了新的魔君,并且对仙界发起了挑战。

    并不是为了野心或者是故意挑起叛乱,珩隽只不过是想改变如今魔界人备受仙界欺凌的局面,不想让魔界成为仙界的附庸而已。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灵姬眼前一黑,她的身子都几乎有些站立不稳了。

    怎么会?珩隽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他一向是最为懒散,最不想管事的,喜欢往人间跑,就连自己魔族的地盘都没有怎么待过。

    珩隽从来都不是有野心或者是奋发进取的男人,但是却偏偏为了解救自己的族人而反了仙界。这让灵姬心里一痛,或许这并不是偶然。

    珩隽和灵姬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为了仙魔两界的事情而争吵。

    上次更是有些预兆,灵姬心里并非没有感觉,只不过是她自己刻意的逃避了。

    灵姬终日以泪洗面,这终于让乐神发现了异常。

    弥月本来就敏锐聪慧至极,更何况这件事情涉及到了他唯一的妹妹。

    弥月将善衡给支了出去,关上门眸光深邃的看着灵姬道:“灵姬,告诉我实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弥月的逼问之下,灵姬终日扛不住压力,崩溃道:“兄长,珩隽,他,他是我心仪之人。”

    “你说什么?”灵姬的话让弥月不敢置信的反问了出来。

    灵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兄长居然还毫无察觉,这一巴掌实在是狠狠的甩在了乐神的脸上。

    难怪灵姬近来频繁的出入人间,原来都是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