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第21章 名妓
    看着凌澈这眉飞色舞的模样, 花浅月挑挑眉,也不由得面露出了几分兴趣来。

    花浅月有眼色识趣的捧场,让凌澈的面容越发容光焕发了起来, 比那三月桃花更是美艳。

    这赏心悦目的画面让花浅月的眸色深了一些,有些遗憾上回没有能够将人给吃到嘴里了。

    但是面上花浅月自然什么都不能够表露出来,她笑得温婉又矜持。

    “即使是人家是风流纨绔,也恐怕会被饥渴的你给吓到。”

    阿宝凉凉的声音响起, 花浅月对着凌澈笑得越发温柔迷人了起来。

    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致, 伸手一拉将花浅月给拉了过来, 抱坐在自己的身上。

    阿宝:“…”

    “浅儿, 你可真香啊!”

    凌澈埋头在花浅月的脖子里轻嗅了一口,这点程度算什么?就算是坦诚相见她也不会脸红啊。

    但是花浅月还真怕将人给吓走 ,到嘴的鸭子给非了, 只能努力的将自己整张脸给憋红了。

    那素白端庄的面容染上了红晕,仿佛贞洁烈女在他怀里化为了娇媚入骨的女妖精一般, 让凌澈这个常入花丛之人也把持不住。

    他深吸一口气快速的转开了眼眸, 在花浅月面前隐隐有挫败之感。

    不可能啊, 即使是再有风情的女子, 凌澈在她们面前也从未失态过,一向是游刃有余的。

    可是这个昔日的丞相千金, 这种最无趣的矜持古板贵女, 却每每都引得凌澈沉迷。

    虽然上一次对方大胆的下浴池举动让凌澈刮目相看, 可是他知晓花浅月骨子里可不是卖弄风情的女子, 她不过是被逼到了绝境而又看清楚了处境罢了。

    凌澈正想松开花浅月, 可是她却得寸进尺的抱住了他的脖子,娇嫩的粉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他的俊脸上轻触。

    “王爷,您身上也很香。”

    不仅如此,这澈澈的皮肤还保养得真好啊,比个女人的都还光滑柔嫩,亲起来也是一种享受。

    这美人在怀,蜻蜓点水般若有似无的触碰,在凌澈的心里泛起了点点痒意。

    尤其是花浅月呼出的泛着馨香的滚烫气息还喷洒在了凌澈的肌肤上,这更是在他的心里点燃了一把火。

    这让凌澈不由得拉过花浅月的身子,狠狠的按住她的后脑勺亲吻了起来。

    只是他刚含住她的唇瓣吮吻了没一会儿,马车就突然停了下来,凌澈和花浅月两人的身子都被重重的震了一下,这让凌澈的亲吻停顿了下来。

    “王爷,到了。”外面响起了马夫的恭敬声音。

    这更是让凌澈扫兴到了极点,他不甘心的轻咬了花浅月的唇瓣一口这才泱泱的放开了她。

    看着凌澈泛着红晕的面容和带残留着□□的水眸,这幅秀色可餐的模样着实是好好阐释了一番何为男□□人。

    可是此时看着凌澈不自在的模样,就知晓是他身体起反应了,花浅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了。

    这让凌澈气恼的瞪了她一眼,看着花浅月笑得眉眼弯弯的俏皮可爱模样,他恨不得将这个小妖精抓过来给好好的收拾一顿。

    只是此时堂堂王爷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平息了一阵之后,拉着花浅月的手下车了。

    只是走到了门口凌澈的脚步却是停顿了下来,他微蹙着眉头看向了花浅月,神色之间居然还有些担忧和踌躇。

    这昔日的丞相千金以青楼□□的身份再来参加这次的宴会,可想而知花浅月会遭遇到什么了。

    他先前只考虑到了这计划是由花浅月想出来的,他实施的时候她不在身边恐怕不怕,要她亲眼见到才好一些。

    可是是他没有考虑周到,忘了这样跌入尘埃之后,对她的影响有多么大了。

    虽然之前在妓院里见到的花浅月她神色平静淡然的很,对于这份仿佛不在意一般。

    可是凌澈却并不能因为人家没有面露愁容或是哀泣之色,她看起来很坚强,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人家内心不伤痛不在意了。

    花浅月一眼就看出来了凌澈纠结为何,这不由得让她心里一怔。

    这个男人,花浅月倒是没有想到他有一颗柔软的心,至少比大部分男人都善良得多。

    从青楼相见开始,他虽然举止轻佻,可是神态之中却从无轻贱于她,这也是让花浅月能够和他相处的原因。

    花浅月没有想到凌澈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好,他足够体贴温柔。

    “殿下,这宴会上也有楼子里的姑娘出来献艺,浅月和她们一起好了。”

    若是和凌澈在一起的话,想想在那群男人之中,花浅月可不想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去面对。

    更何况,和凌澈分开,她也才好行事。

    凌澈微微思索,也就同意了她的话,两人分开而去。

    花浅月混到了和楼子里的姑娘一起,都是一家青楼里的,在外面还是不会相互拆台的。

    等着花浅月和人上台去表演完了之后,可是却有眼尖的认出来了这是曾经的丞相千金,叫花浅月留了下来。

    “哟,姐姐们快来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吗?”

    “哎呀,不不不,瞧我这嘴,说错了,如今哪里还有什么丞相府啊?”

    花浅月从未侥幸希望别人认不出她来,反正她是被认出来了也无所谓。

    说起来,她以前是丞相千金的时候,脾性温和,从无与人结怨。

    可是人心啊,以前她是高高在上的相府千金,如今一朝落难,那些从前身份不如她的嫉恨她的哪里不会去踩上一脚呢?

    “小姐说的是,浅月不是丞相千金,不过是一卑微的妓子罢了。”花浅月平淡的回道。

    这倒是让她们自讨没趣了,没有能够见到花浅月脸上更多其他有趣的表情。

    然而这显然让她们越发的生气,正想找机会好好的羞辱于她,然而一位小姐的过来,让其他人将注意力都从花浅月的身上移开了。

    是御史千金李澜,这位小姐一向特立独行,还女扮男装开起了商铺,让多少贵女看不惯,可是偏偏受男人的追捧。

    尤其是李澜高傲的态度,经常是一副不屑于她们为伍的模样,让这些贵女们对她都很不满。

    “呵呵,李妹妹来得可真迟啊,原来这就是御史府的礼数啊。”

    李澜总是聚会之时姗姗来迟,还偏偏最为引人注目,这早就让很多贵女看她不顺眼了。

    李澜轻飘飘看了她一眼道:“我母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不知哪里来的姐姐?”

    “我御史府一向被陛下赞赏有加,难道你是对陛下有何不满吗?”

    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让那位发言的小姐立刻被吓得小脸发白了。

    “你胡说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李澜却咄咄逼人道:“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

    眼看着这位贵女都被她给逼得哑口无言了,旁边的人出言相帮打圆场道:“好了,她有口无心的,李小姐就原谅则个吧。”

    李澜冷哼了一声,虚伪,她被刁难的时候怎么就没个人出来为她说话啊?

    花浅月暗中打量了李澜一眼,这就是未婚夫状元郎爱得死心塌地的女人啊,倒确实是与众不同。

    她的样貌也好,但是算不上是最好的,可是身上的气质独特,更是有别于一般女子的英气与艳丽混和,灼灼逼人。

    “她身上的高傲很熟悉吧。”

    以往的斯蒂兰拉古奇小姐参加宴会的时候,不也是傲视群芳的。

    “哟,我可没有不屑的扫过这个扫过那个,除了美貌。”

    再说了,傲气可不是在眼里表露出来的,而是在骨子里。

    “她看了你一眼,眼神不屑厌恶。”

    “我得罪她了吗?”

    “不,她只是很讨厌你的小白花样貌,她最不屑这种女人了。”

    “哟,原来我这次还是一朵楚楚可怜的娇弱小白莲。”

    斯蒂兰越说越带劲,她还演起来了,面容越发的娇柔惹人怜,让李澜看着她的眸光也越发的冷了。

    “有你这么大胆热情的小白莲吗?”她是不是忘了自己和凌澈的第一面她干了什么?

    斯蒂兰:“…”

    “那我就只在他一个面前浪好了!”

    阿宝:“…”他再次无言以对。

    李澜受人嫉恨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她与安伯侯府世子有婚约。

    这安伯侯府是皇后的娘家,世子也是大皇子的嫡亲表兄,而且安伯侯世子洁身自好,身边并无妾室通房。

    然而李澜却是看不上他,嫌弃对方懦弱无能,不如三皇子有才华心性对她的胃口。

    这次赏花宴,不仅仅是凌澈要动手,原先三皇子和李澜两个人就准备对各自的未婚妻和未婚夫动手了。

    三皇子的未婚妻是当朝太傅嫡女,太傅德高望重,这门婚事为三皇子也带来了很大的助力。

    可是他厌恶太傅之女挡了李澜的路,让她伤心,因而他准备这次就解决掉自己的这个未婚妻。

    三皇子本来是准备暗杀她的,在李澜的求情不能滥杀无辜之下,他才准备让对方失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