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857.二周目
    小公主心软又单纯, 如今她的身边就只有嘉郡王, 她自然和他的感情是最好的。

    嘉郡王为了救自己三番五次受伤, 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如何能够让小公主的心里没有触动呢?

    然而, 让小公主放下身段哄人, 或者是对嘉郡王撒娇,如今却还是没有到那一步。

    这让嘉郡王的心里微微有些失落,明明自己也和席世子一样, 这一次陪在小公主身边的是他。

    然而, 小公主却是没有像对席世子那样依赖娇软,满心欢喜。

    或许人与人之间真的是不一样的,嘉郡王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贪求太多,不要嫉妒。

    然而这怎么可能呢?尽管嘉郡王拼命压抑, 却也依旧心里不好受。

    嘉郡王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性子,他不是席世子, 他阴郁偏执疯狂。

    尤其是在小公主的事情上,他的渴求是永无止境的。

    或许又正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嘉郡王失血过多,他的身体不好受, 在小公主面前他人也越发脆弱了起来。

    “别说话了, 保存一些体力吧。”小公主抿抿唇对嘉郡王命令道。

    嘉郡王笑了笑,对于小公主的话他自然遵从。

    嘉郡王的腿受伤了, 他流了很多血, 这一开始的确是吓到了小公主。

    可是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她到底是公主, 临危不乱。

    小公主四处看了看,这山坡下面情形并不好。

    她早就已经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信号弹放了,她的人见到了回来救他们的。

    然而,天公不作美,这会儿也下起雨来了,正是雪上加霜。

    不说小公主自己身体娇弱,要找个地方避雨,免得着凉了就不好了。

    就说嘉郡王受伤这么重,怎么能够淋雨呢?这会让他的伤势更加重的。

    而且小公主也需要将嘉郡王的伤势给处理一下,为他止血,幸亏小公主有了上一次的经验。

    嘉郡王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他对着小公主指了指。

    小公主眼眸一亮,她立刻起身,走近嘉郡王,扶他起来。

    小公主的举动让嘉郡王受宠若惊,他连忙推拒道:“殿下,这使不得,让我自己来吧。”

    然而,就嘉郡王如今的身子,他努力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而且还险些让他自己摔倒了。

    小公主在一旁看着生气,她对嘉郡王怒喝道:“别动,听我的!”

    小公主都发怒了,嘉郡王自然只能够乖乖听从,不敢惹怒她。

    小公主扶着嘉郡王歪歪斜斜的往山洞里走去,小公主身娇肉贵,扶着一个大男孩自然不轻松。

    嘉郡王已经尽力将自己的重量不压在小公主的身上了,他可不想累着她。

    可是,嘉郡王的身子却是不着痕迹的斜靠在了小公主的身上。

    这几乎让嘉郡王忍不住满足的叹息一声了,这么久了,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碰到小公主了。

    以往那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自然就更加不能满足嘉郡王了,他想将小公主给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如今挨一挨蹭一蹭也是好的。

    嘉郡王低着头的一脸的眉飞色舞,哪里还能够得出他身上伤患的不适呢?

    但是事实上他的身体真的很不好,只不过他凝视着小公主满是温柔,根本就忘了这回事了。

    可是小公主的满心注意力都在快些将嘉郡王给弄到山洞里去,根本就没有察觉。

    终于小公主将嘉郡王给扶到山洞里坐下,她立刻拿过自己怀里的手帕为嘉郡王擦拭血。

    然而,嘉郡王这个时候,却是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手帕,温柔的为小公主擦拭汗水。

    自己脸上的触感让小公主一愣,抬起头来看向嘉郡王。

    对上小公主疑惑诧异的眸光,让嘉郡王一颤,脸上露出了歉意。

    “对不起,殿下,是我冒犯了。”

    这让小公主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并不怪罪他,可是这样说出来也怪怪的。

    小公主只能抿抿唇不做声,继续低头为嘉郡王处理伤口。

    然而迟迟没有等到小公主的回复,嘉郡王不仅不失落,他反倒是眼眸都亮了起来。

    小公主不排斥他,就连略微出格的亲密举动她也能够接受。

    这山洞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暧昧,让嘉郡王的心思也忍不住浮动了起来。

    心爱的女人在侧,可是自己却不能对她做些什么,这对于嘉郡王来说可真是一种难言的折磨。

    虽然小公主上辈子和嘉郡王在一起的那十年里,嘉郡王碍着小公主神志不清,很少碰她。

    嘉郡王并不是嫌弃小公主,而是不忍心这样伤害她,为了自己的私欲。

    论理说这种折磨嘉郡王应该已经习惯了的,毕竟上辈子他可是在小公主的身边忍受了十年,而且还是夜夜同床共枕。

    然而并没有,这种渴望反倒是越演越烈了。

    嘉郡王都佩服起之前没有反大聪之前的自己了,他是怎么忍受的,尤其是见到了小公主和席世子每日那么相好。

    或许是因为从前没有得到过,而他得到了小公主之后,就越发不能忍受了。

    小公主很是细心,动作也很轻柔,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娇贵的小公主能够做出来的。

    嘉郡王知道自己的小公主有多好,不论别人说什么,他对她的心意都不会有丝毫动摇。

    嘉郡王更想在心里称呼小公主为自己的妻子,然而他心知小公主根本就没有承认。

    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自欺欺人的做梦罢了。

    虽然对于上辈子的他来说,有这个梦也是恩赐。

    想到了上辈子的那些事情,嘉郡王的事情一时喜一时悲,他狠狠的压抑住自己,让他平静下来。

    小公主其实心里有些不自在,以前和嘉郡王相处的时候她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

    或许也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热闹,不像是此时这么安静。

    尤其是嘉郡王的眸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更是让小公主感觉说不出的不对劲。

    她倒也并不是讨厌,不然的话,哪怕嘉郡王救了自己,小公主也不会忍受的。

    正是因为如此,小公主才没有呵斥嘉郡王,就让这样奇怪的氛围继续了。

    终于将嘉郡王的伤口给处理好了的时候,让小公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面上带出来了一些。

    “辛苦公主了,我实在是……。”嘉郡王对着小公主很是激动道。

    这让小公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别再说了,再说我生气了。”

    小公主有时候就是这么娇蛮不讲理,可是却让嘉郡王心醉。

    尤其是小公主那粉嫩嫩的小手,就在自己嘴边,他轻轻一碰就能够亲到了。

    嘉郡王的喉结剧烈的鼓动了起来,看着小公主的眼眸也带着火光。

    嘉郡王眼眸微微一闪,他状似激动的起身,张开嘴说道:“殿下,我…….。”

    然而,“意外”发生了,就如同之前和小公主一起的许多个意外一样。

    嘉郡王的唇瓣亲到了小公主的手心,甚至是他的舌头都小心舔过了小公主娇嫩的肌肤。

    这个意外让他们两人都是一呆,显然都是没有想到的。

    小公主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她的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然后,小公主像是被火给烫到了一般,快速的将手从嘉郡王的嘴巴上拿了下来。

    她之前只是情急之下的不耐之举,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自己的肌肤上那种湿热柔滑的触感仿佛还在,更是小公主小脸一红,这会儿都不敢看向嘉郡王了。

    嘉郡王回味般的抿抿唇,虽然上辈子更为出格的他都对小公主做尽了,可是这辈子这样简单的亲密却也依旧让他心动不已。

    只可惜太过短暂了,让嘉郡王很是遗憾。

    而且,嘉郡王抬头便看见了小公主红扑扑的脸蛋,这让他的呼吸一窒,狠狠的闭了闭眼睛。

    嘉郡王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位子,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反应,被小公主看见了恐怕就完了。

    这个时候的嘉郡王完全没有想到,小公主怎么可能会知道这是什么呢?

    毕竟她还太小了,只是金钗之龄罢了。而小公主可就没有嘉郡王想的那么多了,她这只是本能的害羞罢了。

    而且这么一会儿之后,小公主也平息过来了,重新抬头看向嘉郡王。

    只不过接触到嘉郡王的视线之后,她还是会本能的觉得不自在。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之后,嘉郡王和小公主之间的气氛也变了。

    先前小公主和嘉郡王之间自然去清清白白坦坦荡荡的玩伴关系,然而方才终于让小公主意识到了自己的玩伴是个英俊的少年,她第一次用看待异性的眸光去看嘉郡王。

    这让嘉郡王暗自欣喜,他的脸上几乎就控制不住的露出笑容来了。

    本来事情到这里为止都在嘉郡王的控制之中,然而,即使是重生一世,嘉郡王也有料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说,嘉郡王刚刚心里欢喜,他一低头就见到了小公主坐着的地方的血色。

    这让嘉郡王的脸色一变,他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口,直接起身急道;“殿下,您哪里受伤了吗?”

    嘉郡王的心里惶恐了起来,都是他不好,不该为了能够和小公主更进一步而冒险的。

    虽然嘉郡王早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而且有他这个肉垫子在,不会让小公主受伤的。

    可是如今见到这鲜血,却是给了嘉郡王重重一击。

    嘉郡王自己受了多少伤他都毫不在意,独独无法忍受伤了小公主分毫。

    嘉郡王这幅模样吓了小公主一跳,可是他如此紧张在意自己,让刚刚经历了那么一出的小公主又忍不住害羞了起来。

    “啊,我没事啊。”小公主对嘉郡王的疑惑表示了不解。

    嘉郡王却是大胆的拉着了小公主的小手打量了起来:“殿下,您看。”

    嘉郡王指着她身下的那点血给她看,心里着急的不行。

    斯蒂兰:“.…..”

    “阿宝,真是逼真啊,我都多少年没有有过这东西了,我一点都不怀念好吗,这算是当吸血鬼的一点好处了。”

    “既然你都在小世界里能够生孩子了,这东西自然也是有的。”

    然而,作为还没有来过初潮的小公主,她自然是什么都不懂得的。

    因而她懵懵懂懂的低头看着,然后手往下伸去,嘴里还念叨着:“不应该啊,我没有受伤。”

    可是小公主身子一动,嘉郡王自然就看见了小公主裙子上的血,还有那流血的位置。

    这让嘉郡王的俊俏脸蛋一红,眸光有些闪躲了起来。

    小公主不明白这是什么,嘉郡王心里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毕竟上辈子,嘉郡王亲自为小公主处理了不少次这种事情。

    明明他对小公主什么都做过了,可是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让他很羞涩。

    嘉郡王忍不住轻咳了起来,眸光也不敢再看向小公主:“殿下,您这是……。”

    嘉郡王对着小公主欲言又止,可是小公主根本就没有理会他。

    这会儿她也确定鲜血的确是从自己身上流出来的了,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让她慌乱又无措,心里害怕极了。

    “我怎么了?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小公主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本来就是个小女孩,碰上这种事情当然会怕,这让嘉郡王的心控制不住的一软,对小公主也更加心疼了。

    嘉郡王顾不上自己心里的那种尴尬情绪了,他对着小公主安抚道:“殿下,您这是来葵水了,不会有事的。”

    嘉郡王的声音温柔的很,他的眉眼里也满是对小公主的疼惜,这让小公主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然而当她反应过来了嘉郡王话里的内容之后,小公主的双颊更是忍不住爆红了起来。

    这实在是太羞耻了,自己的初潮居然是出现在嘉郡王的面前,这让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他呢?

    小公主猛地将自己的头死死的埋进来,她根本就不敢看向嘉郡王。

    见到了小公主这幅模样,实在是让嘉郡王忍俊不禁。

    可是他心知自己不能笑,不然小公主会恼羞成怒的。

    嘉郡王让自己的神色更加温和,他想象中自己记忆中席世子的模样。

    虽然嘉郡王很嫉妒小公主对席世子的态度,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小公主确实是会喜欢他。

    “殿下,披上吧,您不能受凉。”

    嘉郡王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来,披在了小公主的肩头,事实上也是遮住她流血的裙子。

    而且,小公主的情况也不能拖了,也必须要快些处理。

    嘉郡王这个时候更加懊恼自己来了,姑娘家来葵水可是大事,尤其是初次,要好好护理,不然的话会伤身体的。

    他金尊玉贵的小公主,嘉郡王怎么舍得她遭罪呢?

    因而嘉郡王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猛地爬起来在小公主的面前蹲下道:“殿下,您的身体不能再等了,我背您出去吧。”

    嘉郡王的话让小公主一愣,然后她皱着眉头道:“可是你的伤,不行。”

    小公主自然也不能不顾嘉郡王身上的伤势,可是以往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嘉郡王,这次却是执拗的很。

    “殿下,请原谅臣无礼!”

    说完,嘉郡王就不等小公主反应过来,猛地一把将她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小公主伏在了嘉郡王宽厚的肩头,感受着自己身体底下的温热,小公主觉得自己的心也暖了起来。

    嘉郡王一言不发,他踏着坚实有力的步伐,背着小公主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尽管他的身体还伤着,而且伤得很重,可是这会儿根本就看不出来。

    他的身体那么坚实,步伐那么沉稳,让小公主感觉一阵心安。

    她忍不住用力抱紧了嘉郡王的脖子,陡然有了一种安全感,小公主将脸埋在了嘉郡王的脖颈里。

    这让嘉郡王的身子微微一僵,他的呼吸也凌乱了一瞬,可是他的步伐却是更加沉稳了。

    小公主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对于嘉郡王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让他沉迷无可自拔。

    然而,嘉郡王更加知道自己不能乱,因为如今局势一片大好。