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第168章血洗重生
    “陛下, 侯夫人伤重,一直有太医看顾着,臣妾并未见到。”

    栗素这话让皇帝心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为何如此在意这个问题。

    在听见了自己临幸了商情之后,皇帝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开心。

    尤其是在他下定决心想要忘记商情,和栗素好好的过日子的时候。

    然而,商情却伤得如此之重,这是皇帝没有想到的, 这让他心头对她愧疚不已。

    “陛下, 此事该如何处理了?”皇帝的耳边响起来栗素怯怯的话语。

    皇帝这才想起来, 恐怕吓到她了,他连忙将栗素给抱进怀里好生安抚道:“这件事情交给朕去处理,素素就不用操心了。”

    反正她的目的也达到了,斯蒂兰并不想再去管他们几个人的事情, 她就等着看陛下如何收场。

    斯蒂兰想到这些日子自己忙着商情的事情恐怕冷落了范阳王了,她连忙派人去通知他要和他见面。

    范阳王接到了栗素的来信的时候, 心里终于安稳了一些。

    这个女人看着好上钩,也表现的对他并非是无动于衷,可是却让范阳王的心里并不是那么有底气。

    尤其是斯蒂兰对他忽冷忽热的, 倒是好一招欲擒故纵。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栗贵妃就没有理会他了,让范阳王还担心是不是哪里出了变故。

    如今看来,只不过是她需要时间去想清楚罢了,而此刻见他, 应该下定好了决心了。

    只是范阳王一见到栗贵妃,她却是拜托他去救一个人出来。

    “你说的是李贵人?”这让范阳王很是诧异。

    这宫里的消息的确是还没有传出来,可是范阳王消息灵通,自然知晓宫内发生了一场大的变故。

    可是斯蒂兰这话,简直就是在明晃晃的告诉范阳王,李贵人的事情是她主使的,这让范阳王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眸。

    栗素仿佛看出来了范阳王在想些什么,她握紧了他的手,温柔的注视着他真挚道:“我与王爷又有何不能言说的呢?殿下如今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斯蒂兰的眼眸里满含情意,柔情似水,让范阳王一颗冷硬的心肠也柔软了下来,无法不为她的话动容。

    斯蒂兰趁此时机窝进了范阳王的怀里,一手柔软的小手轻轻的环住了他,像是缠绕在了他的心上一般。

    这让范阳王的心里很是震惊,他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栗素。

    “素素如此情意,本王必定不相负。”范阳王对着栗素郑重许诺道。

    但是斯蒂兰根本就是左耳进右耳出了,这种话听听就好了,若是她真的相信了的话,也就离死期不远了。

    既然栗素给了他如此的信任,那么范阳王也得有所表示。

    因而他对栗素道:“素素,禁卫军统领钟意是我的人,你若有事可以去找他帮忙。”

    范阳王的话让斯蒂兰的眼眸狠狠一缩,禁卫军统领居然是范阳王的人?!

    那么他的势力究竟是大到了怎么样的地步?难怪他有胆子肖想皇位!

    事实上,这也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钟意是当年皇位相争之中被波及到的大臣遗孤,被范阳王给顺手救了下来。

    难怪他年纪看着不大,面嫩倒是沉稳的很。

    钟意一直都是为范阳王效命的,他又答应过钟意登基以后会帮他家平反的,自然就将他给哄上了自己这造反的贼船了。

    看不出来,钟意这小子身上还有这么一出啊,这让斯蒂兰的眸底划过一道幽光。

    伯阳侯夫人商情已经清醒过来了,之前自己昏迷前那噩梦般的一幕也渐渐的回到了她的脑海里。

    这让她的脸色惨白,不仅仅是她失身被辱了,更重要的是她和伯阳侯的孩子没有了,这个他们期待已久的心爱的孩子。

    商情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此时她已经身心受创,痛苦不堪了。

    皇帝过来了,见到了商情这幅面如死灰的模样,他心疼不已。

    可是他却不知道从何安慰起,虽然他是被下药了,可是却也毕竟是他将商情给害成这幅模样的。

    皇帝心里知晓商情恐怕不想看见他,因而他将伯阳侯给宣进宫里来了。

    不仅仅是为了商情的名声,就算是为了皇帝的声誉好,这件事情都必须给捂得死死的。

    然而,伯阳侯知晓了他期盼已久的孩子没有了,还是因为商情被皇帝给强占没有的,这让他目眦欲裂,心里恨意滔天。

    可是那个人是皇帝,就算是他贵为侯爷又如何,还不是不能犯上。

    就算是他的妻子被欺负的如此厉害了,他都不能够为她出气。

    然而让伯阳侯站立不稳的话,这还不是真正的噩耗,商情以后都不能有孩子了,甚至是连房事都无法进行了。

    伯阳侯觉得头眩目晕,心里一阵冰冷,他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可是商情又该如何呢?

    但是这件事情被皇帝和伯阳侯给默契的瞒住了了商情,见到伯阳侯过来了,皇帝就起身离开了。

    他看着商情面对自己时毫无反应,可是伯阳侯一进来立刻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委屈的放声大哭了起来,这让皇帝心头叹息不已。

    不知为何,他想到了栗素,此时皇帝很想见她一面。

    伯阳侯心疼的抱住了商情,商情既为自己失去了孩子而伤心痛苦,可是她又怕自己失身了让伯阳侯嫌弃她。

    可是伯阳侯在商情面前却是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耐心的安抚她,让商情渐渐的安心了下来。

    可是事实上,商情的孩子是被皇帝以那种方式给弄掉的,让伯阳侯如鲠在喉,怎么可能不介意呢?

    但是伯阳侯心里清楚这不关商情的事,她是无辜的。

    斯蒂兰自从知晓了钟意是范阳王的人之后,她的心头就起了一些心思。

    她特意带着人坐在了能够看见那些禁卫军巡逻的凉亭里,等钟意经过的时候,斯蒂兰叫住了他。

    钟意心头疑惑,对着斯蒂兰行礼道:“不知娘娘叫住微臣有何要事?”

    斯蒂兰走近几步,让钟意能够清晰的闻到从她身上飘过来的女儿香,这让钟意的身子越发的不自在了起来。

    所谓红颜祸水,女人孟于虎的道理,钟意此时的心头已经有些模模糊糊的明白了。

    钟意很敏锐,更是像一头小狼狗一般,他直觉贵妃娘娘对他很危险,因而他不想靠近她。

    但是斯蒂兰怎么可能会让他躲开呢?她笑得越发的娇柔。

    那种女儿家的娇态和温软,不同于男子的坚硬强悍,让人越发的心动和旖旎丛生。

    “钟统领无需如此客气,你好歹帮了本宫一回,本宫心里都记着呢。”

    斯蒂兰的话让钟意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位贵妃娘娘是何意,但是这却让他心里本能的对斯蒂兰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斯蒂兰就是喜欢如此机警敏锐的小伙子,这让她眸底的笑意更深。

    她挥手让人退下去,反正如今在这宫里,贵妃的势力越来越大了。

    尤其是上次皇帝受到重创之后,斯蒂兰乘机将这宫里的人都重新洗牌了一番,换上了自己的人手。

    和个禁卫军统领密谈一会儿,这件事情斯蒂兰还是能够兜住的。

    凉亭里就只剩下自己和贵妃娘娘两个人了,这让钟意的额头上不自觉的冒出了一丝丝冷汗来。

    明明就算是千军万马之中的拼杀,钟意也从未害怕退缩过,可是在这位贵妃娘娘的面前,钟意却只想逃跑。

    因为他害怕待久了,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了。

    随着斯蒂兰一步一步向着他靠近,钟意身上的汗毛都险些竖立起来了,身子也越绷越紧。

    “钟统领,本宫听范阳王说,你是他的人。”

    斯蒂兰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语,让一直在她面前恭敬守礼的钟意猛然抬头直视了她。

    可是他看见的却是对着他笑颜如花的一张美人脸,让钟意的脸上不可自已弥漫上了些许粉色。

    他的皮肤白皙,这样显得他唇红齿白,秀色可餐。

    但是与他这样柔美的脸庞不同的是他挺拔坚实的身材,看得更是斯蒂兰心动了。

    “钟统领,你放心,本宫并无恶意。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如此直截了当的和你说出来了。”

    尽管对此钟意心知肚明,可是斯蒂兰的话还是让钟意的心里久久不能平息下来。

    她这句话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不仅仅是贵妃和范阳王勾结在了一起,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两有染。

    这个猜测,让钟意的心里一沉,很不是滋味。

    因而钟意面上的神色越发的冷峻了,薄唇紧紧的抿了起来。

    可是到底钟意还是没有忍住,他第一次抬头直面斯蒂兰的面容,沉声开口道:“娘娘,您可知晓自己在做什么吗?”

    尽管如此,钟意还是避开了斯蒂兰的眼眸,因而它会扰乱他的心神,让他无法冷静的思考。

    斯蒂兰忍不住轻笑一声,既是为钟意这显得有些天真稚嫩的面容和话语,却也是为他对自己的担忧而开心。

    因此斯蒂兰郑重的对钟意开口道:“我自然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