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第365章皇帝重生
    斯蒂兰的模样让萧让眼眸的笑意更深, 可是他自然也知道适可而止,也不能太过惹恼了这位太后娘娘。

    因而萧让伸出手道:“娘娘,请。”

    斯蒂兰走到了前面, 但是韩王也仅仅是后退了半步而已。

    “娘娘,这皇城毕竟和韩地不同,又是天子之都,还望娘娘能够为本王好好介绍一番。”

    斯蒂兰轻笑道:“这是自然,王爷大可放心。只不过, 哀家久居深宫, 恐怕也有不周到的时候, 还望王爷见谅。”

    萧让含笑看向斯蒂兰道:“娘娘过谦了,您能来,对于本王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若是有机会的话,本王想邀娘娘去韩地做客。”

    韩王这话不仅仅是不怀好意, 还明显是在暗示着什么,太后绝对是恼怒不已的。

    一国太后怎么可能随意的离开皇宫甚至是皇城, 跑到一个王爷的封地上去做客呢?

    除非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而无论是什么,对于太后来说都绝对不是好事。

    因而斯蒂兰脸色冷了下来,面上却是一副强忍着的模样。

    萧让却是大笑出声, 拿过一旁的面具为自己戴了起来。

    “娘娘勿恼,本王可不希望娘娘出来玩还不开心啊。”

    萧让戴着面具在斯蒂兰的面前作怪,这实在是让她绷不住脸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韩王可比高宴有意思太多了,唉, 只可惜他们是对立面啊。

    见到斯蒂兰笑了出来,韩王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也发出了低沉磁性的笑声:“娘娘笑了就好,也不枉费本王博娘娘一乐啊。”

    斯蒂兰带着萧让从皇城里繁华热闹的大街上一一走过,为他介绍美景和特色习俗,还有独特的美食。

    虽然斯蒂兰心里清楚,韩王想让她为他作陪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可是斯蒂兰却还是一副尽心尽力的模样。

    从酒楼里出来的时候,萧让对斯蒂兰道:“娘娘,天色已晚,不如去本王的行宫里小憩。”

    斯蒂兰看了看这天色,分明还日头高着呢,可是她心里也清楚今天的重头戏来了,她自然不会拒绝萧让。

    萧让和斯蒂兰相携去了行宫,这是皇帝特地为韩王留出来的,自然也宫殿华美的很。

    “来,娘娘,本王敬您。”

    斯蒂兰和萧让两人坐在凉亭里,萧让对斯蒂兰举杯道。

    斯蒂兰抬手一饮而尽,这让韩王面露赞赏。

    “娘娘,本王听闻先帝对您可不好,他怎么舍得如此冷落您呢?”

    韩王放下酒杯之后,就一把伸手握住了斯蒂兰的手。

    这让斯蒂兰不禁挑了挑眉,韩王这是想做什么坏事呢?

    但是太后娘娘面上却似乎是因为韩王提到了先帝而神色恍惚,一时间没来得及挣脱开韩王的手。

    而高宴见到这一幕之后,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奸夫□□!”

    他们两人做出逾越之举,竟然还敢提到朕的名字?

    然而斯蒂兰却是苦涩一笑道:“哀家人老珠黄,哪里比得上皇贵妃半分娇媚呢?”

    但是斯蒂兰这话却是让韩王更加握紧了她的手,语气满是不可思议:“娘娘怎么会如此认为呢?分明是先帝有眼无珠啊!”

    这话差点就让斯蒂兰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也只有韩王有这么大的胆子说他了。

    高宴感觉自己都要被气得活过来了,他只能反复的咒骂着奸夫□□!

    但是韩王 的话却似乎是让太后更加的悲伤了,她幽幽叹息道:“哀家和先帝夫妻二十多载,少年情谊,可是却半点都及不上向萍陪在他身边的几年。哀家带着竞儿在受苦时,他正抱着千娇百媚的小妾快活呢!”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这让太后娘娘说话也不顾及了几分。

    “因为他的起义,让我们母子俩流离失所,受尽了苦头,我变得容颜老去,竞儿也因此担惊受怕,畏畏缩缩。”

    “可是他竟然还嫌弃我们没有皇贵妃母子好,若是我们也像他们一样被他给捧在手心里娇宠着,或者是让皇贵妃母子也去受受我们那几年的苦……。”

    斯蒂兰的话让高宴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些他从未去想过,或者是说他身为一国之君,事务繁忙,哪里会想到如此细致的事情?或者说是去体贴她呢?

    高宴只管进后宫就去让自己最舒服的地方,殷湛母子俩确实是受苦了他知道,他也在补偿他们。

    只不过在皇贵妃母子的对比下,显得皇后和太子母子越来越不堪,越厉害不能匹配他们的位子了。

    然而斯蒂兰此时的话,确实是让高宴无法反驳。

    相反殷湛能够带着高竞在那样的环境下都熬过来了,确实是很了不起。

    女子为母子则强,殷湛明明是个柔弱至极的女人,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艰难的带着他活下去了。

    然而,若是向萍母子沦落到那种处境的话,可不一定比殷湛做得好。

    斯蒂兰眼泪摩挲的看向韩王道:“你们男人都是如此薄情寡义喜新厌旧的吗?”

    萧让的手轻轻摩挲着斯蒂兰的手,眼里真切的涌现出了几分怜惜来。

    “喜新厌旧本是常态,但是薄情寡义倒是的确是先帝的问题。”

    斯蒂兰心里忍不住嗤笑,他这话倒也是实诚。

    “娘娘何须自苦呢?总归如今先帝不在了,你想如何还不是如何吗?”

    萧让的手悄悄的刮弄着斯蒂兰的手心,暗示意味很是浓郁。

    斯蒂兰这个时候仿佛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人的举动不妥,连忙一把甩开萧让的手道:“韩王,先前哀家在信里不是和你说得很清楚了吗?此事你还需和竞儿去好好商议。”

    斯蒂兰转身想要起来,可是她没走几步,就被萧让给拦腰一把抱住了。

    他抱紧斯蒂兰的身子贴向自己的,眸光灼灼的逼视着她道;“娘娘,先帝既然待您不好,您为何不和待您好的人快活一把呢?”

    说着,萧让的手便轻轻抚上了她的脸颊,这举动着实是大胆至极,让太后娘娘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

    这凉亭里暧昧气氛陡增,这让高宴瞪大了眼眸,目眦欲裂,奸夫□□!

    然而萧让看着斯蒂兰没有拒绝自己的模样,他伸手轻轻一推,就将斯蒂兰给推倒在了身后的凉亭石桌上。

    萧让压了上去,凉亭里四面的帷帐飘落了下来,遮掩住了旖旎的情,事。

    高宴眼睁睁的看着韩王和自己的妻子行那夫妻之事,一时之间怨气冲天,周身凉风阵阵,只可惜都没有惊醒凉亭里的那对鸳鸯。

    高宴面目狰狞,都快成为厉鬼了,只可惜他们还是没有察觉。

    斯蒂兰从行宫里出来的时候,萧让将她送到了门口,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

    “娘娘,真的不在这里留宿一宿吗?”

    萧让将斯蒂兰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把玩着,眸光之中的渴望和期待一览无遗。

    韩王到底是战神,实在是行的很,一般女人根本就受不住。

    但是对于太后娘娘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霖,这让她和韩王合拍的很,斯蒂兰倒是真有点舍不得他了。

    斯蒂兰看着他轻轻摇了摇:“不了,陛下还在宫里等着我呢。”

    这让韩王遗憾的叹了一口气,他是真有些喜欢这位太后娘娘的,若是下半生有她相伴,倒是不失为一件美事啊。

    斯蒂兰告别韩王之后,就开始回宫了,她突然紧了紧自己的披风,怎么感觉天变得这么冷了呢?

    但是斯蒂兰在快进宫门口的时候,遇到了正出宫的徐亦,她自然会停下来和他打招呼。

    “太傅。”斯蒂兰走过去笑道。然而徐亦却是看了她一眼就皱起了眉头来。

    斯蒂兰和徐亦一向挺默契的,几乎是他一个眼神,她心里就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了。

    因而斯蒂兰让伺候自己的宫人退下,看向徐亦问道:“太傅想说什么?”

    徐亦看着斯蒂兰的眸光晦暗不明,他沉声道:“娘娘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徐亦的话让斯蒂兰挑挑眉,难不成他看出什么来了?斯蒂兰可从未小瞧过他。

    但是她也不在意,只是轻笑道:“太傅放心,哀家心里很清楚。”

    但是斯蒂兰这话却是让这位一向从容平稳的谋士都显而易见的动怒了:“若是娘娘真的清楚的话,你又怎么会做出……。”

    徐亦的话停了下来,但是他们两心知肚明。

    “太傅放心,这也只不过是为了麻痹韩王的一种手段而已,哀家的心可从来都在陛下那边的。”

    嗯,咳咳,只不过是身体外交而已。

    斯蒂兰的话让徐亦脸色大变,他几乎是控制不住的低吼道:“你这个女人真是……!”

    徐亦的神态和话语可真是让斯蒂兰吃惊,这位谋士的情绪可是从未外露过,一向是别人在他面前心惊胆战的,生怕被看出什么来。

    可是遇上了斯蒂兰这样什么都不在意,也什么都不顾及的人,也真是让徐亦变脸了。

    斯蒂兰看徐亦不再说什么了,她就想转身离开。

    然而,她的手却突然被人给大力拉住了。

    徐亦一把用力将斯蒂兰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不禁让她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